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约了几个客户,那我就呆在店里啊,”清早,在农贸市场门口的肠粉店吃了一碗肠粉,却觉得跟没吃一样的肖志杰,又去买了几个小蛋糕,还拿了两盒牛奶。

    “刚好,你不是说金总今天会过来,店里是得整天留个人,辛苦点,好好把卫生打扫一下,”王昌宁同样边走边吃,不以为意的说,“店面差一点没关系,但是一定要干净,”

    “没问题,我一会就里里外外的彻底来个大扫除,”

    “我估计,她要不是中午,要不是傍晚的时候过来,你要是提前接到了电话,通知我一声,我马上赶回来,金总要来看一眼,就是今天少做两单生意也应该,”

    “好咧,今天辛苦你,”肖志杰接过王昌宁递过来的纸巾,把手里的塑料袋丢进旁边的垃圾桶,快步赶上王昌宁,“现在总算明白一平当初就走得那么快,感情都是被事逼的,”

    “事多一点,总比我们三个人都呆在店里无所事事的要好吧,”王昌宁笑,“看看你以前,总是瘦不下来,这几天没发觉瘦多了吗?”

    “真的?”肖志杰低头看了看,他今天尤其在意腰围这事。

    “真的,”王昌宁看到他们经常叫来拉货的车,就停在前面路边,吴金涛站在路边吃包子,“我就不进店了,记得打扫卫生,”

    …………

    在门口的水龙头上接了一桶水,之后还不忘把水龙头锁起来,肖志杰脱掉鞋袜,卷起裤管,赤着脚拖地,边拖边荒腔走板的唱歌,精神得很。

    到了深圳这边以后,不像以前呆在省城,感觉每天都是新的一天,今天尤其有这种感觉。

    他抬头看了看门外,不少行色匆匆,做白领打扮的人,看到肖志杰现在的做派,有些自矜的摇摇头,但肖志杰对这些完全不在意。

    他虽然看的是外面,但看到的,却好像是灰蒙蒙的一片雾,里面有一种让他心跳加速的东西,马上会出来。

    他好像又看到了一层膜,膜的这边,是现在的自己,膜的那边,同样有让他激动不已的人和事。

    只要有机会,那雾会散,那膜会破……,这样的期望,让他又觉得有点心慌。

    今天虽然真的约了几个客户,但肖志杰感觉自己现在对那些根本不太在乎,他现在只盼着早点接到家具厂那边的电话,金翎早点过来,作为金总的秘书,她一定会跟着来吧。

    想到方颖芝,肖志杰就有些忍不住想笑,她长得怎么就那么漂亮?好像有点像关之琳,又有点像好莱坞的那个查理兹塞隆,但是,又比她们年轻得多。

    下一刻,肖志杰想到了张秋玲,不由得觉得羞愧,但是又忍不住把自己的女朋友跟方颖芝做对比,好像也不用比,对张秋玲,他现在就一个字,“好!”

    长相,好;性子,好;家务,好;对自己父母,好;对自己,好……。

    “我这不是花心,我现在什么都没做,只是想看看漂亮的女孩子而已,没什么大错,”肖志杰对自己说。

    …………

    “谢谢你白经理,谢谢你选择我们智昌,”今天来的第一个客户表示,他还要考虑考虑,这第二个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只是这时间,最快得安排在三天以后,”

    “真不是其它原因,是我们人手真不够,而且前面已经签了不少合同,”肖志杰耐心的解释,“你看看,这些都是等着我们送货和组装的,”他指了指桌上放好的那一摞合同。

    “肖经理,我这么爽快,你们也能不能爽快点?”这白经理穿着白衬衫蓝西裤,脖子上吊着的工卡都放在衬衫口袋里,一看就知道是附近哪个公司的行政人员,上班期间偷偷溜出来,“实话跟你说,我家里原来有些家具,只是后天中午,我女朋友父母会过来,所以,真等不到后天,”

    原来是这样,肖志杰很能理解,“白经理,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虽然是家具租赁公司,但因为刚开业,所以现在的家具,都是全新的,合同上也注明了这一点,”

    “所以我们都是到了客户家里,再拆包装箱,现场组装,你如果相信,我们可以把你订的家具,先运到店里,晚上帮你组装起来,你觉得可以吗?”

