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昨天一平回去以后,会不会跪搓衣板?”金宝和韩贵亮说笑着推开宿舍的门,里面只有梁永高在,“这么热,还要关着门,不嫌热啊!”

    梁永高有些慌乱的从桌子前站起来,忙着把一张纸塞进裤子口袋里,“你们回来啦,”他装模作样的拢了拢桌上的书,“拖下来到作业太多,对了,今天太热,没什么胃口,午要不去十四食堂,来个瓦罐汤?”

    “好啊,”金宝看了韩贵亮一眼,然后趁梁永高不备,把他一把抱住,韩贵亮迅速把他放进口袋里的那张纸搜出来,展开一看,“检讨书,”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梁永高像个要被侵犯的小姑娘一样,挣扎不停。

    韩贵亮才不管他呢,“雅雯,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向你检讨!因为一个多月悠闲的暑假生活,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也没能坚决抵制同宿舍那几个家伙的拉拢和诱惑……,”

    金宝听到这里,已经听不下去,拎小鸡仔一样把梁永高丢到旁边的床上,拳头朝他身上肉多的地方招呼着,“我们拉拢,我们诱惑?你个卖友求荣的家伙,”

    见金宝完全控制住了梁永高,韩贵亮也在他头上拍了几下,“为这点事,还怀着沉重的心情做检讨,你真丢我们北方爷们的脸,”

    陆续回来的颜志达和陆青,知道事情的原委后,自然也不会放过他,一个说他是个没原则的软骨头,一个说他见色忘义。

    可怜的梁永高同学,女朋友那边的检讨还没过关,先被同宿舍的几个声讨了半天。最后,还不得不请大伙到十四食堂好好搓了一顿。

    看着这群牲口的点餐,梁永高脸都绿了,心在滴血,泥煤的,不是都说太热没什么胃口吗。这怎么比平常胃口大开的时候点的还要多?

    至于冯一平,也不是没受昨天那事的影响,去年刚入学的时候,他都没参加过自己院里的迎新晚会,今年,作为撒谎的代价,他老老实实的带着黄静萍,接连观看了个院系的迎新晚会。

    …………

    迎新晚会之后,也意味着新学季的一系列喧闹终于落下帷幕。正式升入二年级,冯一平也要担起他另一个责任——创业社社长。

    金宝绝对比他热心,已经拦他好几次,小蔡更厉害,冯一平不知道她是成绩很好,学习很轻松还是压根无心学习,总之,她对设计室的事和社团的事。非常上心,虽然见面机会不多。但给冯一平发的短信不少,就反复问一个问题,“项目什么时候启动?”

    “要不去设计室那边转转?”周午,和梁永高吃完饭,蔡雅雯同志闲得无聊,提议道。

    “你先给一平发条短信问问吧。”梁永高更想和她去万泉河畔,找个幽静的地方,类似于一处树荫下的光洁可坐的石板,相偎相依着听流泉和蝉声相应。

    “好啊,我给了发了好几条。他一条都没回,”

    哪知这次运气不错,刚发出去,就有了回音,“本大社长经过慎重考虑,兹决定,于后天下午点,在科技园神奇工场会议室,举行创业社第一次正式全社大会,商榷后续工作安排,请大家广而告之,”

    神奇工场,这是冯一平给设计室正式注册的名称,感觉比嘉盛设计室,更带劲,更充满朝气和雄心壮志,也更贴近他们以在校大学生为主体的公司特质。

    “一平还挺幽默的,不大看得出来啊,”蔡雅雯一边转发短信,一边问梁永高。

    “看对谁,”梁永高说,“跟不熟的人,他连话都说得不多,最多冲你笑笑,”

    …………

    周五下午,神奇工场会议室,挤满了82只社员,大家感觉都挺新奇,这样的会议室,和他们印象的会议室截然不同。

    就说椅子吧,看起来就有十多种,以懒人沙发居多,后面还有四把吊篮椅,却偏偏没有一把那种正儿八经的办公椅。

    当然也没有会议桌,只有一张简易到极致的办公桌,连张椅子也不配,墙上有一块大大的会议白板,上面还有卷着的投影仪幕布,不少家伙看着顶上吊着的多功能投影仪,涌现出的第一个想法大多是,在这里看电影一定很带劲。

    “请大家静一静,”一身休闲的冯一平走到桌子后面,“上学期,我就提出了一个很大概的想法,没成想就得到了在坐各位的支持,我个人非常感谢!也感谢过去的一个学期,大家对社团工作的配合!

    虽然在上一个学期,我们都只是进行案头工作,而且最后遴选出来的方案只有两个,但其他的所有提议和企划,都是大家努力的结果。”

    按惯例,这会有人捧场鼓掌,“这算是我们创业社第一次正式的全员大会,议程很多,其一个最主要的,就是上学期我们一直是在纸上谈兵,从这学期开始,肯定要投入实战,所以这一次会议,我们要决定下一步的行止,两个项目,是同时做,还是先只做一个?

