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千木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大笑,聪明人都不长寿,笨人得长生啊!今个的日子不错,不管怎么样,他顺利的扯了尊上的虎皮,唬了星空冥王和蚂蚁打死人一次,吓得这两个人史无前例的表态,支持执法堂的工作。??

    “嘿嘿,吓死你们!”牛千木坐直了身子,这时军舰已经飞回了执法堂的大本营,牛千木忽然拍了一下脑袋,“忘了和尊上说执法堂先撤的事了。”

    牛千木说别人护短,他在某些方面一些也不比别人差,他担心万一那是通道,出来的家伙尊上无法抵挡的住,敌人从通道冲出去,必须有一些兵力上前拦住,这里有军方的,更有他执法堂的,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不分先后。可是他执法堂没有办法和军方相比,军方无论是修士,魔法师还是星兽数量都是最不是他们执法堂能相比的,他们死也死得起,死了还有的补充。执法堂不行啊,死了补充起来就有些难了。执法堂众无到有的建立起业,刚刚有一批熟悉各方面业务的人员,要是死了,再培养可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会直接导至执法堂的工作效率下降,那是牛千木所不能容忍的。虽然他一直想辞掉执法堂堂主的位置,可是也不妨碍他对工作有一种完美的追求。

    他怕敌人太强大冲出来,给他的执法堂手下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那是人命啊,死了就死了,想补充就得用别的来替代,别的不一定能达到他的要求。所以他想着要把执法堂的人先撤走,理由是执法堂战力低下,这里有修士军,魔法师军,星兽军,军的精锐毕至,执法堂那点人手,修为又低下,根本就派不上用场。实力悬殊之下,不是用人命能堆积出来胜利的。可是,他忘了说了。和尊上在一起,他的压力很大。

    就是这样,他想了想,还是做了一份执法堂先撤下,去后方正式行使执法堂职能的报告递到雷森的战争堡垒当。希望尊上能批准他的请求。

    没过多久,尊上的批准就下来了。雷森准许执法堂先撤下,但是牛千木必须留下来协助大家一起应对接下来有可能生的事情。

    大神坐在山顶上的凉亭内,山风徐徐,让他很惊讶的是,他离开了这几天,通道居然还没有动静。敌人是闲得无聊吗,打出一个洞,然后就不管了?

    策神很容易就搞定了聚会用的场所,一个大的体育馆,体育馆这种设施一直存在,在普通人当还有着各种体育运动,现在王相府也在推广各种体育活动,尤其是球类,既为各类人群众所喜欢,又能让组织者很容易就能从获取利益。

    策神顺着山路走上来,手里提着吃食。大神看到策神才想到已经到了用餐的时间。普通人真好,一日餐,简单无虑的感觉,很让人向往。

    “大哥,用饭了。”策神在凉亭外对大神说道。

    “你这里真的不错,我坐在这里忽然就有一种心思澄明的感觉,感觉整个人,整个身体像似得到一遍洗刷一般,有一种通透之感。这里是一块福地啊。”

    “大哥说笑了,我这里普通的很,灵气也很稀薄,不但跟父王的空间里没有办法相比,就是和这宇宙灵气一般偏上的星球也没有办法相比。我还想着呢,就是不能去父王的空间弄一块地方住下来,在本宇宙有灵气的星球上弄一块地也是美事。”

    “拿的都是什么?”大神帮着策神把饭菜摆在桌子上。说是饭菜,也不过是两样山上的野菜做的凉菜。其他的是食材,削成薄片并腌制好的兽肉,一个烤炉,山菇,辣椒等。

    “好东西。”大神马上就有了精神,烤肉他很喜欢。说着,他忙着帮策神把烤炉放好,引燃上好的雪花炭,等铁板稍热,就在铁板上刷油,刷了一层,便把兽肉夹起来,摊在铁板上,“这吃法很好,晚上咱们可以吃火锅。”

    “可以,我让人准备,晚上吃火锅。没想到大哥和我一一歌,对普通人的生活十分喜欢。这样我说放心了,还担心大哥你们跟随父王的时间过久了,对普通人的饮食不习惯,或者说看不上眼了,大哥给了我信心。”

    “担心他们不好招待?”大神看着白气从铁板上升起,出轻微的声音,“不用担心,他们和我一样,对普通人的生活并不排斥。好招待。这一次招待也不会让你一个人掏腰包,我已经告诉他们,吃住行自便,不给你增添负担。”

    “大哥说哪里话来着?我策神虽然刚立足不久,一直低调,但并不代表我手没有钱啊。普通人的待遇,他们来了我还能应付一下。没有事的,这个钱我还拿得出,虽然说拿出来有些费力。”策神笑笑,摇了摇头,“都是自家兄弟……”

    “自家兄弟也不能这样,在你这里开会,已经是给你增添麻烦了,不用想那么多,你的心意兄弟们已经知道,不可能把你吃穷了才显得出你的情意。这次听我的,以后成定例,不然,早晚我们兄弟会因为这件事起争执。”

    策神一想就明白了,大神说的不错,兄弟之间如果没有规定,很容易会为一些小事情争吵起来,很多兄弟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反目造成悲剧的。

    “我听大哥的。但是母后那里的花销就由我来出了,好不容易有一次机会,也让我尽一尽孝心。蓝依儿母后对我们还是非常照顾的。我觉得我应该这样做。”

    “随你意。在母后那边,母后什么都明白,其实你做多做少都一样,母后不会因为这等小事就对你不放心,那不是母后的做事风格。母后这个人呢,非常好。她已经各方面都尽量的做到最好了。虽然不能说绝对的好,但也尽量的公平了。很不容易。”大神把一块肉翻了一下,随着翻动,一股香味慢慢的散开去。

