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希望是假的,那样我们都会很轻松,夫君也不用分散精力,可以专心的对敌。”雷蓝依儿叹了一口气,她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人都是有第六感的,而天机术无疑是把人的第六感放大无数倍的逆天功法,她相信,不单是好有不安的感觉,就是天机仙音也一样,要不然,天机仙音也不会有这般的表现。

    “可是,我们的感觉骗不了人,我的感觉是不安,这种感觉自从随了夫君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仙音妹妹,我想你现在也和我一样。”

    天机仙音皱了皱眉头,她是有强烈的不安感,对于天机术,现在雷蓝依儿修炼的比他精深,因为雷蓝依儿是超智脑,对于推算和测理有着极大的天然优势,让她忘尘莫及,但是她必竟是出自于天机家族,自出生起就对天机术有着很深的了解,在她动用天机术去推理时,那种不安放大了无数倍,感受到了漫的的杀机和森森的兵锋寒意。遍体生寒呐,要不然,她也不会张皇失措,急着跑来向雷蓝依儿证实,希望自己的感觉出了差错。

    “等牛千木前辈来,我们商议一下再说。现在不是疑神疑鬼的时候。夫君做事喜欢做两手准备,最好的以及最坏的,我们就按照这个准备就行。如果是大敌当前,希望我们这个刚刚承平的王朝能撑得住。如果不是,那是最好不过了!”

    说这话,现在雷蓝依儿不信,天机仙音更是不肯将信了。两人做在一处,已经暗自里交流和验证了,心都沉到了谷底,都知道坏事就要上门了。

    她们能做好吗,在夫君不知是在空间还是在异宇宙中时,更不知道夫群会什么时候返回的当下,她们在危机降临面前能撑得住吗?她们心里面没有底气。

    牛千木匆匆赶来,脸上前所未有的郑重。显然,他也从大神的报告里面得到了不好的讯息。大家都不是弱智,雷森能打到别的的老家去,自己的老家别人也会想着打进来。有来没往,不符合天道。

    “见过两位王后,大神的报告你们也看了吧,这种事情你们怎么看?”牛千木一坐下就开门见山,在大事面前容不得轻忽。

    “我们是想听听你的意见,必竟你的经验和见识比我们要多。”雷蓝依儿神色淡色,再大的事情,也不能让别人看出她的担忧来。夫君不再,她就要担纲整个王朝的定心石,如果她都乱了阵脚,不用说,下人看了去,会更加的没有主见。

    牛千木观看两位王后的神情,雷蓝依儿面容沉静,眼神淡然,似乎没有把这等事情放在心上。而天机仙音则是一脸的惊容,眼神中透着惊慌。这就是差别,没有经过事情的历练,那怕你出身再好,在大事降临之时也不如一个经历过大阵仗的人镇定。

    见到雷蓝依儿沉静依然,牛千木的心也稍稍安定了些许,这就是雷蓝依儿的作用。普通的王朝百姓不知道两位王后的差别,以为两位王后就是有先后,在王的心目中有高低,也不会差别太多。但是在牛千木这些人眼中,虽然天机仙音有着天机家族的背景加成,但和雷蓝依儿比起来,她的地位还是差了不少。牛千木他们深知,雷森之所以能放心的离开本宇宙,去和异族人战斗,把后方放下,最主要的是有雷蓝依儿存在,雷蓝依儿管理能力是他们所有人中最强的,策略,经营,推演,一步步施展开去,到最终都能证明她是多么的正确。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王朝从建立起,才能把各种不安定的因素一一扑杀,王朝才能在各种心有不甘的势力反扑当中安如磐石。

