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父王身高一米八五,我希望你们的个头也长到一米八五左右。”雷蓝依儿笑起来,“这回你立了功,能及时发现空域中的异变,从而给我们王朝上下及时示警,让我们王朝有了最长的反应时间,你是有功的。刚才你父王还说,大神了不得,有大神在,能替他镇守一方,到哪里他都放心。呵呵,你们父王可是很少夸人。除了你两个妹妹外,那两个不成器的家伙他可是一句也没有夸过。这一次啊,你父王要好好的奖赏与你。”

    大神脑子中马上就做出了种种推算,认为在这个时候提前向雷蓝依儿透一透口风效果最好,于是他马上就开口道:“母后,我只是做了一些该做之事。如果我管控的空域出现了异外而不被发现,只能说明我不称职,到时候我就无法面对父王和母后了。倒是不用父王劳神奖赏,我这里先有一件事情要向父王和母后禀明,不知当讲不当讲。”

    星际传链中的语音顿了一顿,“大神,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来,能做主的我就替你父王做主了,不能做主,还需要你父王定夺。”

    “是,母后。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我最近感觉天天琐事在身,太过无聊了,想接下来专心修炼。我的其他兄弟们也有同样的念头,都想离开军政两道。还请父王和母后成全。我呢,已经和他们说好了,准备买下军方退役的运输舰改造成星际回收船和运输船,在王朝当中回收物质,我们一同做商人。把父王和母后当年做到一半的事情接着做下去。母后,这件事情我会在面见父王的时候和父王详谈,我相信父王会支持我们的。”

    “是不是那两个混小子做出什么错事了?你们啊真不让我省心。”星际传链中,雷蓝依儿叹息一声,“你们在我面前都是一样的,算了,这样的事情要是我和你父王说,你父王会认为是我偏向我和你仙音后亲生的,暴怒起来,我可拦不住。等见面了,你自己和他说吧。你能说服他就什么事情也没有,说服不了,少不得惹上一顿惩罚。那两个混小子,我会教训一下他们,这天下不是他们的,如果他人只把目光盯在这里,我就太失望了。”

    大神笑道:“母后怎么能这么想,与他们无关。他们到我这里来,我倒时去拜见过他们两次,后来事情实在太忙了,抽不出时间就没有再去,不过,我在他们周边布下了大军,只要有风吹草动,第一时间就会护送他们离开。我和两位弟弟的关系可是不错,母后不要多想,他们很不错,很聪明。单是留下来这一份胆气就让人称赞不已,不堕父王威名。“

    “你不要夸他们,也不要替他们说话。他们什么样,我心里面清楚,想知道他们做什么,想什么,屈指一算就能一清二楚。何况他们算是在我身边长大,什么样的性子我也一清二楚。大神啊,他们到你的地方,该是去见你的,执弟弟之礼。可是他们竟敢自持身份,让你前去见他们,这种事情不可饶恕。我会惩罚他们的。你们是超智脑,他们两个只是凡身肉胎,你们可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给他们机会,如果以后还敢这样,那就证明他们不堪大用,不用你们说,我这边也会放弃他们的。“

    大神忙道:“母后言重了。我们兄弟之间不在乎那些虚礼,谁见谁都是应该的。他们这次表现的不错,应该赏,而不是罚。我刚刚和母后说的事情不是因为他们才做出的,这种想法我早就有了,其他的兄弟也有,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我们是超智脑,自是与一般的人类不同,他们想要的不是我们需要的,我们要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说到这里,大神不好意思的嗯嗯一笑,“母后也是超智脑,不知道能不能在这方面给我们指点?”

    雷蓝依儿道:“我是超智脑不错,只是我对目前的生活很满意。因为我的生活处处都有希望。具体和我也不好说,想说也说不上来,我就给你们一个建议吧,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自己不喜欢的,永远不会开心。还有,更重要的是要让自己的人生有希望,没有希望着的人生枯萎的会非常快。你们只要过得开心,有希望,你们做出什么决定,我和你们的父王都会支持。放心吧,我不会以常人来看待你们。人要有追求。”

    大神说了一句,“谢谢母后,我会把母后的话告诉其他兄弟。他们会明白母后和父王的一片苦心。都是超智脑,想想就能理解了。母后放心,我们知道该做什么。”

    雷蓝依儿在那边苦笑,“要是都像你们这样,我就放心了。好了,明天我们就会到你所在的星域,我已经交待下去,前面的事情由军方和牛千木他们负责,你现在可以把你的人手撤出来休息了。等我会见了面,你再和我详细的说一说。”

    “好的,母后!”大神笑着和雷蓝依儿结束了通话。

    结束了通话,未喝的黑心果汁已经凉了,大神端起杯子倒掉,洗了一下杯子,重新用开水冲了一杯,这一杯喝在嘴里,没有刚才那一杯苦了。

    却说另一边,在战争堡垒中,雷蓝依儿的脸色刷的一下就阴了下来。两个破孩子的表现她早就知道,只是两个孩子有那么一份胆气已经很不容易了,再在其他的地方对他们有所要求就太过了。雷蓝依儿也知道,说来说去,还是她当母亲的偏爱之心太过了,要是大神他她所出,遇到这种事情,她肯定不会一笑了之,占了理,她绝对要替大神出头的。可是大神必竟不是她亲生的。她本以为没有什么事,这等小事,大神不会放在心上。做为超智脑,对人情事故早就了然于胸,不会有什么挂碍。哪曾想,大神是没有持碍,并且更进一步,一点挂碍也不想沾上,直接就退出军政两界,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和两个破孩子玩下去。你们不喜欢,我们就离你们远一点,借口吗,有的是。

