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千木夸张的叫嚷着着,大神却是不为所动,他说过,“再过几个小时,,我母后就会到我这里来了。牛前辈,要不要我向我母后汇报一下,就就说你一直辞职,一心的不想干执法堂的堂主。转脸又一直拼命的要拉我进执法堂?嗯,我会说你是好心好意的,一心为公,一心为别人着想……我看,你是想把小小年岁的我给毁掉…”

    “大神王子,这怎么可能呢,王子怎么能那么想我,我是怜才啊,怕王子就此消沉,王损失不起啊。得得,不和你说了,你不来就不来,别找那么多理由。你还小小年岁,几年千的人玩心眼也难是你的对手,你说这话不脸红!我呸!”

    “怜才啊?我就谢谢牛前辈了,牛前辈找我,我正好有事要问牛前辈。牛前辈,前面怎么样了,还没有来吗?”大神问道。

    “没有,比女人生孩子还难,我们都等在这里,神经繃得紧紧的,生怕一个不留意,就被冲了出来。你聪明,你猜一下,要是敌人,来的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

    “不清楚。如果是父王的仇人,来的人可能是一群,但数目不定。如果不是,也许对方就一个人,艺高人胆大吗,能把两个完全不相干的宇宙打通,有这样的本事,就是我,我也不会把一个低等宇宙放在眼。你注意一下就是了,面对敌人,不大意就好了。”

    “挺紧张的。”牛千木咂了一下嘴巴,“我说的是真的,我想你来执法堂,等你的修为将来上来了,我就把堂主让给你,执法堂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掌管的。我说的话你明白,所以啊,我真的在尊上面前提了这件事情,只是尊上似乎不太愿意。大神啊,你做生意我不反对,先在我的执法堂挂个名,慢慢来,我不强求。”

    “我的王子,执法堂不应该掌控在一个王子的手,牛前辈,要是我听你的,咱们可就犯了禁忌,怕是有人要担心,更有人说闲话了。我不喜欢自己没有去想,也没有去做的事情从别人嘴有鼻子有眼的说出来,兄弟不和不是我想要的。我宁愿什么都不要,也不会……牛前辈,你人老成精,明白我的意思。”

    牛千木一瞪眼,“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人老成精,我很老很奸滑吗?没有,我告诉你,我还年轻着呢,等有一日尊上找到回仙域的通道,我到仙域,寿命立马就恢复起一,不吃仙桃轻轻松松也能再活他一万年出去。人老成精,听你说话,我好像很奸滑似的。”

    面对牛千木的不满,大神只是笑笑,与牛千木打交道的次数多了,就知道牛千木其实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虽然有些小自我,但总的来说,他的一片忠心就足以让人相信他了。

    “真的不来我执法堂?”牛千木挑着眉头,模眉立目的透过屏幕看过来。

    “不加入执法堂。我不想找那么多的麻烦。我们是超智脑,自己本身的麻烦还没有解决,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情把大把的时间用在捉拿和问犯人上。那不是我一个王子该做的事情。牛千辈,要是替我考虑,就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便是我绝对不会答应你,想想就好了,别当真啊,当真就真害我了。”

    “呵呵,那就算了。我这里有一个消息不知道我清不清楚?”

    “什么消息?如果是关于我和我弟弟们的,可以说来听听,如果不是,就不用说了。我现在可不想去操别人的心。”大神欠了欠身子,一阵风吹来,神清体爽。

    “尊上和我说了一嘴,说会保留你们的军队身职。我也不知道尊上是怎么打算的,都已经让你走了,还给你们保留军人的身职,这算是怎么回事。我和你说大神,要不是尊上给你保留身职,堵上了我的嘴巴,我有把握让尊上答应你到我执法堂来。”

    “噢,没有兴趣。我对当一个法官一点兴趣也没有。抓捕案犯,我可不在行,也不想在行。求牛前辈一件事,不知我能不能说?”大神咧嘴笑了笑。

    “说,有什么话你就说,别藏着掖着的,不像个爷们。”牛千木也笑了。

    “下次能不能不再和我提执法堂这个字,听到这个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哈哈!滚蛋!”牛千木骂了一句,直接闪人了。大神转过身去,懒洋洋的靠的凉亭的柱子上,抬头看了看头上的太阳。他所处的地方恰是这个星球的春季,初春啊,仅有一些机敏的类似地球的迎春花开着。在凉亭的旁边就有几株,一串串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真是非常常好的时节,正是人间春光好。

    星空,一队舰队护卫着一艘蓝色的飞船快速的飞行。这是雷蓝依儿的座舰,由军方护卫着在星空航行。护卫已经通知了目的星球驻军,王后出行,安全保卫工作是重之重。尽管谁都知道,有尊上在,谁都不敢对王后下手,不然,刚起个念头,天劫就会“轰隆隆”的来一个雷,打下来,让人变成碳烤肉。

    前面出现地方军的战舰,都是老式的战舰。护卫马上和对方确认了,马上向雷蓝依儿汇报,雷蓝依儿对这样的排场和安排十分的不感冒,要是依她的性子,怎么简单怎么来就行了。这么一弄,有迎有送的,看似风光,其实是牺牲了她太多的东西。

    自在没了,自主性也不大了。有人说,做为权力极大的王扣,怎么会不自在,不自主?这么说也不怕亏了良心。王后不自在,王后不自由,让平民百姓还怎么活!

