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会同意吗?”因为这事太重要,默巴克有些患得患失。

    “老默,”冯一平拍了拍他的肩膀,“要相信我们的优势,那是无法阻挡的;也要相信麦当劳那群人的智商,综合起来肯定是超群的,”

    “我看没问题,”布坎南说,“你想想,他们已经猜出了我们的来意,却依然这么热情,而且一开始,就等于给我们送了一份大礼,”

    上百万只电子计步器的订单,那可不是一份大礼吗?

    “就从他们的这些态度上看,我们这次的合作提议,应该不存在任何问题,你说是不是默巴克?”

    好像真是这样。

    “冯,你认为呢?”默巴克问。

    冯一平相信,在默巴克创业之初,他肯定不像现在这样患得患失又没信心。

    当初肯定也是意气风发锐意进取,但是,当硬币之星发展到了一定规模以后,他可能主要就是求稳,甚至是太小心谨慎。

    这也是很多创业者的通病,刚开始的时候,赤着脚,所以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能豁出去,后来,脚上的鞋越来越好,路却越走越少,有些路甚至不敢走。

    这就是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吧。

    “问题倒不是没有,”冯一平故意说,果然,他能感觉到默巴克一下子紧张起来,“我认为,主要的问题,可能集中在这项业务,他们愿意让出来多少比例上,”

    “这是个问题,”默巴克也说。

    这其实也不是问题,从麦当劳的态度看,冯一平有个大概的判断,他们至少会出让4成以上的股份,问题是64开,还是55开。

    冯一平提出自己控股,是试探,也是希望,当然,自己的占股比例超过麦当劳,这事有一定难度。

    “看来虽然看起来已经扭转了去年的颓势,但坎塔卢波面临的压力依然不小,”布坎南说。

    “他们以后的压力会越来越大,”冯一平说,也用不了多长时间,现在很多喜欢麦当劳的发展中国家的民众,也会排斥麦当劳提供的快餐,和它们所代表的快餐文化。

    “冯,有个问题我始终想不明白,”布坎南说,“你为什么对芝加哥的这位黑人州参议员这么看重?”

    作为公司在美国的高层,布坎南非常清楚冯一平为了支持小奥黑,投入了多少资源。

    “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冯一平反问。

    布坎南略一沉吟,“手段,还有些稚嫩,但乐观自信,口才出色,有感染力,而且,学习能力优秀,”

    “那你觉得他作为一个政客,合格吗?有前途吗?”

    “进步是很快,但作为一个少数族裔,他的前途,我不好判断,如你所知,现在联邦参议院,还没有一名黑人参议员,”

    “这说不定就是很大的机会呢?”冯一平笑,“我就是觉得,他这个人和那些职业政客比,非常‘新’,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只要他能在竞选中把这项特质表现出来,我认为,他能得到很多人的支持和喜欢,”

    更关键的是,有些人真的就好像是自带主角光环一样,运气非常好,经过2000年近乎耻辱的败选之后,小奥黑同志从此可以说是鸿运当头。

    比如这一次伊利诺伊州联邦参议员竞选,他现在简直就已经像是开了挂一样。

    国内的领导,冯一平始终秉持的理念就是,绝不主动攀附,也绝不会把自己的公司,跟哪位领导牢牢的拴在一起,因为他知道,那样绝对没有好下场。

    但是偶然在芝加哥遇到尚处在微末之中的小奥黑,那冯一平觉得,这样的关系,还是值得投入和维护。

    相对来说,美国的政界和商界,钱权交易的情况,比国内要少,而且难度也更大。

    国内的官员,涉及经济问题的多,美国在这方面确实要少,当然,这并不是说美国的这些政客思想有多高尚,主要是受客观条件的限制,比如舆论的制约——那些无孔不入的记者,可是什么都敢朝外捅。

    另外的原因是,美国货币的电子化,已经实施了好多年,在这个你带着一万美元的现金,就很有贩%毒嫌疑的国家,很难出现那种提着满箱子现金去行贿的情况。

    至于通过银行转帐,拜托,就是监管和整个社会的财务体系,并不太完善的国内,都不会蠢到用这样的方式,何况是在美国?

