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大神很乐呵,反正现在看到牛千木的样子就乐呵,想想这家伙也想算计过他,而他却因为这家伙的身份而没有办法做出最想做的反击,他就不爽。  现在好了,总有人——父王出手收拾这个老家伙子。

    人老一张皮啊,近万年的老怪物,这皮又厚坚的,难以弄破了。牛千木一见大神的样子就知道他挨雷森的揍的事情大神已经知晓了,现在正在兴灾乐祸。不过,大神不说,他绝对不是挺着一张老脸皮去承认的,不说破就当不知呗。

    “好什么好?大神啊,咱们俩个的关系可是一直很好,我呢,也很看好你的。真的很看好你,所以我不希望你做错什么事情啊,你要知道我这是一片苦心。说说吧,我这次可不是找你私聊的,是代表尊上询问事情的始末。有什么你要说什么,嘿嘿,其实你不说也没有关系,我这里已经有汇报了,只是具体的还差一些。”牛千木有些得意。

    大神觉得这件事没有什么可以不能说的,说把事情的始末向牛千木说了,要是换成别人,也许父王会觉得一个智脑去和一个普通的人类小朋友较劲太掉格了,但是放在大神身上就不显得了,为什么啊,因为两个王子事前就拿什么出身啊之类的欺负过大神,大神那个时候没有反击,忍了下来。都说再一再二不能再,,再必反击。大神这个时候突然的变脸,放在谁身上谁都一样,要是因为这样而责难大神,太过偏向了。

    牛千木在那边摇着脑袋,嘲笑大神道:“我说你怎么那么不招人待见呢,两个王子怎么不去找别人的麻烦,偏偏一而再,再而的找你的,这让我很不明白,难道你天生就是一副招黑体质……”

    大神马上就接话道:“牛前辈,你说我是天生的招黑体质是吧?我也怀疑啊,我这血脉是我父王百分百复制的,体质也和我父王一样,要是招黑,我这也是百分百的遗传啊,牛前辈,牛前辈,你的脸色怎么变了!”

    “哐!”一只鞋砸到了牛千木的脸上,牛千木老老实实的挨了这一下,脸马上苦下来,“尊上,尊上,我不是那个意思!好你个大神,你这是给我上眼药,挖坑啊,你们这些智脑没有好人。你等着,我和你没完!”

    “我现在就和你没完!牛前木,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让不让我给你来一个雷电澡。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给你清洗一番,让你清醒清醒!”

    “尊上,唉呀,不用了,不用了。我说错话了,行不行。别打脸,别打脸啦……”

    大神嘴角上挑,腕脑上的影像消失,他得意的大笑起来,心情更是好到不行了。刚刚的郁闷感一扫而空。坑了牛千木一把,爽得不要不要的!

    雷森很是郁闷,接连被牛千木间接的骂了两回。他知道牛千木心很不爽,借机会在泄他的不满,可是他心的不满去向谁泄去?有地方,杀掉天机仙翁,除掉天机家族就泄完了,那也太小看他心的不满了。他的不满岂是如些就能轻而易举的泄掉的。要是如此,对他来说天底下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轻巧的解决掉了。

    “滚,这两天别让我看到你,见你一顿,打你一顿!”雷森一指舱门,恶声恶气的说道。实在是气人,这个牛千木这两天要是敢出现,他真要见一次打一次。见一次打一次。

    “好,好,我滚,我这就滚!尊上,你别生气啊,其实我是无意的。是那两个王子太过奸滑,一个接一个的给我挖坑,我防不胜防啊。早知道我就不和他们多说话了。真的,我现在才现他们真的是又奸又滑,非常的聪明,找人毛病找的一找一个准。我这个准,是只要他们想找我的毛病,我立马就得挨揍。尊上……”

    雷森弯腰去摸鞋,牛千木吱溜一下蹿出舱门,大叫道:“尊上保重啊,我这就走了。我去给你看好那个通道去,看看是什么玩意儿敢到咱们这里来生事。就是友好到来也不行,不经允许,也不打招呼,就在咱们的院子里打口井,这是红果果的不所咱们堂堂的盘龙大王朝放在心上,必须要给以处罚与惩戒……”

    牛千木远去,雷森才哼了一声,坐回沙上。大神他们雷森不担心,他相信大神和雷蓝依儿能处理好,都是智脑,有着绝的智慧,这等小事再处理不好,太让人笑话了。他担心的是通道的动静,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有人正通过通道向他们这边行来。

    是敌是友,谁也不知道,但是已经可以确定的是,不管是敌还是友,对方如此轻视这边,如此粗暴的就在本宇宙开出一个洞,绝对算不上友好。既然不是友好的态度前来,就算不是敌人,那人过来,这边如果不能应付下来,让对方忌惮,对方也不会把本宇宙放在眼,说不定就把这里当成了那人的私有财富。这里的人物都会被那人当成私有的。不允许有什么能挑战那人的势力和人的存在。一旦现,绝对抹杀掉。

    雷森不喜欢这个样子,总是有人来害朕,他不得不起来反击。

    战争堡垒的主脑突然报警,“报告!报告!目标通道出现异常,敏生命监测仪现通道出现微弱的生命特征信号。报告,生命特征信号正在加强……”

    雷森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不用他说话,他面前就突然间出现一排屏幕墙,战争堡垒智脑把附近各个战舰操控室的画面全部接入,实时的显现在雷森的眼前。

    “报告尊上,我们正在分析。按照事先准备,修士军已经处在战备状态,只要尊上一声令下,立刻就能动攻击。”

    “报告尊上,星兽军准备完备!随时待战!”

    “报告尊上,魔法师部队就位,请尊上放心,魔法师部队绝对会冲在最前面!”

