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再一次走进这里,冯一平自然而然的觉得,自己跟这的联系,更紧密了一分,真正有了这是自己公司的感觉。

    原因自然是经过那两天太浩湖的会议之后,自己跟这家公司创始人的关系,又更进了一步,而那两个家伙,才是谷歌真正的核心。

    冯一平被他们俩正式接纳,也就成为了谷歌的核心之一,谷歌,也正式有了三驾马车。

    现在走在这里,冯一平终于有了在自己其它公司的感觉,不再像是一个客人。

    他第一个碰上的,偏偏是一直游离在核心外的施密特,也就是后来谷歌三驾马车之一。

    “冯,你等等,”施密特拦住他。

    其实,冯一平觉得,写出施密特是谷歌三驾马车之一的记者,对谷歌的内情,了解的真不够深入,非常表面。

    后来从表面看,先作为CEO,后来成为董事长的施密特,看上去真的像和佩奇、布林各自负责一块,共同决策,真的是看上去的这样吗?真不见得。

    只要从一两件事上,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当施密特把CEO一职,交还给佩奇的时候,他在社交媒体上刊文称,“当年的小伙子已经长大了,不在需要成人监护,”

    那是11年,佩奇已经37岁,都快四十了,不是已经长大,而是早就长大。

    成为董事长之后,施密特有更多的时间到处发表各种演讲,在他非常频繁的演讲中,有些事情,并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

    比如,也曾经不止一次在不同的场合说过,他作为公司CEO,但谷歌的多项并购,他这个CEO,却并不知情,比如谷歌非常关键的一次并购,收购安卓。

    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他其实从始至终,并没有被谷歌的那两位接纳,成为谷歌真正的核心,三人的一团和气,配合默契,更多的都只是在媒体前的表现而已。

    在内里,他这个表面上的一把手,怕是并没有什么实权。

    不然,哪有连并购这样的事,不经过CEO都可以进行?而且还不止一起!

    作为一个创业者,冯一平很理解佩奇和布林的感受。

    辛辛苦苦的做一件事,因为缺钱,不得不引进投资者,签了这样那样的条款,最后,连自己当家作主的权利都要拱手让给别人,谁会甘心,谁会乐意?

    美国的知名高科技公司,以前没有这样的先例,比如微软、苹果,之后也不曾有过这样的事情,比如后来的facebook,小札同学创业时,比佩奇他们还要年轻。

    因此说起来,还真只有他们俩有这样的遭遇。

    施密特之于他们,就相当于太上皇,他们要是真的能和施密特搞好关系,那才怪呢!

    再说施密特,在一家发展蒸蒸日上的知名公司,当CEO那么长时间,他就没有些想法?比如,成为杰克·韦尔奇那样,连股东都围着他转的人物?没有才怪呢!

    他也没有冯一平这样的先天优势。

    在谷歌之外,冯一平有自己的事业,同样发展得蒸蒸日上,无意也无心在谷歌争权夺利,所以他在谷歌,可以非常达观公正,不会掺杂任何的算计。

    所以,对顶替了施密特三驾马车之一的位置,冯一平一点都没有愧意,对施密特来说,那本就是一个名义上的称号而已——当然,重生到现在,冯一平已经各种抢头衔到麻木,早就不在意。

    “施密特,有事?”冯一平问。

    “进来说,”施密特把他拉进办公室,“冯,关于上市,一定要用拍卖定价吗?”

    果然,他问的就是这个问题。

    “施密特,这不是一定要用哪种方式的问题,这是用哪一种方式,对公司和股东更有利的问题,”

    “你们的结论是拍卖定价对公司更有利?有没有综合考虑过过拍卖定价的难度?有没有想过之前有没有这样成功的先例?”