    “完全可以啊,就在这组装是吧,我公司也在附近,我晚上还能过来帮忙,”

    “好的,你过来看看也好,哦,今晚不行,今晚我们有事情,会忙到很晚,明晚好吗,后天一早,就可以送到你家里,”

    昌宁说得对,金总应该不是中午,就是晚上过来,时间一定得提前空出来。

    …………

    送走了第三个客户,又签下一个合同,还收了定金,肖志杰一看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怎么还没电话?

    他拨通了熊玉良的电话,“你好熊总,我是肖志杰,不好意思打扰你,金总现在在公司吗?哦,在见外商,好的,我明白,没事,打扰了,”

    看来是下午下班后来,“老王,金总中午来不了,应该是下午,我一会来帮你们吧,”这样坐在店里干等,他觉得非常难熬,还是得让自己忙起来好过些。

    “下午?还是算了吧,我们这边不一定能及时赶回去,不好让金总等,你还是留在店里好,”

    “哦,那好吧,”

    中午,吃了一份盒饭,没什么事的肖志杰昏昏欲睡,但又无来由的睡不着,百无聊奈的他,玩起了空当接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了他一大跳,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你好,智昌家具租赁,”

    那边的声音一下子让他激动起来,“志杰是吧,我是金总的助理方颖芝,昨天见过面的,”

    只说过几句话,她就记得自己的声音,“你好方助理,”

    “呵呵,中午也没休息?”方颖芝换了家乡话,“你跟熊总打了电话?对不起,金总今天时间安排得很紧,”

    那是过不来吗?巨大的失落感霎时包围了肖志杰,但是方颖芝的下一句话又马上让他精神百倍,“所以,我们只能下午下班后才能过来,到你们那边,大概在6点半以后,”

    “白天就忙你们的,不用等,还有,金总说,晚上请你们吃饭,”

    “好的谢谢你方助理,那我们到时见,”挂了电话,肖志杰高兴的大叫了一声。

    …………

    捱到下午5点半,肖志杰又细心的把小门脸的地又拖了一遍,所有的东西,又都归置了一遍,闻了闻身上衣服,已经隐约有股汗味,得回去换件衣服,他想。

    一路小跑着回家,等到把干净的白衬衫朝身上套的时候,他又觉得,干脆还是洗个澡吧!最后出门前照镜子的时候,又有些埋怨自己,昨天怎么没想到抽时间把头发修一下?

    等到再回到店里,转了十多分钟,看到那边一辆棕色的GL8慢慢的开过来,一定是她们啦,肖志杰激动的跑到门前站着,果然,车窗摇下来,方颖芝朝他挥手,“嗨,肖志杰,”

    “你们来了,”肖志杰走过去拉开车门,“金总,”

    金翎笑着下车,“就在这儿?不错,”

    方颖芝在后面吩咐司机,“麻烦把车开到停车场等我们,”

    “对,就是这儿,还是熊总托人找的,”

    金翎看了看门头的牌子和里面简单的布局,“放着集团的办公室不坐,来这样的地方想做点事,不错,”

    “哪有,我们就是觉得能力不够,想出来多学点东西,金总你坐,不好意思,没有空调,喝茶还是冰水?”

    “我来吧,”跟进来的方颖芝接过肖志杰手中的杯子,给金翎调了杯温水,那擦身而过的香风,让肖志杰有点沉醉。

    “昌宁呢,”金翎问。

    “他应该马上到,我给他打电话,”

    打了两个,那边都按掉了,看来是已经到了附近。

    方颖芝笑着到处看了看,“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很爱干净,”

    “呵呵,这是门面,”肖志杰没有往自己脸上贴金。

    “是你主内,他主外?”

    “没有,我们都是轮换着来,”

    刚好,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王昌宁从车上跳下来,“他回来了,”

    “金总,”王昌宁跑进店里,高兴的跟金翎打招呼,他却不认识方颖芝,方颖芝没有在省城工作过,先在首都,后来去了上海。

    “这是方助理,我昨天跟你说过的,”肖志杰介绍。

    “你好方助理,”

    “你好昌宁,快吹吹,”方颖芝把一台电扇转了一下,正对着王昌宁,跟着马上给他到了一杯水,“在外面一天,肯定很辛苦,”

    肖志杰马上觉得,今天应该自己出去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