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一脸天真的咬了咬小手指,萌萌的看着牛千木,“谁说你是下人,我可没有说。我兄弟也没有人敢这么想。在我们眼中,你可是我们亲自的人。”

    “恐怕不是吧。你的兄弟可是有人在我面前端起主人的架子,想对我做的事情指手划脚。我说你们这些小家伙,要是想揽权直接从你们父王手中讨一个说法,只要你们父王给我一个配合的指令,让我做什么我都可以做。没有指令,想指挥我,想想你们的身份。”

    牛千木语气中带着一股子气,他实在是被气着了。以前他没有在意,觉得只是小孩子胡闹,雷森的儿子就是小主人,小主人撒点野,他多多的承受一些也是应该的。可是天机仙翁的死亡给了他刺激,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每个人的话都听,每人个的气都受。他只要忠于雷森一人就行,其他的爱谁谁,免得自己不小心做了错事步天机仙翁的后尘。

    大神嘿嘿直笑,这些事和他没有关系,反正他有一个孩子的脸,尽管所有了解他的人不把他当成孩子,不但是他,还有他被背后十多万的小兄弟,了解他们的人也没有人敢把他们当成孩子。只是,他们有肉身的时间不长,还是孩子,这是最好的挡箭牌,什么暗箭和明枪第一时间不会找到他们。

    “你笑什么,笑得很奸!天机仙翁死了,你们这些小家伙说不定就要卷入一些不必要的纠纷当中去。我反正是不再掺和你们的事情中去,我这次见了尊上,等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第一件事情就是请辞。嘿嘿,玩累了,我就不玩了。”牛千木朝大神挤了挤眼眼。

    大神无视牛千木得意的模样,他知道牛千木现在心里面很不好受,天机仙翁的死事先毫无预兆,说死就死了。别说是雷森,就是自认为很了解雷森的自己心里也发毛。他心下暗想,幸好父王不喝酒,不然,要是恨谁,喝醉后起了杀意,没控制住,下了一个清醒的时候不会下达的命令,那个倒霉鬼,死了都没处说理去。

    “你家的黑心果粉不如我平常喝的哎。”大神接过牛千木身边的人递上来的黑心果粉,喝了一口,老神在在的接着说道,“你这想法在事出之前我就想到了。估计你现在只和我一个人说过,还只是个想法。我呢,已经行动了,我昨天就和蓝依儿母后说了,她支持我的想法,我只要去和我父王讲明并说服他就行。你想听我一句实话吗?”

    牛千木瞪大了眼睛,“你一个小屁孩,怎么就动了隐世之心。这大好的天下就该是你们的,你退什么退。你要是退了,是想对外释放什么信号?”

    大神笑而不语,牛千木站起来,拍了一下手,“我算是明白了,跟在尊上身边的人个个都是人精,都是算计别人的家伙,别人想算计到你们千难万难。”

    牛千木见大神一副轻松的样子,气不过,伸脚踢了大神一脚,把大神连沙发从茶几边踹开,沙发翻倒,大神在沙发上弹起,一个轻松的后空翻,伸手把扔在空中的黑心果粉接到手,长吁了一口气,“还好,没有洒。牛前辈什么时候倚老卖老学得这么老道了。你有什么气找惹你的人去,我这么样的一个人,你忍心这么对我。”

    牛千木嘿嘿冷笑,“奸啊!你真奸!你是不想引起内乱才这么做的吧?哼,我虽然没有你们的脑子转的那么快,就是转的快,也不能和你们超智脑相比,但是也不要把我当弱智,孬好我也活了几千年,吃的饭你们还要吃几千年才能赶得上。你这是想轻松,给那两位腾位置,想得挺好,就是你们不掺和,他们要是真争起来,你们最终还是要表态和,躲不掉。不像我这样的,只要听从尊上一个人的就行。想得轻松!”

    大神用脚尖把沙发挑起来,一脚一脚的把沙发踢会原位,在牛千木的瞪视下,懒懒散散的坐了下去,举着杯子看着牛千木,“趁热喝,这东西凉了就不是那个味了。”

    牛千木气哼哼的喝了一口黑心果粉,心中大是不爽,他想到了一个决定,得意洋洋的找个人炫耀,却没有想到找的人比他还奸,不但早就想到了,还想到就做到,先通过了王后那一关,下一步就等尊上批准了。牛千木能想得到,依雷森对大神特殊的感情,只要大神不愿意做,雷森一定不会勉强大神去做。大神除了已经死去的西米外,是陪着尊上时间最早的智脑生命,感情深厚与信任不是盘龙王朝中任何一个人能比的。

    “你想到了怎么也不和我通一下气,我就这么让你不信任吗?”牛千木开始掰理了,要把理掰弯,把理拉到自己这一边,好好的训一下大神,在去见尊上之前把一肚子坏情绪给化解掉,免得到时候在尊上面前嚷出不该嚷的话。

    “我也是昨天刚想到的,又和我弟弟他们沟通了一下,达成一致,很晚了才和蓝依儿母后通了话。牛前辈你多好啊,没有我们这么多的事。我们这帮有我父王血脉的人,心思真的不在这里,这里的宇宙不是我们的终点。我们超智脑诞生很不容易,我们这一批只是例外。我们知道什么才是我们该追求的。更不想在一些方面让人误会,从而给我父王增添一些麻烦。牛前辈,你也别生气,我可能告诉你一个消息,我雷蓝依儿母后决定了,她所出的王子也会退出,母后还让我以后照顾好……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啊!”大神叹了一口气。

    牛千木马上听出味来,眼睛眨了眨,又转了几圈,摸了摸脑袋,他似乎明白了尊上为什么要杀掉天机仙翁了。天机仙翁死得好怨啊!

