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解,但是,你不觉得你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太不负责了,你在这里已经回不去了,你有两个女人,都很漂亮,你有事业,整个宇宙都是你的,这是所有男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业,但是你做到了,你还有更伟大的事业要做……”

    “我知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应该接受现实,过去只是一具尸骸,我现在说过去是迷恋尸骸,可是我很累,累得自己都怀疑自己了。我觉得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来支持继续下去了。没有人能帮我,没有人,雷蓝依儿,你知道的。这些人只能在我背后搞一些小动作,像一群在阴暗当中,不能见光的小动物,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每一个拉到外面去什么都算不上,只能送死……蓝依儿,哥是他们很满足,很喜欢沉浸在这种权力的味道里面去……这让我很恶心,我真的不愿意为了这个再付出了……”

    雷森说的很真切,却把在另一边的雷蓝依儿吓了一跳,她似乎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的安静下来,“夫君,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天机仙音的事情让你难以接受,嫌她算计的太早了。夫君大可不必这样,夫君应该了解天机仙音,她一直都很安静,这一次估计是她发了昏,才会昏了头。她也知道她错了,天机仙翁和天机家族死亡的那一段时间,她很着急,一直叫喊她错了,在那个时候她还希望夫君能给天机仙翁和天机家族一个机会,让他们能活下去……夫君出来时,一切已经结束,天机仙音却没有再在夫君面前提起这件事怀有,可见她知道她做的事情不对了……”

    雷森的声音稍稍提高了一点,“我没有怪她……”

    “好,好,你没有怪他!”雷蓝依儿不愿意在这方面让雷森不开心,她笑着说道,“在我这里你永远是对的,虽然我不理解但我也认为你是对的。也许现在看不出来,将来时间一定会站在你的那一边,告诉所有人你是对的。夫君,咱们不这么累好吗?如果你真的感觉到累了,就不要去管外宇宙那些事情了,只管理好咱们这边,只要敌人不打上门,我们谁也不理会。王朝的事情你要是有兴趣可以理一理,如果没有兴趣,可以交给天机仙音,她随你这么久,给你生子生女,给她一点念想也是应该的。”

    “你是说王朝大位?”雷森马上就敏感起来,眼睛睁开了,露出一股精光。

    “是啊,王朝大位给她,让儿子去坐。夫君,你的天地不是这一片宇宙,你将来注定是要离开这里的。在这里的时间也许很短,也许很长,应该及时做出准备了。天机仙音现在出手,也不是坏事,提醒了我,该替这里的王朝考虑以后的事情了。夫君,莫要觉得是有什么谋取你的权力王座,我会和你一直在一起的,我和我的儿子会随你去任何的地方。大神和我私下里也交流过,他们对权力不感兴趣,他们十来万的兄弟一直都会追随夫君征战天下,一如当初他们还是智脑的时候。”

    雷森哼了一声,“这件事不用说。这个王朝就是我不要了,也不会交给没有主见的儿子。不兴就实行议会制,王位只是象征性的,传给一个没有主见,又对权力抱有热切之心的人,只会害了王朝,害了一帮百姓民众。”

    “那也随你。王朝是你的心血,如何处置我就不多嘴了。反正吧,现在盘龙王朝是在夫君手中建立起来的,虽然年直去建立的很顺利,起军征讨,一路征讨一路都很顺利,但是这其中大家付出的心血都是很大的,夫君要是灰心了,会伤了更多的人的心……”

    “我只是说说而已,蓝依儿,我发现你到了更年期,话太多了。”雷森咂了一下嘴巴,听到那边蓝依儿不悦的哼了一声,又笑道:“和你一说,心情好多了。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在后方没有事情,你就安心的好好的游玩一下,等这边事了,我去找你们去。大神那个小子上次没有和他说太多的话,替我告诉他,他做的不错,有一个大哥哥的样子。但是也要告诉他,这次例外了,如果下次谁敢这么不敬,给我大嘴巴抽。别管对方是谁的儿子。咱们家以后不管有没有王朝继承人,在家里就该有大小!”

    “唔,我知道了,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不知道夫君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么一来,我见到大神就有的交待了。我自己生出来肉,虽然犯了错,可是我这个做娘的最难做,罚轻了,大神心里面会不舒服,认为这是在轻视他,罚重了,外人会认为我这是苦肉计,无奈之下,我只好宣布儿子退出王朝继承权争夺,安心做一个王子。并且把儿子送到大神那里去,变想的表现出去大神的支持,想了这么一圈,可是让我想了好几秒钟才前后想的妥当,这样一来,既让大神他们觉得我处理的公道,也不让外人捕风捉影的找出闲话来,然后到处乱说,我这个做王后的心长偏了,帮助亲生的儿子打压非亲生的。这话要是传到你的耳朵当中,我猜你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心情和我说你心情很不好了,大约会直接崩溃掉……”

    雷森干笑,“哪能呢,不会!蓝依儿,你是一个充满了智慧的女人。你就是智慧女人的化身,你怎么能做出那等低级的事情。嘿嘿,我想好了,这边的事了,我把他们分批送到异宇宙去参加战斗去,经历过战斗了他们才会明白,他们在这里实在是太安逸了。我对他们实在是太好了,他们既然不珍惜,那就去异宇宙去搏命去。命大的活着,命小的死在异宇宙我绝对不会管他们。不经历风雨难见彩虹吧!”

