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我听大哥的,找人管理就是了。亮出我的身份,这里的人不管是谁起谁落,没有人敢打这里主意,千百年后倒是有可能保存下来。不错,我回头做一个规划,再把这进而好好的经营一下。”策神不以为意的说道。

    大神走到半山腰处,前面再走几步就是会客处了,这是完全是一副公司的模样,大大的招牌,招牌上用绿字写着“朝元茶庄”,招牌下便是朝元茶庄的办公小楼,有三层。三层小楼红漆木柱,雕花描绘,漆着红蓝白黄绿。飞檐翘角,从第二层层层上递。屋面上铺着蓝瓦,蓝瓦红檐红墙,颜色浓稠。着这样色彩的建筑雷森打心地是不喜欢的。他喜欢简简单单的建筑,比如被策神不喜搁置不用的简约式建筑。

    “我只是建议,你的地方,怎么样还要你自己拿主意。估计你还不知道,母后带着弟弟也朝这边来了,只是她中途去了一个地方,要耽搁两天。我已经通知方便的兄弟朝这里赶来。咱们的人太多,只能选些有代表性的兄弟过来,人数控制两万。这边不知你有没有关系,有关系的话抓紧联系一个能容纳下这些人开会的地方。”大神嘴角抽了一下,他要看看这个有些高冷的弟弟的办事能力如何,两万来人的场所可不是那么好找的。不可能把两万来个盘龙王的儿子放在空地上来个集会,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策神的眉角向上撩了撩,“母后要来,怎么没有通知我?”

    大神一摆手,“我没有让母后和你说,她的行踪还是要保密的。就是我也不知道他中途去向了何处。这也是为了安全考虑。你去联系场所,暂时也不要声张,不然搞得地方鸡习狗跳,惹母后发火可就不怎么美了。这几日,大家伙的情绪都不好,别火上浇油。”

    “怎么会这样,大哥你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到了近前,好让我作难。”策神抬手抹了一下眉梢,随后就神色淡然的说道,“那好,我马上联系。”

    大神回头看着来时的山谷,有一个停泊飞船的泊位,泊位旁有几辆很低调的飞车。由于王朝对私人造飞车飞船和以往的政体一样持开放性态度,只要求主脑必须注册,不能黑飞黑驶。很明显的这几辆外形低调的飞车是由策神自己设计和制造的。大神可不敢小看了策神制造飞车的水准。父王雷森曾冒出过一句,在策神潜伏在双角人族和刀臂族的时间内,他为了刺探对方的军情,不断的和对方交好,从对方那里学到了许多知识。据说,策神很凑巧的和一艘由星兽制作而成的飞船智脑有过交流,从对方学到了什么,雷森不感兴趣,没有问过他,他也不说,其他们更不知道策神到底掌握了什么样的技术。

    所有的技术都能互相融合,互相促进的,有时候一个灵感就开创了科技的一个分枝。

    大神对几辆飞车产生了兴趣,从策神的飞船上他没有看出不同之处,看上去一切和常见的飞船没有两样。但大神相信策神的飞船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脱离了军队,大神开始想起自己原本就是一个超智脑,对自己在智脑方面如何进一步提升天然的就有兴趣。他想知道经策神手中出来的智脑会有什么不同。

    策神顺着大神的目光看到属于他的飞车,淡淡的说道:“那是场面上用的。由于我这生意规模小,造张扬的飞车与公司气质不合。我就随便弄了弄。低调了些。大哥你可别笑话我,我喜欢这个样子的飞车和飞船。另外啊,你要是把运输舰交给我来改装,我百分百的会改装成外形普通的样子,要是兄弟们不喜欢,大哥你可别怪我。”

    “我还没有说交给你呢!”大神收回目光,“各人有一艘飞船,飞船改装就由个人去改好了,我们不去管那么多的事情。爱好不同,审美不同,经历也不一样,兄弟们的审美和要求不会是同样的,个人改个人的,我们不管。只是,我的飞船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委托给你噢,不过,我一直在军方,可不像你做着生意,天天有钱挣,这改装的费用你就不要找我要了,我很穷的。”

    策神扫了大神一眼,“可以,一艘我还承担的起,要是经后发展成船队,费用必须结算,亲兄弟明算帐,我的就是我的,你的就是你的。算不明,起了争端就不好了。”

    大神点点头。策神陪着大神走进办公楼的会客厅。会客厅里很安静,大神随意坐在一个沙发上,策神问道:“前面怎么样了。有没有最新的消息?”

    大神摇了摇头,“我离开了就不问前面的事情。父王在那里,不会出问题。在这个宇宙要是父王也无法应对,我们和所有人一样,好日子要过到头了。”

    “我现在去安排一下,事情太突然,下次就不要搞突袭了,让人意外。”策神没有再就这个话题聊下去,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他就起身去安排其他的事情去了。短短的几日,不但要接待母后驾临,还在管两万多人的行,吃,住,放在一般人的身上,确实会搞得乱了阵脚。

    雷森耸了一下肩膀,他以为策神不会埋怨,以策神的性格处变不惊才是正理,没想到他也会有急眼的时候,只是急眼时还那么的有风度。这样才正常,不然都冷冰冰的,都有理智的判断,认为自己能处理一切事务,大家在一起就没有得玩了。

    屏幕上随着进入通道的探测设备的深入,图像变得漫漶不清。一片虚无的感觉,看上去似乎有让人心神不稳的感觉。只是通过屏幕就这样,要是处在其中会怎么样,大家都不清楚。但是因为如此,所有人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就是牛千木,星空冥王,蚂蚁打死人等一众半仙心中也是一沉,他们进入通道之中,通道这一副样子肯定会给他们的神识灵魂造成震荡。设备不是人,没有肉体和灵魂,不然,早就不能工作了。

