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蓝依儿的儿子有些迷惑,他问雷蓝依儿,“母后,为什么不进去看看他们?”

    “看他们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能从中明白什么,现在你明白了,就没有必要再骈看他们了。记住,亲戚不足持,再强的亲戚在你父王面前也如土地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天机家族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一个实力超强的家族,因为有你天机仙音母后在王宫呼应的原因,天机家族看似不问事,其实在外面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小的势力集团。这也是为什么你仙音王后敢小看大神他们的原因,也许在她眼中,她给你父王生了一对儿子,功劳已经足够了,就是做些出格的事情,看在那些功劳的份上,你父王也不会惩罚于她。她没有想到,你父王下起手来丝毫不容商量,直接就把天机仙翁和天机家族给灭杀掉了。斩去了你仙音王后的最大的依仗。”雷蓝依儿看着自己的儿子,见其在认真的听着,有些欣慰的笑了,接着说道:“如果有一天真的围绕着你父王的王位起了争夺,你仙音王后母子二人已经没有和大神他们竞争的资格了,天机家族当年被赶出天机星,天机星上那一帮人可是一直担心有一天天机仙音会报复,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不会允许天机仙音的亲生儿子登上王位。他们怕啊,怕你们兄弟的报复,。所以啊,为人做事一定人考虑好得失,考虑不好,宁可不做,也不要去无故的树立敌人。尤其是在王朝无意义的王位争夺上。”

    雷蓝依儿的儿子拍了拍脑袋,“父王他是不是一直都想杀掉天机仙翁啊?”

    “也不是!天机仙翁自以为掌控了天机,还会一些小神通手段,能遮掩住一些最深刻的想法而不被天道所察觉。他当年看似一心帮着你父王,实则是处处算计你父王。只是你父王很粗暴直接的掌控了天道之机变,谁敢对他生出敌意,天雷就会打下。这一下子就打乱了天机仙翁的布置。他把天机仙音嫁给你父王,当年是我允许的,你父王对娶不娶天机仙音没有什么感觉,你要记得,这些话不要向外人说了。”

    看着儿子点点头,有一副大人的模样,雷蓝依儿接着说道:“和你说这些,是要让你有自己独立的认识和判断。在你母后眼中,你不是小孩子,心智已经成熟。因为你父王和你母后都不是普通人能比的,你母后相信你能明确的判断出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而不是因为某些原因而忘记了你该去做什么。在盘龙王朝是,你的出身不足恃,论舅家的背景,你以前不如天机仙音那边,论智力你和大神他们相比无法想比,别说是你,和大神比起来,就是你母后我也不敢轻视,他们都是超智脑,你母后我也是,因为我是,所以我才知道超智脑有多么的厉害。你的一个举动,在他们那里眨眼间就能分析出几十种上百种可能,更能从你的一个举动中得到你的心理活动。能让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最恰当的反应。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能引导着你一步一步的让你说出他们希望说出一话来。大神他们知道这对普通人来说不公平,也很可怕,所以他们很少用,基本上不用。在你们给他下马威这件事情上,大神做的很好,他并没有就此而有什么反击,否则的话,狼狈的就是你们了。到时候,你母后我,还有天机仙音母后就不得不出面来平息了,弄不好,他们会逼得我们道歉。不得不打你们巴掌,让你们从此在众人面前失去威信。在这一点上来说他做为一个大哥已做得足够好了,只能显得你们的无知,任性,胡闹和不可理喻。这样假如要你父王在他心里面打分的话,你们俩个的分数在你父王那里低到能让你母后羞愧到难已处辩。”

    “母后,是我错了。在这件事情上,我当时认为大神他们和我们的身份不能比。他们没有在王宫里成长,虽然很有能力,但也不能和我们俩个相比,仙音母后她说大神他们的存在会让外人认为我们不重要,他们现在大部分都在军方有位置,是一股很大的势力,而其中还有比我们俩个岁数更小的但早就做事了,据说最低的职位也是少校了,在军方的眼中,会显得我们很无能。所以,她让我们做出姿态来,让外人知道谁才是正统,就是大神他们再有能耐,身份上和我们也是不能比的。”

    雷蓝依儿嘴中有些发苦,这个天机仙音做事有些太想当然了。她也会天机术,在智商和情商上却是有些让人感到不可思议,难道说天机仙音在天机家族一直被当成明珠养着,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复杂?

    雷蓝依儿觉得极有可能,天机仙翁那个人把天机仙音当成了工具,就是有爱也带着极强的功利性。把天机仙音嫁到雷森身边埋下一根钉子和伏笔。只是这天机仙音做事实在是不堪大用,一出手就让雷森不满,反而来连累到天机家族,天机家族就些灭族。天机仙翁要是知道如此,十有八九会后悔他所作所为吧,这也正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她这么想是不对的,也不是事实。大神陪你父王的时间比我们所有人都长,除了你那么位死去的西米母后之外,没有人能和大神相比,就是后来的狂神也比你母后我的时间长,论信任,他们都是跟随你父王经历过几次大战,出生入死的,这一点我后来也参加过,但是你仙音母后不是,她除了嫁给你父王生儿生女外,什么也没有经历过。就凭这一点,她在你父王那里的份量可想而知了。”雷蓝依儿笑着对儿子说道,“一切的真像都不是你们看到的那个样子,除了亲情,你们更应该有自己的观察和判断。你母后我不希望将来你因为王位的关系而和大神他们成为敌人。因为母后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他们对你父王的作用会比你们更大,你们有的也只是血缘,而他们不是。他们是有经验的战士,对你父王的忠诚也经过了战争的检验。所以我希望,你能加入他们,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在不久的将来和他们一样,成为你父王最得力的助手,而不是给你父王增添烦恼。”

    “是,母后,我知道了。我会和他们好好相处。一边努力修炼,提升自己的修为,一边融入他们,和他们站在一处。对了,母后,听说大哥他们修炼到一定层次就不能再修炼下去了,是不是真的?要是那样,他们也太可怜了?”

