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堡垒的另一边,雷森的脸色发青,他没有想到他不在的时候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自己在前面冲杀,后院却先不稳起来。这天机仙音要搅风搅雨啊,下意识里,他认为,天机仙翁不安份,挑起了这些事情,心中切切实实浮起对天机仙翁的杀意来。

    天机仙翁正在和牛千木说事情,一身的轻松,脸上的笑意不断。王朝究竟是强大的,不惧任何人。再大的危机,大家都有主心骨,主心骨在,就不惧不畏。这才是王朝气象。

    “哈哈,不错,仙翁,这一次有你在,我这心里就踏实了。”牛千木高兴的说道,“做为老友,我为你的做法感到高兴,相信尊上知道了也一定很高兴。”

    牛千木确实很高兴,天机仙翁不管是不是出于本心,这一次表现的都不错,没有再让他感到深藏了种种机心。显然,天机仙翁已经想做一些改变了,而且这些改变是真诚的。做为了解天机仙翁的老朋友,牛千木打心里感到高兴。

    他跟随雷森,忠于雷森自然也了解雷森,雷森不是那种不能容人之人,有天机仙音在,男女之情,夫妻之爱,雷森和天机家族已经有了割舍不掉的关系。与其让天机家族用天机术埋藏下异志而不被天机查觉,倒不如早早化解,免得日后刀兵相向,血肉相残。

    “呵呵,”天机仙翁轻轻的笑着,心中也是一片释然,有些时候放下比执着好。有些时候强行去执行一些使命,付出巨大无比的代价,是得不偿失,自私自利。

    不过,天机仙翁心里面多少还有些担忧,雷森不在意他做的事情,当初暗中安排他这么做的人难道就算不出雷森的神异,神异到无人能制住雷森吗?要是那个人知道,为什么还要他来做这些事情,单单是试探吗?一些让人身体生寒的念头涌上心头,让天机仙翁心慌意乱,突然间就觉得自己只是可悲的棋子,下棋的人在用他的一生,他的全部在下棋,等他用尽之时,就是被踢出棋盘,身死道消之日。

    一切都是最是别人的算计之中,他天机仙翁,雷森,包括该出现的所有的人似乎都是被放在早就制好的棋盘之上,被人操控着,按照别人的意志在行事。

    那个在事发几百年就传授他天机术的神秘人不知道是不是下棋之人,高深莫测的仙术,来去无踪的身姿,对他的许诺,让他相信,只要他按照神秘人的吩咐去做,他日,神秘人一定能让他得到大道,成就无上的仙位。陡然间,他回想起来,在放下的基础上,他从种种的痕迹中闻到了阴谋的味道。这个阴谋不单单是针对雷森的。

    做为身负天机术的人,天机仙翁不像牛千木他们这样,在什么都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随手抓来,扔到下界,不执行也得执行保护地球的任务。在他还不知道神秘人要他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就悟到了一些东西,有心留意仙域的掌故和变故,从而知道,仙域并不是安乐之土,始终和外域之间有着战斗,一直都不平和。更知道,道佛神三道各成一域,彼此之间既相互支持,又相互斗争,他们把道佛神三域之外称为外域,外域的敌人十分强大,始终对三域怀着强烈的毁灭的欲望,因此,三域对外一直战斗不断。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神秘人,或者是神秘人背后的人,算到了一些将要发生的事情,提前布下后手,希望以此来应对将要发生的事情。

    仙域和佛域,以及神域会发生什么事情,天机仙翁不清楚,但他能感觉到,这三域面临着一场大劫,大劫靠着三域的力量无法化解,关键就在应出之人上。而且上面有人似乎不愿意雷森这个应运而生之人,或者说是应劫而生之人就此成长起来,对他有所想法,并且要通过天机仙翁来控制住雷森,以期将来在雷森到达仙域时,能控制住雷森。他天机仙翁自视甚高,为一些欲念和执念所迷,直到放下时才明白,他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试图控制雷森的工具。仙域中有人打得一手好算盘。天机仙翁在心头冷笑,他们做了很多的准备,甚至传他遮蔽天机,遮蔽神魂中最真实的念头的法门,可谓是想的周到。只是,恐怕那些人也不会想到,他们想要控制的应出之人生猛无比,不但心性坚硬如铁,更是气运过人,一出世就直接掌控了天道之机变,更掌控了魔法元素的最高规则,可以说,在这一个宇宙中,他雷森就是神,在这个宇宙中,没有人敢于正大光明的违背他的意志。从而让他还没有考虑好怎么去控制住雷森时,雷森已经让他控制不住了。

    想想也是可笑,他要真是聪明,就该在知道雷森控制了天道,能降下无量雷劫时就放弃,彻底的放下和雷森修好,要是那时就放下,他不会损失掉自己大半的血脉后人,不用名声全无,也失去了对天机星的控制,从而不得自在。

    天机仙翁一时出神,让牛千木有些好奇,他伸出手掌在天机仙翁面前晃动着,晃动几下,见天机仙翁没有反应,乐了,“嘿,仙翁想什么美事呢?”

    天机仙翁长吁一口气,“在想过往,你说仙域现在会是什么样子?还会和原来一样吗,我们要是有一日回归仙域,那里还是我们所熟悉的吗?”