    “你随便,军队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和我讲,我懒得去听这些事情。你啊,处理完,回去和天机仙音好好的谈一谈,王朝政事以后我是不会再管了。我想去你的空间中,一边修炼,一边陪着你。要是你不允许,我就呆在大神他们的身边,不再回王宫去了。我是和天机仙音说过,我们母子放弃王朝的权力,王朝的权力以后与我们再也无关,我儿子不争,我也不会争,从现在起,我就不会再视事了。夫君,你要做好安排,免得到时候出乱。”

    “你们总是嫌我太清闲了。刚刚好一点的心情听你这么一说一下子又都坏掉了。蓝依儿,也许你真的到更年期了。说话都这么多了。”雷森稍稍有些感慨。女人有了孩子嘴巴总是不停,愿意说啊说的,不再像以前那样,安静娴雅。

    “什么意思,你是提醒我老了呗?”雷蓝依儿的声音有些轻冷。

    “我这边有事要处理,回头再说啊!”雷森手脚轻快的掐断掉了腕脑。虽然雷蓝依儿没有真的让他化解掉他心中那些负面的情绪,但相比刚才那一阵灰败已民经好太多了。人总是有时候会莫名的低落,说不上理由来,有个自己最相信的人诉说一通是最好的疗药。

    没有事情啊,雷森半躺上在沙发上闭眼小睡了一回。他好久没有像普通人一样正常的睡上一觉了。一觉醒来,他开口第一句话是,“通道有变吗?”

    “报告尊上,没有,综合各方面数据,可以初步判断通道正在稳定下来,由于没有对比,或许可以说现在通道已经稳定了,也可以说没有稳定。”战争堡垒说了一遍废话,主脑是能力很不错的超智脑,他像人一样不愿意在雷森面前失分。政治正确,也放进这个理由,所以他才会尽量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又不把自己置于不确定的环境和未来当中去。

    “有人找我吗?”雷森不去计较主脑的一点小心思,起身去洗手间洗脸。

    “有,牛近待来找过,听说你在休息,他就没有让我们叫醒你。只是告诉我一旦你醒了,通知他就行。尊上,现在是不是通知牛近侍?”主脑很会聊天。

    雷森对着镜子打量了一下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他发了一会呆,镜子上那一双呆愣着的眼睛忽然活泛了起来,洗手间里响起他的声音,“可以,让他过来吧。对了,准备一顿饭餐,要清素一些的。嗯,告诉牛千木,我请他吃饭。有什么可以在饭点上说。”

    “好的,尊上。尊上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主脑很全面,有这样的主脑在,雷森还是很喜欢的,不像自己在空间里,在空间里,他不愿意让智脑跟着他,监控着他的一举一动,所以对所有的智脑有了一个要求,任何时候,任何地点,没有他的允许,他周边不准出现监控类的智能存在,更不能有智能机器人似的设备追随,他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走在高高低低,有花有叶的各种灵植之中,那样时,他会想去空间刚开始时的样子,再想想空间如今的模样,他才会觉得有一种巨大无比的成就感。

    一艘外形为全蓝色的飞船在一队军方战舰的护卫下出现在一颗星球的上空。蓝色的飞船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星球之中,这艘蓝色的飞船和护卫舰队悬浮在星球之外,静静的打量着这颗浊青色的星球。

    “这就是你母后我出生的星球了。你的外公他们早就不在了。你外公的家族是一个从地球上逃命过来的十分低微的小公务员的后代,身世并不辉煌,甚至有证据显示,那个小公务员在地球上还手脚不干净,损公肥私,人品不太高。你知道这此进不是觉得我在骗你?你错了,儿子,你父王除了肉身和雷氏有关系外,他的一切和雷氏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知道你父王对我是不会撒谎的,他来这里之前,在地球上是一个高中生,比你现在大也大不了十岁吧,只是高中生唉,很普通的,你在地球上的爷爷奶奶也都很普通,做点小生意,能养活家庭而已。你还觉得你的出身很让你骄傲吗?”雷蓝依儿看着自己的儿子。

    “我还是!”儿子没有太多的犹豫,肯定的说道,“我骄傲并不是因为血脉,而是因为我有你们这么一对父母,有你们在,我才感到了荣光……”

    “你啊……”雷蓝依儿轻轻的叹了口气,伸出手摸了摸儿子的头顶,“长高了,也懂事了。记住,血脉不足为恃。若论血脉的纯粹,你和天机仙音生下的那个都和大神他们没有得比,他们有十多万人,都是由你父王的一滴血直接衍化生出肉身,他们的血脉和你父王一模一样,都直接继承了你父王身上的一种属性天赋,很了不起。如果在这方便你们去打压他们,觉得你们比他们十来万的血脉高贵,除非你们直接否定你父王的血脉不高贵,否则你们就没有办未能和他们比血脉,因为他们和血脉和你们父王的血脉一模一样。你们却不一样,你们身体中掺杂了我的还有你们仙音母后两个家族的基因,若是从你父王这里论起,你们的血脉已经不是最纯粹了。还好大神一眼就看穿你们的小把戏,根本就没有把你们放在眼中,否则,他要是拿这件事做做文章,你们就是一个笑话。”

    “我知道错了,母后,见了大神大哥我会真诚的再向他道歉。是我们想的太简单了没有想的那么多。母后,怪我,我没有把事情提前向你说明白。当时,我认为仙音母后说的时对的大神他们什么都不是,他们都没有母亲,他们是父王一滴血生出来的,是父王的复制体,很低级的……我不对,我会真诚的道歉,母后,我保证!”

    “传我命令,星球就不用进去了,我们离开这里吧。去找大神他们,把我们到达的时间告诉他。让他准备吧。”雷蓝依儿突然改变了主意,不再进星球中去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