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皱起了眉头,随后就乐了,“你们俩个用不用事后打上一场,我和在座的各位给你们做一个见证。吵算什么事,打一架才好!打不死没种!”

    牛千木笑嘻嘻的应道:“怎么可能呢,我们只是闹闹,气氛太紧张了。我们两个免费跳出来调节一下气氛,多好。蚂蚁老怪,你说是不是?”屏幕上,牛千木狠狠的瞪着眼睛,不满从屏幕上就能看出来。

    蚂蚁打死人哼了一声,把他精瘦的头扭向一边,不爽的挥了一下手。

    “哈哈,你们两个老货,也只有尊上能管得住你们。在尊上面前也敢放肆,尊上不收拾你们,我们都看不过去了。对,等这里的事情了了,你们到外星空打上一架,看看是星兽军的军头厉害,还是执法堂的堂主更胜一筹。大家谁看,灵酒我包了。”星空冥王在一片哄笑声中,挤着眼睛,还有些兴灾乐祸的说道。

    “好啊,我们两个先和你打一架,两个打一个。你有种现在就应下,也不用去别的星空,这里就挺好。尊上很忙,事了就在这里,免得浪费尊上的时间。”牛千木可不会在星空冥王面前弱了自己的威风,马上就挤竞起星空冥王。

    “切,也亏你说的出口,和我打,还二打一。本王虽然从魔法师转修修士,修为却不到半仙,你和我打,有脸了你!”星空冥王啐了一口,似乎通过屏幕能啐牛千木一脸。

    蚂蚁打死人冷哼道:“我还要脸呢!我的脸皮可没有那么厚。”

    这番话,又惹起一通哄笑。牛千木的执法堂只对修士有用,星兽和魔法师各有自己的执法堂,这执法堂是悬在众人头上的一把剑。谁不会犯个错啊,在往日,犯了错大家呵呵一笑就揭过了。现在不行了,尊上成立了执法堂,要规范各位的行为举止,这可要了老命了。

    要说不是修士的人不该怪牛千木,必竟牛千木管不到他们的头上,可是谁让牛千木这个人太执着了,把修士执法堂管得个个都铁面无私,一点缝也不肯给犯错的人留着。犯了错执法堂必会过问,一五一十,根本不容情面。一开始星兽的执法堂和魔法师的执法堂还讲谊,对犯错的人能放则放,不能放则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有认真过。

    想的挺好,但是在各个执法堂面前还有一个认真到让人抓狂的牛千木啊,雷蓝依儿王后一连训斥了星兽执法堂堂主和魔法师执法堂堂主,更是把魔法师执法堂的堂主给换掉了。雷蓝依儿王后甚至给星兽和魔法部扔下狠话,如果他们的堂主不行,就外调,让牛千木来选人。一来二去,牛千木竟然有了管理星兽和魔法师执法堂的权力,虽然没有明确,但是雷蓝依儿已然给了他权力,可以监管魔法师和星兽的执法堂。一时之间魔法师和星兽的执法堂风气为之一变,个个变得铁面无私起来。私下问询,才知道,牛千木这个该千刀杀的竟然在两个执法堂推行责任到人和连坐制度,如果有人完忽职守,会被问责,该打的打,该下狱的下狱,这个家伙一点人情味也没有。把犯了错的执法堂人员罚坐还不过瘾,犯错人员的上司也会受到牵连,小则训斥,大则罚。简直就是个混蛋加三级。

    因此三军当中没有一个能喜欢牛千木的,他干的就是得罪人的活。在诸人眼中,这个家伙太认死理了,认识他不但没有人情,一旦犯事,还跟仇人似的。这样的人,大家有机会不报复两句,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属下的事情雷森就是不知道也能想得到,牛千木在他的逼迫下做了孤臣似的人物,老友冷落,属下侧目。是个人都过得浑身难受。也难怪牛千木一直有想要辞职人打算。换成是雷森,在别人的手下做这等活计,雷森也做得不开心。

    雷森瞅着屏幕上别人打通的通道,还是没有动静,便有意的替牛千木张目,让所有人都知道牛千木所作的一切他都知道,牛千木所做的并不是牛千木的本意,而是遵从他设下的的规矩。于是,雷森开口了,说道:“趁机会我也向你们说几句,我们在一起能有这么多人还真不多,你们啊都辛苦了,你们对我的忠心我也心知肚明。只是,王朝建立了,你们就不是以前单身一个人,或者就不是在你们原来的组织之内了。一个组织有一个组织的规矩,我你们追随我,统一宇宙,建立了了史无前例的大盘龙王朝,个个都是功勋卓著,如今又替本王镇守各方,是王朝的柱石。你们也应该清楚的知道,我们王朝要是松散如一盘散沙,王朝将会不稳,用不了多久王朝就会分崩离析,这不是我想看到的,也不是你们想看到的。王朝分崩离析,对你们没有好处……”

    雷森见屏幕上各人都是屏息听他讲话,笑了笑,“都不要这么严肃,执法堂成立我没有征求各位的意见我也有考虑,执法堂这种机构的设立宜早不宜晚。他对我们王朝有着决定性的作用,他会让所有人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所有人不是只有忠于我,顺从于我,以我的一切为优先就是好,我也没有那么想过。”

    “你们要和下面的人打交道,你们的心态会随着手中的权力侵蚀而变化,这是不可避免的,是一定之规,就连我也一样,不能免俗。”雷森有些苦恼的说道,“有了权力就不想头上面再有什么能管得了自己的,那样不自由。可是大家要知道,你的不受限制的自由往往是要伤害别人才能得到,时间久了,我们就会站在大多数人的对立面,成为绝大部分人眼中的敌人,那样,我们打拼下的王朝,由王朝而衍生出的权力就变了味了,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这样的下场也不是你们想要的。是不是?”