    一些念头从牛千木心中闪过,他笑了笑,“两位王后啊,你们有主意就行了,你们也知道我就是一个不长心的人,这等大事我可没有才能想法。不管那里是不是有人施展大神通,想打通位面之前的通道,把他们的人放到我们宇宙中来,我们都要有所准备,早准备比晚准备好,多准备比少准备好。不过,两位王后也不用担心,要是尊上回来,一切都迎刃而解,不管对方的修为多么高,在降临到我们这个宇宙之后,他们的修为必须按照本宇宙的规则降下,降到半仙,也就是和我们一致。我担心的是,他们的数量会太多,和我们半仙数目比例相差过大,在人数的对比上,我们这边会吃大亏。所以,我也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如果二位王后能和尊上联系上的话,请尊上马上返回,只人有尊上在,这一方的宇宙他就是神,不管对方是谁,到这里来,只有被碾压的份,所有的担忧都是个笑话。”

    说到这里,牛千木有些自得,“据我老牛所知,不管是典籍记载,还是传说中,从没有人能掌控一方位面和宇宙的规则,因为那是终究之力,在本位面和宇宙中能碾压一切的终究之力,要是落入到私心重的人手中,只能是凶祸连天。那是最大的权柄啊,掌控了它,哪怕是一个蝼蚁,也能让最高贵的人低下头颅听令。可惜的是,据尊上所说,他现在掌控的只是我们这一方宇宙的规则,其他宇宙的天地规则尊上没有掌控,要是能掌控,嘿嘿,整个宇宙就如同尊上的手掌一般,翻转如意,没有任何的存在敢违逆他的意志。”

    “你的建议是好,我们俩从此可是不知道尊上现在的行踪。不用说是异宇宙,就是他的空间,没有他的准许,我们也进不去。谁也不知道他那么大的空间该怎么到达。”天机仙音恢复了平静,说出这一番话,语气中却是有些不可抑制的怨气。

    雷蓝依儿诧异的看了天机仙音一眼,天机仙音这番话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天机仙音在抱怨,抱怨什么,难道是抱怨雷森和她们之间不像普通夫妻之间那样用大部分的时间互相陪伴。雷森和普通人不一样,他是应出之人,天然就带着使命,就是没有人督促他,他也必须去做,这就是应用之人的使命,不用督促,冥冥之中自有一股力量推着他去做事。

    雷蓝依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牛千木这时心中也有些不喜了,天机仙音是尊上的女人不假,但是尊上是他的主人,主忧仆死,他的底限内是不容许有人质疑他的主人的。

    “呵呵,”雷蓝依儿笑了一声,“仙音妹妹可莫要这么说了,夫君有夫君的本份和本职的事情要做,我们也有我们的本份和本职,夫君要做什么事情,我们做为夫君的女人尽管去支持就好了。我只知道夫君做的事情我们没有能力去掺和,我们能做的就是替替君分忧,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尽可能多的替夫君分担一些事情。”

    天机仙音也意识到她的失言,心中多少有些懊悔,掩饰的笑道:“我也只是抱怨一下,希望夫君能多陪陪孩子。两个儿子倒是没有什么,大了,专心修炼,不用我们过多的操心,只是两个女儿却是对她们的父亲想念得紧啊,不只一次在我耳边抱怨她们的爹地不陪她们。”

    见天机仙音自己回圆,雷蓝依儿也笑道:“那俩个孩子不懂事,不知道她们的父亲是多么的伟大,以后她们会懂的,回头我去和她们解释一下。不然,要是让夫君知晓他的宝贝女儿怨他,心里面还不知道有多大的歉意呢!”

    牛千木却是不能释然,想到这天机仙音出身于天机家族,其中的种种事情也是亲历,而雷森惩戒了天机家族后,给了天机仙翁机会,后又因天机仙翁心藏晦暗而夺其权,难道就因为这样才上天机仙音心生芥蒂,从而对雷森感到不满?

