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脸色一变,抬手把酒杯摔在地上,不管周围的人如何看,他朝雷蓝依儿的方向行了一礼,转身就走。  雷蓝依儿脸色寒,她不知道两人之间生什么事情,但似乎事情有向着她不能控制的方向展。

    “散了吧!今天就到这里好吗,以后有什么事情,你们及时向王相汇报,他会告诉你们王朝的大政方针,只要你们按照大政方针来行事,认认真真就行了。我累了,散了吧!”

    大神摔杯子走人,雷蓝依儿身边的人都看到了,似乎王室内部在闹矛盾啊,这个时候就是再想说话,也不敢说了。

    一场欢迎宴不欢而散。王子被吓住了,他没有把大神他们放在眼是实事,大神一向对他们都是礼遇有加,上次他们做了那么过份的事情

    “怎么回事,你们说了什么?”雷蓝依儿上了飞车,劈头就问自己生的儿子。

    王子强自镇定道:“没,没有说什么,他就是无礼,真是没有……”

    “啪!”雷蓝依儿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王子一脸惊愕,这是他第一次挨母亲后的打,打小他都是被宠着,就是犯了什么错,母后也只是耐着心的说服他,告诉他哪里错了,哪里需要注意,哪里不应该这样做。这一次,却是不问清楚,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别人不我不了解,但是大神绝对不是你说的那样,一定是你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伤害了他,他才做出过激的反应。”雷蓝依儿眼神透着失望,“你要是不说实话也没有关系,翅膀硬了,你也该独自飞了,以后有什么事就自己承担吧,我不会再管你了。怎么样,你自己选择吧。”

    王子一见母后的目光,心里面一颤,忙道:“母后,我错了,我不该和大神大哥说那些气话,我保证,我说的都是气话,是被策神给气的。”

    “果然如此,你都说了什么,老实的说出来。”雷蓝依儿脸色更加的难看,她猜测到是一回事,虽是猜测她还抱着一丝幻想,由王子亲口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看样子儿子是铁了心要和大神他们对立起来了,有这样的儿子,雷蓝依儿真的不知该说什么了。

    “我,母后,我只是被气的,才说一些难听的话,我不是有意的。”王子有些委屈的强调道。但是雷蓝依儿去看到了自己儿子表演的成份。

    更加的失望,她安静下来,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没有表情,眼睛里也没有了情绪表达出来,她就这么看着,看自己生出来的儿子到底是一个什么货色。

    “我,我说了,我出生在王宫,受过最好的教育,他没有办法和我比。他应该尊重我,当时我们让他来向我们报告和问好,就是让他尊重我们……”

    “啪!”雷蓝依儿又甩了儿子一记耳光,她实在是不想再说什么了,儿子都这样了,还能怪大神他们吗?显然不能,要是再怪,就更显得她有私心了。自家的儿子是儿子不假,大神他们也是雷森承认的后代,血脉相传,直系的血脉,她早就说过,大神他们的血脉完全就是雷森本身流淌的血脉所化,没有掺杂任可其他的血脉,论纯度那是百分之百,这一点上不是其他任何由雷森所出的王子王女所能比的。

    “很好,我真的小看了你,我以前和你说的那些话,全都当成了耳旁风。我真不知道那些教你东西的人都教了什么?回去我会仔细他们。说吧!”

    王子已经挨打挨的蒙圈了,“我,我会向大哥道歉,母后!”

    雷蓝依儿转过脸去,王子稍松了一口气,母后的母光让他很害怕,害怕什么他又不知道,他知道的是母后不会伤害他。只是为什么怕,他头脑里没有想明白。他自认是个聪明的人,所以自视也甚高。确实,出身是他最引以为豪的一件事情,他有万世不出的父王,有智慧过人的母后,有这样的父母双亲,他当然可以用眼角看人,就是他不知道的是,为什么母后不这么认为,难道他们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还甘于和下贱之人一样吗?

    就是那些有功的人又能如何,就算那些人现在处于高位又如何?他们有功劳,不假,可是那是父王给他们的,人父王的领导下,换个人只要不是猪就能取胜。用他们那是父王看他们顺眼,送功劳,送荣华富贵给他们,要是他们就真的认为功劳天然就是他们的,他们理所应当的去享用,这样的人该死,打死掉绝不可惜。

    进一步说,就算是大神当初跟随父王打东打西,忙前忙后又如何呢,还是那样,换个智脑一样。只不过大神走了狗屎运,居然以父王的一滴血成就了肉身,又靠着父王独有的智流晶供庆成就了智脑。说来说去,这是父王的赐予,这样的人,别说十万,就是一百万,一千万,上亿,那也只是智脑,是制造出来的工具,给他们人的待遇就很勉强了。这些工具是天然的属于王室的私有物,他们只是物品,应该服从王室。在王室,第一重要人物是父王,第二重要人物当然是两位母后了,他们兄妹四个则是能排在第四,大神他们要是智脑,就该服从他们。真的,给大神他们人的待遇已经是非常的仁厚了。

    “这件事我会告诉你们的父王,你准备好你父王的惩处吧。策神说的对,我们对你们的处罚实在是太轻松了。让你们不知道天高地厚,认为什么东西都是理所当然的。让你过来是我错了,我对你说一句对不起。”雷蓝依儿慢声说道,声音里现出一丝丝的疲惫和心灰意冷之意。接边的事情生,忽然间就让她的心境突现一片枯寂。

    王子开始惶恐了,事情不像他想的那样,母后变得好陌生。陌生的让他不知所措,他知道他错了,可就是错了,他也不怕,因为他有母后,有父王在撑腰,只要有母后的宠爱,有父王的偏护,他谁都可以不放在眼。

