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酒吧的时候,冯一平很清楚的看到,调酒的小哥和送酒的小妹,就像之前的默巴克一样,都对艾米莉亚做出了“你很棒”的示意。

    对于自己在他们眼中,可能被标上“猎物”的标签,冯一平有些无语的同时,还是忍不住有些轻贱的自得,原来他们也认为,哥是一个很不错的ONS对象。

    这还是在没有看到自己衬衫下面8块腹肌的情况下,不错!为你们点赞。

    在这个浮躁而表面的社会,至少你们是用心去看人,而不是只用眼睛看外表。

    有意思的是,艾米莉亚此时竟然有些,羞赧?

    “你别介意,我是这里的常客,所以他们平时都比较随便,”

    “不介意,”冯一平本来想问一下,她从这个酒吧里,带了多少人回家,但是这么一问,不是显得自己很out?于是话到嘴边又改了,“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现在我还不太喜欢郊区,在市中心,工作、休闲,都很方便,我想,我可能得成家,有孩子以后,才会考虑搬到郊区,”

    这座大厦电梯太多,一共有50部,这会空荡荡的轿厢里,又只有他们两个人,这一次,连艾米莉亚也规规矩矩的站着,和冯一平一起,看着电梯一层层的往下,数字从96依次递减,也就十多二十秒的功夫,“叮”一身轻响,75楼,已经到了。

    “这边,”艾米莉亚好像有些不自然的快步走在前面,事到临头,她好像有些紧张。

    “喔,很不错,”这是一套视野很好,纯美式风格的豪华大宅,单卧室就有四个,也就比冯一平在自家酒店顶楼的那两套房子要小一些。

    “你知道的,我妈她们那一辈的人,住惯了小房子,所以到美国以后,买房子就一定要买大的,说这样同时还有投资价值,”

    进屋以后,艾米莉亚很少跟冯一平有目光接触,但还是很大方的领冯一平草草参观了一遍。

    不过,她还能听进去妈妈的意见,还算不错。

    “请随便坐,”

    客厅面湖,全是落地玻璃,周围很大的范围内,就这一栋高楼鹤立鸡群,因此视野开阔,隐私性又极强,冯一平想来,就是光赤赤的在落地窗前晃悠,也没人看得到。

    布置很女性化,有一张红色的贵妃塌,沙发的抱枕上,都是卡通人物形象,还放着好几个大大的、毛茸茸的玩偶。

    “喝的在厨房冰箱,你自便,”艾米莉亚匆匆交待了一声,就闪进了自己卧室。

    “好的,”

    晚上喝的已经够多,冯一平是真的不想再朝肚子里面灌什么东西,依然抱臂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不得不说,美国的各种自然资源,确实不错,在开发和保护的方面,至少现在做得很均衡,城市的大环境,着实比国内的一些大城市要好。

    当然,这也不太有可比性,国内人口太多,又非常密集,一些大城市,挖山填湖,也不好说是短视,确实也有现实所迫的因素在。

    猛然间,客厅里灯光一变,主灯关了,壁灯亮了起来,很暖,很暧昧,轻柔的音乐,灌满了整个房间。

    换上一件撩人睡衣的艾米莉亚,此时恢复了一贯大胆的作风,散发赤脚,提着一瓶红酒,端着两个酒杯,踏着音乐的节奏飘过来,媚眼如丝,红唇轻启,“再喝一杯?”

    好吧,冯一平以前在电视里见了很多这种套路,但现在还是第一次亲历。

    “好啊,”

    月光如水,撒在临窗的两个人身上,“很美?”她问。

    “很不错,”冯一平点点头,毫不掩饰的在她傲人的身材上打量了几眼,“但没有你美,”

    “嘻嘻,”艾米莉亚魅惑一笑,把酒杯放在旁边的台子上,穿着睡衣,提着空气里并不存在的裙裾,动作非常标准的邀请冯一平,“跳一曲?”

