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三章 枝节

 热门推荐: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十个小时过去了……

    通道里喷涌而出的空间能量随着时间慢慢的平静下来。人们的呼吸越来越沉重,所有的人都盯着面前的屏幕,眼睛一动不动,要第一时间看到敌人从通道里出来。

    通道像一只怪兽的眼睛,悬在星空当中深不可测。通道的另一端连通着什么样的地方,那里有什么样的敌人?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冲进通道中,从通道内反冲过去,去看看通道那一端都有些什么。

    所有人心中有一股憋屈无处发泄,第一次感到了屈辱是什么滋味。那些不是从仙域中出来的人感觉尤其的强烈,个个都咬着牙,脸上像是被人狂抽了一阵耳光似的,火辣辣的疼。

    雷森一直在屏幕前没有动,他的身影一直出现在各个屏幕上,在场所有的军舰只要有屏幕的地方都能看到他的样子。沉静,稳重,不在乎,这是他给所有人的感觉。人们看到他的样子,心中的慌乱不知不觉中就沉静下来,盘龙之王是不惧一切的敌人的。在王的面前,只人倒下的敌人,没有站着的敌人。所有的敌人都在王的身前倒下,变成尸体。

    雷森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在危机面前,他就要给所有的民众以信心,没有什么比信心更重要的了,有了信心,王朝就会带碰上希望和激情发展下去。要是没有希望,整个王朝老笼罩在灰败的情绪之中,消极起来,再变得积极很难,需要花费更大的精力。

    “这手段,仙尊也不一定能搞得定!要是这是人的力量,我估计就是仙尊当面,孔雀是这个人的对手。尊上,如果是敌人来者可是有搞头了。”牛千木通过腕脑对雷森说道。

    雷森淡淡的说道:“不管来人有多厉害,这里是盘龙王朝,他们来要是带着友情,我们有美酒,要是不怀好意,我们就有刀枪。在这里,我们才是主人。”

    “嘿嘿,尊上说的是,不管他来的目的是什么,一个招呼不打,就开始打洞,这是没有把我们盘龙王朝放在眼中,是敌是友都要让他知道我们王朝有我们的规矩,到我们这里来,就要遵从我们的规矩来。不过,是敌人的话就没有必要了。”

    星空冥王凑趣道。不管是牛千木还是星空冥王都是想借机会缓解一下大家的紧张情绪,雷森能掌控天道机变衍生的天劫,可是人家能打通这么大的通道,实力已经不是他们能想像的了的,要是人家有准备,天劫对人家没有什么用,哪就……

    “我们也不要大意,这样的大能如果真的没有什么反制的手段,一头冲到我们宇宙中来,我们王朝还真没有什么人能挡得住他。”牛千木嘿嘿直笑,“不是长别人志气,我们也是从仙域下来的人,原来的实力是什么样的自己很清楚的记得,降到半仙那是一个什么概念,就是大人和儿童啊。各位,儿童再厉害,再凶狠,一个大人能绝对能打一群啊,这完全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的比较。尊上没有说什么,我先说啊,各位,万一要是天道机变有失忽,我们要做好拼死一战的准备,大家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乐观。尊上没有确定回来之前,大家是怎么样的还怎么做,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这些人是保护尊上的武装力量,不是让尊上来当保姆的,各位,我的执法堂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星空冥王马上说接话道:“好一个牛前辈,你以为就你这么想啊,我们修士军早就安排好了,我们修士军不是怕死的孬种。尊上,万一有意外,我们请尊上第一时间离开这里,我们会拼死护着尊上安全。”

    蚂蚁打死人眼睛发光,叫道:“我们星兽没有你们那么会说话,我只代表我们星兽表个态,打仗,我们星兽没有一个怕死的。请尊上放心,不管来人的修为有多高,就是来的是一座山,我们是枚鸡蛋,碰上去就碎,也要把腥味抹在敌人身上,打不过恶心一下。”

    雷森没有阻止他们议论,在大家都不知道敌人是谁,有什么样的实力和手段。天道机变衍生出来的劫雷能不能一击奏效还都是未知。他现在说有完全的把握,那不是冷静和自信,而是狂妄和自大了。雷森脑海中转悠着一个念头,如果敌人真的强大到可怕,不知道有没有中够的时间给他来转移人一些民众。他的空间里的星球能安排三四百亿的民众,那些星球上都有良好的生存条件,能保证移进去的民众基本的生活条件。

    不到万不得已,雷森不愿意有其他人进入他的空间。他的空间从一开始就与众不同,里面有着他太多的秘密,像是那些遍布的各个星球上的诡异的转盘,能分解和提纯一切的物质,还有最初的星球上那个空间传送柱,这些东西都无法解释。一旦有人进去,不用说,也会对这些东西产生兴趣,感觉那里比外面好,不愿意再出来,他到时候是强行把这些人赶出空间还是把他们留在那里都是两难的事情。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雷森很快就不去想了。他清楚,如果他挡不住来犯之敌,如果对方是神族,天道机变出现差误,第一波的敌人挡不住的话,紧接着就会像在翅目族和刀臂族以及万古族那样,会派来上亿的半仙。盘龙王朝很柔弱,和神族比起来,就像一个新生的婴孩,别说去和神族打仗了,不被碾压就是幸运的了。要是挡不住,最终这里的地球人,包括星兽一族会和地球人,和翅目族,刀臂族万古族一样,变成神族的奴隶,被迫进入神殿里去向神族献上自己的信仰之力,让神族变得更强大。

    通道的空间能量碎片消失了,通道也在快速的向内收缩,经过仪器测量,通道直径从近一千千米急速缩到一百千米之内。仪器观测到,随着时间和收缩进程,通道收缩的速度在匀速的减慢。仪器也很快计算出,按照目前的速度,最终通道的出口直径会在三千米时停止。最终通道直径会稳定在三千米左右。

