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蓝依儿补充道。雷森点点头,正好这个时候天机仙音也走了过来,雷森笑道:“我回来了,都不要担心,没有什么事情,对于这种突发的事情,我早就有准备,要是有不属于这个宇宙的力量和生灵,只要天道检测到有恶意,会全力毁去,不用担心。他们来到这里就不用再想其他的了,这里不是他们想来就来的。我们地球人,我们的盘龙王朝,不是刀臂族,也不万古族,不是他们想来就能来的。”

    天机仙音也松了口气,她心中一头牵着雷森,另一头还担心两个儿子在前线出什么意外,要是出意外,不管是她还是雷蓝依儿都没有办法向雷森交待。现在雷森回来了就好了,她就可以放心了。

    天机仙音和雷蓝依儿就是再强,她们也是女人,就是能撑起很大的事业,也是希望背后有大靠山,给她们以倚靠和支撑。雷森回来了,这是她们的夫君,是她们的主心骨。主心骨在,自己的男人在,不管能不能挡得住敌人的入侵,在自己的男人身边,生与死就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的身边一直有你。

    “好啊,好啊。你没有回来前,我就和蓝依儿姐姐说了,她在王宫统筹大局,我去前线去给前线所有人鼓动士气,姐姐她没有答应。夫君回来了,此言甚合我意,我愿意随夫君一起上前线去。也让王朝所有人都知道在关键的时候,我们王室是坚定的站在最前线的,而不是作威作福的躲在人后不敢露面。”

    雷蓝依儿听了雷森的话,大半个心就放也下来,有雷森的担保,她就不怎么担心了,雷森那么说,说他对天道机变下了命令,那就是有把握了,就是有什么意外,意外也应该不大。所以,雷蓝依儿笑道对天机仙音道:“我啊,那是不放心啊,如果我们都去前线,一是我们都去了,王宫没有人住持,空了的话,对所有王朝民众来说没有办法交待,对于他们来说我们这个大家庭哪里都不该去,最应该的就是坐镇王宫,坐镇天下。如果什么呈情我们这个家都冲到最前面,显得他们都不能做事似的。会惹得众不都不开心。还有啊,你要是上前线,什么事情都扔给我,我的心理素质可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强,我也需要身边有一个能给我心理安慰的人来支持我,在我身边,我就能感到踏实,能安静下来,在处理所有的事恶性肿瘤的时候才不会犯错。好吧,我也愿意和你们一起去。”

    “那就把两个宝贝女儿也带着去。我们一家人都没有过一次集体出游,这一次就当是我们家庭集体出游吧。到前面去,看看什么情况,如果情况不大,和两个不听话的儿子汇合,我们选个星球,去做一次放松旅行,来一次全家大出游。”

    雷森就势建议,引得两个女人热烈的响应。别说是这一大家子出游,就是雷森配着她们两个出游的次数也只有那么一次两次,还是短途的,要么就是在雷森的空间中。

    一家四人登上战争堡垒。那边,牛千木星空冥王已民经接到了通报,尊上已经回来,正带着两位王后和两位公主朝着他们所在的星域前进。

    尊上回来了!这是一个能让所有人大松一口气的机会,尊上回来了,几乎就是说明了,这一次不管对方来的是什么实力的敌人,这一次盘龙王朝保住了,大家不用担心敌人的修为太过令人绝望,诸人无法阻挡而死在这里。

    “好!尊上回来了。这回来的太及时了。天机仙翁,你能不能算一下子,这空间通道什么时候会打开。从昨天开始,我感觉这个通道随时会打开的样子。但是今天空间能量波的那么剧烈,空间通道还是没有打开,恰好,尊上又回来了,有尊上在,我们两个老家伙就可以完全的放下心来,不用担心我们挡不住,失去脸面了。”牛千木长松一口气。

    天机仙翁掐指一算,不出意料,又是一片空白,针对这一片空域空间能量波动的程度,他想推算出是谁,是什么实力,什么也算不出来。“本仙翁什么也算不出。很有可能对方的实力太超强了,我无法算得出他的实力和身份。是不是很悲剧?”

    牛千木摇了摇头,“不,我可不认为你今天不出来才是悲剧,要我说,你早就是悲剧了,从你到这里开始,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悲剧。一直悲到现在,可谓是悲伤逆流成河。我老牛可是很替你伤心啊。老仙翁啊,咦哈哈,尊上回来,我心里面就真的踏实了。”

    “我也踏实。牛千木你放心,我想既然尊上出现了,又带着王宫所有重要的家人出行,那么只能说明尊上对于既将出现的敌人并不怎么看重,光看他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已经有了把握击败入侵者了。也说不定啊,尊上能干掉对方。对于尊上的本事,我仙翁只能说一句两个字,服了!真是服了,什么事情他都能应付的了。原来看着不占优,到时候因为支持他的人物多,又因为他的胆大,不把一切敌人放在眼中,也没有放在心上,所以他能在敌人面前什么都不顾,最终出人意料,又不怎么令人意外的战胜对手,笑到最后。本仙翁有一个感觉,到了最后时光,吃亏的一定是敌人。在这个宇宙中,就是仙尊也占不上便宜。”

    牛千木对于天机仙翁的说法大大的表示了赞同之意,天机仙翁说的不错,不管敌人是谁,就是仙尊亲来,这里有掌控了天地之规则,也会吐血而归。哈哈,想想那种画面我都感到很美,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盘龙王朝,属到我们的尊上也属于我们的亲人。“