    施密特很激动,上市这事,是他一直在筹备,这个结论一出来,他的好多准备和打算,全都成了无用功。

    “从规则上看,确实是拍卖定价对公司和股东更有利,不是吗?”冯一平说,“正是因为预计了这样做的困难,所以我们才要从现在开始,就制定各项行动预案,提前做做各种准备。”

    “这个问题,我们也准备在董事会上讨论,”

    “那当然还是会通过,”施密特说。

    自然会通过!冯一平他们三位加在一起,现在掌握了近百分之七十的投票权。

    “施密特,其实你应该感谢我,你知道吗,佩奇他们之前还坚持两级股权设计,”

    “啊?”施密特愕然。

    如果依然坚持两级股权设计,那上市的难度,又提升了一大截,至少在取得投资人和公众的理解方面,不是难了一点半点。

    “是的,”冯一平点点头,他也希望施密特之后能深思一下,佩奇他们为什么会在冯一平劝说之后,放弃两级股权设计等等原因。

    说完这些冯一平本来想走,想想又多说了几句,“施密特,你是一位经验丰富,同时也能力卓著的人,我个人非常希望能与你这样的专业人士共事,”

    “既然上市已经提上了日程,一些关系马上要发生变化,那我们大家,都应该做一些调整,你说是吧,”

    冯一平相信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上市之后,风投一般会撤出,那施密特的另一重身份,作为风投指派的监管人员的使命,可以结束。

    即使风投看好谷歌,不愿意全部撤出,那施密特和风投的关系,依然和上市之前有很大不同,因为不管佩奇他们乐不乐意,一定得给施密特期权,一般会在5%左右,施密特那时主要的身份,是谷歌的股东和高管。

    留下满腹心思的施密特,冯一平去找佩奇。

    和他预料的一样,他依然又回归了不修边幅的日常,直到冯一平在他桌子上敲了一下,他才抬头问了一句,“嗨!”

    都还没有之前热情,也可以说,没有之前那么见外。

    “保存一下,我们去吃饭吧,”

    “你先去,我把这些做好再说,”隔了一会,低头忙活的佩奇才说。

    冯一平不得不挡住他的键盘,“走吧,难道你就不关心我这些天都了什么?”

    …………

    一段日子没来,谷歌的餐厅变化很大,最显著的是,不修边幅的人的比例大幅上升。

    看了这大多数,再看靠窗的梅耶尔,时尚、干净、漂亮,真有一种飘逸出尘,遗世独立之感。

    菜也有变化,赫然已经有了水煮鱼,佩奇自然点了一份。

    连布林也很有兴趣的样子,不知道他们这是真喜欢呢,还是当作一种挑战。

    “你不用炫耀,我们都关注了你兼并硬币之星之后的措施和成就,”佩奇有些呲牙咧嘴的说。

    水煮鱼依然接近正宗,除了酸菜和厨师的刀工有提高的空间,其它的,还算原汁原味,因此,依然很辣。

    “这怎么能算是炫耀?这是和你们一起分享我的喜悦,也请你们期待精彩的后续,”

    其实大家都明白,冯一平这么说,是为了拉他们来好好吃顿饭。

    “后续还有什么精彩?”

    “呵呵,几天后就会有另一项新举措,”

    冯一平还没显摆什么新举措,旁边有人不见外的拿着餐盘加入进来,施密特。

    “嗨,”“嗨,”几个人热情打着招呼,只是施密特一加入,冯一平明显感到,桌上的气氛,明显没有刚才那么亲切轻松。

    “呵呵,好几天没看到你们两位在用餐时间来餐厅吃饭,”施密特笑,“冯,你应该常来,只有你才能把他们俩从办公桌前拉开,”

    施密特知趣的没有问他们之前聊得那么高兴的话题是什么。

    “再坚持一段时间就好,”佩奇有些干巴巴的说。

    “冯,你最近的一系列动作,非常精彩,只是,我觉得你还有,很欠缺的地方,当然,这一点,我们谷歌也一样,同样做得很不到位,急需改进,”

    施密特一改之前说话的风格,上来就是这样有一定火药味,也不太客气的话。

    别说佩奇他们,连冯一平听了都一愣。(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