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用说,军方只效忠尊上一人,这是所有军人的共识。我们修士军别的没有,对尊上唯有一颗忠心可用。谁要是想做小动作,先得看看我们修士军答不答应。”星空冥王皱了皱眉头,似不经意的扫了天机仙音和她所出的王子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哪个敢!”蚂蚁打死人抬了抬手,“只要星兽不死绝,谁敢做小人之想,我们星兽负责撕碎了他。”说完,他的手化成钳子,狠狠有在空中一夹,夹出一溜火花。

    魔法师军的头脑摸了一下脑袋,“我们魔法师公会维护王朝的稳定和统一。正统统治人只有尊上一人,其他人我们是不会认可的。除非是尊上指定了继承人,否则,任何人用任何手段都不要想着指挥动我们魔法师军。如果除逆,需要我们魔法师出动,我们魔法师只要得到命令,不管对方是谁,会马上行动,完全按照尊上的要求完成任务。”

    星空冥王笑笑,“我们修士军也是这样想的。老牛他估计有事,我们也不愿意在公事上和他有所交集,他不来正好。我和老牛差不多的时间追随了尊上,我就直说一句话吧,不管有人爱不爱听,我都要说出来。我先声明啊,我可不是针对谁,大家都是修炼之人,尊上还是应时而出之人,千古第一人,我想你们王室内部现在有苗头想争继承人的位置,是不是太早了点,让我们这些人很不爽啊。这相当于背叛啊……呵呵,我只是把我手下的情绪说一下,有什么不对的,是你们王室的事情,正好尊上这么说了,以后你们谁有事,请先拿到尊上的授权,军队只属于尊上一人,其他人无权指手划脚。再有下次,我们军方会拿出黑名单来,军队不是地方,一旦进入黑名单的人,在我修士军这里永远都没有可能再进入我修士军,也别想得到我们修士军好言相向。”

    蚂蚁打死人和魔法师军的头脑都赞同,雷森不吭声,他们就在雷森面前把黑色单制度给定了下来,以后只要有人进入黑名单,会被三军视为共同的不受欢迎之人。

    天机仙音尽量保持脸上的神色不变,心里面却是翻滚如沸水,这些人肯定是针对她而来,他们的话像是一个个巴掌抽在天机仙音的脸上。天机仙音心中有些恼怒,她本来就在王朝的存在感不怎么大,一直以来都是雷蓝依儿在掌控着整个王朝。现在他刚露出一点意图来,天机家族被灭掉了,紧接着,一直不着声色的军方突然就表现的很强硬,可以说,现在就是当着她和雷森的面把本来就水该直接说出的事情给掀开了盖子,这是逼着雷森处理啊。王室内部处理让这些人不满意了。真不知道她的儿子在军队这一段时间做了什么事情,让这些阴沉的家伙盯上了,得到机会,马上就报复了回来。

    雷蓝依儿这个时候开口了,她语气淡然,“确实,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让大家失望了。在这里我向各位道个歉,他们两个是我准许到前面去的,直到见到夫君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在前方做出的事情。错了就是错了,不管是谁,犯了错都得认。为此,我已经决定,我的儿子将会放出去历练。我再宣布一件事情吧,我和尊上提过,尊上没有表态,但是我要说,我认为这么做是最好的,我的儿子不会参与王朝继承人选拔之中。他也不会进入军中和地方行政,我让他和他一帮哥哥弟弟去经商,做一个有用的人。”

    天机仙音咬了咬嘴唇,雷蓝依儿表态了,似乎她也该表一下态。她开口刚想说。就被雷森粗暴的一抬手打断了,“废话就不用说了。我还没有死就跳出来确实是有些急了。这是我教育没有做好,我向你们认个错。自此以后,我所有的儿子都会从军方撤出来,他们有本事做好他们自己的事情,我就不管了。至于王朝以后继承人的事情,我所有的儿子都有可能。不是谁在我身边有人谁的把握大,我还没有昏聩到那种程度。”

    雷森毫不讳言的说道:“天机家族为此被我灭掉了,也许在有些人眼中他们没有犯什么错,在我这里他们却是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了。我的忍耐性是有限的,我还是一个怕麻烦的人,只好把所有的麻烦都一次性消除掉。天机家族就此灭族吧。”

    天机仙音身体晃了晃,脸色刷的一下白子。她的儿子也听明白了雷森的话,天机仙翁以及天机家族灭掉了是雷森的个人意志,只因为雷森认为天机家族会是个麻烦。为了以后不麻烦,雷森抬手把天机家族给灭掉了,毫不留情。

    雷森觉得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但是他们不像大神他们那样,对事情有自己清晰明了的判断,知道什么事情是能做的,做了对自己有好处。什么事情不能做,做出来会激怒不该激怒的人,带来不可承受的后果。

    雷蓝依儿接话道:“这是我们女人的事情,夫君你在外面一直处于危险之中,教育孩子的事情不可能兼顾得来,说来说去还是我们做母亲的做的不到位。为此,我决定不再管理国事政事,专心教育我的儿子。我可不想,将来我的儿子成为一个无所事情的花花公子,那样的话不如不生下来,给夫君丢人。”

