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王子就在赞叹,蕴藏在体体的星际传链从他们身体内飞了出来,从星际传链中传来天机仙翁惊恐无比的声音,“两位王子救我!”

    “是外公!”两位王子吓了一跳,几乎是同时问道:“外公,怎么了?”

    “尊上要杀我!我已经是完全忠于尊上了。请两位王子看在我们有一份亲情的份上,替我向尊上求一下情,请尊上饶了我,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两位王子惊呆了,父王要杀天机仙翁。为什么,在以前天机仙翁都造过父王的反,父王都没有治他的罪,还允许天机家族残存下来的族人归属于盘龙王朝,给予了应有的地位。这是又怎么了,天机仙翁做了什么让父王不能容忍之事,惹来父王的天劫之雷?

    两位王子年轻的心里,对天机仙翁并没有多大的仇恨。这要归功于两位王后,天机仙音不愿意让自己和雷蓝依儿的儿子像别人一样仇视自己的家族,怕将来自己的家族越来越难过。雷蓝依儿则是顾及天机仙音的面子,基本上不在两位王子面前谈论天机仙翁和天机家族,就是不得不提时,也只是轻描淡写,没有给两个小子描绘出天机仙翁可恶与阴险的面孔。

    “不,不行。咱们的亲戚本来就不多,天机仙翁是外公,要是他也死了,咱们在外可就没有啥亲戚了。咱们得向父王说说,不能杀了天机仙翁。”天机仙翁的重外孙眼睛眨了眨,对雷蓝依儿的儿子说道。雷蓝依儿的儿子,没有意见,他能记起,天机仙翁每次见他都是会拿出一些礼物给他,有时候还会指点一下他的修炼,更有时候还会放下架子,笑呵呵的陪他玩耍。在他的印象里,这个老家伙比自家的爷爷要好太多了。自家的那个爷爷病他们带有太多的目的,父王不喜,他们也不喜欢。爷爷老想着要父王饶恕雷氏,恢复雷氏的荣光,凭什么啊,这大大的王朝是父王打下来的,雷氏不但没有功,反而有罪。在父王统一整个王朝的伟大,光明且正确的战斗当中,雷氏的雷霆王抵抗的最坚决,给自己这一方造成太多的损失。这样的一群人,还想着要把他们捧为上宾,请回来,还要当祖宗供着。不用说父王不同意,两位王子也不会同意。不管亲不亲,你都是我的敌人了,还想着从我这里要好处,要尊贵,天底下又这么样的好事,麻烦你给我来一打!

    “好!用你的星际传链,你来和父王讲,你讲完我再讲。”雷蓝依儿的儿子显然比较冷静一些,知道自己不能打头阵。其实在这个时候,他有些疑惑,刚才天机仙翁的话没有说全,是只向他们两个来求助,还是自己的两位王后已经知道了?要是不知道,这天机仙翁就太可恶了,不知是犯了什么事,不敢先和两位王后说,却想利用他们,把他们拉下水。要是知道了,两位王后却没有联系他们,交待他们该怎么做,那只能说明,两位王后知道事情严重到不想让他们牵扯进去,想让他们置身于外。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他们现在贸然加入进去都不是什么好事,有可能会惹怒父王。

    不过,雷蓝依儿的儿子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多说什么。少年人,总有一种感觉,认为他可以处理一些事情,可以改变一些事情的结果,那种成就感会让人欢喜不已。雷蓝依儿的儿子也想通过改变一件事来感受那种成就感。

    两位王子马上和父王联系,却发现,父王的星际传链已经封禁了起来,他们根本就联系不上。又各自联系自己的母后,天机仙音告诉自己的儿子,她和雷蓝依儿正在求见他们的父王,他们的父王似乎闭关了。雷蓝依儿却悄悄的告诉自己的儿子,警告他,这种事情不要掺和进来,不是他能掺和的,大人的事情,小孩子离的远一点。

    就在这个时候,大神却是一脸的惊骇,天机仙翁又做出了对不起父王的事情,天道查觉,要击杀天机仙翁。这是要出大事啊!大神想了想,在星际传链里对牛千木道:“牛前辈,这种事情我出面似乎不合适吧?只要是父王的敌人,我一直都是除之而后快的。要是天机仙翁做出了对不住我父王的事情,你找我求情似乎是找错人了。”

    牛千木急道:“我可以用我的人品担保,天机仙翁他已经改变了,不是以前的那个天机仙翁了,你要是接近他,就会发现,我所说的不虚。大神,别人不知道,我是知道的,在尊上眼里,你们和我们一样,尊上没有把你们当成不谙世事的孩子,你们一出现就掌握了大权,尤其是你,清除了可恶的大和族,了了尊上的心愿。到现在,你虽然不是权力很大,但仍然替尊上镇守一方,可见尊上是把你当成成人。你在尊上面前说话比我要有用的多。”

    大神淡淡的说道:“牛前辈莫要抬举我,我跟随尊上的时间较早,知道尊上的性情,要是天机仙翁做的事情他能容忍,他就会继续容忍下去。要是他觉得再也无法容忍了,谁劝也没有用。”正在牛千木有些失望的时候,大神又道:“我会试着和父王说一说,能不能有用,我也不知道。牛前辈的面子我还是得给的。我顺嘴提一句,你们现在不要在军舰里呆着了,让天机仙翁前辈离军舰远一点。呵呵,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以防万一。”

    大神说完就结束了和牛千木的通话,他等了片刻,在脑海里迅速盘算了一下,这才用星际传链和雷蓝依儿联系上,雷蓝依儿在星际传链里声音冷清,“连你也被他们拉上了。刚刚你两个弟弟和我们通过话。大神,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你父王的星际传链外人无法通联的上,现在估计是在他的空间里修炼。嗯,不要出乱子。”

