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仙音想辩解,星际传链突然浮出,从星际传链中传来一片惊恐的叫声,“王后,天机王后,救救我们,我们是天机家族的,密集的劫云突然出现,已经击杀了十多个我们的族人。这是怎么了,请王后向尊上求情,我人天机家族真的不会再反叛了。”

    天机仙音身体一片冰冷,天劫针对天机仙翁还不是终点,现在是针对整个天机家族,夫君这是要把整个天机家族全部灭掉吧。她不过就是做了一点小事情,就是错了,也是小错,夫君没有必要表现的这么冷酷,要用天机家族的性命来惩罚她吧?

    雷蓝依儿也有点不相信这是雷森主动做出来的决定,因为一个人的决定而牵连上一批人,这似乎不是雷森的作风。要杀天机仙翁,还要把天机家族全部处死。这种事情真要是雷森做出来的,那说明天机仙音可能真的触怒了雷森。

    “也许,这只是一个误会,可能不是夫君的真实想法。仙音妹妹,你问问他们,劫云是什么时间形成的。要是和仙翁形成的时间相差无几的话……”雷蓝依儿没有朝下说,要是真的和天机仙翁的天劫出现时间相差无几,那只能说明,这是雷森故意为子。虽然不知道雷森这么做有什么目的,但直觉告诉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有关。

    天机仙音依言问了,那边说出了时间,两下里一对照,几乎和天机仙翁同时发生。这已经不用多说了,就雷森的意思,天道之机变忠实的把雷森的想法付诸行动。

    “夫君,夫君,你出来,我要见你,我要见你。这件事完全是我的主意,和天机仙翁无关,也知天机家族没有半点关系。我承认,我是有自私的想法,我做的事情有些过分,可是我绝对没有其他的心思,天道在上,可以明察啊,夫君……”

    天机仙音大喊大叫起来,她已经被吓到六神无主了。她可以任性一回,可是这结果却很吓人,吓得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做了。他相信,雷森这么做不一定完全针对他,可是她也知道,雷森发起怒来,几乎没有人能拦得住。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雷森能听到他说的话,不让这件事再朝下发生。死人了啊,还是他天机仙音的妻子。

    “夫君,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天机仙音的大声喊叫没有人听到雷蓝依儿冷静的站在那里,不再劝说天机仙音,这要是她自己遇到这种事情,也会一时无法接受。

    天机仙翁不得不离开军舰,牛千木对他不错,这等事情他也不愿意给牛千木添麻烦。在牛千木提出两人到星空中去时,他就同意了,虽然他还在恐惧,还在求牛千木向雷森替自己求情。天机仙翁觉得自己很丢人,在死亡再次来临时,他的表现竟然会这么不堪,没有骨气,没有气节。他很想强硬起来,表现了解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只是,他做不到啊。

    天机仙翁出去,牛千木也不肯在军舰里呆着,随着飞了出去。他心中多少有些悲凉,心中暗想,“尊上是真的容不下天机仙翁了吗?是不是还有转机?”

    看着天机仙翁自觉的向星空深处飞去,星空中的劫云缓缓的移到天机仙翁的头上,劫云呈七色,像是某个画家的涂色盘,颜料飞出,七色乱在一处,涂了一地。颜色上杂乱无章,在其中却有一条条似蛇似的灰色闪电在其中穿行。样子阴森,看一眼就让人恐惧。

    牛千木转身飞回战舰中,下令,属于执法堂所有的战舰马上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本空域,尽量的离天机仙翁远一点,别到头来热闹没有看上,却惹祸上门。

    下完命令,牛千木才想起来大神和他说过话,马上联系上大神,说道:“我已经从那边撤出了,你下面的军舰是否也撤离完毕?”

    大神对牛千木的帮助表示感谢,他说道:“属于我的飞船已经离开那边。两位王子的座舰不愿意移动,希望牛千辈能和他们说一声,让他们按照我们的要求,离开那里。”

    牛千木忽然觉得,这两位王子实在是太任性了,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听从安排,摆什么王子的谱。劫雷有很大的可能不会波及到他们,只是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大意了,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这两位王子不是坑人吗?在这一片星域的所有人马都会心里不安。

    牛千木马上联系上两位王子,语气变得很不客气,“两位殿下,都到这个时候了,马上听众安排,到你们该去的地方上去。有一点胆气,不会连自己有多少实力都不知道了吧。我没有心情和你们废话,马上,赶快!”

    两位王子在牛千木面前不敢像对付大神那样,他们的眉眼也能看出高低来。这个牛各木对他们父王的忠诚无可置疑。要是牛千木朝父王歪歪嘴,一顿训马上就能落到他们的头上。两个小家伙表现的很听话,“我们只是想等一等,现在就让军舰后撤。”

    “别没有事尽给人添乱。虽然你们身份高贵,有高贵的身份不代表你们可以乱来。要是你们父王允许,我十分愿意,把你们扔进劫云里去,让你们尝尝劫雷加身是个什么滋味。等这次事了,你们回王宫里去,别没有跑出来,什么时候长了本事,什么时候再出来,蝼蚁一样的本事,也敢出来,不怕丢尊上的脸!”

