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就很可怕了,这种敌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对付,除非他自己犯错。

    炼魂幡陆续返回,从幡中生魂中查出,新的病毒有用,只是对神族有没有太大的用处还不敢肯定,因为那些神族跑了,死活还不知道。

    这已经让雷森很满意了,证明了病毒有用就行,下一步可以让约翰森改进病毒药剂,约翰森少的是验证。

    有了验证,病毒就可以进一步的改进了,效果就会大大的提升。雷森看到生魂中关于中毒后的信息,松了一口气,他知道约翰森果然是个人才,这次的病毒有用。

    对于病毒持续的时效,约翰森有个估计,比原来的病毒有效时间延长了十倍,并且这些病毒每一个都是母体,活体一旦中毒,马上就会生出两到三个子体,自动移向附近的目标活体,从而扩大病毒的效果。这对雷森来说,真的是很满意了。

    雷森返回空间,把几个生魂交给约翰森去交流验证,命令马上加大生产病毒。约翰森的病毒只是针对翅目族和神族,除了这两个族群,对其他的族群没有用。雷森不用担心这些病毒会对其他的生物造成影响,不过,针对神族的病毒需要用神族的尸体,这一次雷森没有得到神族尸体,有些失算,不过,他也没有多想,翅目族宇宙中,有一些神族的尸骨被掩藏,真要是神族还像这次一样带着尸体离开,他不介意去挖坟,拿出尸骨做病毒。

    神族这边现在是心惊肉又跳的,他们没有想到恶魔会这么凶残,他们上次刚刚破掉恶魔的病毒,对所有的翅目族宣布神族法力无边,天生就是克制恶魔的,恶魔见到神族是要跪下的,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刚让翅目族对他们神族竖立起针对恶魔的信心,觉得恶魔不行,神族才是老大。没想到,恶魔马上就一个耳光甩了过来,耳光响亮啊,这次人家不但把病毒升级了,顺带的还弄出了针对他们神族的病毒,居然让他们束手无策,不得不丢下那么多待救的翅目族,忘风而逃,丢人,实在是丢人!

    翅目族长老会紧急开会,这一次没有神族监视了,因为在这个时候,神族也在开会,他们也怕了,怕恶魔步步紧逼,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神族面对恶魔也不行,我们翅目族怎么办?”一个长老脸色发白的问道。那个小城的影像他们都看了,神族能解现在的病毒,但是恶魔直接开发出了针对神族的病毒,神族能救翅目族,但是他们中了的病毒自己却无法解除。这他娘的叫什么事?

    “不要对神族失望,我想神族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坏消息有,也有好消息,好消息大家也看到了,恶魔针对我们翅目族的病毒并非无解,只要神族愿意出手,那些病毒他们还能解除,只是废些时间而已。对了,一会把我们的会议纪要给神族送去。”

    这位长老是在提醒各位说话要注意,按规定,他们的每一场会议都是要经过神族的审查的,大家已经不要脸了,带着翅目族再一次无节操的投降了,让神族再一次的统治他们翅目族,节操都没有了,就不要再做其他没有用的事情了。少说些去惹翻神族的话,就是不爽,也把话吞下去,不想说不说,别给自己招事。神族对他们这些人可不客气,惹翻了,人家直接出手,他们根本就没有活路。不错,这些人都是半仙,可是也要看是和谁比,和其他们比,他们这些半仙还行,但是和神族的半仙比起来,在心气上,他们早就输了,觉得自己不如神族的半仙,人家的半仙是从半仙之上的境界硬压下来的,自然是比他们高明,他们要是不识相,分分钟就会招来打脸,招来血光之灾啊。

    是啊,这些人马上就明白,有些话是不能说的,谁也不敢保证神族这一次在恶魔手里吃了大亏,不会把怒气发泄到他们身上,没有他们这些翅目族招不来恶魔不是吗?虽然说他们和恶魔之间结的仇是在神族的指示之下,但是别忘了这里是翅目族所在的宇宙,不是神族的,人家不讲理,不讲根由,他们也没办法。能去说什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吗!

    会议室里一片安静,大家都有一个念头,恶魔有可能击败神族,现在恶魔拿出针对神族的病毒,如果恶魔搞不定这种病毒,下一步就完了。恶魔有着想走就走,想来就来,自由穿梭各个宇宙和位面的本事,只要不让神族的人近身,禁锢了空间,谁也拿他没有办法。

    有人心里面忽然有些期待起来,要是恶魔一直这样下去,还真有可以灭掉神族。别忘了这家伙还是一个弑神者,只要他成长起来,神族在他面前天然的弱势,再加上他有这种不要脸的手段,躲着不肯直接照面,总有一天,神族会败。

    谁也吃不住这样的偷袭,是不是!可是这人这种想法马上又受到了打击,神族不行,首先灭亡的是他们翅目族刀臂族,然后才是神族。他们都被神族给坑了,当初给神族卖命,去得罪了恶魔的族人,结下不可化解的仇恨,现在好了,人家二话不说,血债血尝,所有的仇人一个不放过,要统统杀光,他们是被神族坑了。

    刚刚还有人对调酒师放弃生命,灵魂转世为恶魔族人的做法感到可笑和不值,现在他们觉得调酒师真的是太聪明了,会抓住所有的机会,现在,要是恶魔同意,他们也愿意。愿意成为恶魔的手下,和恶魔一起,呵呵,那是做梦。他们知道就是现在他们去找恶魔,恶魔也不会同意,他们私下里从希美的口中得知,就是调酒师带着他们女人的灵魂去转世,恶魔都不情愿,恶魔原本只是同意调酒师一个人的,调酒师带着一个人不过是恶魔给调酒师面子,根本就不是什么事情。

    “我们是不是要等着神族的指示,还是我们要马上研究下一步该怎么做?”

