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有可能。天机仙翁当年可是帮他良多。他对天机仙翁有报恩的心思。父王突然间就把天机仙翁和天机家族给处死,还没有昭告理由,难免会让牛前辈心里面转不过弯来。”大神补充道,“但是,他也不想想,按照天机仙翁做出的那些事,能活到现在,父王忍着没有杀他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突然杀掉他,也不过晚来的惩罚而已。这一次他挨揍,我相信他很快就会明白过来的。他和父王的关系,这事不用我们管。”

    两人在猜着牛千木的心事,猜个七七八八,一副八卦的表情。无论是谁,谈论起别的人八卦都会很来精神,找个有共同爱好的人能聊得飞起。

    聊了一通牛千木的八卦,这二人又开始就接下来的事情做出筹划了,现在事情已经变化得让他们不得不把交来的发展做出调整了。不管怎么样,那个不把他们这引起超智脑王子当成人看的王子肯定是不能吸纳进来,更不可能让他和十来万的弟弟哥哥们有什么深入接触,免得犯了众怒,挨上一顿揍,到时候,大家和雷蓝依儿母后之间会更加的不开心。

    到现在,他们也没有把什么王子当成对手,虽然嘴上叫着母后,但是所有超智脑王子通过这一件事潜意识里已经把雷蓝依儿当成了对手。有能力和他们这些超智脑作对的也只能是超智脑,别的和他们不是一个量级,没法比。比如说,他们和雷蓝依儿的儿子相比,那已经不是比了,是碾压,真的是,这不是王子一两句我看不起你们能抵消的。智力上的不一样,可以让他们随便出来一个就能把王子给玩得团团转。

    之所以没有去玩弄王子,还是考虑到王室的脸面,考虑到了父王和雷蓝依儿母后的反应,否则,什么王子,就是凤凰也早就被他们拔光毛了。

    当然,聚会该举行还是要举行,母后会到场表示一下的。只是,会议要绕开一些话题了,也要给其他的人一个警醒,在会议中要保持好和母后以及那位弱智王子的距离感,既不让他们感到过于亲近,也不要表现在不爽甚至敌意来。以后他们这十来万人会更加的独立,相结于以前,他们应该有自己的态度了。

    商谈完,大神就知道会是这样,事情都是演化的,现在的他们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对雷森所有的条件都无条件服从了。这也就是人类和智脑之间最大的不同。是人类就有了许多的利益和牵绊,智脑只不过是个体,可以不去考虑那么多。

    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有了利益,很多最初的坚持会慢慢的松弛。尽管大神理解,也早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但是真到眼前,他还是感到有些不安和难过,从一个智脑成长到现在,他经历的所有事情都能记得一清二楚。有很多的不舍,很多的温情。到了现在,这些都随着雷森成了父王,成了盘龙王,他们变成人身后慢慢改变了。谁也不可逆转的改变了。

    早就知道会这样,不但是大神早就知道,策神也一样早就知道,因为他知道这样,所以提前就做了准备,远离王室,也远离那些纠葛,除了有一个身份之外,他什么都不想和王室有太多的牵连。没有办法,这也他智慧范围内的规避动作。

    几乎所有的超智脑王子都推演到了这一步,所有人都有准备,也都有应对的办法。他们之间没有沟通,知道就这种事情进行沟通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他们中不是没有人对王室的权力有兴趣,相信有兴趣的还不只一位,可是他们知道,他们要是跳出来去争,别说王朝,就是先在自己内部也过不去,论功劳,论先后,都轮不到他们。最有资格竞争的也就是大神,狂神,战神他们几个有正式名字的王子。可是这几个在之前并没有表明态度。

    这一次,他们不过是借机会互相通一下气,表明自己的态度,结果就这样了。大神不参加王室继承权争夺当中去,他们更不能,因为大哥不争,还替他们表明了态度,他们被大神给代表了,虽然有些太霸道了些,他们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应对方式。不过,他们也不是没有脾气的,这一次他们没有告诉大神就直接让策神代表他们向母后,向那个欠揍一百遍啊一百遍的王子表明态度,就是报复大神一次,兼以表明他们对牵涉进去的各方不满。

    两人吃了水果,正事谈完了,就一前一后蹬到山上的凉亭当中,看见景。这是大神的说法,看看自己茶叶的长势,这是策神的说法。反正,大家都有理由。

    在凉亭里,大神伸了一个懒腰,“我很喜欢这种生活状态。在军中,每天都要走有走姿,坐有坐姿,说话也要干脆利索,不能拖泥带水。时间久了,就变得无趣极了。”

    策神赞同大神的说法,他把一条腿抬起来,搭在亭中的石桌上,一边抖动一边说道:“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回来后,父王让我去军中任职我没有去,母后让我从政,我拒绝了,在我看来,这两者都很无趣,最有趣的还是经商,看一样商品在你手中成形,然后拣选,包装,谈判,上架,卖出一系列的过程下来,其中的乐趣自然而出。偶尔出点小意外,又在你的把控之中,解决一个意外,就是一个成功,成就感常有,这种感觉会让人入迷。你别看我从事的事业不大,就这么大的一个茶庄,我可是有规划的,目前,我正在准备给自己的茶叶分级,不同的季节,不同的炒制,红绿黑白花全做了。”

    “雄心不小。以后我估计想从父王哪里要灵茶喝很难了。灵茶总共就那么点,地位身份比我们高的多的去了,我们这边人又多,偶尔有那么一两片,咱们十多万人怎么分?这样,我们以后喝得茶你都包了得了。我看啊,这样挺好,免费……”

