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知道雷森会答应他,现在约翰森还是松了口气,实在是他没有资格和底气要求雷森替他做什么事情。炼魂幡中有那么多无辜的人和兽被杀死,雷森连看他们一眼都不看,化成厉鬼后,只有一部分能留下来得以晋升,其他的都变成了魂力滋养提升其他的厉鬼以及炼魂幡和作为他们主人——雷森的修为。而他,虽然和雷森很熟,有过一段交往,但那必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是他背叛和欺骗,雷森识破了他,并杀掉他。

    说来说去,他先理亏,又加上他现在只是一个从属于雷森的厉鬼,从根本上就没有和雷森讲价还价的余地,雷森怎么对他他都没有办法。也许可以消极,但前提是雷森不去惩罚他,如果雷森心情不好,惩罚他一下,他不消亡也会脱层皮。

    总的来说,雷森对他来讲,是很讲究的,没有把他等同于那些厉鬼,可以随时丢弃。雷森是重感情的,再次感受到了这一点,约翰森只能在心里面长叹一声,早知道如此,他真的该珍惜,不去做挑战雷森底限的事情,如果他不做那些事情,惹怒了雷森,也不会有现在的惨样,这怪谁来着?约翰森的小眼睛里只能闪过一丝痛悔!

    “走!”雷森说干就干,他把约翰森给他准备的病毒收起来,朝实验室外面走去。约翰森飞在空中,模样像一个小小的恶魔,只差手里面有着恶魔叉,背后生出一副恶魔之翅。如果有,他就是一个传说中的,活灵活现的小恶魔的形象。

    雷森走出实验室,随手拿出一面炼魂幡,让约翰森进入炼魂幡中。炼魂幡中的主魂会按照他的命令用一些厉鬼和生魂活活化成魂力,来提升约翰森的实力。

    约翰森飞进炼魂幡中,好久没有进入炼魂幡内,他发现炼魂幡发生的变化远超他的想象,这里几乎自成一个空间,只不过没有陆地,没有活的生物,有的只是一个个沉默中的厉鬼和被看押起来的生魂,整个空间里没有一丝的活力。

    “不受欢迎的小家伙,我这里其实是不欢迎你的,如果不是主人的意志,第一时间我就会灭掉你。嘿嘿,我们都不理解,为什么主人会容得下你?反正,如果有一天你要是惹得主人发怒了,主人心生杀意,只要你靠近我们,我们就会毫不客气的出手灭掉你。别想着你有什么价值,在我们眼中,你最大的价值就是变成魂力滋养别的厉鬼。你祈祷能一直让主人满意,主人一直会保护你吧,有一天,主人不满了,你的末路就到了……”

    约翰森有着雷森撑腰,面对炼魂幡主魂自有底气,从鼻孔里喷出一声冷哼,“我是不会给你们机会的,想都不用想。虽然我是一个厉鬼,但是,目前我对主人的用处比你们十三面炼魂幡加起来都大。不服气,你们也替主人研制能针对主人所有敌人的病毒啊,你们没有那种能力,只有我有,我得意你们也没有办法,你们眼红也只能看着……”

    “哪你还进来?”主魂被约翰森噎了一下,但很快就说道:“别说那么多没有用的,是,你的病毒很厉害,死在你病毒下的敌人也不少,我们十三面幡中的主魂收集了不少死在你病毒下的生魂厉鬼,不过,那有什么用,以主人的英明神武,那些敌人早晚都会倒下,没有一个能例外。这可不是你的功劳,这是主人自己的,你要是敢争,本人就产拼着被主人惩罚,也要给你一个教训,嘿嘿,小家伙,敢不敢试一试?”

    “哼!”约翰森小嘴繃起来,两根獠牙从唇角挑起,他已经生气了。但是他很冷静,在空间里,主魂最大,主魂想收拾他,他有的只能是用想法去反抗,但实际上,在主魂面前,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生生受着,一一尝下主魂施加给他的惩罚。在主魂下淫威下,他除了生受之外,能做的只能是等着雷森主人前来解救。进入炼魂幡中,真的是人为刀和板,我为鱼和肉,想反抗都反抗不来。但这里他又必须来,不来,自己的实力就无法提升。

    “小家伙,主人的要求是必须要完成的,本幡会按照主人的要求提升你,只是本幡每层每阶都有人顶着,本幡之内不可能再出现一个名额之外的例外。嗯,你让我很为难,让本人想想,想想怎么提升你的实力,这个,是主人给本人出了一个难题……”

    约翰森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对于幡内的金字塔式的实力设计,他一清二楚,也知道如果他想要提升到某个层级,某个层级的某一位就必须消失,化成魂力,完完全全的从幡内消失,这对于一幡的主魂来说,每一个被他看中的厉鬼都是他们的对外的主力,每一个都不愿意失去,为他一个不受欢迎的家伙而去清理掉一个干将,没有一个主魂愿意。

    “这是主人的意志,不是我约翰森个人的要求。如果你不按照主人的意志去做,你就是反叛。虽然在这面幡里面,你能决定一切不假,但是不要忘了,主人想要灭掉你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我提醒你一下,不要做昏头的事情,否则后悔晚矣!”

    “我就说你这个人很讨厌,什么都不了解就随便曲解别的人想法,这很要不得,很要不得!唉呀,这件事很难噢,你随便在里面乱走吧,我想好了通知你!”

