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巧!”两人几乎是同时说。

    可不是吗?

    虽然并购硬币之星的时候,聘请了芝加哥的两家律师事务所,但除了那些高层,跟冯一平打交道多的,也就艾米莉亚和尼尔森陈这两个华裔。

    芝加哥这么大,冯一平说出来放松一下,偏偏就遇上了艾米莉亚。

    “工作?”

    冯一平点点头,“放松?”

    艾米莉亚点点头,把长发向而后一拂,露出光洁的脖颈来。

    其实还不止,完全西化的她,来这样的地方之前,自然是换了衣服画过妆的,带亮片的亮蓝色晚装,好身材呼之欲出。

    红唇妖艳,项链耀眼,链坠就在那沟壑的上方,又稍朝冯一平这边弯着腰,一扫之下,其实已经不是呼之欲出,而是近乎清晰可见——这样的衣服,这样的场合,自然是不穿bra的。

    和上班时的状态不同,现在的她,意态飞扬,媚意十足,轻啜一口粉红色的鸡尾酒,舌尖有意无意的轻轻在上唇上一舔,那火力!

    冯一平只得避其锋芒,把注意力放在自己又无端觉得醇柔了几分的马丁尼上,“下班后经常来这些地方?”

    要是在国内这样的场合,被问到的女孩子,多半会说,“哪有?真不是,很少来,平常都宅在家里,”或者是,“被同事强拉来的,”

    艾米莉亚一点都不迟疑,也毫不掩饰的说,“是,不过平常都是在林肯公园那边的酒吧里,今天是一个朋友心血来潮要来这边,”

    她晚上出来,多半是跟朋友,跟同事一起的可能性很小。

    没有任何诋毁的意思,但是一个外观出众,能力的不错的女孩子,很难跟周围的其它女同事关系融洽。

    她回头看了看,“她在那,”那边角落里,一个穿着红裙的女孩子,正跟一位胸口隐隐露出刺青痕迹的男士聊得不错,看上去比较对眼,如无意外,今天晚上,那两个可能是刚第一次见面的人,极有可能一起回其中一个人的家里。

    “要介绍吗?她在希尔斯工作,”

    冯一平摇头,“尼尔森呢,没跟你一起来?”他可是记得很清楚,上次在硅谷吃饭的路上,他乱点鸳鸯谱来着。

    艾米莉亚狠狠的剜了冯一平一眼,不满的轻哼了一声,“从来没有联系过,”

    好吧,以美国的风气,又以他们俩都在全美知名的律所供职的条件看,暖床的搭子自然是不缺的,要是彼此看不上眼,上次共事之后,老死不相往来,那也正常。

    “律师的工作,刺激吗?”稍稍有点小愧疚的冯一平没话找话。

    小愧疚,是因为,毕竟不管怎么说,上次他是把艾米莉亚这“祸水”,东引给了来自东北的哥们尼尔森陈。

    “刺激?你是律师题材的电视剧看多了吧,那是诉讼律师,我们是公司律师,哪来的刺激?只有紧张,每天一上班,就是设计各种方案,工作性质,可能跟你差不多,”

    “这么说来,你们的将来的发展方向,比诉讼律师更宽广,”冯一平继续没话找话,酒吧这样的场合,他两辈子都来得不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原来一个人出差的时候,不是没有存着一些心思,想去酒吧碰碰,但你懂的,国内酒吧里的各种滥竽充数的太多,没有什么经验的,还想去猎艳,结果往往是变成别人的猎物。

    “如果没有其它的机会,”艾米莉亚看了冯一平一眼,“应该就在这一行发展,希望将来能成为合伙人,”

    酒吧就是酒吧,环境总是有些嘈杂,他们俩现在说话,有些接近耳语。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温热的呼吸,暗香款款,转头时,艾米莉亚的发丝经常会轻轻的从冯一平脸上拂过,让他感觉有些痒痒的。