    军接连报告表决心,不管如何这声势上没有丢人。雷森点头,“嗯,我知道了,你们做的都很好,各位,准备战斗吧,不管对方是谁,目的是什么,本王已经决定,迎头痛击,让来者知道我们盘龙王朝的态度。坚决的反对不告而入者。”

    “是!尊上!”……

    军听令,马上就有一系列的命令传达与命令接收的声音。军队就是军队,不要质疑,也不要什么权衡和考虑,只要有命令,马上执行,没有商量的可能,更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牛千木这个时候在自己的战舰里,正在向雷蓝依儿转达雷森的意图。这是雷蓝依儿不放心,也不想就这么件不大的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给雷森添乱,又不能让雷森觉得都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还不通知尊上,这才先和牛千木通个气。

    牛千木对雷蓝依儿诉苦道:“王后啊,你们可把我老牛给害苦了,接连被尊上揍了两次,一次比一次狠,我这老脸都被打肿了。王后啊,你们的家事我不掺和,千万别把我拉进去,别弄得到时候我老牛里外不是人,不但没有留下人情,留下的都是仇恨。”

    雷蓝依儿淡淡的笑道:“那不会。牛前辈放心,蓝依儿心里面有一本明白的账,不会去怪牛前辈。这件事说到底是我的教育没有跟上,不怪他们。更不怪大神和策神,他们是智脑,如果不是他们感到受到不公的待遇,受到了威胁,他们不会就这么退出军界,更不愿意再接受有权力的职务,只愿意做商人。我不是看不起商人,当时我和尊上也是从商人做起来的,我认识尊上时,尊上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商人。一晃就过去了……”

    雷蓝依儿有些感慨,一晃就过去了,时光如水,过去的东西永远不会再现了。她道:“大神更没有错,他不过是为了尊严反击一次而已。是我轻忽了,我对自己所生的儿子太过相信了,没有想到他有那么多的不如人意的地方,也是我要求过于完美了,他不能去和大神他们相比,永远都不能。牛前辈,帮我调查一下教授两位王子所有学业的老师,我要知道这么些年来,他们都教了两位王子什么东西,为什么把我的儿子教得如此的不可理喻。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简真是混帐透顶!”

    “好,我马上让执法堂动起来,如果如王后所说,那么我担心别有用心的人在有意无意的影响着两位王子。这是大事,大逆不道,必须要查个清楚,弄个明白。请王后放心,如果查出来,我们执法堂会第一时间向王后汇报。大逆不道!”牛千木马上表态。虽然他说了不掺和,但是雷蓝依儿下令了,他就得执行。

    “那就好,但也不要太为难他们,一切按照规则办事,不要太明显,也不要问而不究。插手王室,这是大罪,但也太敏感了,一定要处理好,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波动。”

    “我明白。我会让他们注意的。”牛千木说道。

    两人又简单的说了两句,雷蓝依儿通过牛千木也知道了雷森的态度。雷森对策神是不追究的,看来雷森也认定了,处罚两个王子实在是太轻了,在另一方无法交待,轻言轻语的也说不过去。但是处罚已经完了,如果再重复处罚也不可能,重复处罚,把尊上的脸面朝那里搁啊。所以策神没有给雷蓝依儿留脸面,就当是扯平了。

    至于大神,那更不用说了,这是雷蓝依儿那个儿子自找的,给脸不要脸,大神伸手打脸,打得有理,尊上更不会理会了。更不用说拿这事去处罚大神了。必竟从前到后受到委屈的是大神不是自家那个不成气,不知道从哪里得来自信的儿子。

    结束了通话,雷蓝依儿陷入了短暂的沉思,这件事情要处理好,处理不好,以后她在这十来万王子面前就没有什么威信可言了。别说这十来万只是小孩,还没有魂魄,不可能在修为一途上有大成就,雷蓝依儿相信,最终这一切都会解决掉,魂魄的事情对于雷森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只是早晚解决而已。雷蓝依儿更相信,以后自己的儿子能不能得到雷森最大信任不知道,但是大神他们绝对有数量不少的人能得到雷森最大的信任。尤其是大神,陪着雷森出生入死,陪着雷森由弱到强,这个过程绝对不是别人轻而易举就能取代的。

    雷蓝依儿决定主动去策神的茶庄看一看,策神这个最小的智脑王子绝对不一般,当初雷森把策神带回来,想要策神和大神他们一样在军方就职,策神想都没有想拒绝了。雷蓝依儿还以为策神是想从政,从事和他的哥哥不一样的职业,没想到,策神要经商,表示对军事没有兴趣,更对政治不敏感,只想做一个商人。

    雷森同意了,雷森对于孩子的将来从来都不是反对和独裁者,雷森尊重策神的兴趣和选择,给了策神一笔钱,是折军功的,钱也不多。雷森倒是想给多,被策神给拒绝了,策神要靠他自己的努力打造出他自己的商业王国,这也是一个有野心的孩子。

    现在看来,策神做的不错。在雷蓝依儿眼,策神也只能是做的不错,几年的时间,策神也只是做了一个茶庄,没有其他的商业的动作。雷蓝依儿觉得,要是她有这么好的条件,有这么稳的靠山,可以谁都不怕,可以不怕地方来找麻烦,更不怕竞争对手下黑手,自己的商业版图早就铺开了,不至于到现在还是一个小小的茶园。

    雷蓝依儿因为这样就没有再关注过他策神,只到她和地方执政大员聊天时,偶尔问了一句,才知道,策神根本就没有拿什么身份去结交地方,更没有拿王子的名头去换取利益。这让雷蓝依儿有些震惊,她又问了策神的经营状况,现在想起来,那个地方官员也是有所准备,直接就塞给了他一个腕脑,恭敬的告诉她,腕脑里有策神想要的所有的资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