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一个王,一个担着应出之人名头的王,雷森希望他治下的王朝能一日强过一日,所有的生物都能以最快的速度达到自强的目的,让他在面对异族里不会有那么大的落差感。

    风往南吹,雪花飘飞在天地之间,雷森立在枝头,远远的看着山下的城市。他摸了一下脸,喃喃自语,“风好大啊。”

    病毒药剂被设备吹到空中,随风飘到山下的城市里,雷森能看到倒地的人影,也能看到第一时间从城市向外飞的神族人马,眉头皱了皱,这种情景不是他想要的。神族学得精明了起来,一发现有翅目族中了病毒死亡,第一时间不是去抢救,而是逃跑,机灵的,跑得快的,封住呼吸毛孔的神族不会有事,不机灵的,动作慢一点的就难以活下来了。

    雷森就看到,有两个神族从空中向下面跌落,他盯着神族的尸体,看着有两个神族在空中把尸体吸起来,远远的拉着向前飞,摇了摇头,神族也很谨慎,他们也怕雷森这个杀人如麻的恶魔利用尸体。他们大概能猜出恶魔的病毒是如何研制出来的,所以他们会用尽一切的办法,制造出大量的病毒,有族人死了,无论如何也要带走。

    面对不讲理的,始终利用各种辅助手段来对会翅目族和神族的恶魔,神族是没有办法了。翅目族的高层同样也感到无计可施。当恶魔再次出现,正在攻打他们的城市时,他们再一次坐到了一起,开会商议对策。

    “有什么对策啊,反正我感觉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办法应对,这种会还是少开为妙,去找神族,他们的本事大,所有人都不如他们,我们是在他们的保护他,他们也答应了与我人一起共度时艰,这正是他们出面的好时机。开会,开会,开会有用,那恶魔早死一百零一回了。”一个性情暴躁的长老终于爆发了,受不了了,这恶魔太混蛋了。没有这么干的,是男人是强者,杀了那么多人,还用这种很LOW的手段,太招人恨了。

    他的对面坐着一位眉头紧锁,面容是少年的人,这位长老可是年岁在两年多岁,虽然没有赶得上那一次对地球人的战争,但是对于和地球人整个结怨的过程却是很清楚,他还去过地球,知道那里地球人的惨状,他清楚,恶魔的报复合理性很高,这一点不管怎么说都无可争议,他们也不能够在这方面去指责,能做的也就是把对方击杀掉。

    少年见无人说话,淡淡的开口道:“找神族也没有用,神族的人在恶魔面前也老实着了,他们这一次要不是不死人派人想盯着点,恰好被恶魔碰上,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运气不好,只是不知道他们这一次会死几个人。”

    “什么也不用找,如果不想受恶魔这样的折磨,就想办法干掉他。如果各位有什么方法就说出来,我们已经在神族的保护之下了,神族千万不可战胜的大军就摆在我们的身后。不错,他们承诺保护我们翅目族,我们也要主动,去配合他们做事,付出代价来把恶魔击杀,如果击杀不掉,我们翅目族就只能过一天算一天,说不定哪天翅目族就被恶魔给杀光了了。各位,这不是缩着头的时候了,恶魔不会给我们喘息的机会。我也算看清楚了,恶魔说到做到,他说要灭绝我们以报当年之仇,就一定能做到。”

    “哪,好吧,我赞同。我们怎么办,各位,现在不是消极的时候了。恶魔不是宽容的神族,我们和他之间的仇恨看来也是无法消解和代替,他是我们翅目族的死敌,亡我之心始终不死,我们和他之间也只剩下你死我活,毫无退路可言。各位,我先说说我的建议,我们可以和神族联手,向恶魔发出挑战帖,要他接受和我们一战,他的修为我们清楚,不是半仙,在坐的各位相信只要有出手的机会,不手下留情,一击就能要了他的命……”

    “可是,他会接受吗?以前我们也对他做出过许多事情,每一次他的回应都是更疯狂的报复。不要这么看着我,我可不是他的族人,也没有机会转世成会他的族人,我能站的队也只有我们翅目族。我说的凭着的是一份个人直觉。他不会,不管我们怎么挑战他,他都不会理会我们,更不会把我们放在心上。我们要是打这个主意,可就要失算了。”

    说话的半仙微微摇头,“我看神族做的就挺好,各位,我们也把我们翅目族的人聚集到一处吧,密集防卫,把聚集地周围的范围全布置上无死角的监控,全方位的防着他,只要他出现,我们这些人要一起出手,围追堵截,务必第一时间把他留下来,不给他逃回到别的宇宙或位面的机会。不然,就是聚居到一处,我们也不行。”

    少年半仙的话引起其他长老的共鸣,显然,这恶魔所作所为已经让这些半仙级的长老们怕了,怕到最后自己也死在恶魔手中,九十九跪都跪了,和神族也没有去拼掉性命,大家刚缓一口气,脸皮极厚的活着,如果死在恶魔的手中,那可真是不值!