    雷森点了点头,“等这边的事情以了,后面的事情你们军方就少了。维护地方治安有地方部队。接下来,你们军方就要用最大的精力去投入到修炼中去了。我希望我们王朝的实力尽快的恢复到最强大的时候,半仙的数量及后备的力量要充实起来。我希望我们王朝真的能强大起来。你们也知道,我之所以不愿意让你们去异界随我一起征战,一来是异族的功法有克制我们修炼功法的特性,同级相争,处于下风的就是我们。二来,不讲克制这一条,我们整体实力和他们相比相差甚多。主动离开我们的星兽和合相族在异族人面前不堪一击,一个活下来的也没有,他们还向我求援,只是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我们会强大起来。我们正在强大!尊上,我们王朝将会是亘古以来最强大的王朝。我们的人类和星兽也会变成最强大的种族。现在他们比我们强,最大的原因是我们这个宇宙在尊上之前,大家都是自私的,人不能尽其材,物不能尽其用。互相之间还会为了一点小矛盾互相攻伐,更没有人有心从普通的民众当中简拔人员出业修炼,能修炼的,不管是修士还是魔法师都一个个自我感觉良好,觉得高人一等,不愿意让更众的人进入修炼的队伍中去,夺去他们的特权,所以才让人才后续乏力。幸好有尊上,尊上统一了整个王朝后,马上就推进了全民修炼,给了我们整个宇宙振兴的机会。我相信,渡过眼前的危机,我们整个王朝将会迎来质的改变,也会真正的成为低级宇宙的霸者。”星空冥王有些兴奋的说道。

    雷森眨了一下眼睛,“我们这里是夹缝的宇宙,想称霸宇宙需要你们自己去找称霸之路。心都挺大,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谁要是不服,跟我去异族的宇宙走一趟,你们去和异族的半仙交交手,看看你们的能耐有多大。守着脸盆一样的宇宙,没有了敌人,自个选膨胀了!很有出息。”

    星空冥王脸色一变,有些挂不住了,“尊上,异族人就是强大也是有限的,我们和异族人交过手在地球上就交过手,他们是很厉害,但是交手中他们能克制我们功法的还没有太多,大部分交手埋都不如我们,要不然,我们也不能带着地球人逃到这里来重新开始。”

    雷森瞪了星空冥王一眼,“那好啊,等下你去把你的事务交接了,我把你扔到异族宇宙,你去和异族战斗去,死活看你自己的本事,如果你能行,杀光一个宇宙的异族人,你就是那个宇宙的主人,杀光两个宇宙,两个宇宙都是你的。准备一下……”

    星空冥王脖子一缩,开玩笑,大话可以说,小命不能丢,丢掉了就真的找不回来了。他讪笑道,“那还是算了,我认为目前而言,我留在本宇宙最能发挥出我的能力。要是尊上有令,觉得我必须去,去到那边对尊上有用处,我会尊从尊上的意志。”

    说完漂亮话,星空冥王就一脸无事的坐了回,开始沉默起来,只支起耳朵听别人说话,不敢再说一些大话,雷森是不喜欢听下属说大话的,不切实际,对工作没有任何帮助。

    通过一番集体交流,大家的心里都安定下来。雷森见他们没有什么可说的,挥手让他们回去,把各自的部队后撤出去,免得从通道里出来的人是敌人,天劫打下来连累到旁观的人,当然,雷森准许他们在这一片空域中布下各种监控的摄像设备。如果是敌人,确实需要把敌人的身影录下来,让全体的民众都看得到,看到王朝有能力给他们所有人以安定的生活,他们要做的是让自己更强,更有使命感。

    下面的人离开,雷森对雷蓝依儿说道:“通知下去,我们的战争堡垒也脱离这里,远远的看着就行,放心吧,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我有把所握。”

    “你们各自回去吧,记住,这一次你们是初犯,如果再有下一次,就不会这么轻松了。我从来都是给人机会的,但是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你们都不行,我会记得一份亲情,废掉你们的修为,把你们软禁起业,等着你们慢慢老去。”

    两个儿子被雷森的话吓得脸都青了,他们吓坏了,这要是再做错事,被废掉修为,活活的老死,不但什么和他们都没有关系了,连寿命都有了尽头,想想都让人由不得打个冷战。似乎他们的父王突然之间就变得严厉起来,真是让人不适应呢。

    雷蓝依儿拉着自己儿子的手,让儿子在雷森面前跪下,再一次老老实实的认错,雷森哼了一声,拂袖而去。天机仙音想说什么,没有来得及,就看到雷森的背影。雷森不愿意和她说话,她想解释却又不知自己能不能解释的透。事情做出来了,雷森的反庆也出来了,他再解释就有浓浓的掩饰意味了。这个不是她想要的。

    天机仙音带着儿子追在雷蓝依儿身后,想和雷蓝依儿说说,能过雷蓝依儿在雷森哪里缓一缓,夫妻没有隔信夜的仇。就算是她真的做错了,该惩罚也都惩罚了。她已经付出了天要家族,失去了外力支持,一下子把她的根本的力量给抽空了。她付出的足够了。雷森应该不再追究了吧,大家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更重要的是,雷森似乎同意了雷蓝依儿不再管政务军务,但是也没有明说接下来王朝的政务和军务该怎么运作,是不是如雷蓝依儿所说,接下来就是她来代替雷蓝依儿管理王朝了。要不是,那王朝的政局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是谁来替雷森行使最高的权力?

    “姐姐!这是回王宫吗?”天机仙音赶到雷蓝依儿的身后,笑着问道。

    雷蓝依儿脸上带着一些笑意,语气淡雅,“我把这个小家伙送到大神那边。大神那边有比他大也有比他小的人,他们在一处比我天天说教的好。正好好久没有去看看大神他们了,顺道也去看他们一看。妹妹回王宫?”

    天机仙音强笑一声,“是啊,回王宫。姐姐如果方便,代我向大神说一声,这件事民我说的差了,不是他弟弟的错。他当哥的要有开阔的心胸……”

    “你做王后的,怎么就不先有开阔的心胸,反而去要求人家呢?”雷蓝依儿反问了一句,又道,“别说的没有底限了,那样你会失去的更多。”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