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就是麦当劳总部园区,”来过几次的布坎南介绍道。

    “不错,”冯一平点点头。

    是真不错,眼前橡树溪镇麦当劳总部园区,从外面看,真不像是一个企业的总部,更像是一个占地面积不小的公园,不但风景优美,那些小桥流水,颇有几分东方情调。

    车驶入一条林间小道,路两边绿茵森森,这不是行道树,这就是森林。

    森林的组成部分,那些树,它们的年岁,看上去至少比冯一平要高。

    “老牌公司的底蕴,确实不容小觑,”冯一平说。

    “是,毕竟是世界最知名的连锁快餐公司,美国文化曾经的代言人,”布坎南说,“在我们小的时候,麦当劳和肯德基,以及其它的连锁汉堡店,还是经常会举行家庭聚餐的地方,默巴克,你小时候也这样吗?”

    默巴克这一路都无暇观看外面的景色,也没有参与他们的谈话,还在忙着看资料。

    冯一平的这个新计划,是又一个能让到硬币之星得到极大发展,也是一个真正意义上让硬币之星拓展经营范围的计划,他非常看重。

    “是,小时候,当然爱吃麦当劳的巨无霸,不想吃家里的三明治,薯条也比家里的美味,”

    “可是你看看现在的麦当劳,”两个人有些唏嘘,“在国内,想像我们小时候一样受欢迎,那是不可能的,”

    他们唏嘘的,不止是麦当劳,而是麦当劳曾经代表的东西,它可一度是美国文化和美国的象征。

    麦当劳和肯德基是垃圾快餐的说法,本来也是从美国兴起的,物质生活极大富裕的美国中产阶级,是最先抵制和唾弃这种快餐以及这种快餐代表的生活方式的主力军,虽然有不少人依然会去吃,但那不是吃东西,更像是找小时候的一些感觉。

    “好在国外不少地方,麦当劳餐厅,依然算是一个有档次的场所,”布坎南说“到了,那就是他们的办公楼,”

    可不是吗,至少在这会的国内,麦当劳、肯德基的餐厅,还是有些光环的,不少青年男女会经常约在那里,吃完之后再顺道去看场电影。

    估计麦当劳和肯德基,还真是不少人的定情之地。

    车在麦当劳的办公楼前停下,一位黑发中年人笑着拉开车门,“欢迎你冯先生,我是查理·贝尔,”

    “你好!”

    “你好查理,”布坎南和他显然不是第一次见,“冯,查理是麦当劳首席运营官,”

    坎塔卢波派他的首席运营官来接待自己?难道他猜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不过,以坎塔卢波的阅历,联系自己最近的一些列举动,还有布坎南近期突然加强的联系,能猜到好像也很正常。

    如果猜到了自己的来意,又派首席运营官里接待自己……,冯一平对自己此行更有信心。

    只是,希望他们不会因此提高要求就好。

    “冯,吉姆让我替他向你致歉,他现在正在接一个重要电话,不能亲自下楼迎接你,”查理带着冯一平他们朝电梯那走,还主动跟冯一平解释。

    “谢谢你查理,其实你都不用下来,我们自己上去就好,”不管这话是真是假,查理这么客气的态度,又印证了冯一平的猜测。

    再说,姑且不论身份,让坎塔卢波这样已是古稀之年的人来迎接自己,冯一平也有点担当不起。

    “你一定是冯,”刚步出电梯,一个头发灰白的老人笑着走过来。

    “吉姆,这就是NEXTDOOR的董事长,来自中国的冯先生,”查理居中介绍,“冯,这是我们的总裁,吉姆·坎塔卢波,”

    “你好,坎塔卢波先生,”别人热情,冯一平也礼让,用双手跟他握手。

    “欢迎你,快请进,自从和布坎南交流过之后,我是一直想着能早点见到你,是吧布坎南,”

