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看来,策神做的不错。?  在雷蓝依儿眼,策神也只能是做的不错,几年的时间,策神也只是做了一个茶庄,没有其他的商业的动作。雷蓝依儿觉得,要是她有这么好的条件,有这么稳的靠山,可以谁都不怕,可以不怕地方来找麻烦,更不怕竞争对手下黑手,自己的商业版图早就铺开了,不至于到现在还是一个小小的茶园。

    雷蓝依儿因为这样就没有再关注过策神,策神表现的平平常了些,不像一个智脑庐有的样了。只到她这次和地方执政大员聊天时,偶尔问了一句,才知道,策神根本就没有拿什么身份去结交地方,更没有拿王子的名头去换取利益。

    这让雷蓝依儿有些震惊,她又问了策神的经营状况,现在想起来,那个地方官员也是有所准备,直接就塞给了他一个腕脑,恭敬的告诉她,腕脑里有策神想要的所有的资料。

    智脑类的设备对智脑来说是不设防的,雷蓝依儿在和他们聊天的时候就控制了腕脑,把里面的资料看了个一清二楚。原来,策神并不是如她想的那么不堪,策神的茶庄做茶叶质量一直不错,还专心的研究制茶,所出的茶叶一年比一年的品质要好。而且策神刚刚为自己的茶庄申请了两个品牌,准备有于档和高档茶叶。

    做事不贵广贵在精,策神显然是明白这个道理,一来他的资金有限不能处处开花,二来也许策神有他自己的找算,所以才认真的在茶叶上打转转。

    必须要去和大神还有策神谈谈了。说实在的,十来万的智脑王子,就是雷蓝依儿辩脸也得花费上一段时间,再加上这十来万的人都很少和她见面,个个都不怎么沾王室的边,一大半几乎和她只有一面之缘。说是母后,其实他雷蓝依儿根本就没有尽一个母后的责任。这十来万的王子,她更多的时候像是挂个名,没有真的去关心他们。

    去看大神他们提前联系一下是应该的,如果是以前,她还可以随意,现在却是不行了,人都被她们得罪光了,再随意,可就有可能被认为创建了根本就没有把这十来万的智脑王子们放在眼,故意的轻慢。雷蓝依儿想到这,不由得露出苦笑。

    她太自信了,自信能掌控一切。这种自信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不得不反思,如果再不反思,她以后会做错更多的事情。这次,不得不说是她失忽造成的。虽然说儿子生下来就是一个生命主体,每一个生命主体都有自己的想法,是别人无法替代的。但是她的儿子显然不在这其,她认为是他忽视了儿子的成长和教育,太过放纵才导致有这么一次。

    她心里多少有些愧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的母亲,没有尽好教育的责任。

    大神总觉得自己根本就闲不下来,这么多的人来找他。他还不能使性子不干了。

    “大神啊,我是你母后,过一会我去看你和策神,你们在一起吗?”雷蓝依儿问道。就是要看大神和策神,也得先确认一下这两人是不是在一起。锡得到时候她出现了,达到的交果和目的却不理想。这也不怪雷蓝依儿,只是大神有那么一种怪怪的感觉。

    “这个,应该在吧,我问问啊。”大神抬知取出星际传链,这件事上他不敢大意马虑,要知道雷蓝依儿的时间很宝贵的,除了间限制外,还有雷蓝依儿接下来的安排。别说雷蓝依儿很闲,闲得跑了过来去跑了过去的,时间是有,但也得看谁支配,雷蓝依儿自己支配的时间本就少提可怜,雷森可不愿意去占用雷蓝依儿那些少有的时间里支配。

    策神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雷蓝依儿还坚持来他拉茶庆幸来看过他,显然的他刻意做出的一切已经没有用了,雷蓝依直接就把他摆在一个重要角色的位置,一本正经的要对话。他能说不可能吗?当然不,雷蓝依儿要见他,他必须随见随到,没有别的选择。

    大神和策神在山下等候雷蓝依儿的到来,这一次,也不知道雷蓝依儿会不会带上那位智商不足的王子。千万别带上,再整出些事来,大家都不好看了了。

    “大哥,母后前来不是找我们算帐的吧?”策神心里面不托底小心的问大神。

    大神哼了一声,“不知道。”他现在也纳闷,雷蓝依儿想干什么,一本正经的,有点让人摸索不清头脑,事出反常必有妖,他脑子有些乱,还没有整理出雷蓝依儿想干什么。

    “大哥,你是大哥唉,你怎么会不知道?说说呗,好让我心里面有些底气,不然我这心里面老不踏实了。大哥,是不是有什么要我注意的,别一不小心又让母后不开心,我百死莫赎啊。”策神一本正经的冲大神说道。

    “怎么不去死!”大神恶狠狠的瞪了策神一下,“这个时候知道错了,早干什么去了?母后就是母后,天下的母后当然不可能一碗水端平了,母后她很不容易,你还气她,公开的,根本就没有想着留什么余地。别想说父王已经不追究了,没那么便宜的事情。就是父王不追究,你也得向母后请罪。这是他态度,知道不?”