    “那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不会从军方转到地方吧,那样也脱离不开啊!”

    “我们准备合伙经商。狂神的战神他们已经在着手从军方买下退役的运输舰了。我想好了,无职一身轻后,先把父王原来的回收船队建立起来。我们可以搞星际运输啊。牛千辈,我这是向你求援来了,以后你们执法堂要是有什么运输任务,比如你刚才说的赃物啊,不贵重的转移运输能不能外包给我们,我们一定会尽心的。离开了,也可以做贡献嘛。”

    牛千木翻了翻眼睛,“那是你和以后执法堂堂主的事情,不归我管。”

    “噢!噢……”大神神色淡然,没有把牛千木的话当回事,父王可以批准他,牛千木想离开执法堂不太可能,现在父王身边有实力能镇住人,又能得到父王最大信任人可是不多。可以说,这个执法堂在没有能得到父王认可之前,他牛千木想脱套而去,做一头闲牛,寻阳不可能的。甚至可以说,想都不用想。

    军舰飞行的很慢,中间军方的星空冥王联系上牛千木,问他怎么还没有到。牛千木应付道:“快了,快了。要是尊上召见,你们先进去,就就我老牛去接大神王子了,正在赶来。”

    也是只有牛千木敢这样做,他是要用这种方法来表达对雷森的不满。

    大神不太乐意的说道:“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别拿我做挡箭牌。要是父王问我为什么要让你来接我,我该怎么回答?我一定会说,是你堵我的门强行接我。”

    牛千木耸耸肩,打开肩膀,架起两只手摆了摆,“随便,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要是他问你,你顺便提一下,我马上就会请辞,让他找个能接替我的人。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咳,我还是什么都不说了,我喝了这一杯,趁热。”大神直接怂了。他现在能猜到父王心情一定很不好,牛千的事要是通过他的嘴说出去,父王不一定会怎么发火呢。

    “怂了?”牛千木咧了咧嘴,露出一个轻视的表情,似乎大神就这么决定了很没有担当,很无胆似的。

    这么浅显的激将法大神视而不见,轻松优雅的一口一口的喝掉杯子里的黑心果粉。气得牛千木又朝沙发上跺了一脚,不过,这一次大神有所准备,在牛千木抬脚的时候,就轻飘飘的飘到另一边,朝牛千木亮了亮杯底,表示自己喝完了。

    “滚蛋!”没有踢到大神,牛千木整个人就更不好了。直接让大神出去。大神扭头走出舱门,在一名执法堂的人引路下,走进别一个有沙发的舱室休息。

    大神没有休息多久,牛千木就进来,对他说道:“别挺尸了,我们到了。我问了下,现在尊上还没有召见人。人们都还在外面等着呢。”

    大神闭上眼睛,“那就等呗。我父王来了,大家都轻松了,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等一等正好让大家放松一下。我估摸着,天机老前辈的死让很多人心里面消化不了。现在正好啊,能让大家在等的时候好好的想一想。想一想是不是我父王不能容人。我就说啊,这人啊做了错事一时得过,最终还是要受到惩罚的,不然天道何存啊,牛千辈,你说是不是?”

    牛千木拍了大神一巴掌,差一点把大神拍个跟头,“跟我说这个,我又不是天机仙音,哪里知道什么天道不天道的。赶紧的起来,打起精神,去和你的父王说你的破事。要是尊上提起你,我也会替你说两句话。记得啊,这情份以后记得还。”

    大神能说什么,果然是人老成精,算计来算计去,现在算计到了他的头上。大神有气无力的摆摆手,“你最好别替我说话,你要是能保持沉默对我就是最大的情份了。”

    “嗯,你别客气,就这么说定了,我会替你说话的。”牛千森哪里肯让大神拒绝。他也看出了,大神不是争权夺利之人,现在退出不过是和他有了一样的心思,想远离接下来的旋涡,这是以后天然的盟友,现在不借机会卖点人情,什么时候卖。

    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了!

    “我没有客气……”

    “好了,好了,别客气,客气话就别和我说了。我这个人吧很大愿意意扶持小辈的,你也不是外人,咱们谁和谁啊,都是什么感情,别和我客气……”牛千木摆着手走了出去,不给大神再说话机会。

    等牛千木走出去,大神揉了揉脑袋,表情既好笑又痛苦。大神一直在评估他要是从军队抽身而出后会带来的种种影响。他要是真带着一小弟弟经商会给王朝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会不会让别人觉得王室在与民争利,利用权势做一些过份的事情?

    事无两全啊。大神权衡了无数遍,也推演了无数遍,发现要是控制不好,将来带来的影响正负两两开。要是有别的选择可以比经商更好,大神一定会选择别的。不是为利益,而是不想自己的举动给雷森和王室带来负面的影响。

    十多分钟过去后,牛千木又来找大神,军舰已经飞进战争堡垒内。现在大神可以随他一起出舰,在战争堡垒内等候尊上的召见。

    牛千木告诉大神,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的亲生儿子先去晋见尊上了。有人见到过这两位,他们好像提前知道些什么,脸色很臭。

    牛千木怎么看怎么觉得牛千木有些兴灾乐祸。他有些无语,这两个小家伙做出什么事情啊,能让牛千木这样的都对他们没有好感了。从牛千木身上,不难看出其他们的态度,大家都对这两个小家伙的表现有些看不眼啊。

    也是啊,父王龙精虎壮的,现在两个小家伙就对权利表现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完全忽略了父王的存在。他们的心迹表露得太早了。

    大神有些不明白,天机仙音那么一个聪明的人,怎么会犯这种错误。难道真的是权力会让人昏了脑袋,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吗?那样的话,权力对人类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