    这是一个看起来脾气挺好的老人,精神不错,只是冯一平总觉得他有些精力透支的样子。

    也是,一般而言,临危受命的活,都不好干,而他接手后,已经干得不错,成效显著,辛苦那是一定的。

    “我很荣幸,请,”

    坎塔卢波很打量了冯一平几眼,“你知道吗,我和中国很有缘分,麦当劳在中国的业务,就是我去开始的,”一坐下来,坎塔卢波就说。

    那还真是有缘分。

    “我见过不少优秀的中国年轻人,但是,他们都比不上你,”

    老人家就是老人家,不管是世界500强的当家人,还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当家人,总是喜欢夸人。

    按美国的习惯呢,别人夸奖自己,只要说谢谢就好,但是冯一平还真不习惯那样,“您过奖了!”

    “我这是并不是夸奖,”坎塔卢波笑着说,“我也看过你的那本书,上次你托布坎南转告的两个问题,也是我们很看重和想解决的问题,应该说,你没有涉足快餐这一行,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非常不容易,”

    “说起来,这个行业我也有涉及,”当初其实还有借鉴你们的一些经验的说。

    “哦?”

    “我在国内,有一家连锁面馆,直营的加上加盟的,分店数也已经接近1000家,”

    “原来如此,你既然能有这样的认识,想必你一定经营得很成功,”

    “从一定意义上说,是的,”就冲面馆带动了老家那么多人富起来,这肯定就是成功的。

    “我们也关注了你最近的着一些列运作,总之,非常精彩!”

    “谢谢,和您这大半年的工作所取得的成就相比,我的这点小把戏,真算不了什么,”

    “不一样,不一样,从本质上讲,你的运作,比我们高明,”坎塔卢波看着冯一平,眼里一副很了然的样子。

    冯一平就待引入正题,坎塔卢波又开始道谢,他拿出上次布坎南带来的那款最好的计步器,“谢谢你带给我的礼物,”

    “不客气,我们希望你能更健康,”

    “对,健康,冯,你觉得麦当劳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他突然问。

    “来的路上,布坎南和默巴克回忆起他们小时候的情形,和现在一对比,人们的饮食观念和习惯,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变,我们觉得,麦当劳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能不能适应和顺应这种转变的问题,”

    “说到底,还是健康的问题,人们现在比以往更注重身体的健康,因此也更注重健康饮食,”

    麦当劳是不健康食品的这种美国人民都知道的看法,当然不好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

    “你说得对,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曾经引流了潮流的麦当劳,现在已经成为了不健康饮食的代表,这是我们急需解决的根本问题,同时也要扭转在公众心目中的这种形象,”

    只是这事看上去不太容易。

    因为吃了太多自己店里的食品,坎塔卢波自己都开始减肥,好莱坞那些注重身材的明星不说,就连政界的人士,比如卸任总统克林顿,就被医生告诫,绝不能吃类似麦当劳和肯德基的这些高热量的快餐,如汉堡、薯条等。

    这样的综合作用,对老百姓观念的影响,是巨大的,想扭转,真不是那么容易。

    “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目前所取得的成绩,依然没有坚实的基础支撑,将来肯定会面临更大的,更难解决的危机,”

    这话自然是不错,而且从麦当劳日后在国内的表现看,扭转自己被打上垃圾快餐标记的努力,几乎没起什么作用。

    只是,跟我们说这些干什么?难不成,也听到了风声,自己提一个意见,对自己接来下将要讨论的那件事,他们就多一份诚意?

    “所以冯,我首先有笔生意要跟你谈,”坎塔卢波摇了摇手里也是冯一平送给他的计步器说。

    “生意?”

    “对,据说你跟贝佐斯谈判的时候,一个条件一个点,我跟你要谈的这桩生意,量也很大,所以,要不我给你提一条意见,你给我让一个点?”

    很大的一笔生意,而且听起来不是自己要跟他谈的那笔生意,这究竟是什么?冯一平有点懵,“你说的是?”(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