    可是她雷蓝依儿又不能说大神的不是,人家对王朝是有功的,惹论感情上,大神在夫君哪里是无可替代的,这家伙可是逼走了西米,后来西米死亡,夫君也没有拿这家伙怎么样,甚至一句重话也没有说。通过这一件事情就知道其在夫君心目中的份量。若大神只是智脑倒还好说,偏偏他们用夫君的血脉化生出了肉身,其中大半都有从龙之功,都是随着夫君征战天下,建立过功勋的,这一点不是两个混帐小子能比的。

    在她和天机仙音心目当中,自然是两个混小子的份量要重一些,那十来万和两个混小子没有办法相比。她们这么想,在夫君哪里可不一定这么认为,都是他的血脉,虽然大神他们没有经母胎就有了肉身,估计在夫君心中,这十来万血己的血脉就是不比两个混小子,也差不到哪里去,更有可能,因为这样,在感情上侧重他们一些。男人的心思如海,想要完全知道,做为女人不太可能。

    更让人不得不多想的是,大神十来万的兄弟可都是出身于军中,和军中的上下都配合过作战,其中的感情自是不用多用言语表述。男人有三铁,一起同窗,一起长大,一起战斗,要是这十来万传出有什么不公的待遇,那军队不用说自会有裂痕产生。这不是雷蓝依儿想要的。现在再加上,大神直接退出了,以后再有什么针对他的事情,他越是忍让,越显得自己和天机仙音所出的两个儿子不能容人,没有教养,那个时候可就打脸了。

    这件事得处理,而且要处理的漂亮,不能让大神心生芥蒂的离开。不然,就是有她们这两个女人在,等这两小子长大了,在其他人眼中肯定没有好的形象。到了自家大哥的地盘上,端着架子等着大哥上门问好,还一连上门两次,居然还端坐不同。实在是眼里无人。人家大神为什么去两次,就再也不去,两次已经够了,再三次就是大神低三下四了。大神不是一个人,要是一个人,他怎么做都好,大神背后可是有十来万雷森的血脉,他们出身一样,是一类,大神就是有心,也不敢,否则,他无法向背后站着的十来万的兄弟交待。

    两个混帐小子做事实在是差了,他们心安理得的做这件事,认为他们才是正统,他们才能代表王室血脉,岂不知,要论血脉,大神他们身上的血脉更纯粹,没有经母体生出,那血脉纯粹就是雷森的血脉,直系中的直系。这两个小子,其中一个有他蓝依儿的血脉掺入,另一个有天机家族的血脉掺入,论及纯粹和人家大神他们差十万八千里。更有在雷森还是少年心性的时候,大神就陪在雷森身边,出生入死,几乎经历过雷森所有的起起伏伏。无论哪一点,认真起来,都不是两个小子能比的。

    雷蓝依儿越想越气,自己身边长大的孩子做事怎么会如此的没有脑子。也许大神他们早就有定计,早就想退出,只是没有借口,怕雷森不答应。现在好了,这两小子直接把理由给送到门口,大神直接顺水推舟,让谁都无话可说,顺道的还搏得一身好名声。

    雷蓝依儿去找天机仙音,这件事情她要和天机仙音详细说说,两个孩子的教育全在她们俩个身上,好与坏都和她们脱不了干系。而且,要是她们处理不公,一下子就和大神他们对立起来,以后想得到这十来万的帮助就有些难了。

    尤其是她雷蓝依儿,在当初,大神他们可是认她为母,为了她甚至和西米作对,要是她处理不公,直接就寒了这些人的心啊。就是雷森知道,嘴上不说,心下对她也会失望。

    这样的事情雷蓝依儿是不容许发生的。

    天机仙音听了雷蓝依儿讲了整件事情的过程,有些不以为然,“大神他是当哥的,两个小弟过份一些也是应该的,他要是计较倒是他的不是。”

    雷蓝依儿心下一沉,一双眼变得严厉起来,直盯着天机仙音,“仙音妹妹,你是这么认为的,还是这其中有你的手脚,是你教他们这么做的,想借机会树立他们的正统地位是吗?”

    天机仙音眼神躲闪,干笑一声,“不错,这件事是我让他们做的,我不认为有错,这盘龙王朝只有一个,继承人也只能有一个。他们也是夫君的仙脉,但是人有远近,在我这里他们是外人,我是不可能让他们继承王朝大统的。继承王朝大统的只有我们两个的儿子,其他人没有资格。我这么做没有错。”

    雷蓝依儿听了这话,心中当时就寒了下来,半晌没有说话。她又听天机仙音说道:“姐姐,我知道我这么做可能让你不开心,但是,与其现在埋下以后争统的祸根,不如从现在起就断掉一些人的念想。王朝正统只能从你我所出中分出来。”

    雷蓝依儿用陌生的眼光看了天机仙音一眼,忽然明悟,接着就心灰意冷起来,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了,你和夫君有宿缘,也许就是这一座王朝的宿缘,王朝事了,你和夫君的缘份也就断了。王朝是你的了,此事一了,王朝的事情我就不再插手,我的孩子只要我没有死,就不会在王朝争什么,你放心,大神他们以后也不会和你的孩子争,他们准备从商了。我会让我的儿子也入一股。”

    天机仙音脸刷的一下就白了,“姐姐,你把话说明折,什么宿缘一了,我和夫君的缘份就断了。不可能,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替夫君分忧。”

    雷蓝依儿声音发硬,“你们天机家族就是天机家族,遗传基因很顽固啊。”摇了摇头,再也不理天机仙音,抬步朝外走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