    好像痒痒的还不止是脸上。

    异国异乡,暧昧的场合,碰到一位暧昧的美女,心里自然而然的有些情绪在滋长。

    他喝了一大口酒,想让酒里的苦味压制一下那些胡乱滋长的情绪,但作用恰好相反,不但没有压制,反而滋长得更快了些,而且,那微醺的感觉,好像也正在变成实质。

    他第一反应自然是梁园虽好,却非久留之地,回头找了找,布坎南不止什么时候,和默巴克聚在一张桌上,身边自然有两位女孩子,虽然看上去处得不错,但彼此间都还保持着距离,看样子,他们也在采取守势。

    感觉到冯一平的目光,布坎南朝冯一平举了举酒杯,笑着示意。

    艾米莉亚顺着冯一平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布坎南和默巴克,那俩不认识她,她可知道那两,“看来你在芝加哥有大动作?”

    “嗯,过几天应该就有消息,”

    还没等冯一平说出下一句话,艾米莉亚先开口,“出去走走?”

    走走?

    “有你在这,他们俩自然放不开,”艾米莉亚说。

    这个,冯一平还是相信默巴克和布坎南这样事业有成,身家丰厚,家庭和睦的人的操守。

    布坎南,久在政治圈混,行事应该稳健,懂得克制。

    默巴克,成为亿万富翁好些年,不张扬,应该轻易也不会随便乱来。

    可是回头一想,男人在某些方面的操守,特别是成功男人的操守,尤其是美国成功男人的操守,可能也就比没压根操守的法国男人好上那么一点,是有可能有,但也近似于无的东西吧!

    “好吧,那就走走,”总之,冯一平答应了下来。

    他朝那两打了个招呼,这下,连默巴克都奉送了一个你很棒的眼神,果然,男人啊!

    芝加哥中心区的夜晚,还是比较热闹,他们这左近,有好几家酒吧,隔着玻璃,就能看到里面影影绰绰的红男绿女,让外面的人看了,就会有些躁动,心生向往。

    “去哪?”冯一平问。

    “你想去哪?”艾米莉亚笑着问,却直接带着他朝前面走,显然已经有主意。

    这个时候去哪?冯一平还真没有太合适的地方,总之,像艾米莉亚这样的穿着,这种时段带着她在外面大街上闲逛,显然不太妥当。

    “你要什么口味的?”

    艾米莉亚的终点是一个冰激凌店,玻璃柜台里,是色泽鲜艳,琳琅满目的各种冰激凌。

    好像老外和一些女孩子特别喜欢这玩意,冯一平对这东西,依然不太热衷,看了一下,“浓咖啡的,”

    “那我要香草的,”

    “等一下,”冯一平走到门口,“欧文,你要哪一种?”

    “谢谢老板,巧克力的,”他居然都走下车来。

    老外爱吃甜,果然名不虚传。

    “哦,有车跟着,刚好,那我们不用打车,”

    “去约翰·汉考克中心,”艾米莉亚舔着冰激凌对欧文说。

    这场面,冯一平自觉的移开了目光,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咖啡冰激凌上,头有点晕,得吃点提神的东西,他同时又吐槽这玩意的价格,平均一个5美元,放在国内,我可以买一盒了好不好。

    “那是什么地方?”冯一平问,听名字有点像博物馆,但这个时候去博物馆?商务中心?

    “呵呵,原来你也不是什么都知道,”艾米莉亚笑,“那是芝加哥最高的建筑之一,有办公楼,公寓,以及配套的餐厅、俱乐部,还有全美最高的室内游泳池和一个滑冰场,简单点说,那就是一个高100层的竖向城中城,”

    “哦,”里面没有配套酒店就好。

    “我们去96楼的酒吧,那里视野好,而且相对安静,”

    “艾米莉亚,我不太会喝酒,现在已经有些晕,”

    “以后,别在不熟悉的人面前说这句话,”她看着冯一平说。

    这是几个意思?而且,冯一平怎么觉得,她听到这话以后,好像有些振奋呢?

