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完全全的说给他们听。敢不尊敬王后,他们想干什么,不给他们记忆深刻的处罚,他们还不知道会给老子闯出多大的祸来。告诉他们,他们想干什么,只要遵纪守法,老子不干涉,等他们玩够了,老子需要他们干正事时,他们统统都给老子回来。哪一个敢跳脚,老子教他们认识什么叫竹板炒肉!”

    牛千木大笑,他很开心,要是雷森说等方面算话,真要把那些王子扒光了打屁股,十多万个屁股朝天撅着,那场面一定很状观,看一眼能骄傲一万年。

    只是,他很怀疑雷森会不会这么做,别人不理解眼前的这个尊上,牛千木自认他还是了解的,这个尊上啊,对孩子的宠爱和普通的父亲一样,嘴上说的狠,转眼就忘掉了。要不是这样,王子对王子不敬,争上风的事情本是兄弟之间常有的,在普通人家很正常,只是放到王候之家就敏感了些,不可避免的带了些政治意味和阴谋的色彩,一不小心就会弄出人命来的,就是这样,尊上也没有怎么惩罚犯了错的王子,只是罚跪了事,罚一下跪,训斥几句,这就是所谓的重罚了。反而,天机仙翁和天机家族成了犯错王子的替罪羊。想想也心塞,做下属的,似乎永远也只能是个替罪羊的角色。

    牛千木和策神联系上,他是当着雷森的面联系的,牛千木把他看到的,以及听到的,还有雷森要他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说给策神听,他闪眼看到了,雷森很在意。

    策神对牛千木道:“这等小事,还惊动了父王,实在是让我惶恐啊。牛前辈,谢谢你和我说这些,我会把这些事实转告给其他的哥哥和弟弟们的,让他们知道父王的一片苦心。”

    牛千木嘿嘿笑道:“你们啊,都是王子,按理说,我是你们王室最老最忠心的下人了,做为一个老下人,还有忠心。我不得不说一句,你们闹得有点不像话啊,多大点事啊,就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那些没大没小,没上没下的话,完全就没有想着让你们的母后好好的自处。还好,事出有因,尊上念你们不知情,不治你们罪了。哎,你说你们好好的闹个啥啊,我跟着你们说,你们是没有去过仙域,只要去过仙域的,都不会留恋这里,和仙域一比,这里的宇宙算叫什么啊,垃圾,真的垃圾!人的寿命普遍的低下,科技发展到顶峰,不停的用药剂啊,换身体部件啊,才让人的寿命达到百多岁。在仙域,小不小的也能活到一千多岁。有灵药,有灵果,还能修炼,在仙域里,只要你运气不差,不被别人给干掉,再有些修炼天赋,好好的修炼下去,总能找到长寿不死的法子,在这里,找个屁啊,普通人啊,生下来差不多就看到了死亡的尽头了,一点儿希望也没有……我和你们说,你们是什么人啊,都是尊上的血脉,尊上是注定要进入高等的,真正的宇宙,在那里称王,你们要想办法跟随尊上,征伐仙域和各个高等的宇宙,你们将来最少都是星主,一个星主掌控的资源比这里几个宇宙的价值都大,我还是要说,这里的一切都是垃圾,看看我们,你们好好的查一查资料,我们这些从仙域来的人,除了极少数权力**极强的人去建立什么王朝,什么团体的,我们绝大部分都表现出一副不问世事的原因,是我们都是高人心态吗,错了,我们也有,我告诉你们,本事越大的人,权利**也就越大,就越发的想去掌控更多的东西。我们比你们这里的人实力强太多了,那个时候可以说,一个在地皮上溜着,一个飞在天际,相差那么大,可是我们都没有想着建立什么规模超绝的势力,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在这里做的在多,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大人玩小孩的玩具,丢人。说实在的,你们现在的做为,我看在眼里面,感到你们真是可爱到极点,天真到极点,真是一群可爱的孩子,你们是在为一个玩具在争斗吗?好热闹,下一场就该是争到的得意洋洋,护着抢来的玩具不被别人再抢走,失去的抢夺资格的则会哭着鼻子,大大不甘的去找家长哭告,真的好热闹啊!”

    策神的脸都红了,他从有自己的意识以来,哪里受过这样的说辞,他们是什么人啊,一群由超智脑变成人的人,牛千木直接说他们就是一群在争夺玩具的小孩子,这也太打脸了,赤果果的啊,把他们当成小屁孩,还争夺玩具,这是侮辱,不过,他说的好有道理!

    策神尽管心里面恼怒,却又无话可说,牛千木说的太对了。

    策神面前的屏幕一花,牛千木的大脸从屏幕上歪走了,一只大脚踹在牛千木的脸上,只听到父王怒吼,“你个老贼,你敢指桑骂槐,说我贪恋权力,还敢骂我心智不成熟,辛辛苦苦建立这个盘龙王朝只是小孩子过家家,欠收拾了,你!”

    策神吓了一跳,马上就不镇定了,嘴唇掀了掀,“父,父王……”

    “老子忙着呢,没时间搭理你们,等老子有时间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还翻了天了你们,敢让你们的母后难堪,行啊,个个都翅膀硬了,想上天!滚蛋!老不死的,你敢说我是小孩子过家家,看不起我大盘龙王朝的宇宙,我们这里都是垃圾,好啊,你一直和垃圾生活在一起,我决定了,下次出去,把你扔到异族的宇宙去,让你离开我们这些垃圾……”

    “尊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我说错了,我说错了还不行吗?”

    屏幕晃来晃去的,策神额头上都流下汗来,父王太暴力了,看把牛前辈都打成什么样子,嘴角流血,咦,眼窝黑了!我的天啊,左眼窝,还是右眼窝?

