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NEXTDOOR一样,新成立的特斯拉发展也很快,原来只租了一栋楼,大猫小猫三两只,现在迅速的扩张成了一个小园区,已经加入的各国专家和员工,已经接近300人。

    这是比NEXTDOOR和谷歌还要热闹的一个地方,因为一切都是初创,你随便在一个地方,都能看到很多在争论的人,有时,甚至一个小组都在争论。

    这全是他们五个闹出来的。

    他们订下来,所有的一切,都从头开始,所以,各项功能如何实现,这就存在太多的可能。

    这些刚加入特斯拉的人,即使对他们五位所设想的成果还存在疑虑,但是对特斯拉的实力,绝对完全相信,特别是冯一平,看他的样子,不像是个差钱的主。

    只要他们舍得持续的投入,这事说不定就能成了呢?

    总之,这个工作,看上去是一项可以做上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工作,而任一个公司的初创期,又是最容易能得到提拔的时候,因此,这些由马丁·艾伯哈德从世界各地挖来的人里,此时都存着尽力表现的心思。

    负责一个项目,还是协助执行一个项目,成就和收入,都会有很大差别。

    冯一平转了几处地方,很满意,不管这些人,像不像自己一样有电动汽车梦,至少目前,他们的工作都非常努力。

    冯一平还没有在这边正式亮过相,那些围着工作台、围着图纸、围着写字板讨论的家伙,偶一抬头,看见一个满脸带笑的亚洲年轻人,好像有点眼熟的样子,但也都不以为意,还以为是哪位日本专家的助手来看热闹。

    马丁前些日子,也挖了几个日本人过来,不得不承认,在内饰设计上,日本人还是有水平的。

    主楼前台的美女是知道大老板的,连忙问好,冯一平点点头,“马丁呢,在楼上吗?”

    “不在,”美女查了查记录,“他现在在传动项目那边,”

    冯一平点点头,径直朝楼上走,来到财务办公室,“凯文,把这几天的支出调出来,”

    凯文是除他们五位创始人之外,特斯拉的第一位员工,经过了三位创始人的面试,算是现在所有的员工中,要求最高的一位。

    “好的冯,”他调出相关数据,提醒道,“因为是初创期,硬件和办公方面的支出非常高,”

    冯一平看了看数据,也不由得挠头,还不算这么多人的工资支出,现在每天采购的各项设备和实验材料,就超过20万美元,难怪当初马丁和马克两人很快坚持不下去,这样的项目,确实非常烧钱。

    “凯文,你觉得,在不影响研发工作的前提下,哪些方面,我们可以适当的减少一些支出?”

    对汽车制造,冯一平并不清楚,所以,就是想降低支出,一时还真不知道从哪里入手,但是整天和数字打交道的财务人员,多少会有些看法。

    “首先我觉得,在办公设备的采购上,我们可以做一些有益的尝试,办公家具,完全可以去采购一些二手的,并不影响使用,成本却低了很多,”马丁看来是早有准备,冯一平一问,他马上就有答案。

    这主意不错,符合自己的性子,“还有吗?”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目前几栋办公楼里,各自都有各种工作站,如CAD(计算机辅助设计)、OA(办公自动化)等,我觉得,这些投入比较大的设备,完全可以集中使用,也能有效降低我们办公设备的采购成本,”

    好像后来马斯克把马丁赶出特斯拉的时候,给他罗织的主要罪名,就是成本控制不力,现在看,马丁可能还真有这样的毛病,初创的公司,可不是能大手大脚的时候。

    “很好,还有吗?”冯一平拿笔把这两点记了下来。

    “这个,”凯文稍微有些迟疑。

    “凯文,有话直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公司都将只有支出,没有营收,你的每一个意见,都很重要,”

    “那我还有一点,只是仅供参考,”凯文也很积极,因为,他也很想成为公司的财务总监。

    “你说,”

    “公司现在和未来的一段时间,最大的支出,依然是雇员工资,”

    冯一平点头,美国这边的工人,工资都不低,何况现在的这三百多人里,有不少顶着专家的头衔。

    “我觉得,在有些方面,可以做适当的裁撤,比如,现在我们连最基本的一些问题都没解决,就请了几位内饰方面的专家,是不是有这个必要?”

    冯一平一想,还真是。

    虽然这次一开始,就不再是历史上的小打小闹,但是整车能有个雏形,最快也得过几年,现在就招来几位内饰方面的专家养着,还真没有必要。

    那同理,其它方面的一些专家,比如车身/造型设计,甚至连汽车总布置工程师、安全工程师,现在好像也都不是必需的。

    至少等关键的、最底层的技术有了眉目之后,再来跟进这些,也来得及。

    “凯文,谢谢你的意见,”冯一平也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想从这个月开始,我们的财务报表里,可以增加一项,那就是我们能降低成本的一些方向,”

    “谢谢你冯,我一定会拿出严谨的报告,”

    他很兴奋,冯一平这话,相当于把CFO的权利,已经授予他一部分。

    …………

    在负责研发传动系统的那栋楼里,冯一平找到了马丁,但他们讨论的问题太专业,他真的插不进去嘴,“马丁,”他只得招呼了一声。

    “冯,你什么时候来的?”马丁高兴的从圈子里挤出来。

    “刚到,工作进展得不错,你辛苦了,”

    “呵呵,应该的,和这么多专业人士一起工作,对我来说,那就是一种享受,”马丁很兴奋的样子。

    “马丁,我在你办公室放了一份备忘录,主要是关于成本控制方面的问题,你一会可以看看,”冯一平带着他,在楼间的小路上走着。

    “我理解你想尽快出成绩的心情,我也没有你那么熟悉这些方面的工作,可是马丁,就是一款普通的油动力汽车的推出,那也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何况我们这打算一切从头开始的纯电动车?”

    “我想我们应该要做好长期投入的准备,至少未来的三到五年,是纯投入的时期,那么在这一段时期里,我们省了,就相当于是赚了,”

    “成本的问题,是我们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你也不希望将来我们的车最终面世的时候,因为要摊入研发成本,然后价格就高到你都不能接受吧,”

    “我们现在一共有五位创始人,你也是成功经营过企业的人,这里面要注意的问题,你应该比我清楚,”

    合伙人闹掰的事,在哪都不是新闻。

    马斯克是一个天才不错,但他绝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也是一个非常强势的人,而且在技术方面,他至少要比冯一平强。

    当特斯拉电动车的研究,有了一定眉目之后,他未尝不会做后来曾经做过的事。

    虽然这一次,冯一平已经把后来特斯拉技术方面最大的功臣斯特劳,也由高管直接变成了创始人,但他觉得这还不够,为了避免将来可能发生的冲突,他还是希望像马丁这样在技术上也有专长的人,能一直留在公司里,也能一直支持自己。

    “研发,要抓紧,但是,成本,也要得到有效的控制,这样你的工作成绩,才算完美无缺,你说呢?”

    周围人声鼎沸,讨论的也都是马丁很感兴趣的问题,他很想现在就加入进去,但听了冯一平的那番话,他猛然惊醒过来。

    “冯,谢谢你的提醒,”他说得很真挚,“我其实是一个性格有缺陷的人,马克知道我这一点,怎么说呢,当我确定一个目标的时候,往往是不惜成本也想把它尽快做出来,”

    “你说得对,我们这样一家要研发至少五年以上的公司,成本的控制非常关键,我记住了冯,我一定会注意的,现在我就去和相关部门讨论这个问题,”他握住冯一平的手说,“谢谢,谢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