    “是!尊上,执法堂成立我们是拥护的,可能不习惯,慢慢习惯就好了。尊上不用担心,我们知道尊上的一片苦心。王朝是尊上的心血凝结而成,我们不会让王分崩离析,更不会站在绝大部分人的对立面……”有人保证。

    “就是不习惯。反正我现在看到牛千木就想给他一拳。但是他做的事情我能理解。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成立执法堂我是拥护的。”

    雷森接着说道:“我相信大家的觉悟,能想得通是为什么。执法堂成立时,我也没有想过要用牛千木牛近侍。只是其他人选都不能很好的领会我的意图,甚至还把执法堂当成一般的机构,可以搞些手脚,可以用其和其他的人交换,给自己带来好处。这样的人不配执执法堂之牛耳,也是我不能容忍的。无奈之下只好请牛近侍出山了。你们啊,要是有什么事情在牛近侍那里过不去,不要怪他,要怪就怪我,是我要求他那么做的。”

    “不敢!”众人连忙应道,诚惶诚恐,头上有天劫啊,谁敢去怪雷森,不怕天劫给你记着小帐,记多了,哪天你心情好时就一道雷砸在了头上,内外焦透,后悔都来不及。

    “我不怪你们,执法堂让诸人不自在就达到效果了。人啊,不能太散漫了,散漫成性毁掉的只能是我们的未来。所以,执法堂执法必须要严,只要不是乱法就好。严格执行会让我们这个王朝真正的从旧有的秩序中脱胎换骨,以新的姿态去面对未来。”雷森突然发现自己的言辞好了许多,到底是居养气,说话自有一番的威严。

    众人又称是,雷森说道:“我不希望你们排斥他。这很不好……另外,天机仙翁的事情我稍微的说一下,出于某些原因,为了王朝以后的安定,我不得不疼下决心把他清除掉。他对我帮助甚大,清除掉他,我心里也不好过。只不过,他的存在对我和王朝来说始终都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是什么应出之人,更没有想过借此获得什么。说实在的,我现在过得没有我带着物质回收船队在宇宙中讨生活时轻松,对我来说做个普通人比做个王要自在的多。我倒现在也不知道我这个应出之人到底为什么要出,还出现在这里。天机仙翁在仙域时就有人提前培养他,他下界是带着对付我的任务下来的。到底是谁想对付我,是谁想把我们这些人当成棋子在下。你们中有些人是和天机仙翁一起从仙域下来的,其中还有没有带着隐性的目的下来,专门等候着我出现,再和天机仙翁一样试图控制住我,让我听令于你以及你们身后的人。我不知道,但我会很疼心。天机仙翁死了,我只希望你们不要再让我做出类似的事情,很伤人心啊!”

    “尊上,那是天机仙翁欲行大逆,逆天道而行,死亡是他的归宿,这怪不得尊上。尊上也莫要把这等人的死当成事,他早就有心了,一直谋划了这么久,要不是尊上实力天纵,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之外,如今就没有盘龙王朝,我等的出头日子也会远不可及。”

    有人劝雷森,除了牛千木没有做声之外,所有的人都表态了。天机仙翁的死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他们刚开始还有些不舒服,有物伤其类之感,转念一想就想明白了,尊上对天机仙翁已经很仁慈了,可以说是做到仁至义尽。

    想当年,天机仙翁说他的孙女天机仙音和雷森有什么宿缘,这一世是接续前缘的,雷森信了,在互相没有了解的基础之上接纳了天机仙音,成为两后之一。享受了人间的尊荣。这也难说不是天机仙翁早早的布局,想通过天机仙音来缠住雷森,方便他下手。天机仙翁的心思深沉难测,做事总喜欢多手准备,弄不好,把天机仙音嫁给雷森,就是他做出的一手准备。只是到头来,这手准备也没有用上,反而惹翻了雷森,雷森直接把人给干掉了。

    “能在这里的,都是我们王朝的中流砥柱,觉悟自然是不用我说个个都有很高的觉悟。现在只是不适应。我希望你们早点适应起来,有散漫作风的改正。修炼不单是修炼属性功法,作风也是一种修炼,对不对。我只是希望,如果有将来,你们能用最好的作风,最好的状态跟着我一起去打拼一个更好的将来!”

    雷森的话得到一阵掌声。雷森看着他们,等掌声停息,他这才说道:“你们要支持牛千木,不要想着用你们的情谊在牛千木那里换来姑息。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各人做事各人担,谁做事都要有承受后果的准备,如果没有,那就到执法堂来说话。以后,我会让各执法堂记录每宗案子的各个细节,专门列出一项,罗列讲情的名单。这份名单我会不时的抽查,要是让我知道了,后果就不是脸面不脸面的事情了。”

    雷森这一通话说出来,既替牛千木撑了腰,摆明了态度掐死某些人的想法,更是让所有人都明白,对于执法堂他是认真的,他要的属下就是没有能耐和异族的半仙放单而胜之,在心性和纪律性上就要出色,一项都没有,他要这样的属下有什么用。

    又是一通表态。更有人讨伐天机仙翁。天机仙翁这样的人,不知感恩,装出一副长者的样子,没想到竟然是带着别样的心思下界来并接近他们的尊上。要是尊上有个长和短来,让他们这些决定跟随尊上搏一个未来的人怎么办?

    自古以来,砸人饭碗者不共戴天,现在天机仙翁就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人。

    另一边,牛千木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样子以后就是回到仙域,有人也不会让他们的日子过得太平了。前途无亮的感觉很不好,牛千木气得想骂人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