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了职,他先和牛千木联系上,用平静的口气告诉牛千木自己的事情父王已经允许了,等一切安定,欢迎牛前辈前去做客。

    牛千木很是不爽,不过还是对大神说了两句好听的话,牛千木告诉大神,在商业上他帮不上忙,如果碰到不开眼的找麻烦,大神他们让雷森出面不方便的话,可以去找他,给他机会偶尔也来那么一次公为私用。

    大神先感谢牛前辈的一片心意,有人不开眼去找他们的麻烦,他还巴不得呢。他们对两位王子退让是不想让别人看笑话,外人谁不开眼,那就大神做一场分个高下。在玩智谋还是玩实力上,大神自信他不会弱于其他人。人脉?他大神本身就是人脉。再加上有狂神和战神以及阴沉的策神,大家绑在一起,不把不怀好意者算计到哭算他们仁慈了。

    雷森接见了一帮人,这才在星空冥王等一帮军方大佬的陪同下远远的察看空间能量剧烈波动的区域。雷森对空间属性一直都是情有独钟,和别人战斗也是首用和多用空间属性的功法和能量。因此他第一时间就能肯定,这些空间能量的波动绝对不是天然形成的。大神是对的,第一时间就汇报了上去,警惕性不错。

    雷森一脸淡漠的看着,其他人排出警惕队形把穿着防护服的他护在正中。每个人都能从透明的头罩里看到雷森的表情。雷森的表现让他们松了一口气,雷森不在意,表明雷森有能力应对眼下的情况,这样他们就放心了,不用献身成仁!

    大神收拾东西,把职内的档案和资料分门别类的整理好,封存起来。他要走了,雷蓝依儿悄悄有告诉他,可是不用等接任者到任,所以他准备先走。走的时候,他向上峰买了两艘退役的运输船,他的薪水也只够买两艘。这个时候他才振作起来,用到钱时才知钱少,让他忽然有了激情,挣钱,挣大钱,以后不为钱发愁成了他下个阶段的目标。

    大神悄悄的走了,走的时候穿着便衣,把少将军服留在了舱室内。两艘运输船速度不怎么快,在众人的注视下离开。两艘已经除了名的运输船让在前方的人感到疑惑,在前线集中的都是军方精锐的力量,两艘明显已经达到了退役标准和运输船出现在这里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几个小时前这两艘运输船刚出现,现在又离去,这是要干嘛?是谁的手下,把前线战事当成了儿戏?星空冥王接到报告第一个不乐意了。

    星空冥王下令查是谁在这个紧要的关头还玩忽职守,下面很快就调查清楚了。是大神王子,大神王子从退役的运输船中买了两艘,价格按照要求付的,钱已经付清。

    蚂蚁打死人也接到了调查报告,他和魔法师的军头都搞不清楚这个大神在这个时候是要干什么?星空冥王接到两人的问询,不由得苦笑一声,说道:“我刚接到报告,大神王子辞了军职,准备重建尊上当年的物质回收船队。他要的那两艘运输船就是为了这个做准备的。你们还问我,我都后悔自己反应的迟了,不然直接送他两艘,我个人送。”

    蚂蚁打死人和魔法师的军头消化了半天,“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你不重视人家大神王子,大神王子觉得在你那里呆得无味这才走的?”

    “大神我接触过,天生就是为了战斗生存的,指挥起军舰来如臂使指,反应速度不是我们这帮人能比的,不用修为,同样数量的舰队在太空中对战,他能完胜。这样的一员干将,你们修士军很多吗?要是多得可以浪费,先借过千儿八百的。”

    星空冥王一瞪眼,“放屁!我也是才知道的!大神是谁,是王子,是超智脑。这样的干将我求还求不来,怎么会不重视。你们两个哪来的滚哪去。别打我主意。尊上把他们归到我修士军中是有道理的,没有大神,我还有狂神和战神他们,不比大神差。再说,这事是尊上批准的,要不是尊上批准,我马上就追上去,要大神回来。你以为我舍得!”

    “懒得理你!”蚂蚁打死人很不爽的掐断通联。

    魔法师的军头很绅士的说道:“我们魔法师军队倒是没有这么多讲究,我会专门向尊上请求,请他派一些超智脑来我们魔法师军,我会调出最重要的职位来按排。当成宝贝对待。你们修士军真是厉害,人才辈出,在三军中实力第一。”

    星空冥王嘴咧咧,“哪是!我们修士的学校做的也不错。你们也行啊,听说你们魔法师对培养后备魔法师也是用心。不错,不错,以后大家的实力都会增强。”

    “那也要感谢尊上,没有尊上的强力推广,没有全民修炼,我们魔法师的规模就很难扩大,说来说去,尊上的功德大了……”两人又聊了两句闲话,各自客气的道别。

    星空冥王还是决定代表修士军送一批退役的军舰给大神他们,大神是要重建尊上当年的物质回收船队,尊上是同意的。虽然星空冥王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深意,但是他认为只要是和尊上有关,他做为尊上委以重任的大将,必须要有所表示。为此,他对修士军管理退役军舰这一块的军官下令,选十艘质量较好的舰船,联系上大神给大神送到指定的地方。至于买舰船的钱,他出了。这点钱他还是出得起的。

    星空冥王的动作雷森不知道。他一直在等待危机感降临,却一直没有等到。在看到那一大片空间能量波动的极其剧烈的区域后,他原来有些不静的心反而安静了下来。这让他松了一口气,他对自己这种天生的感觉十分信任,既然感觉提示没有危险,那么接下来不管事情怎么变,都不会太差,最起码不会出现他不想看到的情景。天道机变还是能够应付得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的。雷森有所猜测,不管是谁,不管他有多大的能耐,到其他的宇宙本身的实力必须和那个宇宙的规则相合,否则就会被那个宇宙排斥,不被容纳进宇宙当中。所以才有神族降临到刀臂族翅目族的宇宙中实力降为半仙,而不能高于半仙。

    这样,他就不用担心,只要不是高于半仙,能扛得住劫雷轰击,来多少神族都会变成这里的养料。这样也好,不用雷森想办法上门去找神族所在宇宙,省了他不少力气。

    天机仙音几乎没有和雷森说什么话,事情发生后,她就没有再问过雷森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对待天机家族。突然杀人,有是不是太过了?