    银行的每一笔交易,都清晰可查,就是接收方有瑞银受保护的账户,但是转出方依然有很多条款需要克服……。

    这就是制度和体系的作用,让行贿受贿都非常困难。

    因此冯一平不担心未来会被卷入类似的刑事案件中。

    再说,美国的总统,权利还是很大的,自然能创造很多便利,比如马斯克提到过的,对特斯拉这样新能源行业公司的财政补贴和无息贷款,他当然能够决定。

    既然有这样能占美国政府便宜的机会,为什么不去努力一把呢?

    “总之我觉得,既然你始终还有会政界发展的计划,那跟这样有潜力的人多接触,总是好事,”

    “谢谢你的安排,”布坎南说,“我们现在关系还不错,”

    至少他和小奥黑的团队,在NEXTDOOR的宣传上,配合得很好。

    冯一平想,等到参议员小奥黑同志竞选总统时,一定要推荐布坎南进入他的核心团队,那搞不好他将来就能做个白宫幕僚长,或者一部部长什么的。

    不是说美国的很多财团,政界都有自己的代言人吗?冯一平同样希望自己也能如此。

    …………

    “冯先生,有任何需要,请随时通知我,”把他们送到酒店楼下,NAVTEQ总裁柯林斯派来的司机,恭谨的跟公司的大股东道别。

    “谢谢你!”

    冯一平看了看表,看了看身后的酒店大楼,对另外两位说,“时间还早,要不我们出去转转?”

    “好哇,”布坎南马上表示赞同,“我熟悉的这里的几家酒吧,”

    冯一平有点小失望,他真心想说,自己非常期待去见识美国的钢管舞艺术。

    不过,除了自己强力请求,想来这两个家伙不会跟自己一起去那样的地方,更不会带自己去那样的地方。

    …………

    风城芝加哥的夜晚,一直以来都是属于蓝调(BLUES)的。

    如今在很多地方,BLUES被披上华丽或高雅的外衣,但在其发扬光大的芝加哥,情形绝对相反,这种早年密西西比黑奴摘棉花时吆喝的劳动号子,在这里依然是那样平凡,处处可见。

    带着冯一平和默巴克穿过带着水汽和蓝调音乐的晚风,布坎南熟门熟路的走到一家酒吧,GreenMill,“这里你们可能不熟悉,但一定听说过,或者看到过电影,”他卖着关子。

    “阿尔·卡彭?”默巴克说。

    “呵呵,对,当时他就是这家酒吧的后台老板,他当初为了贩卖私酒,在密歇根湖下挖的那条海底通道,尽头就在这家酒吧的地下室,”

    这家酒吧生意相当火爆,不但挑人,还收入场费,看来不是第一次来的布坎南带着他们挤到吧台,“冯,别只喝啤酒,到了芝加哥,一定要尝尝这里的鸡尾酒,”

    “三杯马丁尼,”他打了一个响指。

    马丁尼这玩意,各处的口味都不同,也许这家酒吧历史上有黑帮的背景,所以他们调出来的特别辛辣、锐利。

    不过,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各种酒在温润的玻璃杯中折射出幽幽的光,再在低沉的蓝调中,呼吸着弥漫着各种酒气的空气,顿时就有一种微醺的感觉。

    布坎南和默巴克,没有陪冯一平多长时间,就分别找到了搭讪对象,就留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吧台前。

    跟人主动搭讪,他不太愿意,但是,等着人跟他主动搭讪,这事也挺难,酒吧里的那些女孩子,都是正宗的西方人,东西方的审美观念区别很大,冯一平要想引人注意,估计得脱下衬衫,只穿着背心,露出自己的8块腹肌来。

    好吧,来酒吧的本意,本来也不是为了艳遇。

    但是,看着那两个家伙各拉着一个身材不俗的女人谈笑风生,他没来由的觉得,这杯马丁尼好像更苦了一些。

    “一杯情人马丁尼,”身边挤过来一个长发的女孩子,冯一平听那声音,似曾相识,那香味,好像也挺熟悉,刚好那个女孩子也转过头来,一脸的惊喜和不相信,“冯?”

    “艾米莉亚?”这么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