    雷蓝依儿招了招手,侍者奉上一杯灵果汁,轻尝一口润了润嗓子,她才笑道:“确实是这样。目前他们就是这样。但你母后我相信他们能找到办法弥补他们的不足。儿子啊,好好的动动脑子,就是他们没有办法,随着你父王的修为日增,你父王也不会允许他们一直就这样,这是你父王的责任,他会想办法的。你父王连天道之机变都能掌控在手中,给十来万人补足灵魂相信也不难,只是你父王还没有找到办法而已。一旦找到,一切都不是难事。”

    少年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同时脸上也第一次露出凝重的表情。大人的事情很复杂,比他想的还要复杂。他们做错了事情,父王只是轻罚了他们,并没有深究,而母后也没有就此责怪他,只是耐心的引导他,让他明白他做了什么样的错事。如果没有及时止住,会引发出什么样的后果,想想有些可怕。自己已经很聪明了,和其他同龄人接触,他都感到对方都是那么的弱智,可是一和大神他们比,想想人家最小的也被授予了少校的军衔,多打击人啊,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更不用说和他们要打击和表示看不起的大神是少将。据公开的资料显示,要不是大神觉得他形象只是个小孩子,十来岁就位居军方高位会对父王造成不良的观感,按军功授个上将也足够。现在好了,因为他们这一闹,大神直接请辞了,辞掉了军方的职位。经由母后这一说教,少年才知道他闯下了多大的祸事,现在父王大事要处理,没有工夫搭理他们,等有空闲了,还不知道怎么处罚他们呢。

    少年很怕自己的父王,虽然记忆中,父王对他们很好,小时候他还能放肆的扯父王脸上的肉,长大了,他从父王身上感受到了做父亲的威严,慢慢的也就守起了父子之间的规矩。这一次他惹得父王不开心,一怒之下,把那个很有能耐,能算得透人心的天机老仙翁给杀掉了,不但给杀掉了,还把天机仙翁的家族也都给灭掉了。这种惩罚太让少年震撼了,他才知道自己的父王不但是一个能对他们慈爱的人,还是一个发起火来,杀人不眨眼的王上。

    还好,他有一个能保护他的母后,要不然,后果更可怕。

    少年想通透了,就老实了。老老实实的不再表现出自己的想法。雷蓝依儿也放下了心,见儿子似乎明白了,就去安排一下大事去了。

    牛千木来到战争堡垒中,下了战舰,脚踏在战争堡垒内部的地板上,头上的灯光映视下,地板上反着光,十分的清洁干净。

    “尊上正在等着你,牛堂主。”一个人形的智能侍者上来对牛千木说道。

    牛千木应道:“这就过去。你们这里面要加强啊,我没有发现有多少智脑存在。这个堡垒配备的不全吧。尊上的战争堡垒,你们居然如此的轻待,有些人是想犯罪啊。”

    那位侍者很冷静的说道:“配备是大人们的事情。我们只是奉命在战争堡垒服役。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是尽职了。牛大人要是有什么要求,可以向上面说。”

    牛千木哼了一声,他倒是想说,可是他知道这座战争堡垒可不是由外人去做的,这座战争堡垒由雷蓝依儿监制的,其中的各种配备都是由雷蓝依儿过手的。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牛千木也知道一二,还不是大家都认为王朝没有威胁,尊上所有的战争堡垒只是一种仪仗所用,表面上尽量好看就行,内部可以省一些。

    说什么,让他去向雷蓝依儿提出不满。现在王室里也是一团乱麻。就是雷蓝依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看风头不对,先跑路了。现在,牛千木不得不为大神这一招以退为进喝一声大彩,到底都是超智脑,算计啊,保身啊,布局啊,卖同情啊,做的都是那么的好。

    以后要和超智脑打交道,看样子自己得多长个心眼了。

    “见过尊上。尊上安好啊!”牛千木一见到雷森的面就大大咧咧的笑了起来。

    雷森一摆手,“坐。正好你来了,我这里太冷清,你来的正好,陪我吃顿饭。我们这些修行之人说好也好,说坏也坏,好吧,能增长寿命,有更大的能力。坏吧,就是像普通人那样安安稳稳的一日三餐不可能,很多原有的东西都会丢掉。”

    牛千木在雷森对面坐下,开口道:“给我来杯黑心果粉。大神走的时候让我喝过他藏的最好的黑心果粉,味道很好。尊上,你那最好的黑心果粉必须给我一些,我这管的事情太多了,需要质量最好,味道最好的黑心果粉提神。”

    “回头给你。你找我有什么事情?”雷森不忘正事。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大神就这样离开军方太可惜了。听说他还要把十来万地王子都拉走,去经商。我说尊上啊,这事你可不能犯糊涂啊,他人一撤走,军方损失不说。最起码在我这里,你可是不肯用有能耐之人,是在犯错。”

    “唔,他们还只是孩子,愿意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不会拦着他们。你也不用来劝我,我已经准许了就不会再改变主意。只是,我可以保留他们的军人身份。一旦军队有召,他们随时可以返回军队效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