翅目族也没有办法,他们几个心里面对神族的恨意比原来更甚,他们以为再次向神族投降,神族能保护他们,恶魔在神族面前不堪一击。确实,刚开始,恶魔的病毒在神族面前轻易的就被解除掉了,一个城市里,有一定数量的神族存在,恶魔的病毒对翅目族就没有以前那种效果。现在恶魔拿出了针对神族的病毒,其效果比对他们翅目族的还要好,这让神族自顾不暇,根本就不再管他们翅目族的死活。

    你都不管我们的死活了,还对我们要求那么多,这根本就不合理吗?翅目族的长老都有着这种想法,但是却没有人敢直接说出来。

    “嗯,还有吗?”神族的头头冷冷的嗯了一声,然后又说道,“我对你们很失望,在我们这边遇到大的损失时,原来的指挥层被替换掉时,你们就应该马上提醒我们新的领导层,让我们注意到我们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而你们倒好,我们没有注意到,你们却也学着沉默,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有着什么其他的想法!”

    “没,没有!大人,你们在我们才安全啊,恶魔杀我们的人一直都不手软,他是我们翅目族的大仇人,有着不可化解的血海深仇,我们当然是想着你们能把他给击毙掉,那样才能一劳永逸,让我们翅目族恢复安乐详和的环境啊。大人,我们只是想着你们早就应该有对付他的方法,所以不敢多事,怕给大人添麻烦,请大人明查啊,大人!”

    神族头头的这一番话可是把这几个长老们吓了一个哆嗦,恨是恨,但他们也怕这些家伙把从恶魔那里得来的屈辱发泄到他们身上,必竟这些家伙决定了他们的生死,随便找个借口把他们给处理了,他们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神族的头头眼一闭,马上又睁开,眼中闪过一道杀机,但很快就隐藏了起来,声音中透出一丝丝的暖意,嘴角也扬起一丝笑意,“你们不要介意,本人也就是这么一笑,对于你们,我还是相信的,我也相信我的同仁和我一样相信你们。说说吧,对于接下来对付恶魔,你们有什么建议,不管有什么建议,我们都会认真的听。各位,你们要记着,恶魔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一天不除,我们谁也不能安生。另外,我也把话说透,既然我们本族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把我们送到这里来,就证明我们族对你们是非常重视的,不会因为不可预知的原因放弃你们,所以啊,你们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恶魔我们一定会除掉,保证你们整个族群的安全,像你们说的,给你们一个安定祥和的环境。说吧?”

    “谢谢,谢谢大人,谢谢各位大人们!”对面的翅目族长老们表现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不管这家伙说的是不是真的,现在他们也只能当真的听了,不敢把心里面真实的想法暴露出来。然后,每个人脑子急转,想着什么样的法子去对付恶魔。

    能有什么法子?显然,要是有他们早就把恶魔收拾了,还用得着等神族来吗,最终他们支吾了半天也没有说什么有用的东西。另一边,出现在会议室的几位神族的新头头们脸色都很难看,他们想从翅目族这里得到想要的东西,让他们给出出主意,谁知道希望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些家伙果然是一身的贱骨头,说的都是没有用的话。

    “好了,就这样吧,我对你们很失望。接下来,你们要给我看管好你们的族人,不要给我们添乱,否则,别怪我们使出霹雳手段。”神族的头头不奈烦的摆摆手,“你们可以退下了!”说完,眼前的屏幕就消失了。他也紧跟着暗叹了一口气。

    那边的指望不上,头头现在才明白,如果这帮人能行,他们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下场了,他们神族也不会有机会继续奴役他们。像万古族一样,拼死到底,拼到一个不胜,总是会让人起一种敬佩的心情,翅目族不值得他们这样。下等的种族就是下等的,指望他们拿出点气节,拿出点有用的东西是一种,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是我的错,我们不该对他们有想法,我现在知道他们就是没有出息的一群家伙。好了,好了,现在,只有我们自己想办法了,各位有什么主意尽管说。”

    会议室里的人一直沉默,在头和翅目族的长老说话的时候,他们就没有说话,板着脸听着头头的说话,神族有神族的规距,不管在任何地点,任何时候,最大的头头有着决定性的权力,也有着不可置疑的权威,在其做出决定或在决策的时候,做为下属是不能随便说话的,只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才能按照要求去做。

    “头,目前来看,我们对恶魔确实没有立即见效的办法,我也在想,这个恶魔的种种表现,都表现出他是一个一旦被激怒就会发动疯狂报复的人。今天听了他们的话,我更确认这个想法,我想,他对我们的报复还会更疯狂,我们要有充份的思想准备。也许,我们可以抓紧时间制造出防护服,但是我想有一种东西对我们来说更适合,那就是战争堡垒。只是战争堡垒被我们全部给击毁了,现在造来不来得及还不知道……”

    另一个补充道:“这个方法非常适合,我赞同,没有战争堡垒,我们可以征集战舰和飞船,全体到飞船上去,在这期间我们所需的物质全部让智脑和机器人来完成运输。只是,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显得我们怕了恶魔,带来不好的影响,这需要头来考虑。”

    头沉默了,他知道他们这次来,这么大的规模,分布到三个下族的宇宙之中执行命令就是来彰显他们神族是不可侵犯的神圣性。要是这么躲掉了,回去上面是不会放过做出这种严重损坏他们神族尊严命令的人。所以,这个决定他真的无法去下。