    两人在凉亭吃着烤肉,喝着度数稍底的小酒,谈论着一些事情。兄弟之间的感情慢慢的就培养了起来。策神讲了一些他的担心,担心两万多兄弟一起过来会出意外,更担心在招待母后的问题上出现差错不好交差。

    大神告诉他没有必要,自家兄弟不是白痴,都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样不该做,在这方面策神不用担心,和别人起了冲突,论智商吃亏的一定是别人。至于母后那边,母后自然更不用担心,母后什么事情都明白,不会因为一点小小的错误记挂的心上。

    吃过烤肉,二人在凉亭坐了一会。策神有事要处理,便叫来机器人收拾了一下,随着机器人下山去处理事情去了。大神坐在凉亭懒得动了,就看着远山近水又呆了一个晚上。

    雷蓝依儿要来,再过几个小时就会到达本星球,雷森打算通知星球执政长,雷蓝依儿说她有安排,不用雷森操心了。雷森可不愿意和地方上的人打交道了,都是官场上的,说是废话罗圈话,没有一点的意义,他本就是场上之人,如今下场了,就想再和场上的人多交集。只是,他看策神很自然的和官场上的人交流。现在策神的身份十有**也暴露了,他来时就暴露了,地方就知道他是大神王子,他现在住在策神的地方上,策神和他相处又是那么的淡然,完全没有平常人见到王子那种诚惶诚恐的样子。有点智商的人都能明白,这个看似很普通的少年商人身体不简单,可能是王子之一。尊上除了亲生的两子两女之外,还有十来万由他自己血液化育出的后代,这不是秘密。

    大神忽然就笑了,他才明白为什么策神那么镇定,原来策神已经算到了去接他的时候他的身份会暴露,更算到了他会给其出难题。就是策神不说,有他这么一尊大神坐在策神的家里,策神去办事,莫说是用一个体育馆了,就是征用本地的政府机要设施也有的商议。特权无处不在了,大神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享有普通人所没有的特权。

    不知道这会不会是策神早就想好了的,接待的是他大神,不是其他人。其他的王子来到这里没有大神这么大的影响力。大神是王室明面上的代表,少将啊,少年少将,还是有战功的少将,不是光靠着王室影响力上去的少将。这不但没有让王朝的民众烦感,反面因为大神这样年少有为而对王室产生一股尊敬。王室不愧是王室,尊上厉害,建立了史无前例的宇宙大一统的盘龙王朝,尊上的后代一样厉害,出手平定敌乱,手到擒来,杀伐果断,不是一般少年能做到的。王室越强,民众从心里会感到越的安心。

    “喂!”星际传链突然跳出来,大神一把抓住,说了一声喂。

    “我是牛千木,王子最近过得很清闲吧?”星际传链里传出牛千木的声音。

    “还行吧,谈不上清闲,到哪里都有事,我跑到偏辟的星球,这里的执政者也认识我,没办法,悄悄的行,悄悄的走对我来说不太可能。牛前辈,有什么事?”

    “没有,你都不在军了,我找你还能有什么事情,你别多想啊,我只是想问问你现在过得怎么样,适不适应当下的生活。要是不适应,嘿嘿,还回军吧,要是军过得不开心,不愿意在军呆着,到我执法堂也行啊,什么也不说,你来,我直接给你一个执法小组组长的职位,你看怎么样?”牛千木的声音带着一股子意味莫明的味道。

    “不感兴趣。军我都不想呆着,你的执法堂我更不会愿意去。军还有闲的时候,把任务层层下压,验收做好就行。你们执法堂可不是轻松的差事,要动脑子,还要四处走动捉拿人犯,还得应付各方面的质疑,我肩膀不行,担不起这样的重担。”大神不用想就真接回绝了牛千木,这个老家伙果然是没有安什么好心,一直在打他的主意。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执法堂多好啊,替尊上,替王朝主持正义,任何邪魔外道都无所遁形,多好,人人向往正义,匡扶正义。我们就是正义的化身……”

    大神突然冒出一句,“既然是正义的化身,那你为什么还要天天想着怎么能辞职不干。牛前辈啊,我岁数小,没有多少见识,你可别哄我!”

    “我,我是那样的人吗?大神王子,我老牛可是一直的好人,我一直都是好人,从来不说什么假话,我是真的觉得你来我们执法堂是人尽其用。这你这么高的智商,能在种种案件一眼看到真相,正是我们执法堂急需的人材啊。你不来是我们的损失,我代表执法堂诚挚的邀请你来我们执法堂,和我们一起举起正义的大旗,做正义的事业。”

    “呵呵,没兴趣。真的没兴趣。牛前辈,这件事没的谈,真的,我可不是那种热血上头的人,我知道自己的缺斤两,执法堂那潭浑水我是不会趟的,我看看就行。正义是你们的事,我现在只是个商人,准备做物质回收商。你们执法堂要是有业务上的合作可以找我啊,我一定会让你们满意,满意的那种。”

    “你们啊,真是不理解我这一份苦心啊!我都和尊上说了,尊上……唉,这王朝是你们的,你们还不想出力,让我老牛怎么说才好,伤心啊!”牛千木叹息了一声。

    大神不会所动,“再过一段时间,我母后就会到来了,要不要我向我母后汇报一下,就就说你一直辞职,又一直拼命的拉我进执法堂?嗯,我会说你是好心好意的,一心为公,想把小小年岁的我给毁掉……”

    “王子,怎么可能呢,我是怜才。得得,不和你说了,你不来就不来,别找那么多理由。你还小小年岁,几年千的人玩心眼也难是你的对手,你说这话不脸红!我呸!”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