    “好吧,我知道了。”策神不在意的耸了一下肩,如果请罪能让雷蓝依儿不记得,或者不把他犯过的错放在心上,那当然后,他没有拒色的理由。但是,谁都知道啊,刻痕一旦留下,谁也别想轻易的抹去。请罪有用,他可以天天请罪。

    雷蓝依儿的飞车车队稳稳的停在小山谷,雷蓝依儿从飞车上下来,在护卫的簇拥下,一脸的笑容。大神和策神步并作两步,上前去问安。

    雷蓝依儿被迎进公司所在的小楼,雷蓝依儿也现了建筑份成华族古建法式和现代的法式,两者一左一右,显得对比显明,一个色彩热烈,一个冷静简洁。

    大神见雷蓝依儿对建筑感兴趣,上前把这里的建筑来历做了一个说明,并说出他的感觉,他住在这些华族的古建,很不舒服,他喜欢那种简洁简单的现代建筑,没有复杂的线条,没有复杂的建筑要求,简洁直接,很让人喜欢。

    策神在一旁不服气的扯着嘴角,大神这个大哥可真有样的,有什么意见不当他的面提,偏偏在母后到来时拿出来说,显得他做事太过随意,这有些让他下不来台。

    雷蓝依儿当然觉得大神说的有道理,稍稍表现出自己的认同,只是话锋一转,说道:“也不用这样子了,我觉得挺好,华族的古建法式在我看来是最好的。可惜当年的王宫建设的有些仓促,不是华族的风格。这样也挺好。要是没有一旁的现代建筑做对比,就好很多,。也没有这种感觉了。策神要是也觉得,可以稍做改变。”

    策神咧咧嘴,“没钱。有钱我早就改造了,没钱啥都做不成。再说了,这里是我的公司,我的茶园,要是有什么不入眼的,尽管说。”

    大神一摊手,“放心,我也没钱。母后也不富裕。反正,用你话说,这些年我们做的事情都很失败。不过也没有关系,我也就是说说,回头等我有钱了,我也学着策神你的样子,买几座山头,建造自己喜欢我建筑,打造出一个庄园来。放心我绝对不模仿你,因为我觉得你这建筑方面确实不是行家,不值得借鉴。”

    策神一脸的不乐意,“我也没有说值不值得。先咱得说说这事,不说明白,我忽然就会不开心了,一见到你就想问个不停,真到你的回答让我满意。不过,你也别怪我啊,当年我一个智脑没有轻松的时候,在敌人当潜伏下来,还要防止被后面的人给弄死。根本就没有心情去弄些花花草草,当然也不会入大哥你的法眼。但是,我这里所有的钱财可都是我一个人打拼下来的,没有什么可说,这是要鼓励的对不对。我做出这么大的成绩,大哥你得夸一夸我才行,事情你都知道,你再这么说,咱们以后别全作了。”

    大神被迫策神这一通说,笑道:“这是母后的意思。要是我一个人感觉不对,还可以说正常,要是大家都说正常那就真的不正常了。我都开始怀疑弟弟你的审美风格了。是不是走什么混搭配,乱搭风。要是的,我就能理解了,很特别,很有感。”

    两人开始斗嘴,雷蓝依儿不说其他的,他们就斗来斗去的,倒也没有让雷蓝依儿有太多的干着的场面。雷蓝依儿又夸了策神几句,让策神表面看上去很得意,大神也配合着,虽然没有就某事道歉,但场面还好,表现出一团的和气。

    “以后你们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你们可以直接找我。我呢,参加完你们的大会之后就会离开,对啊,是我一厢情愿了,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恶,你们要记得,不可做触犯法律的事情,别人能做,咱们不能做,你们是王子,经商自然要带起头来,做一个表率。这一点,我要夸策神一句,做的不错,在茶庄上做的很稳,一步一个脚印的,除了规模小些,算不是大公司,人员规模有限,在经营上,税收了,绝对是一个优秀的企业了。”

    “谢谢,谢谢母后夸奖,我会再接再厉的。”大神及时接过话去,一脸高兴的表态。

    “我希望你们能做出成绩来,你们是智脑,智脑做事情是有着世大的优势的,我只希望你们在你们从事的行业里,尊守行业规则,多思多进,每天总结一一一天到最最后都有些什么不对。在战场上最前现敌情的不是将军,而是兵,在商场上也是如此,最先现不对的是一线的员工,因此啊,你们要沉下心去,能弯下腰,把头低下来方能成功。”

    策神一脸认真的听,大神则是表现出专心在听的样子。雷蓝依儿在公司里从了一阵后,便起身离开了,话不用说尽,点到就好。

    两人把雷蓝依儿送走,策神一阵轻松,“母后终于走了。这一下子轻松了。还别说,母后说话一直都是有水平的。你说的对,母后尽量的把一碗水端平。只是,母后这次来怎么没有把她那个亲生的带来,好好培养啊。”

    大神拍了拍策神的肩膀,“母后的态度已经摆出了,那个会受到惩罚,但是具体是什么处罚还不清楚。她来不过是想表明,她是大公无私的。就是有什么错误,一旦被指出不对的地方来,她会马上纠正。还要怎么样,母后这样做已经很难得了。”

    “我也没有母后这么做不难得,我只是好奇,那个王子会怎么样。还有另外一个现在返回王宫不准轻易出宫的另外一位王子会是什么样的。是不是也要接受新的惩罚。这个惩罚会不会让我们知道,用来平一平,息一息我们的怒火。”

    大神摇头,“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咱们既然退出了,就退得干净,然后老老实实的经咱们的商,好好的经营出一块商业帝国来。王室的事情,咱们不适合参加到其,保持距离的好,策神你以后也要注意,说话要有分寸,别又说了不该说的话。其他的弟弟们我会通告他们,不参和,不理会,不问不说。”

    策神摇摇头,扫了一眼远处的现代样式的建筑,“我建的华族的古风式的建筑真的很难看吗?怎么大哥突然就拿我的建筑说事了,有些让我不解啊。”

    大神认真的点头,“是真的,我确实不喜欢这样的建立筑,不过既然建成了,我们也只能就这么的接受,我还能真把它他拆掉?不可能,我可不是破坏狂。不管协不协调,就这样让他们留在那里把。母后让我招人,她的话已经表露出来了。”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