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酒师叹息一声,抬起光脑,“你马上过来吧。”

    过了一会,调酒师去把门打开,进来的是他的另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一进来就看到了希美,目光闪烁了一下,“怎么样,她决定了吗?”

    “她还在考虑。我说过,不勉强你们任何一个人。所有的决定都决定我们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喝酒吗?”

    女人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来,“来一杯吧,这是我们在这里最后一杯酒了。一定要喝,转世后,不知道我们喝下一杯酒要等到什么时候。”

    “应该很快。”调酒师苦笑一声。事到临头他也不敢保证转世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再说了,就是现在说的再好,人生重新启档后,每个人会再次成长,价值观和人生观会再次成形,如果两人相差很大的话,现在的允诺到时候只会给大家带来痛苦。

    女人笑了笑,瞄了希美一眼,在沙发上坐下来,把白色的手包放在身边,笑着朝希美努了努嘴,“她怎么样了,答应了吗?”

    调酒师尽量用平淡的语气说道:“希美还在考虑。和你一样,我只是告诉你们,选择权在你们自己的手,是重新开始一次新的生活,还是守在这里。我不会勉强你们任何一个人。也许在我眼里面这是一个机会,在你们眼里却感到荒唐可笑。”

    女人精神一振,瞅着希美,语气稍稍怪异,“我和她不一样,我没有犹豫,你说出来我就答应了,我这一辈子你在我生命是最重要的,如果失去你,我就没有什么活下去的愿望了,如果下一辈子我们还能在一起,不管有什么条件,我都愿意。”

    调酒师还没有说话,希美不乐意了,这是她第一次和调酒师的另一个女人见面,而且她在这个女人面前还不能理直气壮,必竟眼前的女人是调酒师第一个女人,在调酒师将起未起之时就陪在调酒师身边,陪着调酒师一路风雨,在这方面,她不如这个女人,所在她有些气短。只是,在爱情这方面,希美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对调酒师的的受还不如眼前这个女人浓烈,别的可以,这个绝对不可以。

    “我和你一样,我更不愿意失去他,他是我第一个男人,这点我和你不一样。”

    “你说什么?”女人最恨别人提她的过去,尤其是面对着自己的男人,这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别人提,不但伤他,更伤害调酒师。这件事是她心永远的疼,她绝对不愿意有人当着她的面,当着调酒师的面提这件事情。

    女人突意间提高声调,吓了希美一跳,但她不甘示弱,挺了挺胸,瞪着女人,“我说什么,我说的是事实,如果你要是没听清楚,我乐意再说一遍。”

    “你,你……”女人没有想到希美会这样,这完全是不想好好说话了。她也不想想,她一进来就对希美没有好声气,这个时候倒是怪希美起来了。

    希美笑了笑,有一种胜利之后的小情绪出来,把心的种种难受冲淡了许多,她声音柔和下来,“我们不用这样说话,对于刚才的话,我向你道歉,是我不该说那样的话。我想问你一句话,你就这样答应,就没有想到过恶魔是我们的仇人,是我们翅目族的仇人,有着不可化解的仇恨,这样就答应了,感情上就没有不能接受的地方。”

    女人深吸一口气,恨恨的瞪了希美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嘲讽道:“你们这些上层人士真是会说一些大话,真正战争起来,出力时没有见过你们,有利益时你们谁都不让,抢破头也要抢到手。你们知不知道我们这些社会下层的人是怎么考虑的?是你们的人多还是我们的人多?是我们能代表我们翅目族还是你们能代表?别一副替我们考虑的样子,你们没有资格替我们说话,你们能代表的只是你们自私自利的自己,说什么,做什么与我们无关。哼,你们伺候着神族就能接受,转世成为恶魔的族人就不能接受,这逻辑还真是很有特色!“

    希美语结,扭过头不理女人。女人说的好像有道理。这一次战争过后,翅目族伤到了根本,不妥协还能怎么办。对于神族,他们这些上层人也不能接受,只是理智战胜了感性,他们必须替所有翅目族决定一个有希望的未来。

    调酒师不说话,屋里陷入一股安静当。过了一会,女人从包里拿出一包烟,走到调酒师身边,给他一根,并给他点上。安慰他,“不要多想,我会陪着你的。我认为我们翅目族已经没有希望了,与其如此,不如到恶魔那边赌上一赌。我很想呼吸自由新鲜的空气,很想开始一段新的人生,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不管在你心里面是怎么看我,我都感谢你给我的这一次机会,谢谢你,陪你这一段时间里,是我最有价值的日子。”

    调酒师笑笑,吐出一口烟,“嗯,不用谢我,我是不想这样活着,生不如死,倒不如换个环境,重新来过。”调酒师拉起女人的手握了握,“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女人笑了,笑的轻松,有一种把重轭丢掉后的轻松感。对于她来说,能抛弃过去是最幸福的事情。她在接到调酒师的告知后,只是确认了一下,就答应了。重新开始一直是她想的,她怕没有机会,怕来不及。既然调酒师愿意替她安排,她是十分乐意的。她没有考虑那么多,也没有考虑到到恶魔那边后会是怎么样子。

    只要能再次开始,一切都是美好的,再苦的事情她都能接受。

    调酒师也是这么想的,他理解女人的想法,这很正常,女人的想法很正常,像他一样,任何一个有着不堪过往的翅目族人都一样,都想新旧能重新来过,把不堪的过往遮掩过去。这也是女人能爽快的答应他的原因。

    他看了希美一眼,希美还是考虑。希美陷入一种迷茫之。本来她是应该恨恶魔的,可是现在她发现她和面前的这两人一样,对恶魔的感情很复杂,有恨,也有理解。难道这是自己和调酒师接触的太深入了,已经被他更改了自己仇恨观吗?

