他一定会灭亡,灵魂永远不会得到安息的时刻。神是伟大的,神是给所有人带来光明和希望着的神,他会带着强大的意志力把恶魔毁灭掉。

    雷森惊呆了,这神族竟然能在短时间内破除掉他的病毒,这有点儿不可思议啊。

    他看着光脑好一会,他相信无论是神族的授意,还是翅目族自己都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散布出不实的言论,要是敢散布,一旦被揭穿,后果将会很严重,严重到没有人敢承担。那怕现在翅目族又再次被奴役,被迫把神族当成信仰,要是知道他们说的是假的,对他们向神献出什么信仰之力是一个打击。

    对于信仰之力雷森了解的很多,越是虔诚,献出的信仰之力越是精纯。要是翅目族感觉被骗了,对他们的信仰绝对是一个打击。神族以后再想补救就会费很大的功夫了。

    雷森信了。看样子,他的这种病毒只能再去找约翰森再改进一下了,要求发作快而疾,让神族的人根本就没有时间施救才行。

    这一次试探让雷森知道神族还是有底蕴的,根本就不空小视。他心里面想,神族果然有两把刷子,把他看来是无解的病毒一下子干脆利落的给破解掉了。

    不过这一也,雷森相信,这个消息一定是约翰森喜欢的消息,约翰森开在对于各种药剂的研究达到了痴狂的地步。反正他也没有**,只有灵魂变异成的厉鬼身躯,工作起来很少能感觉到疲劳,主动去做种种的挑战,如果知道他的病毒被别人轻易的就破解了,只是没有死别人就能救活,好像约翰森研究出来的药剂量不行一样。这是约翰森绝对是不能接受的。这一次约翰森会加快药剂的改进。

    雷森这时候升起一个念头,如果约翰森能把针对神族的药剂研发出来,他把药剂扔出去,让神族能突然间大批大批像死猪似的死亡,这些神族绝对不敢在这里碍事,不管方不方便回到他们原本的宇宙空间,他们一定会想着办法回去,一刻也不愿意在随时能要他们们命的地方呆着。

    雷森朝外看着,他的神识不敢朝长老会内部漫延,他知道翅目族能有那么多半仙,有着自己独有的功法,一定也有着外人所不知的手段,防范着别人探查长老会,一旦有人探查,长老会一定会第一时间察觉,在极短的时间内作出反击。他虽然很强,灵魂和**都强横,但是他必竟只是一个化神期的修士,底蕴和半仙比起来差了不少,这个险他理智的不会去冒,只能坐在这里瞅着外面,像一个普通人一样。

    长老会偶尔有人进出。雷森扭了扭脖子,忽然觉得好笑,一个翅目族的下层人士,机缘巧合之下成了翅目族长老会的长老,价值对他来说应该不大。以他的手段,想从其他的地方弄来神族的修炼功法应该也不难,这样的等没有道理。

    自己的心是不是变软了,雷森想到。他觉得自己的心还没有强硬如石头那样,所以才会对和他有着一些关系的异族人有那么一点说不清楚的感觉。这种感觉导致他不想把调酒师当成其他的翅目族人,没有在必杀的名单之内。

    雷森摸了摸嘴,忽然看到调酒师和一个美女从长老会的大门步行走出来,调酒师脸上带着笑容,是一种满足的幸福感,。这种幸福感以前雷森没有在调酒师脸上看到过,他有一些触动,也许调酒师对这一次的婚姻是认真的。

    调酒师没有察觉到有人在观察他,倒是他身边的美女似有所觉,朝雷森这边看了一眼,雷森隔着透明的玻璃朝美女笑笑,自然的移开目光。美女的实力显然在调酒师之上,又是一场男弱女强的婚配。光脑上没有介绍美女的信息,雷森直觉觉得美女和调酒师之间的结合含有政治因素在内,不管幸福不幸福,这种结合总是那么的令人不舒服。

    美女也转过头去,没有把那个在玻璃内看他的男人放在眼,她没有从男人的眼看到恶意。也许是一些对长老会好奇的人坐在那里观察长老会。这种事情很常有,每天都有人在长老会的附近观察着长老会,不以为奇。

    调酒师带着美女去看美女家族给他们提供的婚房,并要去看一下结婚的场地。这场婚姻他没有操什么心,出面的有美女的家族,还有长老会这边的配合。也许是他身份特殊,又赶上了这个特殊的时期,长老会对他的结婚很重视,提供了所有能提供的帮助。并且神族到时候也会派出代表出席他们的婚礼,并代表神给他们献上神之祝愿。

    两人说说笑笑,沿着长老会外面的一条大道朝前走。雷森在屋内坐了一会,刚想起向,忽估敏锐的发现他们身后跟着两个修为不弱的家伙。这让他又坐了下来,他不想在这个时候暴露自己。

    坐了一会,他走到大街上,迈开步子跟上前面四人,为了不引起注意,他走走停停,时不是的坐下来抽上一根烟。只要前面四人没有走出他能感应的范围之外就行。

    走了一会,已经离开了长老会,雷森凭着超人的听力从调酒师和美女的谈话知道了他们要去的目的地。便伸手拦下了辆飞车,告诉飞车目的地,直接在两人去的目的地等这两人。这一次雷森决定要见一见调酒师,把事情做一个了结。

    调酒师还保持着他原来的要求,他会带走调酒师的灵魂,在盘龙王朝给他找一个合适的人家,让他转世投胎,重新开始别一场新的人生。

    到了目的地,雷森下车,在那里等着他们。过了一段时间,调酒师和美女走了过来,他们没有注意到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人在注视着他们,互相依偎着走进一个小区里。

