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啊,你以后也要花很多时间要准备各种宴会,”晚饭的时候,冯一平说。

    “像电视里那样,像我们有些邻居一样,为什么?你不是一直看不惯那些事吗?”

    “施密特说了,我也问了会计师和律师,他们都说,以我们现在的条件,是该高调的做些慈善,”

    “我才不呢,假的要命,”黄静萍摇头,“你看看她们一些慈善项目的主题,从非洲的大象,到太平洋的鲨鱼,再到南极的企鹅……,总之就没什么正事,花这功夫花这钱,还不如在老家都修几座桥,多给学校买一些文具,”

    他们的出身,决定了他们都很实在,对美国的一些慈善话题,实在提不起兴趣。

    “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没办法,美国就兴这一套,不这样做,这里的人就会对我们有意见,搞不好这两天报纸上就能看到我的负面新闻,”

    “凭什么?我们在美国投资这么多,创造了这么多就业机会,”

    “这边国情如此吧,而且,看样子我们以后也得成立一个基金会,成立了基金会之后,你会发现,好处其实也蛮多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下午得出了那样的结论,比尔盖茨他们,并不真的是高尚到地球都容不下的原因。

    他们是向全世界声明,捐出了全部身家,用来做慈善。

    但请注意,他们把自己的全部财富捐献给慈善事业,并不就等同于这笔财富从此赠予他人,从此不再属于自己。

    大多数是通过把自己的财产放入一个带有慈善性质的基金会,比如知名的盖茨和梅琳达基金会,于是,他财富看上去在法律上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是属于基金会的。

    其实,“裸捐”后的财产,依然受到他们的控制与支配,只不过具体操作方式,是通过对基金或公司的控股投票来执行。

    这一点,美国的民众和主流媒体其实也都是知道的,不然,裸捐之后的盖茨和巴菲特,哪能年年都在世界首富榜的前三位晃悠?

    后来的小扎同学在这方面总是更直接一些,他干脆成立了一家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来管理的自己“捐”出去的财产。

    不说一向耿直,摆明了就说我非常在乎钱的小扎同学,比尔·盖茨·梅琳达基金会,实际上就是一个以“慈善”为目的,但通过“类投资行为”,维持长期运营的非盈利性私有基金。

    这里有几个需要注意的关键词:慈善、投资行为和私有基金,同属这种性质的知名基金会还包括美国知名的洛克菲勒基金等。

    首先,因为挂了慈善的名头,所以强制性的,至少每年要捐出相当于基金会资产的5%。

    其次,这个挂着慈善旗号的基金会,是可以投资的,比如盖茨基金会,就投资了众多石油公司、可口可乐、麦当劳等——话说,这看起来和他宣扬的绿色、环保、健康完全是处在对立面的。

    最重要的属性,就是私有基金,他们满世界嚷着捐出去的钱,归根结底,其实还是私有的。

    那这些聪明人为什么要费力巴拉的成立这样的基金,而我们国内的那些看上去脑袋没他们灵光的富豪们,偏偏就不费这个事呢?

    说来说去,还是为保全自己的财富着想。

    美国富豪在保全自己财产这事上,有两大难关要过,一道是资本得利税,一道是遗产税。

    所谓资本得利税,就是靠占有资本获得的收益,比如卖房子,买股票的收入。

    美国的资本得利税,短期的跟个税没有区别。

    之前就说过,美国的税法太复杂,要是能弄明白这事,自己就可以开会计师事务所执业。

    就冯一平目所在的加州,简单点说,只要你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以上,联邦税加上州税,大概讲吧,有一半的收入要上交给国家。

    也就是短期的资本得利税,也接近一半。

    这真比后来国内网友热议的“把牛头上交给国家”更狠。

    长期资本性收入,一般是短期的一半,也就是至少超过20%。

    但是,美国的税也经常在调,小布什上台至今,经过了几轮的减税,今年长期投资的资本得利税,在15%左右,短期的得利税,同样大幅下降。

    至于像他们这样的私有的慈善基金会呢?虽然按美国法律规定,并不完全享受公共慈善基金的免税福利,其投资回报依然要缴税,多少呢?至少要缴纳2%的税款。

    2%,这远比美国的资本得利税低得多。

    至于遗产税,那也是让美国的有钱阶层痛恨不已的一项税种。

    在很长一段时间,美国遗产税的起征点都很低,比如,4到6万美元起征,但是税率一度高达77%!

    这应该是美国版的死不起。

    当然,从70年代后期起,美国的遗产税,起征额在提高,税率在下降,小布什上台到现在,起征额提高到100万美元以上,税率为50%。

    成立一个带有私人性质的慈善基金会,同样规避了这样的问题。

    所以说,美国的这些家伙裸捐,也不排除当钱对他们真的只是一个数字(并不是不在乎)的时候,真想拿点钱出来做些善事,但同时,附带的结果,就是避税。

    至于究竟哪样是主,哪样是次,这个问题,好像并不重要。

    当然,美国政府并不傻,他们对富豪这样做的目的,心知肚明,但他们是提倡的,因为只有这样,那些富豪才会套现——不套现就没税可征,套现以后才会投资,而投资,又会带来税收……。

    冯一平也算是明白,为什么他们的倡议,在国内得不到响应,因为国内的富豪,完全不用担心这事。

    我们的资产得利税,只是象征性的,甚至还没有个税高。

    只听说有人炒股、炒房,成了亿万富翁,没听说谁炒股、炒房,交了过亿的税。

    那些一套房子赚了上千万,那些在股市赚了过亿的人交的税,不比苦哈哈的白领一年交的个税多多少。

    同样,国内有遗产税这个税种吗?要是国内的遗产税也高达50%,那国内做类似慈善的富豪,绝对比美国还要多。

    所以说,一定程度上,这些美国的富豪也是命苦,真要比国内的富人多操好多心。

    所以后来报纸上说,有些人费尽心思移民到美国后,后悔了——这看来真是真的。

    而且,美国在慈善方面的一些法律,引导这些富豪们,把资金投入到需要大量投入的生命科学研究、医药疾病研究以及环境保护研究等“慈善”领域。

    这也迎合了富豪们的愿望,我国古代的皇帝求长生,现在的富豪求长寿,这都是可以理解的事。

    只不过因为政府的有效引导,和文化基因的缘故,美国的富豪们,舍得在医疗健康领域投入巨资,如何长命百岁,如何杜绝传染病,如何攻克癌症……。

    这些领域,一旦有所突破,那回报,也是巨大的。

    应该说,这些富豪打着慈善的旗号,确实研究出了不少前沿科技,这又进一步带动了美国高科技的发展。

    而我们国内的富豪,也想健健康康的长命百岁,把好日子一直延续下去,但是,他们的方向不一样,他们在故纸堆里找,在传统文化里找,其结果就是江湖时有高人出,“道长”“大师”啥的,各领风骚那么一两年,或者三五年。

    所以,不得不说,美国政府在一些方面,确实走在我们前面。

    所以,也不得不说,我们国内的富豪,比美国的富豪,幸福指数真的要高太多。

    “这么多弯弯绕?那还是国内好,”黄静萍也听得头都有点晕。

    “你现在已经是美国人,所以,这样的事要习惯,哪怕觉得假,这样的事也必须要做。”

    “是啊,我是美国人了,”黄静萍有点小懊恼,“不过,这些事有什么难的,做就做,”(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