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雷蓝依儿的心目当中,这些超智脑以雷森的血成肉体,就和雷森的后代无疑,做为最受雷森倚重的女人,她会一碗水端平,给他们相同的机会。在她看来,这个王朝将来要是有人继承,这十来万的王子随便一个都比她和天机仙音所出的王子公主合适。做为超智脑,有着天然的优势是人类所不具备的,修炼上或许人类有某些天赋是超智脑无法具备的,但是在管理上,再优秀的人类和超智脑比起来也要处于下风。

    所以,在有可能的将来,她并且介意这十来万个超智脑来统治这方宇宙,不是她大度,而是她深知,夫君真正的天地并不在这里,而是在更高级的宇宙之中。在那里资源,修炼都会和这里不同。那是更高级的宇宙,她相信,夫君雷森一定能在那里打下一片天地,给她和她们的四个孩子更好的环境和未来。而这里,不过是夫君的起始点而已,如果把她们四个上孩子丢在这里,她心中真的是不舍。人是有亲近的,就是大神他们同样是雷森的血脉,但是没有经过一些事情,在雷蓝依儿这里,还是不如她和天机仙音的孩子。

    这些她不会向外人说,如果现在已经略通人情的两个儿子看重这里的权柄,愿意守在这里生根发芽,她也不会阻止,只能说是个人意愿。就是她亲生的,她也一样这样看,并不会强行要求儿子按照她的要求做事,那样儿子不开心,她也不会快乐。、

    她操的心很多,当家主事说起来是一件风光的事情,其实暗中种种并不是那么令人开心。她做的事情大多的时候是在调和,并为未来做种种的前事,想想也是累人。

    要召的人纷纷前来,两位王子就在其中,他们面来兴奋,能参加到王朝大事之中,他们倍感兴奋,他们认为他们已经成人了,有能力去做一些事情,不管是替父王王后分忧,还是向外人证明他们这两个王子是有本事的,都是令人开心的事情。

    雷蓝依儿注意到两个儿子的表现,少年真好,万事无忧,在少年人的心目当中,万事皆有可能,他们认为他们的能力充塞天地,凭他们的力量可以决定很多事情的走向。但他们不知那是幻像,就是知道,也许他们也会沉浸到其中乐此不疲。

    人员到齐,雷蓝依儿让所有人坐下,她开口道:“今天,让诸位前来,是有大事发生。我们刚接到大神的报告,他负责的星域,有一处空域出现空间能量波动,如果是小波动,我就不会让诸位前来,那里的波动特别剧烈,据大神推测,有可能是本宇宙之外的大能在通过神通试图打通通往本宇宙的通道。这是大事,请各位来议一议我们该项怎么做。尊上不在,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只有靠在座的诸位了。”

    “父王不在,没有什么,华族不是有句古话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有敌人入侵也不可怕,他们敢来,我们就敢杀,抓住了,打杀了就是了。我们这里不是谁想来就来的。母后,我觉得,我们现在马上就应该发兵,到大神哥所在的星域中去,把那一片空间团团围住,要是真的,只要是敌人敢冒头,就把他们干掉!”两位王子中的大王子站起来,挥动着手臂,面色通红的叫着。

    雷蓝依儿笑了,她让大王子坐下,然后对众人道:“各位,就如我儿所说,我们王朝自建立一来,还从没有过外敌入侵,统一之战也只是小打小闹,不但是夫君没有把这些事情当回事,就是我一个妇人家也没有把之前的战争当回事。大家除了星兽之外,都是从地球过来的,还有一部分是从仙域来的或者是仙域之人的后代,我们有一个共同的使命,那就是替地球人报仇,异族人强加给我们地球人的屈辱我们要清洗掉。如果我猜的没有错误,这一次要是大能者打能本宇宙通道之举,那么,对方极有可是是我们的敌人。大家说,要是敌人来了,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要迎头痛击,让他们知道我们王朝不可轻侮!谁要是敢轻侮我等就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让他们知道什么就痛,什么叫代价。”

    星空冥王他们点头。天机仙翁倒是开口了,“各位,容我说一句,在来时,我推算了一下,只是一片模糊,什么都推算不出来。以我天机术的经验,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敌人的修为和实力远超我等,要么就是敌人有屏蔽天机住算的手段和神通。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本翁都建议大家谨慎对待,一个能打通本宇宙通道的人,其修为和实力肯定远远超过我们半仙。我说句长敌人志气的话,就是我们在仙域,能打通两个宇宙通道的除了仙尊的手段,其他的绝无可能。我只是一闲人,建议各位用最强的布置来对待这件事情。”

    天机仙翁说完便坐了下去。牛千木嘿笑一声,“仙翁说的不错。各位前来,我也有话要说,我们执法堂会全力以赴,在我前来之时,我已经下令,执法堂精锐朝大神所有的星域汇集,待开完全,本人会亲赴那里坐镇,我倒要看看是哪路神仙敢来我们这里打秋风!至于你们军政两方人马,你们看着办就是了,是轻是重,自己掂量。”

    王相苏宏撅着小胡子,干笑两声,“我只能说,只要王后下令,我们王相府能动员全王朝上下来配合各位的行动。这样的事情,我们这些普能人没有机会参和,我能保证的就是我们不会给各位的行动添乱。各位所用物质,只要是有的,我们王相府会以最快的速度置办出来,送到各位指定的位置,保证各位的行动无有后顾之忧。”

    军方的领军人物也表了态,军方好久没有动了,修士军,星兽军,魔法师部队都会派出最精锐的力量到最前面。同时各方力量半仙级的全部要到最前面去,一旦敌人的力量超过普通力量应对范围之内,半仙就会冲到前面。

