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志杰绝对是想太多,方颖芝看上去对王昌宁比较亲热的举动,其实并没有任何意义。

    她和金翎,对他们俩这么关心和关注,完全是因为冯一平的原因。

    而且又是年龄相仿的老乡,她做这些,真的只不过是不太拿他们俩当外人,以及天生的高情商。

    她的无心之举,让肖志杰后悔今天的安排,让王昌宁这个同样好几个月,一直和肖志杰这个相依为命,形影不离的家伙感到格外亲切,这个女孩子还真不错。

    只闲话了几句,金翎就问起了他们目前的经营状况,他们俩自然是早有准备,都做成了表格,还特意去打了出来。

    金翎一看后面的数据,也有些侧目,“还真不错,加上厂里的支持,总投入也不到20万,现在已经能靠经营收入有效运转,利润也真不错,相比投入,算得上非常好,”

    表格上的数据显示,他们现在每天刨去所有成本之后,进账都超过1000块,相比前期投入,真的非常不错。

    “我们这也是误打误撞看到了这一块,主要也是厂里支持,帮我们节省了大量的投入和费用,也因为目前的这些家具,都是刚出厂的新家具,租金会高一些,”

    王昌宁敏感的感觉到,肖志杰今天有些不在状态,只好他出面说话,“我们俩这是第一次自己做事,一点经验没有,金总你也难得来一趟,我们也不客气,你一定要说说我们哪些地方做得不好,哪些地方可以做得更好,”

    等金翎来,自然不是为了显摆成绩,而是想听她的意见,一平那家伙,一去美国就几个月,而且最近都在忙大事,他们不好打扰,金翎也是难得来一趟,一定得让她提提意见。

    “没问题,”金翎答应得很爽快,“你们没吃饭,我们也没吃饭,等会边吃边谈,现在,带我们去家里看看,昌宁你顺道换件衣服,”

    金翎这么一提,那两个家伙都面露难色,“金总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回去一趟,最多十分钟就好,”王昌宁说。

    “走吧,本来就没抱多高期望,”金翎拎着包,不容拒绝的说。

    没有坐车,四个人都是步行,一路穿过那些已经占道经营的各种小摊子,市井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整天只在工厂和写字楼之间穿梭的金翎和方颖芝有些好奇。

    “包一定要看好,”肖志杰叮嘱。

    “我刚来,找不到的工作的时候,不止一次想过摆这样的地摊,”王昌宁说。

    “真的?”

    “真的,我也算是调研过,要是选的东西对路,比如一些比较实用,女孩子又喜欢东西,一天赚上百块很容易,又自由,”

    “这么有前途的事业,为什么没做?”方颖芝笑着问。

    “摆地摊这事,也没那么简单,地段很重要,我初来乍到,当时又一个人,势单力薄,不好做,而且,要是碰到城管没跑掉,一次,可能一个月就白干了,”

    “总之,各行各业,说好做都好做,说不好做,都不好做,”金翎说。

    “就看什么人做,”肖志杰及时捧哏。

    “到了,那就是,”王昌宁指着前面的小区说。

    “还不错,”金翎点点头,“要是一平看到了,他一定说,”

    “买一套,”其它的三位也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

    那家伙的这一套论调,他身边的人都清楚。

    “我觉得一平说得很对,房子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必需品,迟早要买,看这趋势,迟买不如早买,听他话的人,这些年都得到了好处,你们家在省城肯定也都买了房子吧,”方颖芝说。

    “都买了,涨了很多,差不多翻了一番,对一般家庭来说,投资买房子,比买股票靠谱,”王昌宁特意带着她们俩在楼下讨论这个话题,配合默契的肖志杰早就一溜小跑的回家里。

    这行径,金翎她们自然是看到了,觉得有些好笑。

    再怎么磨蹭,这一段路就这么长,王昌宁只得在楼道里大声说话,提醒肖志杰,他们上来了!

