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酒师看着美女,目光闪烁,拿起一根烟,点上……

    “希美,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调酒师犹豫着,手把玩着酒杯,看着美女的眼神闪烁不安,他在做一个很大的决定。

    美女,也就是调酒师口的希美,这是调酒师很少称呼的名字,一个人在和你相处的时候不愿意称呼你的名字的时候,要么是和你很熟很熟的那种,熟到可以用“喂”这等语气词打招呼;要么就是心里面不认可,有警惕之意,根本不愿意和你发生什么更深的关系。

    “什么事,你说。有什么要我做的,我都听你的。”美女希美静静的笑了,笑的妩媚,笑得幸福,灿烂的如同一朵花儿。

    调酒师的心如同针扎的一般,猛然间疼了一下,他的眼神一下子涣散起来。只是很快的,他就拢起了眼神,苦苦的笑了一下,“没什么,让我考虑一下,明天再告诉你。”

    是啊,他发现自己乱了方寸,还有两天时间,今天就和希美说这件事情,万一希美不同意,出卖了他,他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这一刻也让他坚定了要听从内心的想法,彻底的抛弃自己翅目族的尊严,这个族群已经没有希望了,在神族的统治之下,祖祖辈辈也只有这个样子。如果恶魔所说的能把包括翅目族在内的几个族群灭掉,翅目族会亡族的,这样的族群一点希,望也没有。

    “好啊,有什么事情你和我说,不想说就不说。没事,你是我的男人,注定的,我改变不了了,我只希望你能轻松起来。”希美美女很了解调酒师,微微叹息一声,小声说道:“我知道你对我们翅目族再次被神族统治很不满,我也一样,大家都一样,不管大家追求的利益是什么样的,没有人愿意做别人的奴隶和工具。可是在现实面前,我们太弱小了,在强大的神族面前我们整个翅目族不堪一击,除非我们都自杀死亡了,然后自我灵魂毁灭,否则,我们只能接受,现实没有给我们自由的权力。”

    调酒师苦笑一下,“谢谢你,希美。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希美把手伸到调酒师的脸庞前,轻轻的摸了一下,眼神痴迷,“你做什么我都支持,真的,我不会拖你后腿的,哪怕去死!”

    调酒师眼一亮,嘴角挑出一抹笑容,拿起酒杯把杯的酒小饮了一口,然后才道:“明天晚上,我会告诉你一件大事,也许对你来说有些不可思议,但我相信你一定会理解的,理解之后并且会喜欢上。”

    希美眼睛亮了,然后笑弯成两弯新月,“我期待着呢!”

    这一天调酒师和他的生活助手,也是他的女人希美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里度过了新的一天,一天的工作结束后,两个共同乘坐着飞车在心城游玩了一遍,然后又到附近的几处景点停留了一会,直到深夜,他们才回到别墅里休息。

    第二天晚上,调酒师和希美走出长老会的大院子,调酒师的嘴角绷着,整个人都有些紧张的样子。希美也有些紧张,她不知道调酒师会和她说什么样的事情,她猜一定是调酒师宣布要和她结婚,必竟这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对她来说,她和他早已经是灵肉相融了,再也分不出彼与此,结婚是必然的。但她还是希望调酒师能给他一个正式的求婚过程,哪怕是稍稍的惊喜,她也会感动一生。

    进了屋子,调酒师把外衣脱掉,很正式的把希美抱起来放在沙发上,然后他坐到希美的对面,一脸严肃的对希美道:“现在,我要和你好好的谈一谈了。”

    希美脸上飞起一片红云,低下头,又飞快的瞄了调酒师一眼,“嗯!”很小的声音。

    调酒师一愣,很快就想到了是希美误会了,他苦涩的笑了笑,沉默了一下,走到窗边,向外看去,外面长老会给人配的保安人员还在尽职尽责的守在那里。他叹了口气,恶魔想来,这些人根本就发现不了,再多的人也是摆设。

    他再次坐回去,清了一下嗓子,“希美,我知道你想听到的是什么,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现在要和你谈的不是这件事情,我要和你说的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你要有心理准备,这决定了我们的未来,是一次意义重大的选择和谈话。”

    希美愣了一下,抬头看着调酒师,调酒师点点头,“是的,如果可能,我会和你结婚,我现在也是一百个愿意,只是现在时间来不及了。”

    希美脸色一下子白了,“怎,怎么了?”

    调酒师深吸了一口气,“这正是我要和你说的。希美,你知道我是我们翅目族当唯一一个和恶魔有交往的人,是吧。但没有人知道,虽然恶魔手段穷尽,杀起我们翅目族人一个不留,所有人都恨他,像恨神族一样。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并不恨他,我和他们不同。”

    希美眼微露惊色,想了一会,理解的点着头,“他帮过你,不管怎么说,我们要懂得感恩,虽然恶魔对于我们翅目族来说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但是对你个人却是恩人,没有他的出现,就没有你的今天。对我来说,没有他,我也不会和你有今天。”

    调酒师嗯了一声,稍稍抖了一下翅膀,“谢谢你的理解,希美。我想告诉你的是,因为这样,我和恶魔其实一直都有联系,在你看来也许是不可思议吧?”