    会开得很顺利,达到了雷蓝依儿想要的目的,她马上命令各方人马马上调动,最精锐的力量集中到大神所管制的区域,人们散去,她把两个儿子叫到面前,对他们讲了一番如今王朝可以面临的事情,希望他们明白现在的情势。从现在起,雷蓝依儿希望她和天机仙音的儿子能成长起来,早日成长成一位合格的王子,分担一些事情。

    天机仙翁回到住处,在院子中袖着手站立,拐杖倚在一旁,这一刻他像一个真正的老人,很普通的老人,一身的暮气。他今天说的话是他真心想说的,他也想明白了,在雷森的统治下,所有的人都只能在份内做份内的事情,超出圈外都会为王朝所不容。有很多人喜欢和拥护雷森建立的王朝,很喜欢现在的王朝秩序,雷森打破了原来的势力范围,也打破了原来的种种规则,在整个王朝中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王宫里发出来的声音,其他任何不和谐的声音都会消失不见,任何有不同想法的人,那怕隐藏的很好,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暴露出来。雷森不容许,王朝不容许。王朝的人对雷森的爱戴是出自真心的,要不然,执法堂这个能窥视别人隐私的机构设立不会这么顺利。本来,在天机仙翁看来,执法堂成立,一定会有人不服,会有强大的力量来反对。出乎他意料的是,反对声很少,绝大部分的人表现出来的是支持,那些反对的都被视为叛逆给揪了出来。

    在天机仙翁的生涯里,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有雷森这种威望。雷森并没有做过什么过多的事情,他不过是把王朝给统一到一处,一个宇宙只有一个统治者,一个宇宙也只有一个声音,而大部分的人就这么接受了他的统治。也许是那么一句话太有道理了,合久必分,份久必合。地球人到达这个宇宙开始扎根起,就分成了很多的势力,分得太久,人心思统,想要有一个强有力的人带领他们达到新的起点。雷森出现了,他确实统一了整个宇宙,也会所有人带来了他们想要的改变,全民修炼,仅仅这一个举措出来,就让所有人都激动了,哪怕是在科技时代,人们对追求自己强大的力量也是不遗余力,他们在享受现有的物质的基础上,他们有更多的精力来追求个人的强大。他们要长寿,他们不想光依靠科技的力量来行走的宇宙之间,他们在知道有自己有可能可以靠着自己肉身的力量横渡星空时,他们就有冲动,修炼,修炼,成仙,长生不老,与世同存。

    天机仙翁觉得自己老了,经历了这么多,许多执念也该放下来了。完全做一个普通的老人也挺好。只要他不做超出雷森容耐的事情,早晚有一天,雷森会带着他返回仙域。是啊,仙域是比这里高级很多的空间宇宙。在那个位面里,长寿很容易,虽然活得很艰难,但是只要他谨慎,活到最后,就有机会站在众生最高处。到那时,哪怕是一个帝王也不会换啊。

    天机仙翁叹了口气。他拿起拐杖,准备进屋喝茶,现在道茶他已经喝光了,只能喝家族后辈敬献上来的茶,失去了原来的位置,身份不在。三仙物完全被雷森搬到了他的私人空间中,仙茶还是仙桃都成了雷森控制的物质,分配时,雷森完全可以凭借他个人的好恶来分配,不受别人的影响,他这个原来身份高贵的天机仙翁现在都没有茶喝了,说起来,多么的令人心酸难耐。破落了,破落了!天机仙翁觉得自己放下了,就失笑起来。

    走到屋中,天机仙翁把茶泡好,屈指一算,算出来有友来访。他笑了一下,果然还是有人没有忘记他,在这个关头想到起他这个战力顶尖的半仙来。

    院子里有风声传来,随即传来一声大笑,“仙翁,我闻到茶香了。哈哈,知道我来,仙翁就把茶泡好了。让我老牛十分感激啊。”

    天机仙翁轻笑,“进来吧,你也好久没有来了。我这个人多多招人嫌。好久没有老友来看我了,你能来,我很高兴。进来,进来,陪我喝茶。”

    牛千木大笑着进入屋中,在天机仙翁对面坐下,“嗯,茶不错。仙翁现在也接地气了,这种茶也能入嗓,了不得,了不得。我们的仙翁真是能屈能伸,了不得!”

    天机仙翁给牛千木倒了一杯茶,茶香飘溢,“少说些怪话。牛千木啊,我记得你以前在我身边可是没有这么多怪话。、你倒是让我想起一句话……”天机仙翁故意停顿不说。

    “什么话?”牛千木端起小茶杯放在鼻子低下闻了闻,“你不说出来我也知道,绝对不是好话,你现在也和以前不一样啊,以前的人智珠在握,仿佛能掌控一切,现在你也不是失去荣光,变成一个普通人的样子。咱啊,谁也不说谁,居养气。你失去原来的位置,就要接受现实,接受不了,就证明你这个人修养不够。别怪东怪西,想想咱位的尊上,人家可是一个人在和异族人战斗。不管怎么说,他是对我们不放心,还是有其他的想法。他没有把我们当炮灰,扔到异族面前不管我们的死活,就已经是很合格了。”

    “我想说的是丑人怪话多!”天机仙翁说道,“就你能洞悉尊上,就你最聪明。所以现在也就你能居高位。不容易啊,厉害啊,牛千木!”

    “不厉害,不厉害!一般,一般吗!”牛千木喝了一大口茶,把茶杯扔在桌子上,茶杯在桌子上打转,“我老牛不和你斗嘴,我来是找你随我一起走,去前面看看,如果有异族人前来,让他们看看我们这些从仙域来的人的厉害。有胆没有?”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