    大神深吸了一口气,“母后,我明白。我会注意的。”

    大神没有再说什么,正好,他有理由去应付牛千木了,两个有背景的弟弟都无法联系上父王,他联系不上也是应有之意。可以和牛千木交差了。

    “牛前辈,我是大神。父王哪里我无法联系的上。刚刚和我蓝依儿母后通了话,她告诉我她和我仙音母后正在等候父王。父王似乎是进入他的空间中修炼去了。要是能通联的上,我知道该怎么做,请牛前辈放心。同时替我转告天机仙翁,我相信他,让他坚持住。”

    “大神,我已经知道了。”那些牛千木声音低哑,“仙翁他做过的事情确实是不可饶恕,只是尊上已经饶恕过他一次了,最近他又没有犯什么大错。唉,这不是我能知道的,谁知道他现在又做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管了。”

    大神放心了,“牛前辈,哪就这样。母后要我在这段时间内管好这边,不要出了乱子。你们的地位比我高,权力比我大,这样的事情还需要牛前辈和几位前辈出面。”

    “好了,就这样吧。我现在请仙翁离开战舰。希望尊上能从空间里及时的出来。我能感受到天劫的威力巨大,不是天机仙翁能挡得住的。看天机仙翁的机缘了。”

    “牛前辈保重,不要多想。人情总是有来有往,有人走,有人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坚守了我们该坚守的,做了我们想做的事情,就不会有遗憾和愧意。我想在这件事情上牛前辈一定做了你全部该做的事情。你尽力了,要是还不能改变,只能说天机前辈确实是气运已尽,救无可救。再说一句,保重。”这样,大神才和牛千木结束通话。

    他能理解牛千木的心情,看着自己老友死在自己面前,一边是忠诚,一边是友情,牛千木现在很难。人的感情真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只要沾染上就摆脱不掉。大神看到他重又冲泡的黑心果粉,虽有余温,他却不想再喝,世事已经很难了,何必再加一层苦味。

    天机仙音神色惶然,雷蓝依儿站在一边,不像以前那样和她亲密无间的站在一处,而是和她保持了一段距离。显然,因为她教唆两个儿子对大神做出那等事情,已经恶了雷蓝依儿,雷蓝依儿不能接受,准备和她划清界线了。

    天底下的事情没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雷蓝依儿刚和她谈了这件事,没过一杯茶的功夫,就传来天劫要劈杀天机仙翁的消息,这时间太巧合了,巧合到让人不安。天机仙音知道雷蓝依儿不会向雷森报告这件事情,她了解雷蓝依儿,雷蓝依儿不是那样的人。哪么,只能说这件事情被雷森查觉了,惹怒了雷森,雷森认为背后有阴谋,天机仙翁是在背后之人,雷森不能容忍自己的家中充满了权势和阴谋,他发火了。

    天机仙音走到雷蓝依儿身前,行了一礼,“姐姐,我家爷爷的事情还要姐姐多多周旋。”

    雷蓝依儿面带倦色,“夫君进入空间中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我们都找不到他啊,什么求情的话也不能说。你也不要着急,等着吧。”

    天机仙音看着雷蓝依儿的脸,轻叹一口气,“姐姐,我知道你对我的做法不满意,夫君也有可能查觉了,这才迁怒于仙翁。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这件事情是我一个人的主意,和仙翁没有半分的关系,夫君这次是怪错了你了。要是这是天机仙翁的主意,我是不会同意的,我知道他那个人,怕不小心着了他的道,根本就不可能采用他的任何建议。牛千木牛前辈说了,这次他可以担保,仙翁已经改变了。”

    雷蓝依儿摇了摇头,“这个时候说这个没有什么用。这些话要夫君听到才行。夫君听不到,什么改变都没有用。妹妹,政治在有些时候是无情的,不是因为亲情,也不是因为改不改变。妹妹啊,一点小事就有可能引来不可更改的大变动。以后,你也要注意一下,政治的事情没有那么单纯,有时做不如不做,如果大势以成就要顺应大势,大势不变,逆大势而为,只会带来痛苦和厄运。仙翁他虽然智慧过人,但是他逆了大势。妹妹你要记住,逆了大势,只会被碾的粉身碎骨。也许你做的事情已经被夫君查觉了,但你要相信,这只是一个诱因,如果没有前面他做的事情,单因这一件事情也不会惹来这么大的惩罚。你要相信夫君。”雷蓝依儿深深的看了天机仙音一眼,“你很聪明,没有说是我向夫君打了小报告。这一次确实不是我,我准备和夫君谈一次,以后这王朝就由你的儿子来继承。”

    天机仙音想说什么,被雷蓝依儿伸手拦住了,“不,你听我说完,我的儿子我是不会让他陷在这里的,他的的世界不在这里。所以这里我不会和你争。我认为你多想了,大神那些人我还是了解的,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和谁争权,他们是一群特殊的人,他们知道他们的劣势,他们是超智脑,利和害算得很清楚。虽然他们不会天机术,但是他们知道他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你这样对他们是把他们推到你的对立面。想想吧,十来万的超智脑,如果起了破坏之心,一刹那间就能控制一个星球的主脑,直接夺了权限。我们的王朝目前还是一个以科技为主的王朝,就是以后,也离不开科技,要是因为你激怒了他们,夫君对他们特殊的感情不一定会支持你们,就是这个王朝被你和你的儿子继承了,他们突然出手,你们也控制不了。何况,如果没有夫君的同意,军方那些人也不会站在你们这一边,会保持中立。想想那种后果吧。是不是你能承受得起!你要好好想想!我相信夫君会支持我的想法,我能说服他让你来主持王朝政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