    …………

    城市里的高楼大厦,其实真没什么新奇,不管外表怎么样,内里都一样,这座高300多米,顶上有电视发射塔,看起来有些像梯子的楔形大厦,可能最有特色的,就是它的名字,约翰·汉考克。

    这是美国的革命家和政治家,因为他在独立宣言上第一个签字,所以在英语里,“约翰·汉考克”成为亲笔签名的代名词。

    就像布坎南熟悉GreenMill,艾米莉亚看起来也很熟悉这,“这是现在美国第四高的大厦,也是芝加哥最靠近密歇根湖最高的大厦,因此视野最好,”

    “你知道吗,这里原计划要建两栋楼,一栋45层的公寓楼和一栋70层的办公楼,但那样一来,剩余的场地太小,而且影响私密性和采光,最后,设计者把两栋楼合成一栋楼,”

    艾米莉亚慵懒又诱惑的靠在电梯厢里,像导游一样跟冯一平作介绍。

    偌大的轿厢里,就只有他们两人,而且两人看起来心思都不在说话上,空气里,都有一种未知元素在迅速发酵,冯一平不自觉的,就想起一些以前看过的日本的关于电梯里的电影来,嗯,不能想。

    所以依然不看她,看着不断增加的楼层数字,“很快,”

    “对,很快,这就到了,”

    真挺快,到96楼,才不到一分钟时间。

    出电梯的时候,艾米莉亚自然而然的挽着冯一平的手,“平常我都是来这里,”

    她看来真是这里的常客,吧台后面调鸡尾酒的帅哥、男女招待都笑着跟她打招呼。

    “两杯血腥玛丽,”艾米莉亚说了一句,带着冯一平径直走向窗边的一张小桌。

    听了这名字,冯一平并没有反对,看来自己是感觉太良好想太多,她并没有要把自己灌醉再怎么怎么的意思。

    血腥玛丽,听起来虽然很厉害的样子,其实只是比较刺激神经而已,算不上烈酒。

    因为里面加有鲜红色的番茄汁,所以才有了一个这么狠的名字。

    “真不错,”坐在松软的座椅上,冯一平叹了一句。

    这里视野开阔,一边,是夜色下静谧的密歇根湖,一边,城市高楼大厦里的灯火和街灯、车灯,连成一道光网,蔓延向远方。

    “你知道在这一层,观景角度最佳的地方是哪里吗?”艾米莉亚整个上身压在小桌上,眨着眼睛问。

    “是哪儿?”冯一平这会真有点替那压得变形的部位心痛,这算是暴殄天物吧,它们真值得小心呵护,温柔对待的。

    艾米莉亚朝冯一平勾勾手,应该是抗拒的,但冯一平就是不由自主的俯身过去,当然,他的视线,绝对聚焦在艾米莉亚的脸上。

    “女厕所,”艾米莉亚戏谑的吐出一个词,“要不要去看看?”

    看着对面面带挑逗的看着自己,触手可及的美女,冯一平喉结蠕动了一下,已经不由自主的去想那旖旎无比的画面,“我不想被人以为是变态,”

    “就知道你没那个胆子,”

    “有那个胆子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吧,”冯一平尽量看着窗外的夜景说。

    “嘿,”艾米莉亚在桌下轻轻踢了他一脚,“要不要去我家里坐坐?”

    “我明天还有会谈,需要早点休息,不过没关系,我让欧文送你回家,”

    说实话,这会冯一平从心底还真有些羡慕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和观念,酒吧里看上眼了,就回家滚一宿,天亮之后就各奔西东啊。

    “切,还真把自己当唐僧了,”艾米莉亚含着吸管一甩头,顿时,波涛那个汹涌,冯一平感觉喉咙又有些干。

    “哟,你还看过我们的四大名著,不错,不错,女檀越,难道你信佛?”

    “檀越是什么?”艾米莉亚一脸不解,“其实,去我家里绝对顺路,她笑眯眯的朝下指了指,“就在75楼,”

    “要去吗?”她的手在酒杯杯口上摩挲着,却一改之前大胆豪放的作风,低着头问出一句话。

    冯一平顿时惊觉失算,同意来这的时候,就入了她的套,是的,这大厦里没酒店,但她家就在这!

    见冯一平没有回答,她又抬起头来,目光炙热,能把百炼钢化作绕指柔。(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