    半个多小时前刚洗过澡的肖志杰,这会又是一头的汗,所有碍眼的东西,全都被他一股脑的塞进衣柜里,其它的事,根本来不及做,只是打开了所有的窗子来换气。

    “还不错,”金翎点点头。

    “对,至少没有看到到处乱丢的臭袜子,”方颖芝也笑着说。

    刚才就有,肖志杰心说。

    好在金翎也没有在他们的窝里多逗留,看了看两人床头的一些书,喝了杯水,“去吃饭吧,”

    …………

    吃饭的这家店,说起来他们很熟悉,不止一次它门前经过,嗯,也不止是经过而已。

    肖志杰不止一次的跟王昌宁幻想过,“等咱们的生意火起来,我们就把这当食堂,每天先来一碗鱼翅漱口,再来两只鲍鱼开胃,之后将就着用阿拉斯加的帝王蟹打打底……,”

    “这里,你们经常来?”看着他俩好像很熟悉的样子,方颖芝问。

    “经常来,”肖志杰点头,“不过以前都是隔着玻璃朝里看,今天这是第一次坐在里面看外面,”

    到现在,他终于正常点,在方颖芝面前,可以插科打诨。

    “我看你们厨房基本没用,一日三餐肯定都是在外面瞎对付,这可不是长久之计,早中餐不说,晚餐最好自己做,”金翎提议,“听一平说,他刚到市里上高中的时候,一个人也坚持在家里做饭,”

    方颖芝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事,认识冯一平,还是在黄静萍到了市里之后,“那会他刚15、6岁,就坚持这样做?”

    “其实还不止,我们在读初中的时候,在外面租的房子,当时也是自己做饭,一平做饭的水平还真挺不错,”王昌宁说。

    “对,他把他的拿手菜,还取了一个非常拉风的名字,叫做‘海陆空立体乱炖’,”肖志杰这话,成功的让大家哈哈大笑,看着方颖芝的笑,他由衷的觉得很欢乐。

    “有机会,一定要尝尝他的这道拿手菜,金总,你吃过吗?”方颖芝问。

    “一平做的饭吃过,这道菜没吃过,颖芝,你先说说对他们业务的意见,”

    金翎及时把已经歪掉的楼给扳回来,那家伙虽然不在场,却成了大家对话的中心。

    “那我就说说我个人的一点看法,志杰,昌宁,首先我觉得,你们选的这个市场很有潜力,而且你们的做法也不错,目前已经有了一定成绩,我觉得最大的一点不足,就是你们的步子不够大,”

    “目前这一行的竞争还不太激烈,正是适合大举攻城略地,竖立优势,打响品牌的时候,但是你们现在,还停留在亲力亲为的阶段,我是很佩服你们这样能吃苦,肯干的本色,但是,说不定,过几天就有其它的人看到了这一块市场,大举投入,迅速占领市场,到时,你们想做大,那就更困难,”

    “比如一平,当初认准了便利店之后,在市里很快就开了十家,让那些想跟风的知难而退,我觉得,你们应该也可以效仿他的做法,这家店,积累够了经验以后,马上在其它的几个区,也开分店,”

    在上海总部工作了这么长时间以后,方颖芝的眼界也有了很大提高,至少暂时比肖志杰和王昌宁看的要远一些。

    “我主要就这点看法,金总,你说呢?”

    “你们眼光不错,也跟一平差不多,刚开始的时候,都喜欢亲力亲为,不过,有了现在的基础,也是到了可以迅速扩大的时候,至少,员工要多招几个,也可以买一辆送货的车,方便,而且效率更高,”

    “对一个公司来说,开源才是主要的,节流,只能是辅助,志杰你一向对数字敏感,这个帐,应该算得清楚,”金翎说。

    “是,我们现在,也在计划多招几个人,也有打算买车,不过老实说,开分店的事,暂时还真没想过,但我觉得颖芝说得很对,”肖志杰说。

    “主要是我们现在的资金有限,厂里已经给了那么大的支持,”王昌宁说。

    “厂里这边你们不用担心,这也不是单方面的支持,你们的生意越大,厂里越欢迎,当然,资金确实是问题,”

    “我觉得,你们完全可以向家里说清楚这边的情况,相信他们都会为你们感到骄傲,我也知道,你们两家家境不错,这样的投入,他们是能满足的,”

    金翎知道男孩子在有些事上都很敏感,所以没有提议他们找冯一平帮忙。

    “我们原本也想等这边走上了正轨,就跟家里好好谈谈,”

