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开着车,随着车流慢慢的蠕动,他这才明白,刚才来的时候,送他的金翎,怎么会是那样的眼神和表情?自己捧着那新鲜出炉,带着油墨香味的第一本学术专著自嗨,以至于忘了这事,但她应该很明白。◎,

    居然都不提醒一声,真是白瞎了从家里给她带的那么多土特产!

    冯一平忘了,每个新学年开始的时候,都是学校最热闹的时候,比如今天成府路这一段,又是堵得厉害,这一路走路的、骑车的、开车的,最慢的就是开车的,明明离校门就一步之遥,却偏偏挪了十多分钟才到。

    他小心的避开一路上那些对大学生活满脸新奇和向往,同时又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光明,大有可期的新生,以及一旁陪同前来的那些高兴和自豪的学生家长们,耐心的走走停停,终于顺利的抵达停车场。

    看着报到处那边的长龙,他有点小感概,不知不觉的,自己也混成了老生的一员,在老油条的路上,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办好了各项手续,也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那必须得去一趟宿舍,新学期的头一天嘛!

    宿舍里,大家的床铺都铺得好好的,行李也都在,偏偏一个人没有,奇怪!

    梁永高提着水桶和拖把走进来,“一平,你总算来了,你等着,我特意给你留了几根红肠,”

    “我这也有给你们带的板栗和山楂果,”冯一平把手里的纸袋递过去,“就你一个人啊?”

    “可不就我一个吗?”梁永高苦笑,“只有你是今天报到的,他们这次都积极的很,一个个的都提前来校不说。这几天,都在忙着迎新,”

    呵呵,这也算是老生的一个福利和机会吧,虽然这个机会,多半都是然并卵的结果。

    “对。你有小蔡,不敢去,”

    “别提了,小蔡也参加了她们院的迎新,”梁永高狠狠的从嘴里吐出一句话来。

    “哈哈,别多想,小蔡肯定没别的意思,她只是对这些集体活动很热衷,”冯一平看着这个一脸哀怨的北方爷们。觉得挺可乐。

    “这是拙作,请兄台有空赏鉴,”冯一平从包里抽出一本书,递给梁永高。

    “终于出了,”梁永高高兴的接过去,“我去,这么高级,全英的?”他辨别了一下出版社。“哈佛出的?”

    “对,哈佛商学院出版社。他们代理了内地和港澳之外所有地区的版权,”冯一平不想多说,说得多就好像是吹嘘,“大家都忙,那我就不等他们,昨天刚到。一堆的事,”

    “别啊,这第一天,怎么也得见个面一起搓一顿吧,你等着。我给他们发短信,”

    金宝是最后一个回来的,他发现宿舍的画风有点不对,怎么大家手里都拿着一本书在看?他很奇怪,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宿舍了,这样的情形,按理应该在期末考试之前出现才对,怎么一开学就这样?

    “回来了老大,今天有收获吗?你看,这是一平通过哈佛商学院出版社出的书,牛吧!”陆青抢先说道。

    “我说呢,原来是一平的书,”金宝接过一本,“那必须牛!不过,首先,给我签个名呗,看我现在是看不懂,但我一定好好珍藏起来!”

    这也是实话,以大家现在的英语水平,看这样的专业书籍,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

    “对啊,我也是在装象,”韩贵亮笑了,“连好多单词都不认识,”

    “对,很惭愧,我也一样,”颜志达也放下书,“我看,还是等版出来再看吧,”

    “说实话,有些我也看不懂,我是让人帮着翻译的,”冯一平只好也把自己的水平拉低。

    “那行,以后看版,午饭还是老传统,志达和我去打饭,”

    “好咧,”他们俩去食堂,大家手八脚的把带来的土特产——不但有菜,还有酒,一一摆上桌,等饭打回来,关上门,六个人结结实实的搓了一顿。

    “还是大家一起吃胃口好,”梁永高躺在床上,摸着肚子说。

    “是,在家里吃饭,真找不到对手,回学校了才碰到你们这几个饭桶,顿时胃口大开!”正宗的饭桶金宝同志说。

    韩贵亮却坐了过来,“一平,商量个事呗,”

