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想闪回空间里去,却发现能感到空间,却很难进入里面去。就如同,后面有猛兽在追,他已经打开了能庇护他的大门,又手抓住门框,双腿被系上绳子,拉着一个他不能拖动的重物制止他进入大门之内。

    雷森的汗都流下了下来,虽然很慢。他眼前看到一个神族朝他飞来,脸上带着一股子嘲笑的笑容,是在嘲笑他不自量力,小小的人物,敢去和神族叫板。

    雷森二话不说,朝着那家伙就是一炮。这炮弹可是针对神族特意设计的,那家伙不用说也害怕,这病毒在这里是无解的,只要是神族,不管你服服,沾上这种特制的病毒,谁都逃不掉一死。所以说,恶魔这个家伙很可恶,很讨人嫌!

    神族知道要是粘上了自己不得好,十有八九没干掉恶魔,自己先被恶魔给干掉了。话说,那炮弹的速度在他神通的影响之下也是极慢,如果他出手,有可能把炮弹给毁掉,进而动手把恶魔给干掉。奈何,刚刚炮弹炸掉,干死了他的族人一二十个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每个人都惜命,这位也不例外,他不敢赌,急忙闪开,这一闪,就分了神对雷森的压制也就有那么一刹那的松动。雷森抓住这个一刹那,急忙一个闪身,人躲进了空间之中。

    神族眼看着恶魔在他眼前跑了,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脏话,对着他站立过的地方乱轰,把那一片地方轰得狼藉一片。

    “怎么样了?”头头问他。他怒气冲冲的咆哮道:“恶魔太狡猾了,手里面有病毒武器,我本来压制住他了,奈何那武器直冲着我来了,我为了自保,让他趁机会跑掉了,要是早知道如此,我拼死也把他留下了。”

    那边半晌没有话语传过来,等了一会,只等来一声叹息,“他的运气好而已。我通知下面,让大家返回。下次想有这么个机会很难了。这个恶魔看来真是很难对付。”

    这位神族狠狠的一跺脚,身体直蹿向高空,在高空上一身杀气的四处张望,“下次有机会,我不会放过他,拼掉我的命,也要把他干掉。气死我了!”

    雷森躲回空间中,把手中的单兵发身器朝地上一扔,脸色微白,弯下腰大口的喘气,刚才面对那位神族的一刹那,他感到死神的手已经扼在他的脖子上了,如果不是神族最后松懈,他极有可能回不来,把性命交待在那里。

    太危,险了,想想那种要命的感觉,雷森冷汗直流,这一次他可学着经验了,神族的半仙可不是在他控制的宇宙中的半仙,他可以不在乎,想杀掉动动念头就行了。他掌握的天机之机变在神族的面前屁用也没有,下次他得长点心了。这次实在是他拿大了。

    雷森摸出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又张开大嘴朝天上喷出来一大片烟雾,忽然失笑,他居然被吓怕了,心里面居然生了恐惧感。他忘了他一开始的是抱着拿命不当回事的态度却面对他的仇人的。那个时候,他几次置于死亡的边缘,也没有现在这种心态。倒底是现在的身份的地位,心态随着身份和地位而改变。

    是他现在背负的东西太多了,有许多不舍,这种心态是不应该的。雷森朝后一躺,直直的把身体扔在地上,大大的喘了一口气。

    过了一会,他把烟头扔掉,起身把单兵发射器拿起来,低头取出一枚弹头,把弹头推进发射器里,缓了一下心神,重新走到山峰上传送柱前,选了一个传送坐标,嘴角朝上掀了掀,一头扎进传送柱中。

    他出现在原来的那个位置,一片狼藉的所在,刚出现,就对准城市按下了发射按钮,然后头也不会的离开。过了一会,他出现在另一个地方,照样对着城市的方向发射出炮弹。

    一次,两次,三次……刚刚返回城市的神族像是惊窝了一般,又纷纷的飞了出来,到处寻找恶魔的身影。雷森出现的位置的越来越远,直到超出了射程,才罢手。

    “他娘的!”神族被雷森疯狂的举动快给折磨疯了。他们发现,这位恶魔实在是太可怕了,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不停的在报复他们。

    “查一下,我们死了多少人!”神族的头头怒火中烧,大声的嚷道。

    “报告,经统计,目前我们死亡的人数四百一十七人。还有近百位出现中了病毒的症状。”头头的话音刚落,下面的人就把实时死亡的人数报了出来。

    “咦!”头头倒吸了一口凉气。别说把恶魔给干掉了,惹了恶魔后,反而自己这边损失的人员更多。那恶魔出来,发射,再出来,再发射,动作都是在眨眼间完成,发射完手中的武器就离开,根本就不给他们反击的机会。其中有一次,这家伙就出现在他们某位的附近,眼角连撩都不撩神族一下,发射完武器马上就跑掉了。让他位神族根本就没有机会做出反应。

    “报告,还有我们的人正在死去。遗体我们已经保存好。”下面的人又报告道。

    头头有气无力的挥挥手,“不用报告了,那些中了病毒的人抓紧时间让他们留下遗言吧,这病毒我们解不掉,中了就只能等着死亡。”

    “是!”下面的人黑曜石答的干脆利落,这是最恰当的处理了。每个人都知道恶魔砸出来的病毒是他们抵抗不了的,挨着即亡。抓紧时间留下遗言是正确的。

    “给我联系翅目族长老会,我要和他们谈一谈恶魔的事情。”这位头头揉了揉脑袋,对身边的侍卫官吩咐道,“让他们快一点,告诉他们,我要知道有关恶魔的一切。”