    “研究一下下一步的事情吧。我个人认为,我们这次把所有族人聚在一起是一个大的错误,方便了恶魔行事。但这也是我个人认为,因为不管怎么样,就算是分散开来,如果没有其他的方法,我们最终也是无济于事,在恶魔面前,我们翅目族是弱小的,真的是弱小的,我们防不住他,他太无耻了。”一个长老先说道。

    “我们也不能束手无策,实在没有办法,我看,我们也没有必要把会议开下去了,一切都等着神族的指示去办吧,我们这些人做在一起也就是坐在一起了,没有什么作用。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对我们这些人失望,原来我们就是废物。”一个长老有些绝望的说道,这些日子,族人对他们的失望他们都看在眼里,已经心灰意冷了。

    “也不能那么说,我们之所以拿恶魔没有办法,是因为恶魔太无耻了,始终不肯和我们当面作战,就是有接触的机会,也是一触即跑,根本就没有胆子和我们交手。如果他敢,我们早就把他击杀了,等不到现在。”一个长老替他们辩护。

    “能跑也是本事,我们不能抓住他,这本事不是我们哪一个人能随便拥有的。不要不服,要是我有他这种本事,嘿嘿……意银了!”这位好,直接就承认了恶魔的本事。至于他说他要是有这种本事的下半句,大家都深知是什么,他们不只一次在私底下交流,要是他们拥有这种本事,能自由穿梭在各个宇宙,能去到神族空间的话,就是暂是不敌,学着恶魔的样子搞一些破坏,也够神族头疼的。只不过这是意银,不可能的。恶魔的本事在别的人身上根本就不可能复制,所有的宇宙中估计也难再出一个像恶魔一样,本身可以自由往来各个宇宙,又可以在各个宇宙自由穿梭的本事,更难还拥有让神族害怕的天赋。弑神者,啧啧,这名字听上去就霸气,就解气。能让神都怕的人,那真的是高人。

    “不说这个了,我看这场会议也就这样了,再开下去也开不出什么花来,这样吧,我们就等神族那边的决议,大家暂时休会,不要离开长老会。”本次会议的召集人开口了,他始终没有说话,现在说话让大家先这样。

    一帮长老从容的离开会议室,到了门外,互相打了个眼色,便分开了。不大的功夫,他们中就三三两两的出现在一间屋里,面色沉重的坐在一处。

    “这次的事情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恶魔真的很厉害,如果不是恶魔一开始就藏拙的话,说明恶魔一直在成长,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扼制住他。”

    一个长老脸色阴沉,“早知道这样,我们就应该少来那些没有必要的心机,直接和他谈判,和他达成和解,变成我们翅目族的同盟,我想最坏也不坏不到那里去了,反正最终我们翅目族的结局只有消亡。说不定跟着恶魔还有一线生机。”

    “谁也不知道会是这样子。说这个没有用。我们唯一和他联系的人也死了,灵魂被他带走转世成他的族人,我们和他之间没有对话的渠道。就是我们现在想,我相信他也不会相信我们,他的目标是灭杀掉我们,五族。已经灭掉了双角人族,神族又出手把万古族灭绝了,只剩下我们翅目族和刀臂族以及高高在上的神族,他不会放弃。”

    “灭掉万古族是因为神族觉得万古族会对他们造成危胁吧?”一个长老哼了一声,“我们和刀臂族之所以没有被灭,不过是我们对他们的危胁小,或者说,我们翅目族和刀臂族在他们眼里根本就不可能造成伤害,留着我们更容易管理。”

    “实话伤人啊!”一个长老摇了摇头,“我们翅目族也就是这命,命不好,怪谁?我们谁也不要怪,既然是这样了,我们只能接受,各位坦然面对吧。反正现在我们不管是面对神族也好,面对恶魔也罢,我们就是一盘菜,早晚会被吃掉。不过现在我们这盘菜被神族控制着,护着,神族想吃独食,那恶魔不同意,拿刀叉上来分食罢了。不管怎么争,我们最终还是要被吃干抹尽的。我们还以为我们不是,想摆脱命运!”

    这话说的让人悲伤,直接就把他们翅目族比喻成了一盘菜。菜还想有自己的自主,那是不可能的,被人吃掉,那就是他们的命运,他们想改变只是痴心妄想而已。

    “咳!咳!”不要瞎说,我们应该还有机会。我们要相信神族,相信神族会有办法让恶魔退缩,我们不指望他们能战胜恶魔,只要能保护我们不灭亡就行。只要我们接下来不损失人手,神族和恶魔怎么斗都与我们没有关系。“

    “想作壁上观,那是不可能的。神族不可能同意,另外,想让恶魔不伤害我们的族人,除非有人能和他谈,让他满意,问题是我们谁去和他谈,怎么谈。要是那个家伙在,我们还有可能……我们都小看了那个家伙,虽然修为差,人也年轻,看上去没有什么大智慧,我们迫于压力才给他一个长老人职位,但是人家却能得以恶魔的恩宠,这个就了不得了。我估计啊,我们这些人也得反思了,为什么他对我们会不满,会对我们整个族去都失去信心,一心一意的要做恶魔的族人。是我们这些人不相信他,或者说,表面上接受他,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回事。这么长的时间内,他在我们长老会只是个名字,我们决定的事情他没有参加的机会,也不能怪他会心灰意冷,会绝望,我们弄权弄得太极致了。“

    “咳,咳!”有人干咳,这话让在座的都脸发烧啊,权力是什么,只要掌权的都要弄弄玩玩,不弄不玩谁去掌权啊?没有好处,你让我来当这个长老,你玩我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