    冯一平也吃得挺饱,有点困,“您吩咐,”

    “下午,和我们一起到戏和北影那边转转呗,那边都是清一色的美女,”说这话的时候,他露出了很向往的神色。

    一听他这个提议,剩下的几只眼里也都冒出了绿光,是啊,那两家,也是今天开学。

    “我们学校的就不行?”冯一平笑着问。

    “别提了,跑前跑后,帮着搬了十好几个箱子,却一个电话都没留下来,”韩贵亮这话里,也是浓浓的哀怨。

    “再说,我们学校的,不是还有机会吗?军训的时候,我们可以很从容的去寻找和发现,”不愧是学哲学的,金宝这话,把他们的不良企图包装的非常完美。

    “广播学院和舞蹈学院要不要也去看看?”他们这话,让冯一平也来了兴致,对这样的事,他还是很乐意按照自己二十多岁身体的本能来做。

    后来他只能通过网上连篇累牍的图片,来了解这一盛况,现在能亲眼去目睹一番,也挺不错。

    虽说最红、出明星最多的那个“96级”,今年上学期都已经毕业,但他不是去看明星的,是冲着美女去的。

    “看时间吧,重点是戏和北影,要按你这样说,那可以看的多了,比如还有央美和音乐学院,”明显做过一番了解的地头蛇韩贵亮说。

    “那就别磨叽了,快走吧,”金宝今天是个地道的行动派。

    首先去的是在同一个区的北影,离学校门口老远,这几个家伙就不停的,毫不吝啬的发出赞叹来,别说,艺术类院校的女生的外在,确实不是盖的,而且穿着打扮也更时尚大胆。

    就是这些姐们好像都挺傲,虽然连手续都没开始办,还不是北影的学生呢,不少却已经有了几分我就是大明星的派头,当感觉有人注视的时候,那个傲啊!

    六个人夹在人流,大摇大摆的混了进去,到了操场边上,韩贵亮这个家伙,居然很没下限的从包里掏出一个照相机来。

    “你学工程真是太屈才,应该去新闻专业,因为你很有做记者的天份,”冯一平带着墨镜,双手抱胸,不动神色的扫描着过往的美女,讽刺了他一句。

    “你别抹黑新闻专业,”金宝看着早有准备的韩贵亮,“他完全可以自学成才,成为一个光荣的娱记!”

    “再说,照片都不给你们看,”韩贵亮也不恼。

    说实话,这美女太多,真的也会审美疲劳,到后来,冯一平靠在路边,看着这一堆美女,却只想从找出脸熟的来,别说,隐约好像看到了一个,挺像后来一个姓董的女明星,又不太确定,不过,就从这一点看,北影今年的这一批,真称得上星光黯淡。

    从北影出来,揉了揉眼睛,大家都有些意兴索然,就像去一个高档住宅区转了一圈,虽然很喜欢那些房子,但都知道那些房子不喜欢自己,没什么大意思。

    “算了,其它地方也别去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去迎新吧,”梁永高打起了哈欠。

    冯一平掏出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竖起手指,给大家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是,我还在学校,一会去科技园看装修进展,”

    “那你晚上想吃什么?”黄静萍话刚说完,就听到这边传来公交车报站的声音,“各位乘客,蓟门桥北到了,请您从后门下车……,欢迎乘坐21路公交车,下一站,蓟门桥南……,”

    冯一平刚意识到旁边就是公交车站,没来得及捂住电话,也没来得及挂,被黄静萍听了个清楚,话说你报站声音这么打,不扰民吗?

    那五个家伙看着冯一平的窘态,不但不帮忙,还非常没道德的笑了,留下冯一平对着电话解释,“静萍,你听我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