    侍卫官马上下去联系翅目族的那些长老去了。这位头头双眼紧闭,垂下的手死死的握在一起,事情超出了他的想像,他小看了这位恶魔,这位恶魔显然不是那种知道进退,受到惊吓马上会后退一步的人,这家伙和别人不一样,受到惊吓马上就发动疯狂的报复,一点亏也不肯吃。这样的对手非常可怕,只要给他机会,有一口气,这家伙也会咬下敌人的一大块肉来,果然是一个不可轻易得罪的人。这样的对手,无论是谁碰上,都会头疼。

    头头联系了几个人,都是最近和他一起上来领导这支神族大军的核心人物。头头刚接手职务时那股窃喜没有了,有的只是扑面而来的巨大压力。

    很快他要的人到了,他站起来带头向外面走去。在城里,他们也有一处会议室,用的是翅目族最先进的设备,能适时掌控本宇宙的信息。可以说,这个宇宙现在是真的落到了神族的手中,各个星球主脑的最高权限就在他们的手中,如果愿意,他们可以让翅目族在本宇宙中没有安身之地。相比较而言,他们才像是本宇宙真正的主人,翅目族不过是寄居而已。更露骨一点头,翅目族是他们圈养的,专门为他们伟大的,光明的,正确的,神圣无比的神族圈养起来的两条腿的动物,与那些四条腿,到处跑,长着毛翅乱飞的毛禽没啥两样。这也是他们这一次出动这么多人马想要达成的目的。

    会议室里,大屏幕上,在翅目族长老院那些翅目族的长老们已经垂手站在着等着他们了。头头伸出双手朝下虚按,示意自己的人坐下来。等人都坐下来了,他才跟着坐下,眼睛盯着屏幕上那些翅目族的长老,语气冰冷,“各位,本族自从到这里以来,苦心帮着诸位的族群重建家园的秩序,让整个宇宙重新恢复到平静之中。可以说,我们神族对你们翅目族是以德报怨。好,过往的事情我不多说,现在,我要你们把你们了解的恶魔全方面的向我们通报一遍。话说在前面,我不希望你们隐瞒有关恶魔的任何事情。否则,后果你们承担不起。”

    “是!大人,我们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请大人放心,翅目族是神族最忠心不二的仆人,我们在大人们的面前没有任何秘密。”翅目族的长老们很乖巧的回答道。

    “好,你们也坐下吧。”等那一端的人坐下,头头语气缓了一缓,直接道:“今天,恶魔到了我们这里,把我们这里搅了一番又跑掉了,可以说,我们神族现在拿不住他,只能任由他这样无法无天下去,现在,我要知道有关他的性格,做事的风格,以及他对你们翅目族都做过哪些让你们印象深刻的事情。有什么说什么,再说一遍,如果事后因为你们的隐瞒而产生一切我们不想看到的事果,你们这些翅目族的长老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大人,我们不敢。大人啊,恶魔是我们翅目族的仇人,我们和他之间有着血海深仇,我们最愿意他死的。有关他的资料,我们曾整理过一份详尽的资料呈报上去过。对了,是原来那些大人们,大人可以查查看,那些资料是我们目前能拿出来的最详实,最具体的材料了。我们一致认为,这个人很危险,对于报仇有着不可动摇的意志,我建议大人们,一定要集中精力把这个恶魔给消灭掉,替我们翅目族死在恶魔手下的族人报仇!”

    “嗯!”头磁浮有些不满意了,心说你们翅目族惹下的事情怎么能我们这些光明正大,出身高贵,从出手开始就高人一等的人相比较。不过,这些话还在还不到红果果的宣示公开的时候,“你们说,如果让我们查到恶魔落脚的宇宙,我们神族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邪恶的势力存在,他们的种族只在一个下场,那就是毁灭掉。”

    “是!大们们为我们翅目族操碎了心,实在是认人感动。我们这些人战斗力无法和别人比,抓不到这位恶魔的影子,如果能抓的住,我们会不惜任何代价,会第一时间干掉他。请大人们放心,我们翅目族一直在寻找对付恶魔的办法,只是目前还没有任何能对付得了这位来去自由的恶魔的办法。请大人们恕罪,如果我们找到方法,一定会第一时间交给各位大人们判断和处理。目前来看,这位恶魔是真的存了要把我们翅目族全部干掉,就像那些双角族一样,就是逃到了我们和其他的三人宇宙当中,最终也没有能活下去。在恶魔的紧追不放之下,在这一场动乱之中,彻底的灭族了,从此再无双角人族……”

    另一个翅目族长老补充道:“从这里我们得出结论,恶魔这个人只要是他认定了的,他一定能做到。他曾不只一次的公开说过,凡是当年对他们的族人造成了伤害的人,奴役过他族人的族群,无论其出身有多么的高贵,他都会亲自动手一个接一个全部灭掉,绝不后退,更不会妥协。所以,我们请求大人们诛此恶魔!”

    其他的翅目族长老纷纷站起来,向这边行礼,神情间带着一股化解不开的悲痛。

    头头冷哼了一声,“我让你们让有关恶魔的所有资料,不是让你们在这野跟我们诉苦的。说,这个恶魔性情怎么样?”

    “冷酷无情,你越是给他压力,他的报复就会愈狠。相反的,如果你的反应很淡,他似乎就会觉得很无味,发动攻击的频次就会降下来。但是不是真的这样,我们不敢肯定,这需要大人们用大智慧来做判断。还有,上次那个被恶魔带走转世成恶魔族人的调酒师,噢,也就是我们中最年轻的长老比我们了解恶魔,我曾私底下和这位聊过,他说,恶魔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我不敢断言,把这件事说出来,由大人们判断。”

    说这话的就是后来调酒师的师傅,他现在提调酒师心里面来还是一肚子的不爽,自己的翅目族不做,偏偏的愿意去做仇人的人,这让他很难堪。(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