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错过了你才追悔莫及,有些人,失去后,你才知道拥有的珍贵。

    道理我们都知道,奈何大家总是记吃不记打,明知如此,还是要一次次的犯错。

    虽然随着一场秋雨之后,暑气消退的很快,穿堂风带来的湿气也很重,但是,这会的罗家,气压依然很低。

    虽然爸爸依然在客厅里站着练书法,妈妈依然在厨房里炖汤,但这些天被勒令一下班就回家的罗佳,觉得特别闷得慌,压抑得不行,电视都看不进去。

    “小佳,把汤给你哥送去,”罗母端着一碗海带排骨汤递给罗佳。

    罗佳不耐烦的撇撇嘴,小声嘟囔了一句,“有什么用?”

    然后在妈妈刀子一样的眼神里,她飞速败下阵来,赌气的端着碗大叫了一句,“大少爷,你的汤来了,”

    卧室里,罗维坐在桌前,好像充耳不闻,依然在网上查资料写东西。

    “给,”罗佳没好气的把汤碗重重的顿在桌上,气呼呼的在床上躺下来,“明明是你们的事,偏偏让我受罪,”

    “罗老大,你说句话啊,”罗佳压低声音叫。

    见哥哥好像当自己不存在,一时气不过,她拿起一个枕头朝他砸过去。

    罗维依然跟没事人一样,慢条斯理的捡起枕头,“没事回你房间,别打扰我工作,”

    “他们会让我在房间里安静呆着吗?”罗佳看着哥哥的后脑勺就来气,很想给他一下子,但终究没打下去。

    “吃了吗?”罗母依然系着围裙,站在客厅里,朝儿子的房间瞄了瞄。

    “一口没动,”罗佳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那边桌前正提笔的罗父闻言,悄无声息的皱了皱眉。

    “没事吧,没事我回房间,吃饭的时候再叫我,再有什么话,你直接问他,”

    罗母也有些泄气,“吃饭吃饭,你一个大姑娘,每天回家只等着吃,就不会帮着做吗?”

    她把围裙接下来朝沙发上一甩,“厨房有汤,你自己去盛,”

    “我不喝,就知道朝我头上撒气,”罗佳气呼呼的回房,把门带的山响。

    …………

    虽然气氛压抑,关系非常不和谐,晚饭依然在6点半准时开始,不喝妈妈额外炖汤的罗维,饭还是出来吃的,低眉顺眼,安安静静,宛如大家闺秀一般。

    罗母在桌下踢了罗父一脚,罗父用公筷给儿子夹了一块带鱼,顺口问了一句,“小维,最近工作怎么样?”

    “挺好的,”

    “我看你这几天回家也那么用功,是学校有什么任务吗?”

    “我自己写点东西,”

    “哦,这个想法好啊,什么方面的?我能不能帮上忙?”

    见儿子没反应,他又加了一句,“要是觉得我能帮上忙,你尽管开口,”

    “好的,”

    罗维格外惜字如金。

    罗父见状,看了老伴一眼,我是无计可施。

    “小维啊,这几天这么辛苦,多吃点菜,”罗母用公筷给儿子夹了一只虾,“不过,还是要注意劳逸结合,周末要不约上几个同事,到附近去转转,刚好你爸有个朋友,在郊区开了家度假酒店,”

    她马上醒悟,不该说度假酒店这几个字,好在儿子好像并不在意,“不用,”

    “也是,你也没个车,去郊区也不方便,妈妈以前的同事赵阿姨家,买了一辆赛欧,挺不错的,要不这个周末,我们去车市看看?”