    这些人已经从神族那里得到病毒中毒后的一些数据,个个心里面又惊又惧,如果在没有防备的时候,他们中了恶魔撒下的新式病毒,他们运功抵抗也抵抗不了,就像那些神族的半仙一样,在没有得到有效的化解方式之前,只有死亡一条道路。

    他们怕了,怕和那些死去的族人一样死在病毒之下。大男人有所为有所不为,拿身体和性命去和神族拼了,全自己的气节他们不舍的,因为他们那个时候有把握投降后神族不会清算他们的罪过,他们还会过着优裕的生活,除了一些小自由和族人的谴责之外,他们心中不会有半分的愧疚和难过。有所为就是既然恶魔已经摆出不可妥协,不可谈判的姿态,不给他们活路,他们想办法把来无影去无踪的恶魔找出来干掉,他们有用事实告诉所有人,他们这些人虽然骨实软了点,气节上为负,但也不是谁想怎么着就能怎么着的。逼急了,他的举起来的刀一样锋利,他们砍下的人头一样会长不回去。

    最后这些长老们决定,马上联系神族的人,把他们的想法报告给神族听,如果神族同意,马上做出布置来,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干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心狠手辣,万恶在身,无耻下流的小人,把他的头割下来以慰死去的族人们。

    神族的高层接到他们的报告,也开了一场会。神族的人同样很不高兴。他们这一次又中了招了,派出去的人尽然和恶魔撞上了,要知道他们总共派出去的也就三个小队,翅目族人的聚集点有上千个,分布在本宇宙的各个星球队,三个组扔下去根本就不显眼,就是这样,他们中的一个竟和和恶魔给碰上了,如果不是恶魔有意所为,那么这个小组的运气也太差了。到目前为止,这些长老接到的报告称,他们已经死掉了四个人。

    这样的损失如果是在战时,大家明刀明枪的来,死在刀枪之下,谁也不说什么,可是,居然是死在了不知不觉得病毒之中,这样的死亡也太让人委屈得慌了。

    神族的高层是说过要保护翅目族,那也是在他们觉得能惹得起翅目族的情景之下,如果不能保护,保护别人搭进去自己的性命的说神族是不会干的。翅目族是什么,不过是一群在像他们神族提供信仰之力的人而已。这些人只是工具,为了工具搭上人命,神族才不会去干呢。于是报告便在所有在场的人手中传了一圈。

    先看的神族看着一帮手下,说道:“没想到这个恶魔的本事确实有点,竟然把我们逼得这么狼狈。如果能除掉他,我们付出点代价就值得得了。目前最怕的是被恶魔盯上了,他又不肯如我们的设计那样,来和我们拼个高下,我们可以趁机会弄死他。他不来,我们怎么办,就这样干等着,看着他杀死一个又一个的人,然后我们掩面逃跑。”

    “也有这个可能,据我们所了解,这个叫恶魔的家伙做起事来我行我素,根本就没有什么差耻感,我们想要让他按我们的设计走很难。更不用说他目前修实还很低下,根本就不敢和我们照面,他这种人很聪明,绝对不会犯这种极其低级的错误。所以,我们可以配合,这一次既然是翅目族提出来,就由他们执行,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提供支持,让他们相信,我们神族一直在保护着他们,没有也不会抛弃他们。”

    在一番的讨论过后,大家做出了决定,翅目族的报告准了,要翅目族自己去做,如果需要帮助,他们会得到。希望翅目族做出的事情能让大家满意。

    满不满意的不说,前方又传来报告说,本族在这一次的恶魔突然出现中又死掉了一个。这该死的恶魔,病毒竟然会是这个样子的,又把他们的人给干掉了些。

    和恶魔算帐,大家都没有什么底气。反击没有什么把握,不反击只能坐等着恶魔的报复。翅目族人数已经不多了,伤亡人数也是在他们的控制范围之内,如果恶魔一直这么干下去,人数再减少,信仰之力就少了,他们神族到时候损失就大了。人口,人口,人口很重要,没有人口,他们神族就会出现问题。他们要阻止恶魔,就算是不知道能不能阻止的住,底气有些不足,他们也要这么去做。

    北风南吹,雪花很快就把大街上的尸体盖住了,雷森的目光中,一个个小小的黑点陆续返回,被他手一握收了起来。那几个神族的人居然没有就此离开,默默的看着已经是一片死寂的城市。活着的和死了的都一动不动,悬在空中,一脸的愤怒。

    雷森松了一口气,看了着那几具被神族抱在怀里的尸体有些不舍,如果这些人能把这些尸体扔下可就太好了,可惜的是,这些神族根本就没有那种打算。

    雷森等了很久,身上都堆上了一层厚厚的雪,那些神族的人才离开,终究,他们没有把尸体扔下来,让人真是失望。雷森这才叹了口气,转身消失在风雪之中。

    花开烂漫的城市,一个接一个的翅目族人倒在地上,还活着的人惊恐的大声尖叫,他们知道他们的末日到了,恶魔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天空外飞来一艘飞船,下面悬吊着一组大型的扬声器,“恶魔,你听着,我们是翅目族长老会的长老。我们知道我们翅目族和你之间的仇恨难以弥合和消除掉,我们也不废话了,我们向你挑战,我们知道你是个男人,不管你们的种族是什么规矩,是男人就应该有个男人的样子,答应我们,我们长老会和你生死一战,敢应否……”

    雷森的眼睛眯了起来,这种弱智的事情翅目族的长老会也能做得出来。随即他想起很多的事情来,这翅目族好像一直在做弱智的事情,这一次看样子智力还没有提升。

    他又不是好面子的人,无论是神族还是刀臂族,翅目族中都没有他认识的人,他又不用担心丢掉了面子让身边的人看不起,他为啥要去答应和长老会一战,以他目前的修为,和找死没有啥区别。这样的事情不用回应,翅目族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他有他的计划,不能为这没有丁点用处的嘴炮乱了心神。

    收回炼魂幡,雷森一闪身消失在原处,从炼魂幡的生魂中,他已经得知神族的聚居地。可恨的是那些神族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死了神居然连灵魂也保存了起来,自翅目族和神族战后,他还没有收集到一枚神族的灵魂变成的生魂,真是让人不开心啊。(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