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活着,谁不想活着?天机仙音几乎想大声吼出来心中的愤怒和不满,只是她的喉咙竟然有些堵,对着星际传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王后!王后!救救我们啊!”星际传链中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叫!天机仙音一把把星际传链扔到一边,不想再听到里面传出的惨叫声。太天真了,天机家族做出那等逆天而行的事情,妄图行不可行之事,就是雷森暂时放下,却也是在雷森的心中埋下一根刺,这根刺,在养份充足之时,就会朝着雷森的心灵深处狠狠的刺上一下。提醒雷森曾经有过这么一件事情是不能被容忍了。而天机仙音就是那个提供养份的人。

    “唉!”雷蓝依儿见雷森始终不肯相见,知道雷森已经下了决心,再等下去也没有用处了。她心中不由的沉重起来,夫君这么做,显然已经做出了决定,这个决定会把原本表面上和气的王室推向分裂。要是这样,将来可真就要面临一些不可测的事情了。

    雷蓝依儿终于还是走过去,把手搭在情绪已经濒临崩溃的天机仙音肩膀上,调整了一下情情绪,尽量用淡然的语气说道:“妹妹,不要多想了。这件事情的发生不全是你的责任。我们夫君所在的地球上有一个叫佛教的宗教,他们信因果,有因就有果,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他们早已把恶果之因埋了下去,现在不过是收获恶果的时候。妹妹,休息一下吧!”

    雷蓝依儿的手抬起来,在天机仙音后脑上拂了一下,天机仙音的身体软在雷蓝依儿的怀中。雷蓝依儿对天机仙音的随侍说道:“带你们的主子回去休息,她操的心太多了,好好的休息一下就没有事了。下去吧!”

    天机仙音的随侍不敢多言,两人架起天机仙音无声的撤去。雷蓝依儿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又打量了一下舱室,叹了一口气,对自己身边的人说道:“我们也回去吧,这种事情就这样了,谁也改变不了了。我们走。”

    谁也改变不了了。当第一道劫雷打在天机仙翁身上,一雷击穿天机仙翁扔出的符阵,雷电之剑刺穿天机仙翁的身体,强大的电弧在他身体里乱蹿的时候,他就知道结局已经定了,谁也没有力量去改变了,尊上是铁了心要他的性命。虽然原因他不清楚,但是他可以肯定一件事情,尊上确实容忍他容忍到极点了。

    第二道雷打下来,把天机仙翁两条腿击飞,在星空里他的两条离体而去的腿很快变成灰碳松散开去,像是两团临近的灰雾团,让人看了打心里感到惊悚。

    天机仙翁仰天长啸,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在火红的星空中显得十分的醒目和刺眼。

    “他在说什么?”牛千木通过屏幕看到天机仙翁的嘴在动,不由的发出声音。整个舱室里就他一人,身边没有人回答他,“能吐唇语吗?”

    “能?”战舰主脑很快的就回应牛千木。在主屏幕旁又弹出一块全息屏幕,屏幕上有天机仙翁放大的嘴部动作,过了一会,屏幕上弹出几种语言。

    牛千木直接忽略其他的语言,目光一下子盯到华文,那行华文是,“尊上,我天机仙翁是身不由己,如今我罪有应得。如有来世,我不会再和尊上作对!”

    一行泪水从牛千木脸上滑落下来。他们都是可悲之人。当年,他们被人捉住,不由分说的强行命令他们到下界一个叫地球的地方去执行指定的任务。那个时候,没有人问问他们同不同意,愿不愿意放弃在仙域的一切,就强行让他们了解一切,把早已给他们准备好的东西扔给他们,一脚把他们从仙域踢到下界来。

