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脸上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把牛千木都看呆了。?他眨了眨眼睛,忽然伸出手指在雷森面前晃了晃,“高,尊上算无遗策,真的是高。”

    “都是我的孩子,我这里尽量一碗水端平了。牛近侍,牛千木啊,我这身边可是少了不少人,我想我身边有能说实话,说我想听的话的人。我说的不是那种奉承的话。我想听到的是实话,你们要是实话也不说,等我自己做出了决定,有什么损失你们可不能怪我不明事情,是个昏聩的尊上。那个罪名我可不会担着。”

    牛千木嘿嘿一笑,脸色变换了一下,忽地叹了口气,“尊上,天机仙翁的死让我很难释怀,”牛千木瞅瞅雷森的脸色,见雷森一脸的淡然,稍松了一口气,紧接着说道,“他死的时候正和我在一起,我怕这边的事情我顶不住,就把他给说动了。不管是承认还是不承认,一切外物皆去,天机仙翁还是我们所有人战力最强的一位。在我看来,出现这么大的事情,有他在现场,大家的底气就会壮上许多。可是,他却死了,我这心里确实是有点惋惜,按理说他死不足惜,必定他曾做出过天怒人怨的事情。只是我个人无法接受——尊上你已经不再怪罪于他,他也向尊上效忠了,在其他人的心目当,他是重要的一员。突然这被尊上处死了,还没有罪名,这是不是很不合适?”

    饭菜上来了,雷森用湿巾擦了擦手,“你是说要有一个罪名?很简单,我不想他再活着了,以前王宫很平静,我也很喜欢,这一次我的儿子自己都内斗开了,如果不及时止住,我在外面斗,他们在内部斗,我还有什么精力?”

    “可是这不怪天机仙翁啊。尊上,天机仙翁可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他一直跟着我,他已经真的放下了,尊上大可不必赐他一死!”

    “吃饭!”雷森拿起筷子,“你敢担保他事后不会利用这件事情做点事?我都不敢保证,牛近侍,别说我是修行者,寿命很长,就是我不是修行者,我还年轻啊,我想要统治这个王朝还有很多年,现在家就有人挑着我的儿子出来争权争位,是不是太早了。大神他们我不担心,他们不会有这种心思,在有高目标追求的时候,他们是不会愿意把自己困在这个级别不高的宇宙去的。在我眼,想争权的儿子都是一无是处的,当他跳出来时,就已经出局了——如果有个考验的局的话。我怕的是天机仙翁以后会就着天机仙音的野心出手帮他,在我不在的时候,搞风搞雨,借着他的能力,还有他建立的天机家族,更有着天机仙音手的天然权势,在我的王朝排除异己,罗列罪名……他们小看了我,我可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王上,一有苗头,我就直接从根上把祸芽斩掉。”

    牛千木用筷子叨了一块肉扔在嘴嚼了嚼,“尊上这种做法我是不赞同的,就是知道天机仙翁有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但他必竟还没有做是不是?没有做他就没有罪。退一步说,旧罪难除,尊上治他死罪应该,可天机家族没有死罪恶吧。据我执法堂的证据显示,天机家族自从归顺尊上以来,非常规矩和低调,他们在这一段时间内没有犯过罪。”

    “你是用法律来和我说事,说我做的不合法?更有我本来就是这个王朝位置最高的人,王朝的法律我应该带头遵守?”

    “是,我就是这意思。尊上,你查嫌我烦,做事太古板了,你就直接把我拿下吧,反正这个执法堂堂主我是不愿意做了。你也看到了,我快成没有朋友的人了。卖孤邀直的事情我是不想做的,我也没有打算做过,可是在别人的眼我就是那样的人。他日要是尊上不信任我了,不用杀掉我,直接放出风声去,黑拳黑脚就能把我打成肉泥了。”

    雷森瞅着牛千木,“你啊,你是想多了。谁也不能保证对一个人能保持永久的好感,那是不可能的。我也不能保证有一天我不会对你的忠心厌烦,但是我能对你做一个保证,我不会杀你,虽然你以前一名声也不见得好,现在你珍惜你的名声是不是有点太可笑了,在我面前提你的名声,你以前的名声一直很好吗?”

    牛千木难得的老脸上一红,嘟囔着,“不带这样的,不带这样的。我也是要脸的人。酒呢,怎么没有酒,让我喝一点。”

    “和你说吧,天机仙翁这人我本来是没有想过要他性命的。是我一时冲动,觉得他不应该活着了,他活着会给天机仙音不好的信号和信心,天机仙音会觉得她在我面前有优势。某些优势她以前没有,因为有雷蓝依儿在,他不会得宠。可是这种男女之间的宠爱在家庭之会慢慢的淡化,慢慢的就会有利益产生。我可以和你说,就是天机仙翁真的放下了所有的想法,不会再和我做对,如果我不制止天机仙凌晨也会很快的找到他,让他帮着获取权力。更有可能进一步的用种种试探来排挤雷蓝依儿,排挤大神他们。你们要是被迫站队,那个时候,稍不不慎,要么被天道察觉认为是叛逆,给除掉,要么就被他们给干掉。排除异己吗,没有下限,你们到时候会怪我不早除掉这个祸害。与其知道他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危害时除掉他,不如防患于未然,先把他们给除掉。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

    “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难道是你这里的饭菜做的太美味了,还是说我已经被你给说服了?尊上你实在是让我无话可说。”

    “那就吃菜,我这里有灵果汁,你可以喝一点。你来找我就是这件事情?我已经给你解释了,你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吧?”雷森笑着问牛千木。

    牛千木摇了摇头,“没有了。我最大的问题估计你不会答应,你要是答应了,我就提。”

    “辞职的事就不用提了。其他的你可以说出来让我想想。如果没有大碍的话我可以同意,比如你找一个女人,这件事我看就挺好。你不会真的有女人了吧?”