    策神在自己的脸上比了一下,确定刚刚牛千木挨了一拳,父王的拳头打在了牛千木右眼上,一下就是打成了青眼怪兽!太暴力了!

    屏幕花了,牛千木那边掐断了通联。策神不过瘾的咂了一下嘴巴,很精彩啊,父王暴怒的样子还是很威武的。很帅!有木有!

    大神站在一旁,有人来打招呼,他就脸上带着笑容,彬彬彬有礼而又有距离感的回应对方。另一边,雷蓝依儿亲出的王子则是脸色半是难看,半是骄傲的和讨好他的人说着话。

    雷蓝依儿在和本星球大人物们交谈的时候,注意到了大神和自个的儿子的表现,她不得不说,自家的儿子表现得太差了,如果没有对比,自家儿子这样,她会认为在这个年龄上,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及格了,没有比自个儿子表现得更好的了。自己平时的教导很成功,儿子也很争气。和大神那副淡然和自如相比,自家的儿子差的不是一个等级。这就像是她偶尔遇见普通人在她面前耍小聪明一样,她只会感到可笑,感到耍小聪明的人有那么一点点的白痴。不知道现在大神看自家儿子是不是有看白痴的感觉。

    雷蓝依儿整个人都不怎么好了,她知道这样的比较对自己的儿子很不公平,拿平常的人和平常的人比才对,和大神他们比本身就是一个伤害,不是一类人,不在一个等级之上,比较起来,会让人绝望的。每一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儿子是最优秀的,比其他的人都出色。雷蓝依儿也不例外,她不得不承认,她也是自私的,有好处先想到的是自己生出的儿子,其他的放在后面,她更希望自己的儿子出色,不让雷森失望。

    显然的,如果就现在来说,别说雷森,就是她自己也会失望了。除了大神他们没有灵魂之外,其他各方面,自家儿子都不在一个水平上。没得比。

    雷蓝依儿眼光看到大神低头看腕脑,便把目光转移开来,掩饰起自己的失望,耐心的听着本星球的大人物汇报。她说是不管王朝的政务了,可是在雷森没有明确接下来由谁来接替她的政务这一块时,她还得行使职责,认真的处理原本在他职务范围之内的事情。

    一边听着,雷蓝依儿一边猜雷森接下来会怎么做?把王朝的政务交给谁,如果还交给她,那就对天机仙音是一个打击了。她已经说了,王朝的政务她不再管了,她会退出王朝政务,她更说了,她想进入雷森的空间去,安心的修炼,以免将来实力上离雷森太远,不能再帮上雷森的忙。智力很重要,但是再高的智力也不如实力,实力不济,智力高绝的人越是想做事,死的就越惨。这一点道理,雷蓝依儿是十分清楚的。

    大神一口酒水喷了出来,同时也瞪大了眼睛,父王在殴打牛千木牛前辈,用鞋底去问候牛千木的脸,这是多么牛逼的一个举动?太帅了!说实在的,有时候大神也想揍牛千木一顿,但从来都没有想过拿鞋底去问候牛千木的脸,这事只有帅气的父王才能做得到!

    “哼,大哥,这是在公众场所,请注意你的形象和举止,不要失礼!”王子走到大神身边,阴阳怪气的说道,“母后要我向你学习,我看没有必要了,是不是?”

    大神友好的笑笑,放下酒杯,从身旁的桌子上拿起一片纸巾擦了擦嘴角,“对不起,确实失礼了。呵呵,小弟这么聪明,出身高贵,自然不用向我学习。”

    这个时候,王子还认不清现状,大神也不再客气了,“我觉得策神说的对,我会再和母后说的,我们这里不适合你,呆久了,尽教你失礼的事情,会毁掉你。你们注定是要代表王家脸面的,不能和我们一样不知礼,粗鲁无知。”

    “这样就好!我也这么认为。我受到的教育是最好的,王朝最精锐的人来教我,有些东西是基因里面的,学是学不来的,对不对?”王子显然是真的没有把大神放在眼,优越感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完全和他在雷蓝依儿面前不一样。

    “对,我也这么认为!”雷森笑着说道,“我可以这么说吗,我们对王位没有兴趣,我们没有人把王位当回事,我们只是愿意追随父王,其他的都不重要。既然你来称我为大哥,我就说一句吧,王位是谁的是由父王决定的,不是由我们。父王那么英明,王位给谁他自然会考察,你想要王位,得表现好了。放心,我们十多万人不会在这件事情多说一句,也不会偏向哪个,你们两个谁有本事谁来做,与我们没有关系。我说的够清楚了吧?”

    “我对王位没有兴趣!”王子嘴角不屑的向下拉了一下,说的有些口不应心,“我只是觉得母后说让我向你们学习的决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要我来也行,你们必须听我的,一切由我来做决定,因为我比你们有能力。如果不答应,就是我被强行留下来,大家相处也不会太愉快,我想这不是你们想看到的。还有,策神必须向我道歉,他对我很无礼,这是冒犯……”

    大神心里面叹息一声,耸了耸肩,拿起酒杯,朝旁边一指,“好吧,你随意,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你能做的到。我忽然想起来了,这些话你不应该和我说,只要父王和母后愿意,他们一句话,策神就会向你道歉,并且为冒犯你付出代价,我建议你去向父王和母后汇报,他们会帮你的。”

    “你当我弱智吗?”王子有些怒了,“要是父王和母后知道了,他们会认为错的是我,一切都是由我们引起来。当初要不是你把事情传开去,不是因为你,怎么会有现在这么多的事情发生。让你向我们问安不该吗,我们生在王宫,你生在哪?你哪方面能和我们相比!”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