    第三道雷打在真空中的天机仙翁的残躯上,一颗银发飞张的头颅脑从残躯上炸飞,别一道灰色的雷电追上头颅,头颅燃起青色的火焰,那是神魂被点燃后的颜色。

    牛千木闭上眼睛,周围一片寂然。

    天机仙翁的事情被很多人关注,都说天底下没有什么真正隐秘的事情。那些和天机仙翁一样从仙域下来的半仙都有一种悲凉感,他们现在剩下的老朋友老战友已经不多了,有的隐退,有的经不过一些劫难自然去世了,有的则是死在了雷森的手中。现在他们剩下的人一部分隐退起来,不问世事。有的在观看,在犹豫着该如何做。

    牛千木的舱室里一片烟云,牛千木破例的在战舰里像一个凡人一样吞云吐雾。大神走进舱室的时候,眉头皱了皱,挥手让主脑加速换风换气。

    大神在门口站了一会,等烟气散的不让他想呕吐才走进去,悄无声息的在牛千木的旁边坐下,过了一会,牛千木转了转眼睛,眼光无神的问道:“你怎么来我这里了?”

    大神微微叹了一口气,“我来看看你,事情已经发生,我们除了接受,不能做任何事情,唯愿人亡仇熄,没有人再记得谁做过什么。”

    牛千木摇了摇头,“我没有事情。不用为我担心,没有事吧?”

    “没有,我父王快要到了。牛前辈,我觉得你应该整理一下了。让父王见到你这个样子很不好。我相信父王现在很你一样,心情一样的不好。互相理解一下吧。”

    “尊上有你这样的儿子真好。”牛千木站起身来,“那地方没有形成通道吧?”

    大神点点头,“还没有,我们安排的能量监测仪器一直在工作,能量的波动更加的大了,已经超过能量监测仪器的最大测定值,我这边已经下命令,就近调动物质,把能量监测仪升级改造。要是这一次真是异族人试图打通通道,这一系列的能量波数据对我们将来有大用,用来建立数模,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们也能打通宇宙屏障,到我们想到的任何宇宙。”

    “你做的不错。我去收拾一下,等尊上到来,你随我一起去等候尊上召见吧。尊上也很累,在外面对实力超绝地异族,我们这些人又不能替他平息所有的事情,内外事都要他操心,我想,我们也该反思一下了。这里有烟,味道不错,你要不要来一根?”

    “我不用了,我还有事。”大神跟着起身。牛千木去收拾自己的仪容去了。大神也走出牛千木的座舰,返回自己的座舰之中。雷蓝依儿让他不去管两个王子,可是怎么能可能,那两个王子怎么说也是和他同一个血脉,还是不仇人,他不可能真的不管他们。在这个时候,防卫的事情有军方强者去负责,他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好两位王了。所以,他不但没有撤掉两个王子的防卫力量,反而加强了,把全部的手下移到两位王子所在空域的附近。

    只时,大神没有去见两个王子。从雷蓝依儿那里,他已经知道在王宫里发生的事情,天机仙音去求尊上,尊上躲到空间里去,直到一切结束这才出来。雷蓝依儿试着和尊上聊天机仙翁和天机家族,把天机仙翁和天机家族发生的事情向尊上汇报了一遍。尊上只是表情淡淡的嗯了一声,没有再做其他的评论。似乎不愿意意聊这件事情,让雷蓝依儿摸不清他的想法。雷蓝依儿提醒大神,在见雷森的时候小心谈话,他说的想退出军政两界的事情,能不谈就不要现在谈了,不要给雷森再添烦心事情。

    同时,雷蓝依儿也告诉大神,在大神将来的商业事业中留一部分股份出来,雷蓝依儿代表自己的儿子在里面参一股。将来雷蓝依儿所出的儿子会和大神他们多多亲近,雷蓝依儿要求大神以后要严格要求自己的儿子,不要娇纵了,该怎么来怎么来。

    大神本想推脱,雷蓝依儿便把自己的决定和大神说了。大神才知道原来是天机仙音在背后指使的,让他一阵无语。同时他也为雷蓝依儿果断的决定震惊了,说实话,他根本就没有想过王朝继承权的事情,他说过,他的眼界不在这一界,有更高的宇宙和世界存在,他没有必要把时间和生命在这里流逝。