    几个人都在等着头的决定,过了一会,头才略显疲惫的说道:“躲走是不可能的,除非我们接到上面的命令,否则我们这些人中没有一个人有权力做出这种有损我们大神族威严的事情。制造防护服吧,抓紧时间制造,人手一个。这件事情要保密,不能让翅目族知道,要是泄露出去,他们会对我们神族动摇的,我们还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头这样说,大家都知道了最后的结果,便准备离开。正在这时,一个人说道:“除了防护服,科技世界里还有装甲,防护比防护服要好,还有攻击的躲避攻击的能力。如果时间允许,我建议我们制造装甲。我这里有武装装甲,嗯,他们也叫机甲。这些资料我都带来了,物质什么的,我们可以搜集,只要能撑过一段时间,制造出机甲,我们就不怕了。而且也可以对上面有个交待,这是武器,只是一种装备。如果感觉还说的不过去,机甲上可以用我们的长枪做武器,那样就更有说服力了。”这位说完,把一块智脑留给了头,跟着大家一块出去。也许,这是目前他们能找到最好的应对办法了。

    头头把智脑仔细看了一下,认为机甲是目前应对的最好的办法。他马上下命令,一边全力制造防护服,一边制造机甲,最终要所有的成员都有自己的机甲。这种东西本来一向是被他们所睢不上的,现在为了对付恶魔,他们也顾不上了。

    神族上下动员,大半的人转到封闭性极好的地下空间里去,一部分人在城市地面上值守,防止恶魔再次出现趁机搞出动静来。整个神族都感到了一种叫屈辱的东西,他们拿恶魔没有办法,如今又被逼着躲回地下去,高傲的他们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只是神族必须服从头的命令,不管个人怎么样,在接到命令后,第一时间执行,大半的成员躲到地下去,地下空间不够,马上改造,有了运回来的设备做帮助,地下的空间改造的很快。

    却说雷森把一腔的邪火发泄的差不多了,心情也好了。知道再出手就有可能要出意外了。就在空间中开始鼓弄起来,他知道神族这些家伙的智商一定不比他差,不然也不可能把事情做的那么大奴役了那么多的种族来给他们提供信仰之力。下一次,神族说不定就能找到应对病毒的方法,所以他也要做出准备。

    导弹,火箭炮还能用,雷森找到约翰森,要他把病毒想办法升级,要病毒在自然的环境状态下能有长时间的存活期,如果能进一步的话,让毒能自我繁殖那就更理想了,只要把病毒撒向目的区域,就不用担心病毒会消失,可以在一片区域里制造出病毒密集区,不管神族有何种办法,除非他们搬离那片目的地,否则,总有一天,神族会中招。

    他提出一种设想,能不能让中了病毒的神族尸体成为病毒的温床,而不是现在这样,病毒在尸体的体内只存活一下段时间,很快的就会自然死亡。

    神族有收集他们族人尸体的习惯,雷森猜测他们一定不是收集回去就烧成骨灰,一定是想着带回神族的位面宇宙,把尸体交给其家人或者背后的势力。如果真是这样,尸体就会变成要人命的炸弹。他还有其他的设想,比如制造一种让神族发生瘟疫的病毒,这种病毒会不受控制,难以消灭的传染下去,那样,只要他们中有人沾上这种病毒并发作……那种画面想想就很美,如果能行,一定会让神族吓得不敢再来他们不该出现的地方。

    更进一步,如果把两种病毒结合在一起,又能制造夺命的瘟疫病毒,又能自我繁殖,又能以尸体和身体做温床,又不能消灭,那就更好了。

    约翰森几乎被雷森的想法给震惊了,这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雷森却不管,他对约翰森说道:“你是最厉害的,你是最有能力的制造各种药剂的天才,我相信只要我提出目标,你一定能以最快的速度,最完美的方式去解决。我等你好消息。”

    雷森离开时又道:“神族的尸体你省着用,下一次我不可能再有机会带回这么多的尸体供你取用了。为了能让你顺利的达成刚才我提出的设想,你现在可以停止从尸体中提取物质制造眼下的病毒,一切以我刚才说的为主。约翰森,我可以忍,但是我们的敌人却必须死,我可以一时不去想着去杀死他们,只要能给他们带去恐惧,让他们知道天道循环,报应不爽,他们做错了事情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一切都值。”

    雷森走了,约翰森却一跳老高,显然他激动了,不是喜欢,而是被雷森这种不讲理的方式给刺激了,研制药剂哪有那么简单,必须要做大量的分析,计算和次数多到吓人的试验,如果雷森想想就有的话,这药剂也太过于玩笑了。

    不过,做为一个有理想,有思想,有报复的厉鬼。同时也是地球人中的一员,他约翰森对地球人的敌人同样有着一颗不亚于雷森的报仇心理。冷静下来后,约翰森举手摸着自己小脑袋上的双角,顺手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一咬牙,便投身到各种研究当中去。

    雷森只负责提供设想和目标,提完了他就不管了,一切都由约翰森去把控去做。他也知道很难,可是像他所说的那样,他决定暂时的按捺下各种报仇的想法,他就是把翅目族宇宙的神族都灭掉,也没有用,如果他找不到去神族位面和宇宙的方法,倒不如像他说的那样,给神族带来一场他们没有办法应对的瘟疫,如果他们中有人带着瘟疫回到他们自己的位面宇宙中去,让瘟疫在神族的位面宇宙中爆发,那可就比现在解恨多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