    她之所以不能做出决定,最大的原因是族群认同,她认为族群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没有比这个更重要了。如果连自己的群群都不认同了,那么整个的价值观啊,人生观啊,道德观啊,会全部崩溃掉,整个人都会陷入一种绝望之。

    她不想绝望的活着,更不想背叛自己的族群去转世到另一个敌视他现在的族群重新来过的族群里开始新的人生,这让人很为难。

    调酒师没有再问希美,他不会在这件事情逼希美太急。他不是一个自私的人。甚至他觉得如果希美不过去也许对希美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谁也不知到时候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故,如果转世不成功,他就害了希美。

    他甚至在想,自己本来就不应该和希美说这件事情。一切静悄悄的进行就好了。当希美发现他死亡后,也许只是伤心一段时间就会活力无边的,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也许他的出现会给希美接下来的生活带来一些不便,但是也不会影响那么重吧。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调酒师拉上窗帘,他感觉恶魔差不多该开了,屋里发生的事情不被外面人发现更好。他对希美道:“希美,我会和恶魔说,他不会伤害你的,等一切都过去了,你会有新的生活。嗯,以后多保重。”

    “嗯!”希美从鼻子里轻嗯了一声,算是应了。她知道有些事情不能改变了,既然调酒师这样了,证明他已经做出不可更改的决定。只是,她还没有下定决心要和调酒师去那边重新开始。她也希望调酒师能保重。

    “都准备好了吗?”一道稍稍低沉的男声响起来。客厅突然诡异的出现一个男人。

    调酒师面对这个男人,很恭敬的说道:“恶魔大人,已经都准备好了。我和她,”他指了指那个一脸震惊的女人,“我们两个去你那边转世重生。”他又指了一下瞪着眼睛看恶魔的希美,“这位,我本是希望她能过去的,但是选择权在她手里,她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我也请求恶魔大人不要为难她,等事情过去,让她离开这里。”

    恶魔不在意的说道:“这对我来说是好事,除了你之外,我是不愿意你们翅目族到我的族群里重生转世,这个对我来说有些难以接受,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正在做什么。你们翅目族早晚是要灭在我的手的。你们所有人我都不愿意放过。我的本意,只有你一个人就好了,根本就不愿意多一个人过去,对你,我还有些好感,对其他的人,不管她在你们这里身份如何,地位如何,有什么特殊的,在我眼里最终都是我炼魂幡的厉鬼。”

    恶魔手一抖,一面小幡悬浮在几位的面前,一个个灰色形状,有口有鼻子的厉鬼从幡出飞出,绕小幡飞动着。其绝大部分是带着翅膀的样子。

    “喏,这些带翅膀的就是你们翅目放。看看,这里还有少量的双角人族,这个是万古族,这个是刀臂族。我的炼魂幡的提高和强大需要打散厉鬼,让厉鬼变成魂力来提供养份。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些厉鬼是死去的灵魂组成的,每一个厉鬼就是一个灵魂。双角人族很强大吧,人数也不少,现在在我的炼魂幡,他们已经很少了,都很打散吸叫到了。这里面的翅目族厉鬼结局也是一样,就是将来刀臂族,万古族,神族也一样,我留下来的只有我的族人,星兽和其他一些灵魂变成的厉鬼,但绝对不会有包括你们翅目族在内的族群存在。我说的要灭杀掉你们是彻彻底底的灭杀,不是空话。不是说光灭杀掉你们的**就完事了,那是不可能的,我是要彻底的把你们这些族群抹除掉,难留痕迹。所以,答应你带两个人我很不愿意,现在少一个,很好。我们开始吧。”

    虽然已有准备,虽然对自己的族群很失望,调酒师从雷森嘴里听到这么多无情的话,心里面还是悲凉不已,自己的族群真的没有救了,他从来不会怀疑恶魔的话,恶魔屠杀确实是不留一命,真的是抱着灭绝他们的目的来的。

    “恶魔大人,我还是请求恶魔大人不要伤害希美,最少今天不要伤害她。调酒师替希美向恶魔求情,恶魔点点头,一个翅目族而已,放了就放了。就是今天放了她,早晚她还是会死,有很大的可能会死在自己的手。还有那么多的翅目族没有完全的被消除掉,多一个少一人决定不了什么,所以他就放心了。

    “我今天不会伤害她。好了,我们开始了,为了减少你们的痛苦,你们会昏睡过去,放心,我那边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转世的人家背景不错,算是大富大贵的人家。转世到那边,你们会怎么样,那是你们自己的本事了,到那边后我不会干涉你们的生活,你们在那边享受的权益会的我治下所有子民一样,享有同等的权力,甚至因为你们出身的原因,还会享受一些特权。这是我对你们补偿。“

    恶魔一扬手,调酒师和那个女人眼前一黑便什么事情也就不知道了。

    恶魔拿出两个透明的小瓶子,抬起手掌在调酒师的脑门上轻拍了下,一个小小的虚影从调酒师的鼻孔钻出来,坐在一旁的希美能看出来,虚影正是调酒师的模样。她的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一紧,像什扎一样疼了一下。

    恶魔如法炮制把女人的灵魂也收到小瓶子里,然后回头对希美道:“你可以走了。今天的事情你出去后可以报告上去,你告诉他们,让他们准备好,接下来迎接恶魔的复仇怒火吧。告诉他人,没有人能挡得住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