    探测设备是梯次进入的,这样的安排就是为了防备意外发生。万一发生了,后面的设备也能把前面设备的状态记录下来,让人们知道发生了什么。

    最前的的探测设备表面出现龟裂的现象,没有人下令让探测设备停下来。设备开始破裂,像是一块冰受到外力破碎飞溅,碎片吸进虚无的洞壁中,在人们的眼中消失不见。

    公共通话通道安静下来,没有人再用轻松的腔调聊天。通道里这种情形出乎了他们的想象,一切似乎很正常,看不到凶险的样子。很诡异的是,每个在屏幕前的人心里面都生出恐慌之感,仿佛心中有一个恐惧之神在发作,不可遏制的发作。

    雷森一直看着屏幕,他和其他的人一样,心神也被撼动了。他很想扭转过头去,但是他又不能,只好挺着。随着探测仪器一个个破碎掉,雷森见机下令道:“就这样吧,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大家都看到了,有没有人想说点什么?”

    牛千木在另一端悠悠的开口了,“我就说实话吧,我不知道大家的感觉是不是和我一样,反正我感觉那里面很诡异。咱老牛活了几千年了,奔着万年的寿命过下去,可能是老牛我的见识有限,仙域里我老牛去的地方也少,百分之一的区域都没有走到。我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我感觉,我要是进去不能出来的话,十有八九是要给尊上尽忠了。我顺嘴提醒大家一句,做好准备吧,咱们替尊上上一道保险,要是有什么玩意从里面冲出来,天劫还一时打不死他们,就轮到我们让了,有我们在,决不能让他们进入我们宇宙的深处,否则,我们整个宇宙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尊上,你看呢?”

    雷森点点头,“既然如此,你们就作安排吧。天劫我用的次数也少。威力太大,用了就没有后退的余地了。至于能不能做到万无一失,我也不能做出保证。也好,你们作用准备,真要是有漏出去的,就靠你们拦住了。”

    雷森稍稍沉吟了一下,“尽量用武器迟滞,给天劫留下时间。”

    “是!我们马上就安排。”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安排的,军队撒出去的阵形是他们熟悉的作战阵形,现在要做的也不过是作一些补充和微调,达到尽量的完美。

    “尊上,我说一说我个人的浅见,有可能不准,说出来让各位长官参考一下。”一个军阶为上校的年轻人在屏幕前小心的说道。

    屏幕上自动弹出年轻人的样子,雷森打量了年轻的上校一眼,比他大不了多少岁,是一位修士,能在精英倍出的修士军中做到上校,可见年轻人的能力很强。

    雷森给了上校一个笑容,鼓励道:“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这种情形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第一次碰到,我们的见识并不比你多。有可能你说的对我们就有用,必竟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情有不同的角度。看到的也不一样。”

    上校对着屏幕敬了一个军礼,雷森起身给回了一个,屏幕上一片举手回礼的模样。雷森很满意,军队就是这个样子,否则就要失去军心了。

    “尊上,各位长官,我认为这个通道还不算完全成形,应该说它正在最后的形成中。敌人或者不是敌人,但是对我们这边怀有不明目的人正在通道的另一端等睚通道最后的形成,一旦形成,他们就会通过通道过来。这个过程也许很长,也许很短,如果我们能探测到并算出其中的规律就能推算出通道最终的形成的时间。因此,我们还有时间。”

    “有时间能做什么?你有什么想法吗?”星空冥王代替雷森问出了雷森的想法。

    上校挺直了身体,“我认为我们可以调集大量的离子炮来摆成阵列。炮没有了我们还可以造。尊上说了,我们先期只是阻遏,因此没有必要和他们短兵相接,我们只要能阻遏以及迟滞他们的行动就行。军舰和战争堡垒可以放到后面,以战争堡垒上强在的离子炮做第二层阻遏,我想经过两层,我们的军队前冲,用人去直面敌人可以放到第三层,这样,既方便我们观察敌人的虚实,也方便我们及时调整应对。”

    星空冥王眉头皱了皱,要是把离子炮调上来,不用说调多少,调三成,王朝其他地方的防守就会出现漏洞。要是对方再在其他地方再弄出一个通道来怎么办,拆东墙补西墙吗?

    兵到用时方恨少!在场的每一位将军结合现实马上就发现了不妥。根源上还是底子不厚,全民修炼还没有能形成源源不断的兵力源。现在的王朝军队不是普通的军队,想入军队当中,要么是自带传承的星兽,要么是修士,要么是魔法师。直接就把普通人给拒之门外。因此,三军看上去实力很强,追求少而精,一旦要面对两场或都多场战争,敌人又是同样的敌人,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接不接受上校的建议?要是接受就有做好应对其他突发事情的准备?要是不接受,万一这边出现不愿意见到的事情,责任该谁来背?年轻人敢想敢冲,急于表现,有情可原,做为上校的上层,对王朝的军力最有直接的认识,他们可不敢轻易表态。这样的决定也只有尊上能做出选择。大家都把目光看向正中屏幕上的尊上。

    雷森赞同上校的建议,至于军力战时整体感到不足的事实,他没有放在心上。真正的强兵贵在精啊。翅目族和神族之间的战争给他上了很生动的一课,没有实力,就是整个族群不怕死也没有用。比如万古族,越是不怕死,整个族群死亡也比别的族群快上一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