    罗父听了,又稍微顿了顿,他们俩都已经退休,现在掏钱给儿子买一辆车,那可就是掏老本。

    “不用,”罗维摇头,总算多说了一句,“我骑摩托挺好,”

    罗佳叫起来,“哥,为什么不要啊,有车多方便,有车了,生活圈子也扩大了,”

    罗维摇头,“我不用,”

    “爸,妈,哥不要我要啊,你看看我,又不像哥哥在大学上班,每天六点多就要起床,不然上班一定会迟到,还有,夏天我们女孩子坐公交车很不方便,给我买吧,我将来还你们钱,”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又是一个小职员,要车干什么?你主管都没车吧,还还钱,你现在每个月工资,自己用都不够,”

    罗佳那个气啊,把碗一推,“我吃饱了,哦不,我气饱了,还知识分子呢,典型的重男轻女,”

    “你给我坐下,”罗母喝道。

    对儿子客气,对女儿可不客气,“我有话要问你,”

    买车这样的事,儿子都不感兴趣,罗母只得找他会感兴趣的话题,“昨天你不是去见那玉萱了吗?见到了吗?”

    “办公室进不去,我是堵在车库门口才见到的,”

    之前哥哥和冯玉萱进展顺利的时候不觉得,什么首富的姐姐,看起来跟领居家的姐姐们也没什么两样,一点作派没有,甚至还没有自己公司那个老处女主管穿得鲜亮。

    但是,这一闹矛盾,罗佳算是直观的感受到,以前那个自己有时还觉得她太朴实,说话还没自己洋气的冯玉萱,和自己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

    “不过见到了也跟没见到没什么区别,人家工作很忙,晚上还有会要开,把我送到一个路口就让我下车,”

    罗母看了眼儿子,依然在低头吃饭,“那些话呢,你说了吗?”

    “说了,可是跟没说也没什么两样,她就像没听到一样,完全没反应,”

    “这姑娘,这姑娘,”罗母听了,忍不住有些来气,女儿,其实是代他们去的,都说了那样的话,居然完全没有一点表示?

    “咳,”罗父咳了一声,“小维,不要只吃饭,喝点汤,”

    “我吃好了,”罗维三两口把碗里的饭扒拉干净,“小佳,我先去洗澡,”

    “你,”看着桌上没怎么动过的菜,罗母真的有些生气,有些忍不住。

    之前儿子在家里,还再三做他们老两口的工作,自从那个冯玉萱从美国回来,他去找了好几次,一直见不上面以后,他在家里就是这个德行,你哭,你闹,你骂,他都无动于衷,典型的非暴力不合作。

    罗父拉住她,对儿子说,“晚上早点睡,别太辛苦,”

    “你们就不管我辛不辛苦,”罗佳气鼓鼓的说,“我下周搬出去住,同事在公司附近租了套房子,刚好多一个房间出来,”

    “不行,家里有房子,为什么还要在外面租?再说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在外面不安全,我们不同意,”

    “有什么不安全的,那么多人在外面租房子住都没事,再说,那边离公司近,走着就到了,”

    “你们不同意我也搬,我今年都24了,不用征求你们的同意,”

    站起来的罗佳,想起了什么,笑着说,“要不你们给我买一辆赛欧,我自己开车上下班,那我就住家里,”

    “你以为我跟你爸还有多少积蓄?”

    “那我明天就搬,”罗佳气呼呼的回房。

    …………

    晚上十点,罗父罗母准时上床睡觉,只不过,这一阵子,他们都很难入睡,“我们这是造的什么孽,”罗母叹气,“女儿,没心没肺的,儿子,你看看他这些天,简直要把我气死,”

    “孩子都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主意,”罗父也无奈。

    当自己的粗暴干涉,严重影响到了儿子以后,他现在颓然发现,面对儿子无声的抗争,自己竟然没有任何办法。

    细究起来,儿子现在可以不靠他们,他们将来却还会依靠儿子,儿子现在才是家里的顶梁柱。

    这些天他也有过反思,越想越觉得,冯玉萱还真是一个挺好的儿媳妇候选人,朴实,成熟,真诚,待人接物也都很周到,虽然是那样的家庭,却难得的没有一点娇娇之气,比自己女儿性子还好,更别说同事朋友家那些娇生惯养的千金。

    就是文化水平确实太低,可是细一想,这也不是问题啊,顶多将来有了孙辈,自己带就可以,哪怕受妈妈影响,天分低点,只要自己用心带,孙子孙女将来一定会有出息。

    冯一平是不知道罗父的心里想法,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打破之前不干涉姐姐感情方面事情的原则,坚决不支持姐姐跟罗维相处。

    你不过一个不上不下,勉强算知识分子行列的人而已,居然都讲究起了血统!我呸!