    牛千木不在乎的说道:“仙域现在怎么想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想知道也知道不了,无法和仙域联系上啊。要想知道,他日尊上找到仙域通道,并能打通,我们回去就知道了。反正,我想仙域现在也好不了,说不定早被外域给打的残破不堪。我们能被他们选中扔到这边,对我们来说也未尝不是一场机缘。”

    一场机缘?天机仙翁一愣,机缘是什么?是这一场历练吗?对于他们来说,这场历练重要性目前看起来并不大,最大的机缘就是认识了雷森这个应出之人。天机仙翁和牛千木比起来,似乎和这场机缘很远,雷森在从仙域下来的半仙中,只相信牛千木。虽然大家都一样向雷森打开神魂,让雷森在神魂中打下魂印,但是在雷森面前,他们有远有近,十个天机仙翁也比不上牛千木一人。这场机缘他天机仙翁所占的并不大。

    “他日,你我随尊上回到仙域,让他们看看,我们这帮被他们随意扔出仙域的人有什么样的机缘。说起来,我们还要感谢选中我们,并不顾我们的意愿把我们扔在这里的人。”

    “轰隆!”舰外传来一声巨大的轰响。牛千木吓了一跳,“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响,是那片空域出现变化了吗?”

    “报告堂主,是雷声,星域真空中突然在快速的聚集雷云。刚才那声音是雷云生成是传出的。雷云中有灰白色我闪电,威力很大。”外面有人报告。

    “真空中有雷云出现!”牛千木大惊,真空中怎么会有雷云出现。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马上就会有坏事发生,雷云突然出现绝不是偶然,极有可能和雷森有关。

    “仙翁,咱们出去看看。”牛千木马上反应过来。看向天机仙翁,却看到天机仙翁脸色苍白,“仙翁,”他惊叫起来,“你怎么了?”

    天机仙翁眼神慌乱,“牛千木,这是尊上针对我的,这是针对我的天劫。尊上容不下我了,他要灭掉我。牛千木,你要救我!”

    牛千木大惊失色,“天机仙翁,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让尊上暴怒的事情,说出来,要是小事,我还可以向尊上替你求情,事情大了,谁也救不了你!”

    “我没有!我没有!”天机仙翁大叫起来,头上的白发直立了起业来,像一把乱草一样竖立起来,向四处飘散。“牛千木,我已经全放下了,真的全放下了。你要相信我,马上向尊上替我求情,不然就来不及了。”

    牛千木看着天机仙翁一副惊恐的样子,马上拿出星际传链试图联结到雷森,通联不上。他马上手忙脚乱的通联雷蓝依儿,同时对天机仙翁叫道:“你找天机仙音,我找雷蓝依儿,尊上和她们在一起,现在只有她们能劝解尊上。快!”

    天机仙翁这才返过神来,马上拿出星际传链联系天机仙音。对,他们有一个宝贝孙女,宝贝孙女是尊上的女人,尊上很宠爱他的孙女,他的孙女一定能救他。一定!

    “牛前辈,你有什么事情。”星际传链里传出雷蓝依儿有些消沉的声音。牛千木滑听出来,急促的说道:“王后,请你马上去见尊上,阻止尊上击杀天机仙翁。雷云正在虚空中形成,时间还来得及。替我转告尊上,我牛千木拿我的性命担保,天机仙翁现在绝对没有其他的想法了,他现在和我一样忠于尊上。请尊上放过他!”

    “怎么回事?”那边,雷蓝依儿声音陡然间高了起来,“是不是天机仙翁自己做出什么触犯尊上的事情,为天道所不容,才降下的天劫?”

    牛千木急声道:“我不知道,但是天机仙翁已经放下了过往。我想请王后你出面保他一保。他留下来,对尊上有大用,比我有用,请王后一定要救他。俺老牛求求你了!”

    “你等我,我马上去见尊上。”雷蓝依儿马上动身去见雷森。她脑子中马上就明白,一定是天机仙音做的事情被雷森察觉,雷森迁怒于天机仙翁。

    “仙音啊,你一定要救救我,我现在真的没有其他的想法了。以前是我不对,但是那不是我的本性,是我在从仙域下来之前,有大人物交给我的任务。”

    “轰隆!”舰外又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天机仙翁吓得浑身一哆嗦,声音变成尖锐起来,“仙音,爷爷虽然做过不近人情的事情,做过让你伤心的事情,对不起你,但是爷爷一直很疼你,一直很疼。爷爷求你,求你救爷爷一次!”

    星际传链中传来一阵东西砸落在地上的声音,破碎声,慌乱的脚步声响成一处,天机仙音惊惶的声音传出来,“我,我马上去见夫君,爷爷你安心!”

    “好,好,爷爷就等你了。爷爷保证,爷爷会向尊上爷爷知道的所有的一切都向尊上说个清清楚楚。和尊上对抗不是爷爷的本心,爷爷是被逼的,是仙人指使爷爷做的……”

    一旁,牛千木急得直搓手,等天机仙翁收起星际传链,他马上提醒天机仙翁,“仙翁,你赶紧联系两个王子,让他们在尊上面前求情,快。我也联系大神他们!”

    “好,好……”天机仙翁手忙脚乱的联系两个王子,现在恐惧完全控制住了他的心神,他六神无主,在生死面前,再也没有智珠在握,淡然处之的态度。

    在牛千木的座舰以前,有一座被近百艘战舰护卫中的战争堡垒静静的悬浮的星域中。在战争堡垒内,两个少年正通过屏幕看着外面生成的雷云。他们正在兴趣盎然的猜测,这是哪个不开眼的惹了父王,惹到天雷滚滚,要降下毁灭性的惩罚。

    他们两个就是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所出的两位王子。他们只是知道自己的父王掌控了天道之机变,只要违背父王意志,天机就会感应到,会降上适当的惩罚。

    他们也只是听说而已,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天劫形成的样子。这是他们第一次亲眼所见,既让他们兴奋,又让他们自豪。这就是他们的父王,这就是他们雷家,没有人敢于违背父王,在这个宇宙当中,他们就是至尊,谁敢不服,天雷加身。

    “这是谁这么不开眼啊!敢惹父王,我要是知道了,亲手捅死他!”

    “管他呢,反正父王不会饶过他。这天劫来得好,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父王威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