    “咳,咳!两位王后,你们的家事就不要当着我这个外人的面说了。两位公主怎么嗔怪尊上,是两位公主和尊上之间的事情,我这个做下人的,没有什么资格多说。咱们还是说说眼前的事情吧,该怎么办,两位王后拿出个法子。我先说啊,我只是掌控着执法堂,对军权可不懂,要是有什么让我执法堂做的,两位王后尽管吩咐,千万别超出我的职责范围就行。最近啊,我被一切事弄得乱了手脚,这执法堂可是事情极多。如果不是被尊上强逼着,这执法堂堂主我可是不愿意去做,谁愿意谁做,俺老牛没那个能耐。”

    天机仙音多么聪明的一个人啊,知道他刚才的话让牛千木不舒服了,更知道现在解释也不能让牛千木相信。而且,她也无法解释,诸多的事情加在一起,都是她一个人在扛,亲情感情产生的负面情绪她不能向别人诉说,多年沉积,偶尔产生泛渣却是让人如此难堪。

    负面的情绪她不愿意和雷森多说,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信心得到雷森的信宠,没错,雷森是做大事之人,他的心思很难放在儿女情长之上,和雷蓝依儿一样,她也不愿意用这些事情去分乱雷森的心神,让雷森为这些没有价值的小事劳神。也许别人可以说,她可以把负面的情绪和雷蓝依儿一起分解,雷蓝依儿一直是那么的大度,那么的理解人。可是,同是雷森的女人,位高权重,她有家人,有娘家人可以依靠,不管这个依靠劳不劳靠,必竟是有,而且娘家人还有一个能力极大却又极不安份的天机仙翁存在,就是有什么负现情绪,相比于没有任何娘家人在身边的雷蓝依儿来说,她都是幸福的,拿娘家人的事情去劳烦雷蓝依儿,她还做不出来,弄不好会被别人说成居心不良有意刺激雷蓝依儿。那样,更是她的不是了。

    “牛前辈,没事,你的能耐我可是一直都知晓的,只是有些时候,我觉得牛前辈你多想了,这个王朝是我夫君的,只要我夫君信任你,别人任何人的质疑与揣测你都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我和雷蓝依儿姐姐会一直支持你,除非有一日,你做了违逆我夫君的事情,宠信尽失,让我姐妹二人不敢在夫君面前替你言语,否则,你就是做了再过份的事情,有我姐妹二人在,我们都会保你无事。都说事急从权,你是我夫君最相信的人,也是我姐妹二人最信任的人,时值大事将发之时,我们姐妹二人把你请来,就是要你多多提点。刚才,我情急之下,对夫君有些抱怨,那也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请牛前辈不要多想。集中精力去应对接下来的事情。你说的军权,我们会把军方话事人召来,召开一次应急会议。姐姐,你看我这个提议可好?”天机仙音脸上带笑看着二人。

    雷蓝依儿点头,“妹妹的想法极好。那就这样做,召见军方大佬。同时通知王相府,让王相与会。嗯,时值紧要关头,让天机仙翁也来与会吧。虽然夫君对他有些不满,但是让他闲置这么久,无所事事,也该给他加些担子了。另外,牛前辈,我二人在王宫内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安排,我公公逍遥王那里就由你亲自去请,这个时候,需要集思广益。”

    牛千木马上起身,“我这就去请逍遥王。我建议,这次会议让二位王子与会。他们虽然年轻,但是尊上不在王朝之中,他们俩个现在心智都不比成人差,完全可以参与这等大事之中,正好让他们从头参与其中,培养他们的政务能力。”

    “此言甚好,就依牛前辈所说,我们会叫他们二人前来参会。”雷蓝依儿应允了。雷森不在,两位儿子确实该担负起做为王子的义务了。不过,雷蓝依儿决定不光是他们,那十来万的王子当中,在升龙星上的都会通知他们参加会议,也算是培养。在雷蓝依儿的心目当中,这些超智脑以雷森的血成肉体,就和雷森的后代无疑,做为最受雷森倚重的女人,她会一碗水端平,给他们相同的机会。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