    牛千木说话特别的不客气,一肚子的气都洒在两位王子身上。也可以说,两位王子做事让他不满了,要是没有天机仙翁这等事情,他会容忍,只当这两个小家伙只是小家伙,闹点事,不知天高地厚,那是他们天直可爱有活力。有了天机仙翁这等事,一听到这两个小家伙在,马上就让他联想起这两位种种的出格的事情来,这个时候牛千木就不把这两个王子当成小孩子了,他马上就意识到,在两位王子的养成上出了点差错,这样的王子,不是他们这些人能认可的,他们想要的王朝继承人不但要有胆气,还有要气质,有内涵,能被各方认可,盘龙王朝能在其手中得到良好的发展,眼下,这两闰似乎不合格。做为最受尊上信任的人,牛千木觉得自己有必要让这两个人明白,除了尊上,除了他们是尊上的后代可以让他们自恃以外,去掉这一层,他们屁都不是。他们得知道该怎么做事。

    那边的王子连声应道:“我们马上就撤,马上就撤!牛千辈我们不是有意的,只是不想让人打扰到,专心的向父王替天机仙翁求情。”

    “你们要是能,那就好了。别和我废话,赶紧的撤。要是你们想死,我马上让大神把他的人马撤走,你们受咋咋滴。警告你们啊,你们这次做的有些事让很多军人不满,嗯,见到尊上,我会身尊上详细细汇报的,你们要有准备。”

    牛千木说完,再也没有心情和两个小家伙多说什么,伸手就掐断了通话。他心中对雷森突然要杀掉天机仙翁十分不解,心中窝着一团火,也决定不给雷森留面子了,直接告诉他,你很牛,你能掌控天道机变,可是你自己儿子却不牛,做的某些事情太失水准。

    过了一会,战舰主脑向牛千木汇报,两位王子的坐舰已经向后方移去。牛千木不满的冷哼一声,嘀咕道:“还算听话……”

    大神也接到报告,长松了一口气,等明日父王到来,把两个弟弟召到父王的身边去,他就不用这么担心了,也就可以专心的做自己的事情。那些军队的老家伙个个都是老狐狸,仗着和他相熟,有交情私谊,直接把两位王子的护卫任务扔给了他,告诉他,他最大的任务就是保住两位王子的安全,同时也要保证自己的安全。王朝的军人还没有死绝,用不着他们这些尊上的血脉后代冲锋陷阵。这几日,大神也累得够呛,之所以感到累,是因为,他感到这两个弟弟有意的给他下马威,在他面前摆着自己才是正统的架子,两次让他前去,以召见的方式见他,他倒是不在意,去了两次,两次后,这两位王子还想这样,他直接以军务繁忙为借口拒绝了。如雷蓝依儿想的那样,这种事情出现一次可以,出现二次尚可,如果出现三次,他就没办法交待了。他代表的不只是他自己,他还是十多万和他一样的兄弟的大哥,他是他们的代言人,他要是这么做了,以后那些十来万的兄弟如何去面对同样血脉的王子?

    宫斗?自古以来似乎王室就有这种事情发生。雷氏好像也有这种传统,父王就是这种斗争的牺牲品,不但父王的母亲死在宫斗中,父王也被人送到异邦的孤儿院中。十二岁就买了一艘破旧的星际回收船,一个人孤独的在星际中漂泊。

    天机仙音风仪尽失,雷蓝依儿在一旁冷静的看着。她没有劝,也不想劝。天机仙音自然认识到了,就该为自己所做的承担后果。这种后果虽然严重的过了头,但是那是夫君的意志,雷蓝依儿只会遵从,事后再和尊上沟通。尽管雷蓝依儿能一眨眼的功夫推测出种种的可能,在一些事情的基础上推算出接下来事情的走向。在这件事情上她却懒得推算,这是家事,没有必要去想得那么明白,家里事情清清楚楚就失去了味道。她不愿意失去这种味道,成为一个什么事都知道后果的人,那样就没有味道了。

    天机仙音的星际传链再一次飞出来,里面换了另一个天机家族的人,“王后,劫云!更多的劫云生成,我们的族人大片死去,就是在外面的族人也不例外,头上各生一片劫云。王后啊,天机家族要灭族了啊!王后……”

    天机仙音身体晃了晃,不知该怎么去对星际传链中的族人讲,能说这事是因她而起,是她想要将来的继承权,想要这个王朝大权不旁落吗?是她起了一些不该有的心思,忘了这个王朝权力都集中的雷森手中,她这么做过了雷森的线,雷森不允许有人来从自己的手中把权力分走。迁怒于天机家族。天机仙音都能想到雷森的心情,既然天机仙音有这种想法,并付诸行动了,那就先除掉天机家族,免得将来天机仙音作乱,天机家族在外面呼应天机仙音,从而尾大不掉,不好控制。雷森也不想想这整个宇宙的生杀大权全在雷森手中掌握着,他一个意志就能杀掉他想杀的人,用不着这么做。

    “夫君啊,我错了!”天机仙音大叫着。她也没有办法了,夫君跑回到空间中,显然是意志已定,不想为外人所更改。天劫能在一刹那间完成,可是这一次,不管是天机仙翁还是天机家族,天劫发生的时间似乎都拉长了。这是尊上一次警告,用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生命向所有心有异志的人发出警告——别把我的仁慈和忍让当做理所当然。当我发火的时候,说实话,连我自己都害怕。太可怕了!

    天机仙音确实后悔了,早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她就不去生出那么多的心思,好好的教育自己的儿子,做一位安生的女子就好了。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要是有,天机仙音一定有多少她吃多少。她知道,天机家族是保不住了。这种事情就是夫君不朝外说明了,也瞒不住有心的人,有心人前后一推测就明白原委了。不知道到时候那些知道事情原委的人会怎么看待她。说她狂妄,说她不知感恩,说她蛇蝎心胀!

    天机仙音的星际传链几乎没有歇着,都是家族子弟求救的声音。她还接到自己父亲的声音,“仙音,虽然我做过许多错事,不配为你的父亲,可是你看在我生你一场的份上,向尊上说两句好话,我不想死,我活得好好的,我没有叛乱的心思,我没有!我想活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