    “我看这事啊,最后多半还得随小维,”罗父说。

    罗母也看透了,只要儿子坚持,自己真没办法,“可现在也不是随小维的事,小维不是不听我们的,几次三番去找吗,关键是那边现在压根不搭理他,”

    “这你还不明白?儿子女儿去这么一说,她清楚问题出在哪儿,她不见小维,多半是要我们出面表态,”

    “表态,表什么态?难不成还要我们跟她认错?打死我也不会同意,”罗母一下子坐了起来,“她不理睬更好,儿子以后会死了这条心,反正小维跟她交往,不管是人还是钱,都没吃亏,”

    这话罗父都听不下去,“你这说的是什么?”

    “睡吧,明天去装修的房子那看看,看看她究竟是什么态度,”

    …………

    冯玉萱的态度很明了。

    第二天一早,他们赶到新房,在楼下就没听到自己房子里传出来装修的噪音,“难道这么快就装修好了?”两个人有些诧异。

    “有可能的,装修公司,也是她家的,哪能跟装修其它人的一样,”罗父不知道是安慰老伴呢,还是宽慰自己。

    他们之前之所以那样拿捏,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都看得出来,冯玉萱对自己儿子,那是真有感情,肯定不会随便就放弃。

    打开门,两人的侥幸顿时化为泡影,房间收拾得很干净,比最专业的家政公司收拾得还要干净,只是,只铺了卧室的木地板,其它几间房,还是水泥地,客厅的电视背景墙,只做了一小部分,厨房的吊顶,更是只做了一半就停在那,看上去黑洞洞的那一半,好像是在无声的嘲笑他们……。

    “停了?怎么就停了?怎么能停了?”罗母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她知道,在男女交往这事上,到一定程度,一般而言都是女方吃亏,难道她真的舍得就这么算了?

    罗父这会也淡定不起来。

    那天让儿子不要去冯玉萱家的时候,说儿子跟冯玉萱之间的问题,他说了很多,比如“我就说文凭是个问题,当然,我说的也不是文凭的问题,说的是受教育层次的问题,归根结底,说的是素质的问题,”

    现在的情况,那就是停工是个问题,当然,他不淡定的不是停工的问题,而是负责装修的冯玉萱,居然不打招呼就把人撤走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她的态度,好像现在真不在乎的问题。

    “打,打电话,问施工负责人,装修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停了?”罗父撑着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有些慌张。

    罗母已经拿出手机在跟那边打电话,“为什么突然停了我们家的装修?”

    “对不起,你是哪位?”

    “我是名城花园B座1605的业主,”

    “哦,我们前不久接到委托人冯女士的电话,她提出终止合同,并已经跟我们结算清了之前的费用,”

    “你们怎么能这么做?装修就这样做到一半,我们要是再找人装修,那不是又得从头开始?不行,要么你们继续装修完,要么,赔偿我们的损失,”

    “这个问题不存在,我们可以免费提供设计图纸,即使您将来委托其它公司装修,也不会有任何衔接上的问题,也请你放心,我们嘉盛装饰的设计方案,绝对是全国一流的,”

    “怎么办?”罗母挂了电话问罗父,不过,她这问的,好像不止是装修的事,跟其它事一比,装修现在是小事。

    他们真的都看错了冯玉萱,她其实也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罗家上次那样做,等于狠狠的扇了她一个耳光,在没有一个说法前,她怎么可能还会大度的像没事人一样,继续装房子?

    要不是为以后考虑,她都有心把已经装潢好的全都给铲下来,把这依然变回毛坯房。(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