    另一个议程,是确定社里的机构设置,以及各机构负责人的竞选流程。

    最后,确定了项目,确定了机构负责人,我们就要确定大家需要均摊的投资。”

    说起来好笑,创业社到现在为止,只有一正两副个社长是明确的。

    “下面,先请雅雯副社长介绍机构负责人竞选流程,”

    小蔡拂了拂额前的刘海,打开放在冯一平电脑上已经做好的幻灯片,投影到幕布上,脆生生的开始讲解。

    “考虑到我们创业社和学校其他社团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我们不需要拉赞助,所以,创业社的机构,和其它社团也不同,而且名称也有一些调整。就一个特点,更靠近公司机构的设置,”

    小蔡一一跟大家解释了除社长外,创业社八个常设部门的设置,工作职责,以及对候选人的要求。

    大家看着那上面的董事会、市场部、销售部、行政部、监事会等这些熟悉而陌生的名称。感觉挺新奇。

    “会后我们就接受大家的报名,竞选,将于两周后的今天举行,同时,我想申明一点,因为我们创业社的独特之处,这些机构的负责人,将来要对大家的投资负责,所以义务更大于权利。希望大家结合自身的特长,选择合适的岗位,谢谢大家!”

    小蔡放完幻灯片,很有礼貌的向台下鞠了一躬。

    “也请大家放心,参照其他体系的任免程序,大家随时可以对各机构负责人是否称职提出动议,只要超过全体成员的1/2赞同,大家都可以罢免相关人选。”冯一平补充了一句,“下面。请金宝副社长,介绍大家最终确定可行的两个创业项目的具体详情,之后请大家现场投票决定是两个同时做,还是先做一个。”

    穿着深色衬衫的金宝咳嗽了一声,精神抖擞的走到桌后,详细的向大家介绍干洗店和餐馆的方案。

    这两个方案。经过一次次的完善,已经非常标准,除了投资额度,主要是餐馆的投资额度,因为开设地点的不同。而在一个范围内浮动,其它的都很具体。

    “这两个方案,大家也都清楚,我就介绍到这里,接下来,请大家表决,同意两个项目一起做的请举手,”既然是创业社,节奏当然得快,金宝介绍完方案,就立马主持表决。

    社员们看看两个方案里提到的资金要求,跟着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口袋,最后,同意的只有四个人。

    “那就只做一个,”这个结果,也在大家的预料之,就这样一个松散的团队,当然还是先做一个试试水保险。

    跟着在项目的选择上,很显然这些年轻人都是吃货,八十个人选择先做餐馆!

    冯一平也不因为自己提出的连锁干洗店项目,遭到了大家的嫌弃而气馁,笑嘻嘻的走上去,“作为一个吃货,办家餐厅一直是我的终极梦想,一方面,我们以后吃饭也有个地方,另外,就在坐的这么多吃道人,也是我们餐馆成功的一个保证。”

    吃货们都笑了。

    “不过,办餐馆这事,大家也不要小看,大家也都看到了,就我们学校周围,上半年开张的好几家餐厅,现在都已经歇业转手,还在营业的那些,有些一天翻台好多次,生意火爆异常,还有一些,可能挣扎在温饱线上,这说明,这一行也不是好混的,”

    “因为这是我的终极梦想,所以关于餐厅的定位,我有一些想法,说出来供大家参考,权作抛砖引玉,”

    “首先,不管我们将来定位是川鲁粤淮杨还是其它的菜系,我觉得要明确一点,从冷盘到热菜,我们只提供有限的几样,”

    “什么意思呢,比如猪肉,我们就一到两道菜,只有红烧肉或者回锅肉,要吃其它的,对不起,没有!”

    冯一平说完这话,下面很热闹,大家议论纷纷,不理解的占大多数,“我想点个糖醋排骨都不成?”

    冯一平也不急,“什么意思呢,就是和其它那些餐馆不一样,我们要做减法,减少我们所提供的菜品。

    这样做好处很多,首先,我们的厨师,肯定不可能把两百道菜都做得无可挑剔,但如果只有二十道菜,还是能够达到专精的水平。

    另外,菜品相对单一,各方面的成本都会下降,那我们就有人力和时间、精力,来做其它的事,比如,我们可以学一学西餐厅,能把我们的摆盘做得很好,让整个上菜的过程,多一些仪式感,同时也能让上菜时菜的温度恰到好处,要知道,温度,是一个菜的灵魂。”

    梁永高突然举起手,“冯社长,这就是你那本蓝海战略的具体运用吗?”

    小梁同志果然是个好同志!

    “是的,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仅供大家参考,也请大家认真考虑我们将要开办的餐厅的其它具体事项,特别是各项流程,我衷心的希望,这凝聚了我们8人想法和希望的餐厅,未来能在首都的餐饮市场,有一席之地,而且经久不衰,成为一项成功的事业。”

    冯一平的这番话,乍听的时候,很难理解,但大家细想想,觉得挺有道理,“是啊,就学校那么多食堂,每个食堂那么多道菜,但一个食堂,现在能记起来,下次去还想点的,也就是那几个,”

    还有同学拿洋快餐对比,“我也觉得有理,女生喜欢去的那些洋快餐,生意那么火爆,细想想,它们的汉堡包,其实加起来,都没有十个品种,”

    还有一些同学在问,“这个蓝海战略,是个什么鬼?这个冯一平,竟然已经出书了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