    每个人都要为他所做的事情负责。天机仙音真负起责任来,觉得这责任压在肩上有向乎把她压塌了。天机家族的死责任在她,如果他不是那么的急切,也不会惹来尊上对天机家族的杀机。尊上这是防患于未然,怕她和天机家族勾结起来培养出自己的势力,从而为她的儿子争夺大位张目。雷森把天机家族连根铲除,天机家族就没有机会了。以后就是她再有什么想法,也造不成什么不可收拾的后果出来。

    她的儿子现在也老实了,被雷森连敲带打了一番后,她的儿子也明白自己在父王的眼中并不是不可或缺的那一位,父王不喜欢他表现出来的样子,更不喜欢他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样子。可是他该怎么办,连蓝依儿母后所出的弟弟都不再被允许和他来往。一时之间,他小小的心灵里满是委屈的孤独。他只是按照母后的吩咐去做的,执行命令而已,板子怎么能打在他屁股之上,转眼之间他就变得讨人厌起来了。

    天机仙音见儿子的样子,暗叹了一声,他知道,就是雷蓝依儿声明了不争盘龙王继承权,自己的儿子也不一定有机会了,通过这一次的事情,自已以及自己的儿子不知道在雷森的眼中会留下什么样的印象?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没事了,你也不要担心,你父王惩罚你,只能说明你父王对你不满是不满,你还是他的儿子。要是他不惩罚你了,那反而不好了。没事了,没事了……”天机仙音安慰自己的儿子,心里面却是难受得紧,谁来安慰她。

    “我没有怪父王,我也想了,对大神哥哥是我不对,是我表现的过了,他亲自登门两次来见我们,我们做什么,用什么语气和他说他,他都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出来。两次过后他就不再来了,我也不敢强行让他到我面前来。母后,现在想想,我们也许做错了,大神他们并不像母后想的那样,他们对王朝也许没有想法。”

    “是啊,你母后我到现在也才明白,他们的目光不是盯在这里,而是在其他的地方。他们看得比多们更远。是母后错了,如果没有母后要你那么做,也不会出这等事情。天机家族也是罪有应得,早些时候他们就想打败,甚到想杀死你的父王,你父王看在我的面子上,没有立即处理他们,接纳了他们,他们不思回报,尤其是天机仙翁,更是该死,用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神秘手段遮掩了天道对他的探查,他的想法天道无法查觉得到。其实也怪我,想保住和天机家族那一份的香火情。你父王还是发现了,把天机仙翁尊上府主管拿下,执法堂也没有再交给他。那个时候我就应该知道你父王对他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可惜,我没有发觉,也没能及时劝阻天机仙翁……”天机仙音认真的给儿子讲雷森为什么要杀掉天机仙翁,杀尽天机家族的人。她现在可不想让儿子做出什么不明智的事情来,从而让雷森对儿子失望,更进一步的对她赶到到寒心。没有一个男人希望自己身边的女人总是算计,总是想着踩着别人的身子骨来获取好处,要是雷森一旦完全认定了她就是那样的一个女人,她想挽回一些东西就不再有可能了。所以,她得打起精神来把事情处理好。

    不说天机仙音如何教子,雷森开了一个小会,军方的人被他点名叫来了几位。会上,雷蓝依儿也在列。他首先给所有人吃了一颗定心丸,他说道:“可以确认是有外力在试图打通通往我们这里的通道。不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来的要是朋友我们欢迎,要是敌人,我估计不用你们冲在前面,天道机变就会替我们解决掉所有的敌人。”

    雷森扫了一眼众人,“我对你们的表现很满意,反应的很迅速。我的军队就是要这个样子。军队是什么?是忠诚之地,容不得一丝私心杂念。如果有,我还养着军队干什么,直接解散了得了,反正我也用不着军队,是不是?养着军队,一个是象征,一个是借军队这个地方培养出一批接一批的令行禁止的人才来。各位,你们都是军方的头脑,你们的气质和你们的决定能决定你们军队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我不希望三军中有任何一支军队除了样子好看,内在一丝没有,用的时候,拉出去,不敢战,不能战。现在,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你们回去也把我的话和所有人说一遍,如果出现不敢战不能战的军队,直接处死。”

    雷森说的杀气腾腾,虽然他的语气平淡,但还是让在座的几位后背一寒,直起腰,认真的听着。雷森不认真起业,他们还觉得雷森平易近人,没有像其他的王朝之王那样和下属之间有着一层天然的隔核。

    雷森认真起来了,他们分明的看到一个杀机炽然的尊上。不可侵犯。

    雷森这个时候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以后,三军里面没有我的允许,王室之人任何人不得进入军队当中。军队之中也不得和王室中人有牵边,否则,杀!王室中人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直接指挥军队,这一条从今天起就是军队的铁规,任何人不得改变。我不在时,我会指定人代使对军队的指挥权,到时候会通知你们。”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