    希美瞪大了眼睛,是的,她确实感到不可思议,自己认定的男人居然还保留着这样的一个大秘密,居然和整个族群的在仇人保持着联系,而且还能坐上翅目族的高位,而没有人去怀疑他出卖翅目族的利益。

    调酒师猜出了希美的的想法,也平静下来,整理了一下思绪才说道:“希美,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天之前,我没有对恶魔出卖过翅目族,也没有参与过屠杀我们族人的事情去。对他来说,我们整个族群都是他的仇人,是他立誓要杀掉的仇人,一个也不会留。我是一个族群情结非常重的翅目族人,在这方面不会去帮他对付我们族人,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只是,我请求过他一件事情?”

    希美及时问道:“是什么事情?”

    “我对神族很烦感,如果我有能力,我会屠尽所有神族,可惜我没有那种能力。因为这样,我不想为虎作伥,帮着神族来对付我们自己的族人,帮他们管理我们的族人,向他们献出我们的信仰之力。可惜的是,神族太强大了,强大到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手,根本就没有机会翻盘,去争取本该属于我们的自由。”

    希美点头,“嗯,我也一样。我很不喜欢神族人。在这一点上我们没有办法。虽然这一次我们翅目族许多人的表现很恶劣,我的家族也一样,但也试探出来了,除非神族自己放弃,不然,我们翅目族根本就不可能脱离他们的统治。我也知道,你对所有的统治阶层都没有好感,你认为是他们没有尽力,死的只是普通的热血的人,但是你要知道,因为某些原因,正是这些人的明智才保住了我们的族群,没有被灭亡,只要族群还在,我们就有一份希望,一千年不行,哪就一万年,一万年不行,哪就十万年,十万年不行,一百万年,一百万年如果还不行的话,只要我们翅目族这个族群还在,希望总在,总有一天神族会灭亡,我们翅目族会获得属于自己族群的权利和自由,我相信。所以,我也请你不要那么激动,认为是那些人不作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一种智慧,保存火种,延续下去……”

    希美反过来安慰调酒师,希望调酒师能站在更高的角度去接受翅目族的现状。她知道,在神族那里,调酒师也是挂了号的强硬份子,如果不改变,不会变通下去,一直和神族作对的话,总有一天神族会把调酒师除掉,做为调酒师的女人,她要从家的延续去考虑所有的事情,而不是一味的任由调酒师任性的走到黑。他们组成家庭,会有自己的孩子,孩子会有自己的未来,会有自己的事业,也会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呢,在她看来,气节重要,暂时的妥协也是重要的,不如用目前的位置替整个族群做一些好事,从神族那里替族群争取更多的权利和自由,而不是去触怒神族,引来神族的屠刀。

    调酒师抿了一下嘴唇,接过希美的话,“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想法,如果没有选择,我当然会按照你的想法去做,你的想法是最妥当的,妥协并不意味着放弃。再怎么样,总比我们被灭族的好,我理解。可是,如果我们有更好的选择呢?”

    希美愣了半晌,“什么选择?”

    “脱离翅目族,重生为另一个族群里,自由和权利不是我们翅目族这样,新的族群不受异族的压迫,在不久的将来很有可能能和神族一战,杀死神族甚至于让神族灭族。”

    见调酒师目光炯炯的样子,似乎说的和真的一样。希美笑了,“怎么可能,我可是知道我们的灵魂就是转世,离不开这处宇宙,转世后也是翅目族,不会是其他的族群。神族就是有人在我们这里结合,他们生下来的孩子也不会允许拥有我们翅目族的灵魂。好吧,就算是我们有机会转世成神族,那个时候,我们根本就没有这一世的记忆,我们从出生开始就会站在神族的立场上去考虑所有的事情,会不遗余力的压迫翅目族,根本就不会想着翅目族的苦,这是身份决定立场。我觉得我们还是接受现实的好。”

    调酒师看着希美,“你认为我是在胡说吗?我根本就没有提神族。对我来说,转世成神族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那不在我的选择范围之内。我想说的是,你忽略了我说的恶魔。好吧,你听到的就是我要说的大事,就是,恶魔答应我,他答应我可以转世到他统治下的族群,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希美震惊了,这个消息让她有些难以接受,自己认定的男人居然有这种打算,看他的样子,似乎不是在说笑,是真的有这种想法。

    调酒师静静的看着希美,“我要和你说的就是这件事情。我和恶魔说了,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名额,其一个就是你,另外一个是和我在一起很久的那个女人。如果你愿意,我们就一起去开始新的人生,我保证,新的人生,我一定会好好的爱你,给你一个最美好的婚姻和爱情,更给你一个家。当然,前提是你同意,你要是不同意,我会和恶魔说,等一切过去后,你可以自由的离去。”

    希美张着嘴巴。调酒师站起来,看着她,脸上是一种大事过后的轻松的表情,“你考虑一下,我们谁也不勉强谁,谁也不要试图说服谁,就当是一种选择好了,我的选择就是这样。你的选择是不是如我所想,我不勉强,一切都是自己选择的。”

    说完,调酒师倒了一杯酒,放在希美手边,“谢谢你给我这一段最美好的生活,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幸福过和不舍过。谢谢你。”

    调酒师眼角有泪,转过脸去,又道:“过一会,恶魔就应该到来了,放心吧,他不会伤害你,最起码今天不会伤害你。他发过誓言是要灭掉当年对他的族人造成伤害和耻辱的所有族群,他已经灭掉了双角人族,接下来是我们翅目族,刀臂族,万古族,然后是神族。不管他能不能达成他的誓言,这一点,我都佩服他,我愿意跟着他重新开始。对于他灭掉我们翅目族,我不会有恨,如果转世成功……”

    希美打断调酒师的话,“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