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建的NEXTDOOR园区,依旧是一副大兴土木的样子,大部分的建筑,都已经有了雏形,但也就仅此而已。

    要是我们国内的建筑同行,园区的建设,现在不说完成80%,至少一半应该已经完工,但是,谁叫美国的这些建筑工人,也都是贵族工人呢?效率,那是绝高不起来。

    冯一平难得来一次,建筑公司的几位老板都亲自作陪,随行的还有几位即使在工地上,也同样是西装革履的设计人员。

    “冯,按照现有的进度,我们一定能准时的按合同上约定的时间完工,”建筑老板们表示。

    看管了国内建筑界的神速,冯一平虽然不满——要知道,园区提前一天完工,自己就能省下不少租赁费用,但却也无可奈何。

    美国的工人就是这样,做事不紧不慢,这是他们致命的缺点。

    但同时,他们都具备一定的专业技能,做事又极有章法,加上专业的建筑公司,拥有各类专业器械,所以工地上的一切,都井井有条。

    和国内车水马龙,干劲十足,但现场管理又极为随意的工地相比,国外的建筑工地,人少,做什么事都不紧不慢,一板一眼,而且现场管理极为有序,绝对是两个极端。

    一个就像是刚走入职场的年轻人,精力十足,肯干,有冲劲,乐意把工作当事业干,但不太注意小节,而且没经验。

    一个是已经浸淫职场多年的老油条,经验丰富,专业,但就是很难调动他的积极性,完全是做一天和尚,撞好一天的钟。

    但是美国这边有一宗好,关于安全的事,完全不用业主操心。

    对这些承建的建筑公司来说,如果出了一起致人伤亡的安全事故,那后果,即便不破产,也绝对伤经动骨,因此这事他们比冯一平还紧张。

    关于偷工减料这样的事,冯一平也不用担心,如果出了安全事故,那建筑公司多少还有条活路,但要是恶意偷工减料,一旦被查实,那就真没有活路。

    当然,也不是说国外就没有这样的建筑商,但是因为这样做的成本很高,这样的事还是少有——至少比国内少。

    “谢谢各位,”在这个一切讲合同的国度里,冯一平虽然心里不满,却也不好说什么,“各位请自便,我去那边看看,”

    园区只有一角已经完工,那就是**斯特劳贝尔和马克·塔彭宁的电池实验室。

    他这么一说,果然没有一个人跟上来,工地上的工人,已经自觉的把那栋独立的小楼周围,当成了禁地。

    这也是冯一平第一次来他们的实验室,他很清楚的看到,旁边特意设置的通风口上,还真有烟熏的痕迹,真有这么夸张?

    还真就有这么夸张,刷了门禁卡,进入楼内之后冯一平才发现,这办公室的布局,很专业,外间是控制室,有很多仪器,透过玻璃,能非常清楚的看到里面那间实验室。

    看样子,这玻璃肯定也是特制的,因为里面实验室的墙上,真有不少激烈反应后留下的痕迹。

    合金做的工作台边,斯特拉和马克,戴着口罩和手套,和助手一起,正在朝一个大框子里“塞”一只只锂电池。

    看着里面墙上的那些痕迹,冯一平不太想进去参与,在控制室的扩音器上招呼了一声,“嗨,”

    他们抬头一看,斯特劳和马克欣喜的迎出来,“冯,你怎么来了?”

    “专程来看看你们啊,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冯,我们看到了新闻,你干得很棒,”斯特拉摘下口罩和手套,热情的跟冯一平拥抱。

    “呵呵,那跟你们做的工作不能比,”冯一平指了指里面,“现在进行到了哪一步,有什么进展?”