    约翰森浑身上下突然抽搐起来,卑鄙的主魂对他突施冷手,一通雷电的能量通到他的身体之内,让他难受。这是违背主人意志的行为,约翰森叫起来,“你,你敢违背主人的意志,你一定会灰飞烟灭的,主人一定会惩罚你!你……”

    “哟,哟!一时大意,一时大意,约翰森,你是大人物,在主人面前能说得上话的大人物,可不要和我这样的小人物计较,不然显得你很没有内涵噢。失误啊,你看啊,我这一想事情,总是这样,总有意外的事情发生来打断我的沉思,你远离我一点,远离我一点,不然我这一失误,一大意,这惩罚就会再降临到你的身上。你这家伙,你说,主人为什么把你丢到我这里,而不是其他的炼魂幡?”

    约翰森大吼,“我不知道,主人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你以为我愿意进入到你这面幡里啊?你们所有的幡我都不愿意进来,不愿意,你知道吗?”

    “你可以出去啊,冲我吼什么啊?不愿意进来是吧,好啊,你帮我解决了难题,说好了,是你不愿意在我的幡内提升,不是我不帮你,对不对?解决了!”主魂开心的叫了起来,“你就等着吧,等着主人带你出去,我就不管了,警告你一下啊,不要在幡内搞事,不然,我幡内,很多人能搞得你痛不欲生,你搞,我反搞!”

    “你……你不能这样!你这是违背主人的意志!”约翰森要疯了,碰到这些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中的主魂,他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些家伙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中,他们是掌控一幡的家伙,天生就是高贵的,他之所以有今天,不得不后悔了,要是没有他做过的那些事情,他还活着的话,活在雷森的身边,现在他在雷森掌控的宇宙内也是位高权重中的一位。有今天,他除了后悔还是后悔,从没有在这一刻后悔得如此清楚清晰。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一定会改变他做的那些事情,他自认他的本性不坏,为了某些目的,采取的一些手段是过激了点,只不过,总得有人去死不是,那些没有用处的人去死总比他这种心怀抱负,对天下,对苍生有用的人死好。没有用的人的死亡正是他去成全那些人,让那些人变得有用一些。废物利用,有用就行。他没有错,只是方法错了。

    只是,主魂不再理会约翰森。约翰森失态的大叫,被人从后面踹了一个跟头,他回头,看到背后站了一群比他实力高的家伙在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约翰森一下子就软了,“你,你们干什么?我是主人让我进来的,你们要是对我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主人会让你们灰飞烟灭的,我,我只是奉主人命令进来……”

    回答约翰森的是一记耳光,动手的人实力高出他几个层级,一巴掌抽下,就把他抽飞了,等他再次站起来,周围已经围了好多实力比他强的厉鬼,这些厉鬼围着他,你一拳,我一脚的暴揍他,每个人打得都很卖力,不用说,是主魂给他们好处了。

    “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这样!我是主人让我进来的,是主人!主人会惩罚你们的。再这样,我会让主人把你们全部灭掉,全部灭掉!唉!动手轻点啊!”

    约翰森在惨叫,他听到主魂发出鬼怪一般的笑声,很阴,很得意!是主魂干的,这些主魂没有一个好人,都是针对他,从来就没有友好的态度。这些主魂是反叛,反叛,敢于拿他的话制约他,从而把主人的安排的事情给推掉,这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雷森把约翰森从炼魂幡中取出,很意外的发现,约翰森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得到提升,他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约翰森不受炼魂幡的欢迎他是知道的,那些主魂对想抢夺他们天然权力的存在都不客气,除了约翰森,其他的几个在主魂苏醒之前,那些掌控幡的厉鬼都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不是被消灭掉了,就是现在在本幡内泯然于众厉鬼之中。

    幡的主魂向雷森汇报发生的事情,雷森对主魂道:“约翰森对我很重要,我让你们提升他的实力是有大用的,也是奖赏他做出的供献。也许,他做的一些事情你们不喜欢,可是你们要明白,你们对我一样重要,你们不能把约翰森当成普通的厉鬼来对待……”

    主魂分辩道:“主人,我们没有把他当成普通的厉鬼,只是他不愿意在我这里得到提升,没有办法,本来吗,我也想给他提升,只是所有的名额都满了,想要把他提升到相应的实力层上,那一层我就必须干掉一个,等把他提升上去,他离开本幡后,再重新提升一个厉鬼上来,可是他不愿意,他说他本来是不想到我这面幡里来的,是主人让他来,他没有办法,他不能违背主人的命令,正好,我就等主人了,让他去别的幡里提升吧,我这里他不喜欢,就让他找一个他喜欢的幡去提升,这对他好,对大家也是皆大欢喜的一件事。”

    约翰森一身的惨,惨不忍睹,他叫道:“不是这样子的,不是这样子的?”

    主魂淡淡的应道:“我这里有他说过的话,如果有需要,我可以拿给主人。这个人啊,主人可要小心了,心眼太多,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典型的小人。如果主人舍不得自己动手送他离开,我们可以代劳,只要主人一个意念就行。”

    约翰森马上就嚷起来,“我对主人忠心耿耿,忠心不二,你不用在这里挑拔,我可以告诉你,我对主人的供献比你们所有的幡都要强,你们十三面幡加在一起也不如我一个人的供献,我对主人有用。我对主人是有着最大的忠心的。是,不用你提醒,主人也知道我以前做过的事情,可是那不是我想做的,是一些复杂原因才促使我走到那一步的。你多说也没有用,主人会有他的判断,你们这样做,已经等同于背叛!”

    雷森皱了皱眉头,对于这种情况,他可以强压下来,但是他不想这么干,这么干对他没有什么好处,如果他想保护约翰森,强压那些主魂去接受约翰森反而对约翰森不利。

    只会让主魂们对约翰森的越来越不满,最终会成为仇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