    牛千木说完,拎着一个大水杯朝外走,边走便说道:“我马上把尊上回来的消息通告全体执法堂成员,让他们保护尊上一家人。仙翁,你也莫要闲着,你去知军方,魔法师部,让他们准备好,放下一百二十个心,不管敌人来自于哪里,如果是善良的,尊上不会伤害他,那也不一定。如果来的是敌人,,尊上会好好的收拾他们,让他们知道,有尊上在的地方,不是任何人敢在这里撒野,这里不是别人来撒野的地方。“

    “好,你去吧,我这通知各个部队。不过,我想他们的头一定接过雷森的信,他们也一定和我们一样,现在都长松了一口气。你现在去告诉他们,让他们确定尊上确实回来了,让他们真真正正的,确确实实的松上一口气,不用再繃得那么紧了。”“

    天机仙翁领了命令,很愉快的答应会和其他的人通报一下。尊上回来了,他们应该松口气,彻底的放松下来,等着看热闹就行了。

    牛千木离去,天机仙翁仿佛能看到,敌人在雷森主持的天道之机变的攻击下,变得张皇失措,一雷击下,强大张扬的敌人也会当场殒命。这个雷森尊上是不可敌的。那些敌人通过这一次会很快的就明白了,就是想要报复尊上,也别来尊上的家乡,那是在找死。

    天机仙翁把消息通报给他认识的几个人。对方追问一些细节,他又没有见到尊上,当然说不出一二三来,只是让那些人静下心来,做好迎接尊上及两位王后和公主大驾驾监到本空域的准备。说一千道一万,也不如尊上亲自来一次。那是一种王之蔑视,是对未知的敌人根本就没放在心上的一种表示,天机仙翁与那些人一样,心情十分愉快。

    大神知道了雷森及时赶回,知晓到了这里出事以后,正马上赶来,王宫的战争堡垒正在通过星空跃迁。他高兴的松了一口气。他和所有的人一样,心里面担着老大的心,但是面上却是不能表现出来,怕大家看到了有什么负面的想法。但是他心里面那种担心却是一日重过一日。他怕敌人太过强大,他们这些人拦不住,从而给盘龙王朝带来沉重的打击。就是事后,雷森出面,用天道机变——天劫干掉了所有的入侵者,但是在这之前,雷森却没有提前防备有强敌入侵,从而导致王朝有这么大的损失,这是无法解释得清楚的。这是一种责任及大的失忽,死的人过多,造成的损失不可挽回,对雷森的名声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会对雷森以后的王朝统治以及他的英名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失,这是动根基的大错误。

    雷森能赶回来,这就让人轻松下来了。就是雷森以前没有做过什么举措,现在一切也都来得及。天道之机变随时可以补上去。在大神头上这片空域就悬上一了把无坚不摧的利刃,引而待发,一旦敌人到来,这利刃随时会扑下来,发动致命的一击。

    “那处空域能量的变化是不是还在加剧?有没有最新的分析数据出来?”大神马上就稳住了心神询问下面的人,“如果有最新的数据,马上拿给我。”

    “报告,没有最新的数据,现在我们的观察测算设备正在后退,因为那处能量的波动区域进一步加大了,为了安全,我们只好保持一定距离。一旦有最新的观测数据,我们会马上处理,处理完后送到大人的手中。”手下的人汇报道。

    大神噢了一声,没有再说话,又吩咐道:“传我命令,就近保护两位王子的舰队的任务不撤掉,让他们振奋精神,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出任何意外,直等到尊上过来,和两位王子汇合,我们的任务才会完成。让他们打起精神来,不用担心外敌了,现在就要防着不要有什么不可知的事情发生。”

    下面的人传达大神的命令去了。大神有些头疼,这两个由王后亲生的弟弟可真让人头疼。天真的不得了,牛千木他们要送两位王子离开,这两个人梗着脖子不肯离去,死赖在最前线,这是在刷名声啊。可惜的是,他们这番举动在大神的眼里十分可笑,没有实力,光凭一口气和身份来刷名声,被人看穿了会十分难看的。

    不可否认,拼得好不如生的好。两位王子有了不起的父亲还有地位高高在上的母亲,更人千亿人的宠爱,这都是他们的实力。生的好,再回上名字加身,他们在雷森以后会过得更好。大神在想,他们这些十多万的超智脑是不是从现在起就得从两位王子当中选一个雷森的继承人来继承雷森的盘龙王朝,尽早的帮助他熟悉如何处理事务,帮助他建立起一个处理所有事务的模式,一旦建立了,他日继承人就可以按照这种模式来治理这个王朝了。他们这十来万的超智脑将来百分百是要被新君猜忌的,这一点现在就可以肯定了。

    牛千木去见了一些人,通过这些人把尊上回来的消息传扬到整个执法堂上下。又通过执法堂的系统把这个信息传扬出去,在极短的时间内把尊上出现,大家都不用担心的消息尽可能的扩散开来,让所有人都知道尊上是无敌的,不管对方来的是谁,只要尊上在,什么人都没有用,尊上会让敌人死得很难看,没有人能在王朝想进进想出出。现在的王朝不是以前,更不是在地球上的时候,因为有雷森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实力。

    牛千木的目的很明确,要借机会宣扬尊上无敌,尊上是整个王朝,整个宇宙的保护神的这个形象,进一步的巩固尊上在所有人心目当中的重量,让所有人明白,没有尊上,他们的安全,他们的生命和财富随时都会变成镜花水月,变成一场空幻。牛千木深知,人们只有经历过一场深度的危机,才会明白保护他的人的价值,才会知道感恩。要不然,承平日久,他们不会认识到,有保护他们的力量存在是一件多么正确和珍贵的事,为了这件事情,付出他们再多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他要让尊上的形象在王朝下下得到一次升华,让所有人明白,没有尊上的存大,他们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