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甚至想,如果可以,是不是可以先把针对刀臂族的瘟疫也给制造出来,那样,就不用他现在这么狼狈了,一切都可以顺利的解决。只是,这可能吗?

    就是可能,这也需要约翰森做出大量的工作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实现!只是这时间……雷森觉得自己想得太过简单了,如果什么事情心一想就能马上实现的话,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难做的事情了?面对那么多的敌人和未知的后果,雷森不能乐观,必须做出种种的打算。

    不过,要是没有别的手段,他现在对刀臂,翅目两大族还真没有把握直接给干掉了,他可是发过誓言要把这两族全部灭掉的。万古族已经被灭了,雷森相信万古族不会真的灭掉了,在其他的地方一定还有万古族的存在。就是已经灭掉的双角人族,雷森也不敢说真的就完全灭掉了,在其他的地方说不定还有呢!

    别说发誓没有用,做为掌控一个宇宙规则的人来说,据雷森自己的体会,不管你说什么,规则中都会有所回应,身份越大,份量越重,规则回应也就越发的明显。而他是一个掌控了规则的人,在整个宇宙无人可比,如果他的誓言无法实现,最终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他也不清楚。为了避免有什么不可控的事情发生,他只能把他所发过的誓言去实现了这才能心安。到现在,他能做的是尽量的少去许诺和发誓言,真是位置越高越发的心惊,知道的越多越发的恐惧啊!人们往往都是看到一些人身居高位的风光与无上的权威,但是看不到私下里他们的纠结和担忧!

    约翰森在实验实室里高举双手,弯下来摸着自己头上的两只角,眼睛急眨,现在雷森有些倚重他的研究了,他做为一个以雷森为主厉鬼,自己清楚,再也没有机会再做回独立的自己了,如果他想得到自由和尊严,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向雷森证明他的价值,而且这个价值还是不可或缺的!为此,他必须把雷森交待下来的事情按照雷森的要求去完成。

    药剂师?约翰森小小的脸庞上露出一种不可名状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他要的并不是药剂师,他有自己的追求。他原本是想做一幡的主魂的,他也是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可是他没有想到,炼魂幡的主魂不是外来的,也不接受外来的,炼魂幡借助魂力自己衍化出了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的主魂。在炼魂幡主魂出来之前,他不知道,也没有人和他说,在主魂出来之后……

    他还记得炼魂幡主魂出来之后的那一时之间的情景,让他很难忘记。

    那一天,他本已经对炼魂幡有着很大的掌控权,这种掌控权是本幡之内所有厉鬼所没有的,一幡之内的厉鬼都听从他的命令,他也把自己当成本幡主魂来主持一系列的对外战斗,还有决定哪些生魂和厉鬼消失,变成魂力去滋养炼魂幡和提升各级厉鬼的实力。

    那一天,他正成制成新一批的变成魂力的厉鬼名单,炼魂幡内突然震动起来,一股让人不可抗拒的意志出现在所有厉鬼的脑海当中。

    “嗨!这就是我要管的东西吗?真丑!我有选择吗?”声音很稚嫩,但是内容却让约翰森心里面一惊,这是谁?

    心里面想着,约翰森口中就大叫着问了出来,“谁,出来?在我的幡里,没有我的允许,谁敢大声喧哗,胡言乱语?出来!”

    现在想起来,约翰森觉得那个时候他的声音一定是非常紧张和干涩,在那个声音出来的那一刹那,他就明白了一些事情。难怪不管他怎么努力,炼魂幡的掌控权限他只能有很少的一部分,他认为,除了炼魂幡的所有者雷森,他应该是掌控炼魂幡权力最大的那一位,但是迟迟没有掌控到,聪明的他就隐约的猜到,一定有什么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

    “呵呵,你的幡里!这幡是本人的,可不是你的。做为本人座下的一个高阶厉鬼,本人给你一个机会,马上跪下,向本人认罪,本人今天心情尚好,就饶了你,要是不肯,不好意思,本人会把你化成魂力,来做本人苏醒来第一顿餐点!”

    “你……你敢和我这么说话?”约翰森心里面一沉,言语却越发的尖锐,“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和我这么说话,有这面幡以来,本人就在这面幡里,所有的厉鬼生魂本人都认识,所有的隐私在本人这里都是一本明帐,你,我为什么不知道你?”

    “噢,你的意思是你一直替我管理这面幡是吧,这很好吗?本人呢,可不愿意管理你们这些丑陋的东西,但是本人没得选择啊,幡就是我,我就是幡,就是我想把这面幡让给你也不可能,啧啧,你说这可什么办?这面幡里除了我之外,不允许出现挑战幡的存在,挑战我就是挑战幡,挑战幡就是挑战我,咦,我这是在说什么?”

    “你胡说,幡是属于主人的,主人叫雷森,这面幡只是十三面幡里面中的一面,所有的幡都是主人的,你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东西,开口就敢说幡就是你,你就是幡,你这是造反,我要替主人惩罚你!你出来,看我怎么炮制你!”约翰森色厉内荏的叫着。

    “嗡!”约翰森整个身体像通了一通电,颤栗起来!

    “本人的耐性很有限,本人告诉你,在幡的主魂没有化育而出之前,主人对幡的掌控性非常小,如果碰到强大到主人不可抵抗的人,还对魂师有研究的话,主人所有的幡都有可能变换主人。只有像我们这样的主魂化育而出之后,炼魂幡才真正属于主人,因为我们这些主魂如果让炼魂幡被别人夺去,我们和幡都不在存在。你这个丑东西,敢说我造反,欺负我刚苏醒,反应不及吗?敢给我戴帽子,本人饶不了你!”