    冯一平艰难的把目光从她身上收回来,接下来的事情可以想象,一曲之后,或者是曲中,就是顺水推舟,亦或半推半就的,要么进卧室,要么就在客厅……,总之,有很多事情可做,有很多地方值得探索,绝不会辜负这如水的月光,这旖旎的灯光,这如画的美景。

    “我肚子有点饿,有吃的吗?”

    这个转折有点大,我睡衣都换了,你现在说这个?

    但是艾米莉亚应对得很好,原地蹁跹的转了一个圈,很专业的样子,之后,手从胸前抚过,到大腿才停,强调了一下自己的曲线,笑着双手一摊。

    冯一平的目光,追随着她的手,上下探寻着,“确实是难得的佳肴,但是,我真的有点饿,”

    “真的饿?”艾米莉亚一窒,跟着又展颜一笑,“要吃什么,牛排吗?”

    冯一平真的很用力才抑制住化身狼人的趋势,喝了一大口酒,“不用,意面什么的,随意就好,”

    “好吧,你稍等,”艾米莉亚的头低了下来,都快走出客厅,又回头补充了一句,“除了我的前男友,你是我第一个带回家的异性,”

    “我也是第一次在晚上,到一个并不熟悉的女孩子家里,”

    …………

    “面好啦!”艾米莉亚在厨房叫。

    冯一平循声过去,餐座上放了两盘意面,味道如何先不说,造型真不错,有点专业的范

    “谢谢,”

    “你稍等,”艾米莉亚转身朝厨房跑去,冯一平留意到,围裙下面,依然还是那性感的睡衣,他马上又想起了看过的一些日本电影,这好像是今晚第二次想起岛国的电影?

    “还有这个,”艾米莉亚带着隔热手套,从烤箱里端来一盘东西,“特意为你做的,”

    冯一平一看,啧,一盘生蚝!

    这玩意,可是有催%情圣品的称号,据说能有效提高男性某方面的能力,要不要这样咩!

    “我得声明一点,”冯一平郑重的说,“我能力很好的,你明白?”

    “我明白,”艾米莉亚一笑,目光扫了一下冯一平的某个部位,“不过,光说,好像没有什么意义,”

    冯一平又一次好容易才抑制住马上做,让她有个直观感受的冲动。

    “所以,多吃一点也好,张嘴,”艾米莉亚撬出一只,喂到冯一平嘴里。

    “味道不错,意面也很棒,”冯一平好像非常饿一样,吃得很专心,在艾米莉亚的注视下,没一会,把一盘意面吃了个精光,喝了一口酒,笑着说,“艾米莉亚,上次你对我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

    “我现在不想说这个问题,”艾米莉亚脸上的笑容,又一次消失。

    “我最近有很多并购的工作,很期望你这样优秀的专业人才的加盟,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我现在不想谈工作的事情,”

    就是知道你不想现在谈,我才现在谈的呀。

    “如果你依然还有上次的想法,我可以直接向人力资源部门推荐,我个人,非常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团队,”

    对艾米莉亚这样职场的女强人来说,跟上司或者老板关系暧昧,那是最大的忌讳,冯一平在这样的场合,坚持说这些,其实就是很委婉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门在那边,”她头也不抬的指了一下。

    “谢谢你,”冯一平轻轻的在她光洁的肩膀上轻触了一下,“谢谢你的欣赏和款待,”

    艾米莉亚抓住了他的手。

    冯一平轻轻的在她头上摸了一下,“再见,”

    …………

    站在窗前,看着已经化作一个小点的冯一平,在楼前等了几分钟,然后坐进欧文开来的车里,艾米莉亚相当沮丧,上车之前,他究竟有没有朝楼上看几眼?

    “啊!”她扑在沙发上,拿起一只小熊,狠狠的打了几下,在翻身过来的时候,又笑了,“中国男人,难道今天吓着他了?”

    “哼哼,下次……!”(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