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他了,他已经死了。大不了,我们以后不说他背叛翅目族好了。你们说神族这一次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觉得很难堪,他们可是死了人了,没有把恶魔怎么着,自己先死了十来个,恶魔这一耳光甩得响亮啊!”

    这时这些人都真的认可了调酒师的行为,真是很聪明的选择,做恶魔的族人虽然有可能将来不是神族的对手,但是目前来说却是摆脱了困境,不再向他们这些翅目族一样倍受煎熬。如果那恶魔能放开了让翅目族转世就好了。他们开始这么想了,便不再说调酒师的坏话。

    “呵呵!”有人在笑,“那是应该的,虽然我们的族人也死了,按理说我们应该恨死了恶魔,可是我个人来说,我对这次神族死人还是很开心的,如果有可能,我很想指着他们的鼻子说一句,你们也有今天!哈哈……”那人又笑。

    于是,很多人开始和那人一样笑起来,看样子他们绝大部分和那人是一样的的想法,觉得恶魔这是替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笑了一通,那些人说道:“好了,就这样吧,我们现在也只能躲在这里笑了,当神族的摆设。我们出去吧,也许过一会神族的决定就会下来,我们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一行人出了这个隐秘的会议室,又一本正经的在外面的会议室里坐下来,等着神族把他们的决定发到手中,然后照办,

    又等了很久,神族的决定才下来,神族告诉他人,不要惊慌,这只是一个意外的事件,恶魔再厉害,在伟大的,光明的,正确的神族面前也是无用的。神族会保护起翅目族,会让恶魔死无葬身之地。翅目族要抱着坚定的信仰之心,与神族一道给恶魔迎头痛击。

    这话说和没说差不多。只是说了一通废话。长老会的这帮长老可是人老成精的货色,一看就看出来神族心虚了,面对恶魔这是根本就拿不出有效的办法之后的自多掩饰。

    但是翅目族这些长老也没有办法,他们可不敢现在去质疑了,他们现在只是替神族向翅目族传达命令的传令兵,上面的话,他们一个字也不能动。神族的决定很快通过光脑发送到每一个翅目族的光脑上,不管翅目族族人信不信,先看看吧。

    神族确实是虚了,他们没想到恶魔会如此的厉害,居然能研制出针对他们神族的药剂,他们第一时间从死去的神族尸体中提取出病毒,并保存下来,进行了初步的研究,证明了这种病毒他们用信仰之力转化而来的神力根本就不可能杀灭掉。这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是致命的,要是恶魔有着这种大量的病毒,他们神族根本就没有活路了

    神族这一次下来战斗的人还没有回去,他们要等待上面弄好跨宇宙和位面的大型传送阵才能回去。他们现在提心恶魔在这这前对他们发动袭击,不见面,光用病毒攻击他们,那样,如果他们不能拿出针对病全线产的方案来,他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族死去。

    他们怕这种事情发生,这种事情发生会严重打击到他们的信心,他们自家人知道自家人的事情,头一批他们派下来的神族之所以会被灭,那是他们派下来的神偶,也就是炼制的,不过手段高明,看似和他们一样,有血有肉,实际上不是,败在翅目族和刀臂族以及万古族手下不足为奇。神族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接下来的战斗做安排而已。有了借口,他们灭掉三族中的一支就可以做的理直气壮。

    倒不是说神族灭掉一个万古族需要理由来做由头,一来是,他们神族强虽强矣,但是有些规则却是他们不得不尊守的,不然自己也会伤筋动骨。二是,万古族并不像表面上看似那么简单,在某个位面里,还有万古族的人,不过那里的万古族不像已经被灭掉的万古族那样弱,扛不住神族认真起来的一击。那里的万古族要是神族想消灭掉,绝对会伤筋动骨,而这里的万古族还在不断的向那个位面补充实力。让神族忌惮。现在有了借口,正好一举掐断,如果那边非难,也有个理由。当然,这种理由就是强盗的理由了,我抢你,你反抗,我杀你了,我是应该的。这种浑帐的逻辑,在某些势力当中是很流行的。必竟这不但是一个看脸的世界,更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

    现在好了,他们把万古族干掉了,蹦出来的恶魔让他们害怕了。一开始他们还只是头疼,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已经是害怕了。他们也怕死,活着才能享受,才能感受被别人怕,人上的的感觉。死了就一了百了,什么都没有了。

    也许在这之前,他们不会认为平定了这边,还有人敢威胁或者说能危胁到他们的性命,但是现在有了,他们在接受不了,又惊又怕的同时,只能这样了。

    雷森带着病毒满宇宙转悠,把整个有人的城镇都走了一遍,只要碰到有风无雨,适合用毒的地方,他就停下来,放出病毒,灭掉一城之人,看着神族的狼狈撤出城去,避开风头,然后一个个死去,又有一队不甘心的神族停在半空,看着城市,这心里面就感觉到爽得不要的不要的。在他毁掉十几个城市后,空间升级了,升级过后,雷森在空间中更是感到第一个星球上的中心地带波动加剧了,他与另一个秘境之间的联系也越发的紧密。

    他叹了口气,他的修为还是弱啊,不然,他现在进去就能进入到另一个秘境当中,他猜那里的半仙级星兽一定有很多,如果自己的修为跟不上,去到那里,这边的空间让吸收消化那些的秘境,里面许多的东西根本就来不及挪移过来就消失了,更不用说那些半仙级的星兽没有办法收服了。也许,他是该用心修炼了。

    神族最近焦头烂额,谁让他们接连不断的死人了,他们也没有办法。要是能抓住恶魔他们有一万种,一千万种办法惩治恶魔,可是他们抓不住,就是能抓住,哪可能吗?

