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到神族聚居的城市,同样刚到,就受到了攻击。躲开离子束的攻击后,雷森神识中发现上百个监控摄像头,他一闪身躲到他发现的死角当中,抹了一下冷汗,这里的监控比原来更厉害了,想安然出现而不被其难度就太大了。

    危机没有解除,雷森又是一闪,闪到另一个地方,那些离子束追着他打了过来。原来神族已经知道他们错在哪里,在短短的时间内,把他们住的城市当成了武装基地,各种监控,各种灵敏度极高的武器和系统整合在一起,只要有异动,不管敌我,这些系统都会第一时间发动打击。当然,这其中,神族也有他们的道理,他们现在都是半仙,这些武器系统对他们来说造不成伤害,大不了只是造成一点伤害而已。何况他们现在对敌我识别系统半开发成功,武器系统有辩识他们的能力。

    当武器系统发动攻击时,城市里神族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系统把有敌人入侵的信息发送给了他们。而且,这敌人的速度很快,能在眨眼间从一个地方移到另一个地方,系统那么高明,处理的速度那么快也跟不上。神族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判断。

    “这一定是那个恶魔!快,所有人集合,接收到信息之后,向这个方位集合,发现的所有生命,不用等候命令,全部击杀!”新的长官恶狠狠的下了必杀的命令。

    “是,是,是……”一连串杀气腾腾的回应声在城市各个地方炸响,所有人神族第一时间向着系统给他们发送的方位扑了过去,千万人啊,黑压压的一大片像蝗虫一样向着雷森出现的地方扑了过去。

    危机感马上就达到危险区域,雷森体内的警铃大作,雷森一抬头,我了去,捅了马蜂窝啊,那么多神族飞在空中,密密麻麻的让密集恐惧症患者看一眼就能昏过去。这阵仗好大,雷森只是愣了一愣,下意识的取了那个肩扛式的单兵的火箭弹发射器,冲着他们手指狠狠的按下,嘴中骂道:“当我软柿子啊,老子送你们去死。”

    狠话刚撂下,雷森又急忙来一个空间闪进,离开原来的地方,双是几十束离子束攻击到他站立的地方。他刚站定,漫天的长枪向他飞来,那些神族朝他掷出了手中长枪,“妈啊!”雷森吓出一身冷汗,不敢再拖下去,扛着单兵发射器,扭了一个屁股跑回空间中去了。“

    “人呢!人呢!”漫天的神族,遮住的太阳光线,把雷森消失的地方完全围住。

    “打成肉片了吧!快,快,找找看。其他人,分散开去,把所有有生命的东西全部干掉,一个也不露!”说话的这位眼很尖,没有看到碎到泥的血肉,也没有闻到让他颤栗的血腥味,他已经感到了不好,便以最快的速度下达了补救的措施。

    “是!是!是!……”又是一片雷鸣般的应和声。这些人啊,如同炮轰的一样,又如从母体中弹射出去的千万根箭羽,第一时间向四面八方密密的射开。那些扔出手中长枪的神族走时还不忘一招手,把属于自己的长枪招到手中,其中一个,双手握着枪杆,对着前面的空气一捅,手一拧,枪尖朝前,口中大喊,“走你!”

    呼的一下,这人连同枪一起朝前飞去。那个下达命令的神族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地面上轰出的几十米的深的大坑,眼睛一眯,又让这个恶魔跑掉了。

    神族下降到坑里,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又猛的睁开来,缓缓飞出深坑,深坑里已经涌出泉水,他确定这里面连一根恶魔的毛也没有,那恶魔又一次把他们耍了,在他们攻击时就跑掉了。这是嘲笑,嘲笑他们这此自命不凡的神族没有本事,在他一个恶魔面前束手无策。

    这位神族飞到空中扭头朝回看,刚才恶魔那一发武器攻击,给了他们一击,虽然这是各有准备,那一发武器被他们投掷的长枪击毁,但是里面的病毒还是有些飘洒了出来,他们一时躲避不及,又死掉了二十几个族人。

    “咝!”神族倒吸了一口冷气,心疼死了,同时又对那个藏头藏尾,贼头贼脑,偷偷摸摸的家伙恨得要死,要是能抓住,他绝对会一把掐死那个家伙!不,掐死那个家伙太便宜他了,要用指甲一块一块把那家伙抠死!抠死他,抠死他!

    “报告!那个家伙跑掉了!第一现场没有留下他任何的东西,连个毛皮也没有掉!”神族丧气的向上报告,“我们这次估计又扑了个空,而且死了二十来个族人。”

    “我知道了,撒出去人手暂时不收回,让他们找。仔细的找!”上面的人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这位神族就搞不明白了。难道他的报告说的不清楚,他已经说恶魔跑掉了,还找个毛啊,毛都找不到。这位刚刚当上头头,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敢折腾他们这些人,似乎没有把这些人的人力当成事啊!这位神族心里面不爽了。

    那位头头似乎知道这位是怎么样想的,他说道:“我们现在不能撤,半途而撤最容易伤士气,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机会,我们要借机把所有的失去的士气都找回来,不然,你也知道,恐惧很快就会生成。这里不是我们真正的地盘,在这里我们的神通十不存一,根本发挥不出来。虽然我也想说这里也不是那位的主场,但我不得不说,那位的厉害超乎我的想象,如果我们失去信心,并且还有了恐惧之心的话,我们想平安的掌控这里就会变成一句空话和想像,而且还会有不可想象的事情发生,我想,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头头说的语气沉重,显然,他的担心很重,到了这里,一切都很顺利,意外就出在恶魔身上,原来他们的头头在出征之前也许接到过他们本族上级的指示,可是这些头头们都被恶魔一下子干死在神殿里了,新的头头是应急选出的,根本就不知道上面有没有说过如何应会恶魔的方法,所以不得不谨慎行事。另外,这还是一个让他们胆寒的弑神者,面对弑神者,他们神族千年难遇一个,神族有铁的规则,不管是谁,在任何地方,如果遇到弑神者,第个准则就是不惜一切的代价抹杀,如果抹杀不掉,就想想办法把消息传递出去。