    约翰森身体连续几次颤栗,但是他还是咬着牙,不肯低头。“你说是你化育而出的主魂,我们怎么知道?你说是就是,我们认为你不是?是,本人找不到你的影子,在这面幡里,你比我们所有的厉鬼都强大,可是,没有主人的命令,我们是不会认可你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的,想都不用想,你用手段来打击我,我约翰森别的没有,就是有一把硬骨头!”

    “嘁!硬骨头,你有骨头吗?一帮由灵魂转化而成,由魂力滋养壮大的丑东西,哪来的骨头?别管主人命令不命令,本人先来惩罚你一通!你让我很不爽啊!很不爽……”

    约翰森摸着双角的手放下,叹了一口气,那可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就是雷森那么恨他,他欺骗并背叛过雷森,雷森也没有如此对待过他。一股能量或者说手段,如同雷电一样,一遍一遍的在他身体内穿行,让他痛苦不堪。那个家伙绝对是一个心里扭曲的家伙,惩罚他上了瘾,来一遍再来一遍,从头到尾,他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幡里的时间那么难过过,他根本就计算不来他总共受了多少次这些痛苦。

    后来,雷森出现了,向所有厉鬼宣布,本幡的主魂出现了,主魂是除了他之外对幡掌控权最大的存在,幡里的每个厉鬼都要尊从主魂的指挥和控制。主魂会按照雷森的意志去管理幡内所有的厉鬼,有了主魂,幡内众厉鬼以后再面对战斗的时候,应对会更加的及时,也会减少幡内厉鬼的损失,这是一件大喜事。

    约翰森庆幸,庆幸雷森是一个重感性念旧的人,命令主魂放过了他,他才逃得过那一番的惩罚。不过,后来那一段的时间内,他过得很痛苦,本来他是一个厉鬼,应该被负面的能量所主导他的行为,可是那一段的时间内,他分明就是一个人,有着人的所有的一切的情绪的感受,他被排挤了,被主魂从所有厉鬼之王的位置上踢下来,主魂用魂力突击提升了几位战斗力惊人的的厉鬼,这些厉鬼忘记他对他们以前的种种的好,完全站在了主魂的一边,在主魂的指使下处处打压在,并且动手,把他揍得鼻青脸肿,侮辱他。主魂知道他对雷森做过的那些事情,公布出来,说他是一个卑污的厉鬼,他的灵魂是肮脏的,他这样的肮的,卑污的灵魂就不该存在,雷森杀掉他的,让他的灵魂变成厉鬼本来就是一个错误,雷森应该让他魂飞魄散,不应该这么优待他。这让他很羞愧!觉得自己不配做一个厉鬼!于是他发誓,他要做对雷森最有用,最有价值的厉鬼。

    他的折磨真到雷森把他从幡里提出来才结束。雷森果然没有忘记他,把研究针对雷森所有敌人的病毒药剂的任务交给他,这让他很感激。调动全身力量去做这件事情。

    往事不堪回首啊。早知道雷森是这样的,他就不应该那样对待雷森,从一开始就应对和雷森开门见山的聊这件事情,雷森有着那么开阔的心胸,不会对他有什么偏见才是。

    病毒,病毒!约翰森放下双手,他知道他研究的是什么玩意,如果所有的世界有光明和黑暗之分的话,他现在做的就是一步步走向没有光,也见不到光的黑暗深渊。最终他们沉沦到深渊里去,也许永远没有返首向着光明前行的机会了。

    这都是浮云,约翰森不会在乎,在他知道雷森已经打回地球,把地球从异族人夺回来的那一刻,他就决定了,只要雷森需要,他替雷森做任何雷森要他做的事情。

    雷森让他研究病毒,他达成了雷森的目标,尽管雷森一直提出更高更难的目标,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完成不了。做为一个厉鬼,他到现在才明白,原来潜力无穷不光是一个说法,而是事实,他能做出他在做为人时不能做的事情,这让他很自豪!

    说起人这个字,由人变成厉鬼的那一部分,都喜欢以本人来自称,也许这是一种补偿心理在作怪,失去了才知道做为一个人的存在是多么的珍贵。那些由兽而变来的厉鬼不和他们一样,他们总是自称本兽,也和他们一样,对自己曾经的身份念念不忘。

    约翰森对重身成为人不抱有希望了,因为他知道,只要是进入炼魂幡变成厉鬼,没有一个例外能重新投胎转世,他能要求的是尽量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拥有更强的能力,拥有更大的信任,能帮雷森做更多的事情。只是,雷森最近好像忘了,已经很久没有把他送进炼魂幡提升他厉鬼的等级了,他现在在所有炼魂幡的厉鬼当中实力应该是处于中游,已经有很多的厉鬼实力超过了他。他不在是厉鬼当中一呼百应的了。

    权势让他难以舍弃,他现在很怀念那种味道。只是,他被一个炼魂幡的主魂排斥和不喜,其他炼魂幡的主魂一样对他不喜欢,他进入任何一面炼魂幡都不会受到重要,厉鬼中最有权势的那几位和他不会再有干系,想想让他肝疼。

    他觉得他应该提醒雷森一下,不能让他在这里光做事,而忽略了他的实力提升。实力提升了,他能替雷森做更多的事情不是吗?

    等雷森再来看他的时候,雷森和他谈了他这一段时间病毒研究的情况,约翰森很直接的向雷森提出来,“我是不是该提升一下我的实力了?我可不是向你邀功,我觉得既然我是厉鬼,我不能和他们的差距拉得太开,这会让我很难受!”

    雷森拍了一下脑门,笑道:“你看,最近,我忙的都脚打后脑勺了,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对我来说不但是朋友,虽然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让我那么轻易的就相信了你。但那不是你的错误,是我轻忽了。好,我现在带你去提升一下你的实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