    如果雷森现在站在神族的面前,神族绝对能把他给撕掉,雷森杀的不是他们的人,杀死的是他们的自尊。他们是无敌的,无敌的人在恶魔面前却接连死去,这怎么不让人抓狂和羞惭欲死,这个恶魔怎么不去死啊?为什么有神族在这里,还要出现这么一个没有办法奈何的恶魔,实在是让人抓狂啊!

    怎么办?这是摆在神族高层的最严重的问题,他们必须做出决断,不然这样下去,他们就是人数有千万,也撑不住,死一个少一个啊!

    于是,翅目族的人发现,神族也进了神殿,在神殿中鼓鼓捣捣的,做一些奇怪的事情。翅目族人很快就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事情他,他们是把这里发生的世界传回神界,希望神界能给他们指示,指示接下来的事情该如何去做,没办法啊,他们对这样的损失接受不起。

    神族的指示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只不过,神族的人马从把有的聚居点都撤走了,神族的人马聚居在一起,把警戒监控撒得远远的,不再随意走动了。

    他们这是怕了,是真怕了。这种情景看在翅目族的眼中,感到很解气,太解气了,在他们看来,没有比这更解气的事情了。

    奇怪!所有的翅目族在有这种感觉之后就不安起来,恶魔也是他们的仇人,为什么在恶魔的神族之间他们会偏偏向着恶魔,这让他们有些错乱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恶魔的攻击居然少了起来,除了毁掉了两个翅目族的聚居点外,恶魔就没有其他的举动了,这让人很不理解。难免也有一些猜测,难道这个恶魔在想其他的办法来对付聚到一起的恶魔?如果是,他会有什么办法?

    众人期待,恶魔却是有些麻爪了。恶魔的节奏一乱,他们也乱了,不会是恶魔在憋大招吧,要是那样,他们聚在一起,可就麻烦了。

    在忐忑不安中,恶魔居然消失了,谁也不知道恶魔会在何时出手。翅目族这边出现恶魔,刀臂族那边却是一直风平浪尽,在得知恶魔所有的事情之后,刀臂族宇宙里的神族有些庆幸,庆幸自己没有被分配到翅目族的宇宙中,不然很有可能现在死的就是他们自己了

    但是刀臂族那边也不敢放松,学着翅目族这边神族的做法,马上把所有的神族都聚扰起来,不准他们随意走动,严防恶魔会突然出五台山,给他们来那么一下,弄死他们的人。

    这有些惊弓之鸟了。雷森绝对没有想到,他的药剂会带来这种效果。这种效果对刀臂族来说是天大的好事,没有了神族的祸害,刀臂族的百姓就能松一口气。他们在得知原委后,情绪和翅目族一样复杂,没有想到啊,恶魔居然能让神族怕成这个样子。

    我堂堂的大刀臂族,纵横古今,为什么就出不了一个像恶魔这般空前绝后,人不出现就能慑服神族的人物。要是能出现,神族敢猖狂成这个样子?

    他们的心情复杂,神族的心情更复杂,他们是无敌的啊,灭了万古族,干服了刀臂族,干趴下翅目族,他们正是得意非凡的时候,这恶魔突然就提着冰桶出来,朝他们头上来那么一下,一下子就打他们弄了一个冷战,气焰不存啊,那翅目族和刀臂族看他们的眼光竟敢少了些畏惧,多了些幸灾乐祸,这让他们很难接受啊。

    长此以往,这里的局势难说会不会出现反复。现在所有的神族都明悟了,他们如果不能抓住并消灭掉恶魔,那么他们费力重新平定下来的两个宇宙将会失去,恶魔本身就是弑神者,等他有足够的时间成长起来,只要有他在的地方,绝对没有神族敢出现。而且,他们相信,恶魔不会留下这里,只要一天不除,这里随时都有可能被灭了。刀臂族也好,翅目族也好,他们随时都会被恶魔灭绝掉。

    神族要的是信仰之力,这是他们能统治其他族群的根本,要是提供信仰之力的生灵没有了,这等于是大大削弱了他们的实力。如果恶魔真有随间穿梭各个宇宙空间和位面的神通,恶魔就是不直接出现在他们神族的位面上,出现在其他向神族提供信仰之力的宇宙,神族也会完蛋,此消彼长啊,神族就是再强大也搁不住这么搞下去。

    他们不知道现在雷森正躲在空间中一提升修为,莲子,灵丹,轮番的吃,吃了炼化掉,炼化掉再吃,只是后面的提升越发的困难,他努力的好久,还没有突破一级。不过,他也知道急不来,就他目前的修为来说,已经是很了不起了,什么事情都是有规律的,他心急也来不了。只能慢慢的等待时机。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雷森才突破一层,他叹了口气,这样下去,速度实在是太慢了。要是突破到下一层,时间会比现在更慢。修为提升到后面,已经是水磨功夫了。所需要的时间和资源不是先前能比的。要不然,这半仙级的修士早就满地跑了。

    雷森出去和自己的家人见了个面,陪了些时日。他去调酒师和那个女人转世的家庭中看了一下,两人都出世了,粉粉白白的,各方面都很正常。这样他就放心了。两个家庭可不管这两人的灵魂是从哪来的,对自家的孩子十分的疼爱。雷森远远的看了看,就转身离开了。调酒师和他的女人以后怎么样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如果有天份,修炼成修士也好,修炼成魔法师也罢,或者说从他选的神族和翅目族的功法中修炼,他都不管。如果他们有天赋,他能做的也就是暗中多给他们一些资源而已,一段因果就此了结淡化。

    雷森继续回到空间中修炼,这一次,他把两个儿子带到空间中,让他们静下心来,利用空间提升自己的修为,他雷森的儿子不能那么熊包。(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