    “没有!没有!”牛千木差点跳起来,“尊上,可千万不要拿这件事开我的玩笑。我可是很认真的,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真不随便。”

    雷森想起一个笑话,脱口而出道:“平时不是随便的人,随便来就不是人!”

    抬头见牛千木一脸难受表情,雷森哈哈大笑,心情好了不少,“开个玩笑,在这方面我是不会说你什么的,那是你的私事,如果私事也管,我就不用活了。累也累死了。”

    “那我就说一件事情?是你让我说的,不是辞职,我说出来你得答应。”牛千木竟然真的趁机会要提出要求。雷森也不意外,喝了一口灵果汁,“你说吧。”

    “大神王子我很喜欢,我认为要是真把他放出去经商啥的实在是太不妥了,我呢,很惜才的,他和我很对脾气,我认为既然尊上你都想到了要替他们保存军籍了,说明在你心里大神他们是不可替代的,有着独有的价值和作用。这样吧,我认为不能把他们给废了,你看可不可以把大神他们纳入到执法堂内?“

    雷森一瞪眼,“你打什么主意?他们除了智力过人正常人类之外,其他方面都不行。要修为没修为,要实力没实力,你让他们去执法堂做什么?”

    “后备,后备!我要他们做我们执法堂的后备力量。尊上,你可不能这样,执法堂现在可是很苦的,虽然有些特权,但是处处不为人待见,我是朝别人眼丢砂子,谁都不愿意啊。现在,该到执法堂的都差不多了,其他势力可是有些抵制我们执法堂啊,我们执法堂执法时也遇到过抵抗,死过人,光死人不补充,执法堂早晚会干不下去。正好,现在大神他们都要退出军方了,可以加入到我们执法堂啊。”

    牛千木一脸的委屈,更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无奈和无赖,“反正我是有这个想法,大神做事我很满意,从对付大和族开始,我就欣赏他的做事方法了,很好,很有手段,杀伐果断,不愧是跟随尊上出生入死过的。还继承了尊上硬气的性子。尊上,你得答应,你要是不答应,执法堂干不下去,四处出错,你可别怪我。咱可把话说明白了。”

    “你在要挟我?”雷森眉毛直跳,谁都和他讲条件,这可让他不喜欢。

    “我没有,我可不敢。我只是实话实话,不想到时候让尊上觉得我无能,我只能提前把困难摆出来,解决不了,出问题是早晚的事情。要是大神他们加入到我们执法堂,这对外面释放的信号可就大了去了,大家一看,嚯,尊上对执法堂是真重视啊,看到没,把大神他们从军方直接拉出来,全部让他们加入到执法堂,这是多大的一个广告效应啊!”

    牛千木嘿嘿一笑,“这执法堂啊,可真是不好干啊。我可不是在尊上面前叫苦,是真的不好干。要是再没有足够多的支持,执法堂可就完了。”

    “危言耸听!不吃了,吃个饭你也不让我消停!”雷森气得把筷子拍在桌子上,起身就走,“想都不要想,大神他们还是孩子,我只希望他们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等他们长大了,种种的烦恼可就由不得他们。现在,我不允许任何人打他们的主意。也别想着把他们拉入他们不该加入的斗争去。要是真要他们出面才能办事,我要你们这帮人干什么?还不如让你们跟着天机仙翁一样,省得占着位置不做事。”

    牛千木吓出一身冷汗,不管雷森是不是生气,说他们和天机仙翁一样,这可就很严重了,天机仙翁无能吗,不无能,相反的,修为和见识在所有人当也是数一数二的。他之所以会被尊上给干掉,还不是因为心里面有鬼,不肯真正的替尊上做事,这才在天机仙音搞事时,尊上第一时间就想到天机仙翁,把怒气转移到了天机仙翁身上。说白了,天机仙翁就是个替罪羊,一个天机仙翁还不足以消除尊上的怒气,尊上又把天机家族给捎上了。

    伴君如伴虎啊。牛千木有些丧气,想提出些条件尊上不答应。他的目的全完了。雷森走了,丧气的牛千木把气撒到桌上的饭菜上,扬大肚汉的风格,把整桌子的饭菜全部吃掉,抹了抹嘴,他连灵果汁也喝的涓滴不剩,这才扬起脖子嚷道,“尊上,你不答应就不答应,反正我尽全力做好,做不好也就那样了,到时候你把我换掉就行了。我回去了啊!”

    “赶紧滚!别打不该打的主意。执法堂就是现在的样子,不交好任何势力,任何人,要的只有公正。若是好好好的做事,我要执法堂干什么?还不如直接给天道机变下命令,什么事都让天道机变出面做了,你们可以什么都不做。这样你们要是愿意,我也不介意养一群没有价值的猪。我这话会公开说。滚吧!”

    “那我就滚了。”牛千木回到自己的战舰里,战舰从战争堡垒飞出。一飞出战争堡垒,星空冥王就找到了他。

    “有事?”牛千木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有什么事赶紧说,刚刚被尊上给骂了一顿,说我们执法堂执法不主动,我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呢。”

    星空冥王替牛千木叫屈,“天啊,执法堂现在管得事都这么多这么严了,我们都怕了你们执法堂了,尊上还不满意。这怎么可能,牛前辈,你是在说谎吗?”

    蚂蛟打死人的声音也响起来,“牛千木,你这样好吗?你这可是矫尊上的旨意,是要犯大错误的。你们执法堂还要怎么样?让我们变成机器人,没有指令不能动吗?牛千木,这样不好,你会告状,我们也会,不信,咱们试试。”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