    现在母后明显的表现出了不想再管他的事情了,一下子就抽去的一大靠山。王子一下子就慌了神了,他害怕了。他怕被抛弃。没有了雷草依儿的认可,他自己就能想明白,自己在别人的眼会是一副什么样子?别说父王,父王绝对会听母后的,别人看的只是外表,作为儿子,他可是最清楚,论王朝对父王的影响力,自家的母后绝对能排第一,其他人,无论是谁都不能和母后相比。王朝建立后,名义是是父王在执政,实际是王朝的政事一直是由母后来处理的,母后变相的摄政,其公平和效率让王朝上下在极短的时间就焕然一新,由各个星邦,各个王朝及大小势力组成的宇宙真正的认可王朝。母后是有能力的。相比之下,天机仙音母后只不过是个摆设,在王宫里,天机仙音母后只是个摆设,并不拥有什么实权。因为天机仙音母后始终就没有得到过父王真正的信任。天机家族突然间就毁灭掉了,父王出手无情,灭掉了天机家族,也斩去了天机仙音母后的一条臂助,私下里讲,这是一件多么令人高兴的事情啊,证明父王不会任由旁人搞事恶性肿瘤,该出手处断的时候,父王绝不会手软、也是,要一个能几几亿,十几亿生灵的人收手,误认为这样的人会仁慈,本身就是一个笑话。父王要是会仁慈,这天下就没有千古的功业去建了。

    “我,我知道了,母后。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了,母后,你原谅我吧,我保证,我会和他们好好相处的,真心的和他们做兄弟,不会做任保的手脚。回头,我就去和大神他们道歉,直心实意的道歉,让他们接受我,我也会想尽办法融入到他们的团体去。母后,你不是让我加入到他们的群体去吗,我认为太好了。我要是加入,会很愉……”

    雷蓝依儿闭上了眼睛,王子的话音自然而然的就低下下来,最终说不下去了。一个老师告诉过他,一个人要说谎时,一定要先说服自己,自己说的话是真的,自己想向别人传达的一定是真实的事情,只有你这么认为了,才能有可能让步别人信以为真。成功的人士都有这和特质。先天不行,后天可以炼出来。只是以前他没有在意过,也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也没有想过要去练习。现在他后悔了,早知道就多练习了,技能用到的时候才知道学的时候学得太少了。不然,也不会这么难受。

    大神回到策神的茶叶山庄里,策神笑着欢迎他回来,策神已经知道了大神做的事情,只是不知道原因,但是事后不久他就知晓了事情生了。所以,当策神看到大神一脸的便秘,被人涂了一身大便的表情时,他一点的惊讶也没有表现出来。真是小屁孩,不知道说了什么样混帐的话,竟惹得大哥暴跳丈,当场就翻脸离开了。不过,他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大神一定和那个弱智的王子之间生点什么事情?

    “你不惊讶?”

    “惊讶什么,我早就知道了。和他们两个货色不在一个水平,敌视和翻脸是早晚的事情。大哥,要知道我们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上啊。他们会拼了命的证明他们有能力,能力出色,比我们强。而我们却能轻而易举的就洞彻他们所想所做的目的是什么。一个攻的投入起兴,一个随便挡挡就能化解掉,这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啊。可是他们还不自知,还想着要继续证实,无聊的进行下去,会让人疲倦的。与其这样,不如直接把话给他们挑明了,一边玩去,没时间陪你们玩小孩子的游戏,真没有劲道。大哥你说是不是?

    “事情闹成这个样子,你很高兴吧?”大神目光不怀好意。

    “有点,我得承认!其他的兄弟也和我一样,有点,但是不大。必竟一定是那个家伙脑子里面突然短路了,一定会对大哥你说了不该说的事情,这才惹怒了大哥。以至于大哥少见的不顾场所,直接就跑路了。”策神很坦然的回答道,“不过啊,我比你强啊,我可是很好的维持了风度才落跑的,大哥你这可是比我更过火。不愧是大哥!”

    “还不知道父王知道后会怎么想,怎么处理呢?”大神有些郁闷,“你说父王和母后两人结合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玩意儿,嗯!智商低下。我都怀疑是不是他们间谁出了差错,以至于生出来的这个王子脑袋透风锈掉了一片,会时而短路?”

    策神拉着大神坐下,“不心生气吗,其实我回来我就推演过我们这些人会遇到什么事情了,这种情形就是我推演出来的结果之一。因为这个原因,我才跑到这里,尽量的避开。我也怕父王会动怒,但是有时候人没有地方退的时候,也会反击。要是你们不退,还顶在前面,自然就没有人注意到我这么一个对军事和政治不感兴趣的小小的家伙,你们这一退,又把我给突显出业,让我不得不站到前台。为了兄弟,我只好向前冲。纵是得罪了王子和母后也在所不惜。我想信,父王会明白我们为什么这么反应的。面对敌视和他们的步步紧逼,我们要是不反击,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大神不想再和策神谈这件事情,都是智脑,说的对方都推演过,一步一步的都一模一样,听着就很无趣。大神晃了晃腕脑,“父王真的揍了牛前辈?”

    “揍了,他在父王面前胡说八道,父王不揍他揍谁。不揍他还留着他当年货过年啊,不可能。要是我,我也得狂揍他一顿,什么话都敢说,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难道天机仙翁的死刺激了他,让他有点想打抱不平?”策神摸了摸下巴,眼睛眨动了一下。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