    “我们先期做了不少对比实验,结果,还是你的电池,和松下的电池综合性能更好,”

    这点冯一平有预料,“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跟蒋教授反应,他会组织进行相关的改进,”现在自然不好说不用考虑松下的,用自己的锂电池就好。

    自己的公司争取给自己的公司配套,这样的业务,按程序来,冯一平也很有信心。

    他特意叮嘱过蒋教授这件事的重要性。

    “你还不知道?那位,就是蒋教授派来的员工,”斯特劳指了指里面一位。

    哟,蒋教授这安排真不错,冯一平心里赞了一句,有条件就该利用起来,他知道,松下想进这间实验室,肯定进不来,再说现在的松下,估计还真不知道这个单子未来能有多大。

    “能给我说说,你们大概是怎么计划的?”冯一平指着里面忙碌的人群问。

    关于特斯拉,大概的技术他知道,但是到下面具体的项目,他还真不清楚,唯一例外的,就是它的电池管理方式。

    这方面,后来特斯拉宣传过很多次,竞争对手也暴力拆解过很多次,可以说在这一块,他还是可以做一个指手划脚的行家。

    “我们是这样计划的,”斯特劳拿来一张图纸,“用一种很强力的胶,把所有的电池都粘在一起,做成一块电池板,关键的冷却,我们计划用风冷的方式,因为这种方式成本最低,但究竟是管道风冷、风扇风冷、歧管风冷还是其它的风冷方式,我们还在做对比,”

    “一整块电池板?”冯一平进入了表演时间,“斯特劳,马克,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电池板里少数几只电池出了问题,会不会影响到整个输出,甚至带来连锁反应?”

    “比如一只出现严重过热,导致起火,最后引燃了所有的电池?”

    “这个,”斯特劳看了马克一眼,“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我们会想办法避免,冯,难道你有什么办法?”

    这家伙,果然上路!

    “我是觉得有个方法可以借鉴,你们也知道,对谷歌这样的公司来说,服务器很关键,不但要减少出大故障的几率,我们的服务器又都选择交给专业的公司托管,如何减少场地的租金,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为了降低发生故障的几率,减少租金,佩奇他们想了不少办法,我们现在的服务器,都是定制的,减少了不必要的机箱,而是像书架一样,分成一格格的空间,每一格里,插进去一个服务器,”

    “我们也设计了程序,来监控服务器的运行,如果某一个服务器出现故障,控制程序会迅速响应,马上把那个服务器关停,把它承担的工作转移到其它有冗余的服务器上去,对整体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这确实是谷歌的创举,虽然是被逼出来的,此时被冯一平拿来类比。

    “那我想,我们的电池,是不是也可以以这样的方式组装在一起?”

    冯一平随手在纸上画一个简单的示意图,“总体就和书架一样,里面分成很多格子,”

    “然后,将电池依据规模逐级划分为板、快、组等单位形式,通过芯片,对每个层级进行统一监控,同时对每一层级的电池单元设置独立的监控与保险系统,”

    “这样一来,如果某一层级出现故障,监控系统会立即断开该单元的保险,以确保其余层级与同层级其他电池单元的稳定运行,防止损害扩大,这是不是可行?”

    “虽然听起来管理和控制系统会很复杂,但这恰好就是我们硅谷的优势,随便去路上抓一个工程师,设计出这样的一套管理系统,应该比让他去更换发动机的火花塞还要容易,”

    “这,”斯特劳和马克面面相觑,有些说不出话来。

    至少冯一平说到的这种方式,比他们现在采取的用胶粘成一整块的办法,要科学得多。

    他们俩也都不是一般人,细一想,真的非常可行,斯特劳已经在冯一平的那张随手画就的草图上补充起来,嘴里念念有词,“一个整体,又相对独立,个别出现问题,不会影响到整体,还能监控入微,”

    他猛的拍了一下巴掌,“冯,你是个天才!我觉得,这是个很靠谱的点子,”

    就是一开始就要让斯特劳有这样的印象,“你也觉得真的可行?马克你认为呢?”

    “非常可行,冯,你的这个想法,确实很天才,”马克由衷的说,“你以后一定要经常来我们的实验室,”

    “这也是一个偶然冒出来的想法,居然真对你们有帮助?那太好了!呵呵,看来虽然我动手能力不强,却还是能为你们提供一些帮助,”

    “冯,我们不缺少动手能力强的人,少的就是有你这样天才大脑的人,谢谢,你帮我们解决了大问题,现在我们有信心,电池版块,肯定是最早出成果的版块,”斯特劳高兴得把冯一平都举起来。

    “停,停,”马克满面带笑的冲进实验室里,“大家都停下来,我们有了更好的思路,”(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