    确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向往。自从雷蓝依儿做了王后之后,出行就没有简单过,总有一大队的人马跟随着。一时为了保护她,二是则是彰显王室的威严。

    用雷森的话说,王室的威严不是彰显出来的,王室的威严本来就是民众的心。如果民众敬你,感激你,不用说,你这个王在民众那里自然就是有着无上的威严的。民众总是喜欢和他们离得不是那么远的王室,那样才亲切,才会更加的认可。

    可是不听众按排又不行,雷蓝依儿处处代表着王朝无上的权威,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关注着,更会有人专门分析她的举动所包含的含义。嘴会撒谎,可是你的身体是最真诚的,它知道什么是实情。她出行的目的地,做什么,要怎么安排,下面的人早就弄出了一套规定,所有人都要按照这一套规定来执行。为此,不管雷蓝依儿认不认可,她都得配合着,接见,听报告,被人拥护着行走,住最好的房子,吃最好的美食。没有比这更好的身份了。

    雷蓝依儿自然知道这一切都是谁带来的。如果不是遇到了雷森,就算他做为一个超智脑再有本事,能逃得出来,顺利的找到自己的肉身,最多也不过是隐姓埋名的活着,或者换一个身份,换一张似是而非的脸,重新开始。就算他是最成功的商人,也没有今天雷森带给她的荣耀,更不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家里有男人,有儿子,女儿。家里的成员该有的都有了,他认为就是不当王后,让她守着这一个家她也愿意。

    飞船随着军舰飞进星球当,雷蓝依儿看着屏幕里面星球的样子,很不好看。外形上不算是一个长相美观的星球,不用说,雷蓝依儿也知道,这样的星球上灵气一定很少,少到可怜,这样不规则的星球是很难藏得住灵气的。

    策神这孩子找到一个这样的星球安身,实在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想的。雷蓝依儿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儿子,自己这个儿子是正常的人类,虽然智力和情商比正常的人类要好很多,可是要看和谁比,不用比隔壁的,就比身边的这些超智脑的孩子。从血缘上来说,大神他们是自己儿子非常亲的人了。这一群十来万的人,很少有人能比自己的儿子岁数大的。比自己儿子岁数大的也就那么几个。自己儿子与这帮人一比较,马上就像个弱智似的。不说大神,就说狂神和战神,这两个家伙打仗是把好手,惹急眼了,连他们的父王雷森也敢怼。

    雷森很喜欢这些儿子,个个都非常棒,还不给他添麻烦,大都在军方里效力,不但会作战还会训练士兵,把手下兵训练的都个顶个的出色。十来万啊,在关键的时候处在关键的置上,绝对能给他长脸。

    自己的儿子和大神他们一比——简直没有得比。那帮家伙个个表现的像成年人一模一样,说话大都是沉沉稳稳的,雷蓝依儿关注他们,才知道这帮人整天都穿着西装,个头小小的,却都是一副成熟的人的样子,给人一种很有教养的感觉。到底什么都是隔壁的好,儿子一比和大神他们根本就不在一条线上。

    就这样,要是真是和大神他们争权夺利,要是到时候雷蓝依儿不在儿子的身边,大神他们要是能狠下心来,能把儿子坑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母后,外面迎接的人已经都来了。都在外面等着我们呢。”儿子看着屏幕叫道。屏幕上一大堆的人,是这个星球上军政两方面的大员。大神就在他们间,脸上带着笑容,看不出一点沮丧的样子。大神身边的人不停的和大神说着什么,似乎是在介绍着什么,又似乎在和大神在商议什么大事,大神很礼貌的点头,脸上始终带着笑容。

    “我们下去吧。”雷蓝依儿脸上带着笑,迈步向舱门走去。不管心情是好是坏,做为王后到地方星球,她脸上要有笑容变成了一种礼仪。只要这些人不犯法,作任奸犯科,她都没有理由摆脸子给人看,这些人从大方面来说,是替他们雷家牧守天下的,有功无过,她过来就是要肯定别人的付出,而不是质疑。如果这些人有人犯了罪,自然有执法堂去调查取证,去抓人捕人,不用她出面出手。她出面让别人感受到王室的温暖,感受到受重视就够了。

    “见过雷蓝依儿王后。欢迎王后来我们星球视察民情。”星球的执政长见雷蓝依儿下了舷梯就急忙走上去,给雷蓝依儿施了一礼。

    “谢谢,我代表尊上谢谢你们的尽职尽责。现在王朝上下一片热火朝天,民众焕发出最大的热情,你们要抓住机会,引导好,把这股热性转化成建设王朝的强大动力,带领民众建设盘龙王朝,为盘龙王朝的兴起而共同努力。”雷蓝依儿对说官面上的话十分的熟稔,她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一面鼓励着人们,一面缓缓的移动脚步和前来接她的人打招呼。

    “见过母后!”大神拉了后策神一把,策神也露出身形来,笑了笑,“策神见过母后!”

    “策神,大神!好好,你们都不错,做事有章法。为王室争了光。策神,我还不知道你到这个星球上来,听说你建了一个茶庄,不错,不错!”

    雷蓝依儿连声夸着策神,大神笑笑,朝一边一闪身,尽量的给策神亮出场地来,正式的把策神推出来,让该认识策神的人认识策神。策神躲在这里,弄不好就会有人认为这是策神不受待见,才被发配到这里来的。雷蓝依儿这番言语不但给策神正了名,还能让人正视策神的身份和价值。

    “谢谢母后,我只是按照本心去做事,没有什么出色的成绩,值不得母后夸奖。”

    “你才多大,怎么就不值得。来,这是你弟弟,以后你们要好好的相处,他有什么做不对的,你们要及时指出来,并严令他改正。这可是……”

    策神一脸笑容,对着雷蓝依儿的儿子一礼到底,“策神见过王子殿下!未曾远迎,请王子殿下恕罪!”

    雷蓝依儿的脸色腾的一下变了,一旁大神也吓了一跳,策神这家伙发神经了!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