    两人进去后不久,雷森也跟着走了进去。一直看着他们二人走进一所很气派的别墅里,这才转身离开。雷森并没有走远,他放出神识,确定了两人就是在这座的别墅里后,这才装做路人的样子踢踢踏踏的走开。

    天晚后,调酒师把美女送走,回到家里,重重的叹了口气,拿起酒瓶准备喝一杯。

    “你的日子过得很不错啊!”突然之间一道声音在调酒师的耳边响起。

    “谁?”调酒师吓了一跳,急忙一个转身,看到一人黑影在门口慢慢的显现。

    “好久不见!”显现出的人影冲调酒师一笑。

    “是,是你!”调酒师结巴应道,心里面一紧,随即又不知为什么像似得到解脱似的。

    “是我,我看你最近日子过得很热火,就没有来打扰你。你现在是长老会的长老之一,又有美女陪着,不知当初你和我说的话还记不记得?”

    调酒师把酒瓶放下,说道:“大人,你等我一下。”说罢,走上楼梯,不一会便搬下一个箱子来,在雷森的面前把箱子打开,里面是几个光脑。

    “这里面是我搜集到的所有功法,有我们翅目族的,也有神族的,据我所知,就是有没有被搜集进来的也是很少得了。请大人验看。”

    雷森伸手拿起一个光脑在手里面打量了一下,然后放进箱子里,淡淡的说道:“你做的事情,我还是相信的。我问你的是,我答应你带你的灵魂转世到我控制下的宇宙那件事情你是否有了答案?还像以前那样坚持吗?”

    调酒师沉默了一下,开口问雷森,“大人,我能喝点酒吗?”

    “嗯,给我也来一杯。对你的调酒手艺,我还是很赞赏的?”雷森笑了笑,他理解酒师的心情,换成是他,面对生死选择也是一样,纠结再所难免。

    调酒师拿出两个杯子,先给雷森面前的杯子倒上,这才给自己的杯子倒满,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低下口,半晌后,他才问道:“我能不死吗?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可以的话,可以让我和少数几个翅目族人老死在这里。”

    “你说的是那个女人?我理解。不过,不可能,我发过誓,翅目族不会留下一人,不但是翅目族,就是刀臂族和万古族也一样,我一个也不会放过。让你的灵魂在我控制的宇宙转生也不过是打一下誓言的擦边酒,以我的原则,不让一个翅目族活着是包括灵魂和身本的。你也不用为难了,我就当是你拒绝了。”调酒师倒到杯子里的酒是白酒,雷森喝在嘴里,酒液顺喉而下,一股刺热和辛辣。

    调酒师听雷森这么一说,以为雷森是不耐烦了,忙说道:“不,大人别误会,我没有拒绝,我只是……唉,好吧,大人,什么时候开始,如果有可能,我想等两天,我请求大人多带走两个灵魂转世,她们都是我的女人,这一世我不能给她们好的生活和未来,我希望他们能有来世,来世不管怎么样,都是一个好的开始,还有希望。”

    “人总是活在希望之。我理解!”雷森点点头,“你这个条件可以,我可以等你两天时间,一个男人,两个女人,我同意。”

    雷森很爽快的答应了,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多两个灵魂而已。如果不是处在不同的种族和阵营当,因为有血仇的原因,他也不会有起灭尽四族族的想法。既然大家是敌对的,谁也没有选择,也只能这样,不接受也得接受。

    “好了,我先走了,两天后我再过来。”雷森站起身,顺手把装着光脑的箱子装起来,在调酒师眼前消失了,他要回到空间,验证一下光脑的功法是不是有用。

    调酒师愣愣的看着雷森消失的地方,过了一会他才转动眼睛,一嘴的苦涩,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族群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翅目族的历史可是久远的,有很长的历史是独立自主不受外面所奴役的。现在,不但刚被神族再次奴役,人口丢失殆尽,还惹上恶魔这样神鬼莫测的敌人,翅目族真的让人看不到未来。

    对于投靠恶魔,调酒师是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能做出的最后的决定,对于他来说,恶魔和神族一样,应该都是他的敌人,奈何他根本就恨不起来。他可以恨神族,怎么恨都没有尽头,但是对于恶魔他却是恨不起来。他也觉得恶魔手段残忍,杀起人来老少不分全部杀掉,完全没有一点人性,他也觉得仇恨不应该这样。可是,这仇恨必竟是他们翅目族当年为了讨好神族而做下的,几千年后,恶魔来报仇倒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恨,调酒师以前的恨如烈火,能烧死一切。经过一番现实的打击,他明白,翅目族在他的眼里很高贵,但是在神族的眼却只是提供信仰之力的工具,除此之外,别无他用。而在恶魔的眼,他们这些翅目族是仇人,只是报仇泄恨的对像,除此之外,也别无他用。还好,这其不是只有他人翅目族,还有刀臂族和有万古族。而且他以翅目族长老的身份得知,万古族已经毁灭了,对比之下,他们翅目族还是幸运的。

    雷森在空间,把光脑打开,里面记录的功法被录进空间的主脑之。在经过拣选后,雷森拿出其几种功法,复制出来,出空间交给雷蓝依儿,让雷蓝依儿发下去,挑选合适的人选试验一下,如果有可能,他希望这些功法能在他的宇宙流传下来,大大丰富宇宙人的选择范围,他希望东方不亮西方亮。不能修炼修士功法,也没能修炼魔法的人有可能修炼神族或者是翅目族的功法。这样,全宇宙的实力会得到更大的提高。

    美女发现,今天调酒师有些心思不定,便在调酒师身边坐下,想知道调酒师是怎么了,碰到了什么疑难的事情,用不用他开解一番。

    调酒师看着美女,目光闪烁,拿起一根烟,点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