    现在,这个头头不知道他该怎么办了,是,这个恶魔兼弑神者兼有和他们神族有着血海深仇的人,现在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而他们却没有办法,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应对,这是最让他感到焦虑的地方。弑神者一定要杀掉,敢于冒犯他们神族威严的人一定要杀掉,伤害过他们的人也一定要杀掉,与他们有着仇恨并时时想着报复他们的人也要杀掉……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人,集所有必杀因素于一身,可是他们却暂时没有办法杀掉他。这实在是让人感到难受,感到如鲠在喉,不除难受。

    “我知道……”悬浮在深坑上方的神族叹了一口气,“但愿他会犯错,让我们找到他们吧,就是能找到他所居住的宇宙也行,我们到了他的宇宙,也不用怕他。他的族人被我们定为最下贱最没有希望,最没有威胁的种族……当初是谁定的,为什么会这么弱智,要是他的种族是没有威胁的,谁的种族会是,是翅目族,是刀臂族吗?是让我们那些大老爷们忌讳的万古族吗?看看吧,现在是谁能对我们大神族造成威胁的。”

    “这件事情估计他们也会想不到。位面之中,总有一些规则是没有办法把握的,我们神族已经基本掌控了恶魔种族的上层位面宇宙,就是他现在我们没有办法对付,总有一天他会到达上层位面宇宙,那个时候,就由不得了他了。我们那些大人们会逼着他的同类找到他,并把他杀掉。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能杀掉他就杀掉,不能杀掉,我们要自保,不能让他再对我们造成不可接受的损失了。再死人的话,我们回去就没有办法交待了。”

    两边同时叹了口气,“你现在接到报告没有,有没有发现可疑的……”

    “没有!我想,他已经离开我们这里了。唉,一个能自由往来各个宇宙的家伙,真让人头疼。你说,他会不会有一天能摸到我们的位面宇宙中去?”

    这两个闲聊上了。那个应道:“有可能,如果他不死的话,以他现在表现出来的性格,很有可能跑到我们的位面宇宙中去,打着报仇的旗号报复我们。像今天一样,难缠。所以,我们能消灭他的话,就要提前消灭他,现在还好,要是他以后弄出针对我们神族的更厉害的病毒来,抵无可抵,挡无可挡,就是大人们也没有办法的话,我们神族到时候可能真要麻烦上门,无法摆脱了。当然,这也只是说笑,我们是不会给他这种机会的。”

    “嗯!他不会有机会。我们神族是强大的,不可战胜的,不要是他一个恶魔,就是万个,亿万个恶魔来我们的位面,我们也会把他们第一时间消灭掉,神魂俱灭,让他们连后悔都来不及。哼,触犯我们神族,不管他是什么东西,都要死!”

    下面的大坑的水越来越多,原来混浊的水,因为地下水涌的缘故,水量大了以后水稍清了些,这里在将来不久将会变成一个大湖,如果这里还有人的话,许多年之后,林木苍郁,水深鱼美,一定会有他们神族诛杀恶魔的传奇代代相传下去,这里也会变成人们喜欢往来的地方,用来证明神族有着无上威力的证据!

    雷森躲回空间,嘿嘿一笑,把单兵的发射装置放在地上,拿出一发火箭炮弹装上去,然后跑到传送柱那里,手在传送柱上抚过,上面显示出神族恶魔所在星球上的坐标数据,这些数据都是他曾在这个星球上走过的地方。看着那些数据,雷森脑海中急剧的计算,算了一个离城市最近的坐标,他要冒一下险,他看到神族密密麻麻的飞出那么多的人,一时间数不出来人数,就觉得城里的人一定不多了,那么在城里最近的地方反而比较安全,除了那些监控设备会给他带来一些麻烦之外。

    把单兵发射装置扛起来,他选定坐标,人挤起传送柱中,眼前的景像变换,他站在一块大石头之上,刚站稳,他叫了一声,“我去!”身形急闪,大石头被急速射来的离子束烧成空气,大白天的凭空就消失了。

    雷森急闪,边闪边喊,“有本事,出来人啊,一伙子半仙,居然用这种武器来对付我,也不怕掉份子。可笑,可笑,可笑啊!”

    雷森也不管他的话会不会被对方听去了,一边跑,后边的离子束一边追他。他还有时间抬头盯着空中,看看有没有人朝他这边跑过来。

    那个悬浮在大坑上面的家伙忽然接到头头的命令,“好了,那个家伙离你最近,你去把他弄死。这是坐标!”

    “知道了,放心,只要让我发现他,他就跑不掉了。!”这位很有信心,他有一种绝技,在他的目力所及范围之内,他能把那一片空间下下禁制,任何想用空间系的能量,技能以及神通想离开原地的都不可能。他有信心,只要那个家伙大意了,就再也跑不掉了。、

    这位马上全速朝着雷森的方向飞去,雷森还在跳着,空点闪进再空点闪进。

    “闪!闪,闪!我闪,我闪!”雷森嘴里嚷着!忽然他的危机感急剧上升,就像血压似的,不受控制的朝上飞升,让他头晕。与此同时,他感到身边突然变的粘稠起来,他的动作被放慢了,身后那一束束离子束攻击的速度也被放慢了,周边的一边都变得慢了起来,像是有人指导在做慢动作的镜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