    策神摇了摇手,很淡定的说道:“想都不用想,那是不可能和,我的茶园就是我的,不是兄弟们的公共财产,不拿钱,想喝,嘿,分级后的低级茶叶还行,中高级的就不用想了。想喝就拿钱来。不过,这是丑话,我也就说给你听,对我来说这话现在说起来一点负担都没有,因为我在母后面前说了那番话,以后咱们兄弟所有的公司用的茶叶都会从我的茶园采购。分级的,每级都有。这件事大哥不知道吧,嘿嘿,不然,我可不会去出面惹母后不开心,还平白无故的树了王子这么一个敌人,我又没有正义爆棚。”

    大神翻了一下白眼,就知道这其中有交易,好吧,他不得不承认他们在经商方面差了策神一个级别,这家伙就会见缝插针,什么空子都钻。兄弟们说在一起做事业,还没有起步呢,这家伙已经开始赚钱了。估计还有其他的计划,就是不说而已。

    “这样呗,你你茶庄我参一股,要什么代价,你说,只要大哥我能付得起的,我绝不皱眉头。”大神向策神探出脖子。

    策神懒洋洋的打量了一下大神,“想入股,可以啊,先说说你能付出什么?”

    “我啊?”大神一仰脖子,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可付出的。在军中,他是拿军饷的,军饷才多少啊,要发财当官不当兵啊。

    “是不是没有什么可付出的啊?”策神一脸放大了的嘲讽,“也不是我说你的,你就不能给我们这些做弟弟的做一个好的榜样,积极向上,我了呸啊,你都做了什么样的榜样,要钱没钱,要权没权,在军中混了半天才混了一个少将。咱王朝少将有多少啊,没有一万也有八千。知道我为什么不去混军方,也不去地方不,因为你,我一看到你那个惨样,我就吓了一跳,妈呀,打死我我也不去混军界,没出息啊,规则太明显了,你看啊,军功不到,不能晋升,资历不到,不能晋升,年限不到难以晋升,如我们这样的天才,在里面混那可真叫暗无天日的混,会让人发疯的。所以,我不去军界。再说政界,政界的关系复杂,咱不怕,咱可以眨眼间就看透阴谋阳谋的,想玩,对手有挖一个坑,眨眼间咱能给他挖十个坑,还都带不重样,重样算咱没有本事。他们有十个坑,咱转手就挖他一百个,花样挖坑小能手,咱们能坑死他们所有人。只是这多没有意思啊,智商不在一个水准上。你说一滴水和一个大海能比吗,这这样,你们还玩得开心,我真不知道大哥你是不是弱智。”

    “闭嘴!”大神恼羞成怒,抓起一个水果朝策神砸来。策神伸出手稳稳的接信,“看看,看看,当个破少将,好处没有,脾气还变臭了。没劲。”

    “我让你闭嘴!”大神瞪起了眼睛,着实是被气着了,敢情他做了半天,做出了那么多的事情,在眼前这位爷的眼中就一个字——混!我混你个头啊!没有这么损人的!

    “我闭什么嘴啊我!”策神晃了一下腿,“不知道倒还罢了,一知道吓得我魂都没有了,原来我这帮哥哥都是一帮穷到只能穿底裤的穷鬼,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还想着这回好了,回来一帮有钱的大哥二哥,我这做小弟的还不立马就抖起来,身价倍增啊。一知道你们的家底,我都觉得人生无望了,那不叫失望,那简真就是绝望了。”

    “我们怎么穷了?”大神冷笑,这是真恼了,“我们不过一直没有人去经商而已,你知道父王那边需要我们去稳住军界,虽然父王不惧意外,可是这个王朝必竟不能以惩罚为手段维持下,必须要稳定,要有规则。父王手中没有人,只能是我们上。好你个策神,有点小钱,就敢看不上我们了。信不信我现在就揍你。那个混蛋王子我下不了手揍他,揍你我还是能下得了手的。”说着,大神就挽起袖子。

    策神把水果一抛,跳起来就跑出了凉亭外,“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们还不叫穷,叫什么,竟然最穷的连买一艘退役的军方运输船的钱都没有,腆着脸来向我这个小弟借钱。这不叫穷叫什么,叫什么,我看叫丢人!”

    大神把石桌上的水果一股脑的朝策神丢去,“我叫你丢人,我叫你丢人!”

    策神挨了几水果,连蹦带跳的朝山下跑去,“恼羞成怒了吧,恼羞成怒吧?你们要面对现实,现实很残酷啊,唔滴哥哥!”

    策神跑远了,大神才气咻咻的坐下来,在钱财上被最小的弟弟给小看了,这实在是让他气得不轻。但策神说的也是实话,他们忙了这么久,到头来,却发现得到的不多。确实让人很羞恼。如果没有对比倒还罢了,有策神在,一对比,伤害点立马一万加!

    不行,这事得想办法解决。在经济上大家就是兄弟也要提前立下规矩,否则,不用多久,自家人就会因为钱财利益闹将起来,丢人就丢大了。亲兄弟明算账,不算不行。

    大神很快的就想到了几十种解决的方案,大锅饭是不能吃,每个有都是主体,每个人的收入都和他们的付出挂钩。反复的取舍之下,大神决定各人各自发展,建什么公司,不建了,大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都是超智脑,不用担心会做错了。个人都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可以联合,但不可以在一个锅里吃饭。

    “你们又怎么了?”牛千木和大神联系上,一脸的怨念。

    “没什么啊,我们挺好啊。牛前辈啊!”大神脸上一脸的笑容,笑呵呵的和牛千木打招呼。想到牛千木不久前被父王暴揍一顿,他就开心不已。这老货终于挨揍了,策神还把他挨揍的影像发给了自己,不开心时看一遍立马就会开心起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