    大神同意了雷蓝依儿的要求。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再提天机仙音和天机仙音的儿子。他们做出的决定不代表雷森,也代表不了雷森。雷森想让谁继承他的王朝大业就让谁。谁也争不了,谁也不敢说自己能争得了。天机仙翁的死已经表明了雷森的态度,他不问事不代表他不管事,有些事一旦突破了他的底线,就要有人出来承担他的怒火。

    大神不知道雷蓝依儿有没有压力,他感到他的压力很大,他担心王室以后和气一团不会再有了。他们十来万智脑兄弟以后会不会被迫站队。这是一件很有可能,但也很让人不开心的事情,大神绝对不愿意站队,他相信的他的兄弟也不会愿意。

    大神接到通知,雷森的战争堡垒到达了,要他们掌权的人前去晋见。大神等了片刻,接下下面的汇报,两位王子的战舰已经朝尊上的战争堡垒飞了过去。他才松了一口气。保护两个王子的任务算是到此结束了。

    大神准备去晋见雷森,却接到报告,牛千木的战舰靠拢过来。牛千木马上主动联系牛千木,笑道:“前辈,我正准备动身,我们一起走?”

    牛千木哈哈大笑,“一起走,你到我战舱上来,我带你去。一个人走路太寂寞了。过来,等候的时候,咱们还能聊聊天。”

    “好啊,我马上过去。”大神也笑道。他不会拒绝牛千木。论整个王朝谁的实权最大,有人说是军大佬,有人说地方的行政主官,最大的是王相。大神却知道,军方大佬只管他该管的那一块,地方大佬只负责地方的民生的和政治。而牛千木却是管一大片,只是不是普通人,他都有权力管一管,只要让他们执法堂怀疑了,他们马上就会调查。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的权力有多大,一旦证据坐实了,马上就抓起来,谁来讲情也没有用。

    通过战舰之间连接起来的通道,大神走进牛千木的战舰中。

    “过来,到客厅里来,一时半会不会召见到我们。咱们爷俩喝一杯。”牛千木没有在通道的另一边等着大神,牛千木通过语音让大神去客厅。

    在客厅里,大神见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牛千木。牛千木见他一脸认真的样子,从鼻子里喷出一股气,发出不屑的声响,“年岁不大,一副老成的样子。别在我面前拿那一副面孔来,人家怕我防我我能理解,唯有你和别人一样,就让我不可理解了。别人怀有不平的心,你还会有。来,坐,坐。喝点啥,我这里啥都有。我告诉你,别看王朝刚建立,也别看执法堂成立的日子是按天算的,我可以告诉你,咱们的腐败份子可是多得很,个个都是富得流油。抄家抄得我们执法堂手软。吃的,喝的,玩的,很多连我这个自认为见过大场面的人都感到惊讶。你要是喜欢,走的时候我送你一些。”

    大神呵呵一笑,脸色就变了过来,端着的架子一下子垮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大神对面,在沙发上挺了挺身子,打了一个哈欠,“我最近可是日子不好过啊,战战兢兢的,怕出事没法向父王交差,还好,父王能及时赶过来,完全就没有我的事情了。”

    “喝什么,说!”牛千木瞪起了眼睛,“不让你端着,你倒是不客气,整个就变了一个无赖似的。”

    大神歪了歪身子,“来杯黑心果粉,要年头长一些的,我喜欢那个味道。对了,牛前辈,咱们谈一笔生意呗,有好处。”

    “什么生意?”牛千木不在意的问道,“要是小生意就不要开口,我可没有时间陪你玩。再说,你们家里的事情我这个做下人的也没有资格去管。你们家的事太复杂,事王如事虎,这一次可把我吓得胆汁流了一半,可再经不起吓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