    三千米,好大的一个通道,同时能通过很多人了。有这三千米的通道,上千万,上百万的大军能很快的就会从通道里出来,在通道外铺陈开阵形,以最快的速度熟悉本宇宙,整理好心态,用最短的时间扑向他们想要击毁的目标。

    同时,雷森也会有大能有这样的能力,打通这么大的一条通道暗自心惊。他也是空间属性,知道空音属性的能量要达到这种程度是何其的难。如果他没有看到眼前的情景,他从来都不敢想有人会把空间属性功法(也有可能是通过工具)练到这种程度。他现在通过空间属性拥有的能力就像一粒砂子,在一大片的少滩面前,显得十分的渺小和卑微。

    在震惊的同时,雷森也有些兴奋,修炼能让人拥有这样的能力,一再超出了他的想像。修炼的最终的限制在哪里?没有人告诉他,他只能通过自己的修炼,一步一个脚印的来实现。总有一天,像这样打通两个宇宙之间的通道他也能轻易完成。

    雷森眼睛盯着屏幕上,仪器把一些实时的数据显示的屏幕上,通道和仪器的判断差不多,直径最终固定在三千一百三十七米上,十份稳定。仪器还试着朝通道内探测,里面一片虚无,无可名状。仪器只能给出模糊的描述而不能形成数据。

    “他们该出来了吧,搞这么大的动静,出个行还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来人不凡啊。来来,说爷们们看看到底是长成什么样子的,不会有四条腿,浑身是毛的怪物吧?”牛千木语气中带着兴奋的嚷道。

    这一句话就惹得蚂蚁打死人不高兴了,星兽不但长四条腿,长六条腿,八条腿,十二条腿,几十条腿的也有。长毛的也不算啥,深身长毛的多的是,长鳞的更多,长甲的也不少见,还有天生就是一身粘液的,但是不管星兽长成什么样子,他们都忠诚于尊上,比人类还要忠诚,人类像天机仙翁那样的人,在星兽中要是出现,不被打死都不可能!

    “啥意思!看不起长四条腿的是吧?牛前辈,我们星兽可不像你们人类那样天生下来就会勾心斗角,说起话来还带着弯弯绕。你们年看不起我们星兽,你们人类总觉得你们高人一等,比我们兽高级。屁,我告诉你,我们星兽还真不在乎你们的高级,我们中间没有像天机仙翁那样的星兽,我还是说,要是有,我第一个生吃了他……”

    屏幕上,牛千木请求显示一张他的实时小图,雷森允许了,牛千木的头像一出现,他就嚷道:“你个蚂蚁打死人,名字起得那么古怪,还来这里找茬,我哪里说你们星兽不好了?你什么都好就是太敏感了。这样的话是我们人类经常说的口头语,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就是顾及你们的感受,我们就是想改一时半会也改不过来。再说了,就冲你这态度,我们凭什么要改?我就说了,四条腿,多条腿,长毛,这有什么古怪的吗?我们人类还长两只脚,某几个部位都长着毛呢,样子还奇怪……”

    “你就是说我们星兽了,用你们的话说,你这叫种族歧视,在尊上的领导下,你又是尊上身边最重要的人之一,你这样做,有辱尊上的名字。”蚂蚁打死人话里有毒,存着一点点让雷森不舒服的小心思,只要雷森不舒服,说不定就会惩罚牛千木。牛千木个老家伙什么都不怕,一副无法无天的样子,仗着投靠雷森时最早,把谁都不放在眼中,谁要是有些错落在他的手中,不管你是谁,他绝对会揪着不放,还要捏在手中,揉搓不停,直到给你搓出尿来,要你干什么你什么才会放过你。蚂蚁打死人的手下就有犯到牛千木手里的,蚂蚁打死人什么都好,就一点不好,他特别的护短,比护短更厉害的是他记仇。他的手下被牛千木派人拿走,当即他就要火冒三丈,要不是害怕尊上会发火,他早就和牛千木干上一场了。

    后来,他伏低做小的去向牛千木求个人情,牛千木板着脸,打着官腔,说什么公事公办,他牛千木不能负了尊上,在公事上不可能循私。一下子就驳回了他的面子。这下子可就让蚂蚁打死人记住了牛千木。你很牛,你手里掌控着执法堂,我们平时惹不起,不惹你。你也有你惹不起的人,到时候,朝上递小刀子,嗖嗖的飞,都是无骨刀。

    星空冥王及时的出来劝和,“好了,好了!都不要争执了,为了一两句话就吵成这样子,还是在尊上面前,你们也真是够了。让尊上怎么看你们,都长点心吧。看看通道,可能有敌人从里面走出业,我们正在战斗状态啊,两位,你们是闲得啥啥都疼吗?”

    “是他找茬,我可没有去找他的事情,这家伙脑子一根弦,不管好的坏的,只要他认为有必要就朝自己身上手揽,我和尊上说话,他说插上来,说是说他。我也是醉了!”牛千木后着脑门,无奈的叹了口气。和一帮本体怪状的星兽做同伙,这说话都得改一改,不知道哪一句话就会让星兽你不高人,回头就咬你一口。

    “是他说话有意的岐视我们星兽,我听到了还没有反映,那就是对我族群的侮辱。牛前辈啊,下次说话不要再岐视我们星兽了,我们星兽对王朝建立的供献不比你们人类差。要是以跟随尊上的时间早晚来按资排辈,我的星兽大军比你还早的比比皆是,只是我们没有那么多计较,对尊上的忠诚是行动,不是光一张嘴就行了。”

    “我去,你还没完了是吗?”牛千木瞪起了眼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