    “是该这样,你们这是创业,而且已经找到了好路子,我相信你们家里会支持,”

    “另外,创业,就是要利用所有能利用的条件,集团这边的关系,为什么不用?你们有了成就,一平肯定也会非常高兴,”这话,也就金翎好说。

    “金总,关于车,我觉得他们是不是可以让家具厂也帮他们定做一辆?就是那种既能展示,也能拉货的,”方颖芝说。

    “现在拉生意,不是只靠发传单吗,有这样一辆车,效果肯定会更好,而且在深圳这样的城市,那样的车,比货车能到更多的地方。”

    “关于宣传手段,我觉得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做个网站,智通那边做这样的网站估计一两天就能做好,”

    “还有,一平一开始就说,规范非常重要,所以集团所有的公司,一开始就上了管理系统,为以后的发展考虑,我认为你们也可以让智通作一个系统,”

    “我们有这样想过,”那俩有些小气馁,别说金总,就连方颖芝都比他们大气。

    “网站和系统,你们想好具体要求,直接跟智通联系,车,我明天就跟熊总说,马上帮你们定做一辆,你们记得先找一个司机,”金翎说话间就把这事定了下来。

    “还有,我觉得,与其你们回去跟家里商量,还不如让家里来看看你们做的事更直观,相信看到你们现在的成绩,他们一定会大力支持,”方颖芝提议。

    这饭,跟肖志杰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方颖芝虽然就坐在隔壁,也很热情,但是,也就如此而已。

    方颖芝不但人漂亮,这能力也不一般。

    “我是没有想到,你们俩才来几个月,就找到了这么一条路子,而且做得不错,我们刚才说的这些,希望能对你们有些帮助,”

    “创业,肯定要吃苦,但是,要有个度,以你们现在的条件,不一定就非得艰苦创业,还是要提醒一句,生活上也要注意,营养要跟上,”

    金翎举杯做了总结,“你们跟一平一样,都是有想法又很踏实的人,我相信,你们很快能做大,好了,别光顾着说,多吃点,别客气,”

    菜都已经上齐,一边在消化刚才的话,肖志杰还很殷勤的给旁边的方颖芝剥虾蛄。

    “谢谢,对了,你的女朋友,秋玲现在完全恢复了吧,”方颖芝看似顺口问了一句。

    …………

    今天是他们俩这几天,晚饭吃得最早的一次,送金翎她们回酒店后,也才9点多,两人习惯性的到附近的公园转转。

    “差距啊,差距很大,”王昌宁说。

    “对啊,很大,”肖志杰有些心不在焉。

    “跟在金总身边,确实能学到很多东西,也很能锻炼人,你看看那位方颖芝,就让我们俩脸红,”王昌宁说,“眼界比我们高,看得比我们远,”

    关键是人还特别漂亮,肖志杰补充了一句。

    “你听出来没有?”王昌宁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什么?”肖志杰不明白。

    “你怎么可能一点没感觉?”

    “什么啊?”这什么意思,肖志杰有点慌,老王难道看出了点什么?

    “你没注意吗,”王昌宁笑得有点暧昧,“那位方颖芝,说话的时候,总是说一平这,一平那的,我觉得,她肯定对一平非常有好感,”

    “啊?”肖志杰一愣,为了掩饰自己可能的失态,马上找了个理由,“那金总不也一样?”

    “我觉得不一样,金总那么说,主要是因为我们跟一平的关系,”王昌宁笑,“方颖芝没有在省城工作,一平到首都不久,她就去了首都,你说,这中间有没有点其它原因?”

    “当然,以一平的成就,对他有好感的女孩子肯定多,说不定都有主动投怀送抱的,”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回想了下晚上吃饭时的情形,肖志杰还是觉得王昌宁说得很有道理,跟一平比,啧,他摇头,还是趁早歇了吧。

    “哎,你觉得他怎么样?”

    他她是一个音,肖志杰又是一愣,难道老王也对方颖芝有好感?

    “看我干什么?不是要招人吗,你觉得他怎么样?“王昌宁朝前面一指。

    不知不觉的,他们又转到了常到的地方,前面那张长椅上,那个看起来这几天晚上一直住在这的小伙子,正在狼吞虎咽的吃一份盒饭。(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