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是有朝上看几眼的,他能强制从那样的温柔乡里出来,已经不容易,稍稍有些留恋,也正常。

    和艾米莉亚那样的美女ONS呀,自己居然拒绝了,他坐进车里的时候,真的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

    欧文不知道内情,刚才的这段时间,足够成年男女进行一些,交流活动。

    他诧异的是,原本以为要到清晨才会接到老板电话,没想到,现在这刚过十一点就结束了。

    但他没有多问一个字,他身上满是肌肉,但脑子里不是。

    这样一份有前途的工作,要求的就是谨言慎行,不该问的坚决不问。

    …………

    早上7点半,去密歇根湖边跑了一圈回来的冯一平,被默巴克堵住,“冯,今天有什么安排?”

    “你也猜得到,麦当劳今天肯定不会给我们答复,我们也不能坐着傻等,那么,跟我去NAVTEQ开会,”

    这样大项目的合作,谈判的双方,总免不了要耍耍手腕,麦当劳即使同意冯一平他们的提议,也不会马上就答复,多少得晾几天。

    那也没事,反正冯一平也是同在芝加哥的NAVTEQ的大股东,轻易不来,来了自然有不少工作好谈,也不至于在这里傻等干等,这也是他昨天直接让NAVTEQ的司机,去麦当劳总部园区接自己的原因。

    当他们步出酒店的时候,有两辆车同时开过来,都是加长凯迪拉克,一辆,自然是NAVTEQ派来的,第二辆上,下来一位蓝色套装的女士,“冯先生你好,我是麦当劳公关部的瑞贝卡,坎塔卢波先生和查理先生让我来接各位,”

    默巴克走过去,“贵公司已经有结论了吗?”

    “对不起,公司相关部门,还在进行相关的财务核算,还需要时间,今天,我非常希望能带几位领略湖区的优美风光,”

    我就知道是这样。

    “请你向坎塔卢波先生和查理先生转达我们的谢意,感谢你们的周到安排,只是非常抱歉,今天我们还有其它的工作,谢谢你!”冯一平笑着跟对她说了一句。

    今天要是上了麦当劳派来的这辆车,一定意义上,就相当于陷入了被动,他可不想让麦当劳的人认为,自己就像寂寞深宫里,整日无所事事,就眼巴巴的等着皇帝翻牌子的妃子一样。

    …………

    NAVTEQ总部,CEO柯林斯热情的和冯一平拥抱,“你好冯,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柯林斯,”冯一平把默巴克和布坎南介绍给他认识,“其实,我们见不见面关系不大,只要每年年底,我账上能有分红就好!”

    “呵呵,还是得见的,”柯林斯笑,“现在圈子里都在传,冯你对几乎所有的行业,都难得的有真知灼见,你可是公司的大股东,不能只帮助他人,却忘了自己的公司,”

    “有柯林斯你掌舵,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在电子地图这一领域,你以前是开创者,以后也是,”

    “当然也不是没有,我想是不是能尽快在中国开展业务,我坚信,中国将在几年后,成为世界最大的汽车产销国,对导航地图,以及基于位置的服务,需求会非常大,我个人,也希望能在中国用上我们制作的导航地图,”

    “冯,董事会已经慎重考虑了你的意见,大家一致同意,是不应该放任这么大的一块市场不管,不过你知道的,中国对地图方面的商业许可,要求非常严格,”

    “我们已经派出了一个团队,去了解这种可能性,得出的结论是,以我们公司为主取得许可,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最有可能的方式,就是和有资质的中国公司合作,”

    这个冯一平当然能理解,地理测绘和地图,自然有一定的敏感性,国内最早的几家电子地图公司,好像无一例外,都是国企。

    高德,好像才是第一家吃到螃蟹的民企。

    “双方合作成立一家性公司,那也不错,合作伙伴,能为我们挡下不少风险,”

    “是,我们也是这么考虑的,相关的进展,会随时给你简报,”

    “好的,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怎么说那也是在国内谈合作,于情于理,自己都得意思意思。

    “就等你这句话,”柯林斯拍了一下冯一平的肩膀,“希望你回国后,能关心一下我们团队的工作进展,我们都知道你在中国的影响力,很期待你的帮助,”

    “没问题,义不容辞,”

    “默巴克,这个说法你一定听到过,”柯林斯笑着对默巴克说。

    “什么?”

    “现在业内都在流传,不知道是冯眼光好,还是他运气好,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只要有他投资的公司,状况马上都会有大幅改观,我们NAVTEQ就是如此,”

    “冯投资我们之前,我们还在亏损,当时,还真是有些勉力维持的意思,但冯投资我们以后,01年就扭亏为盈,去年,终于为全体股东送上了一份耀眼的成绩单,今年截止到现在,比去年同期都有大幅增长,效益只会更好,”

    默巴克一想,还真是,自己创办的硬币之星,这几年陷入了长期的停滞,但是一并入冯的麾下,马上就爆发了勃勃生机。

    冯一平很意外,“还有这样的话?绝对是巧合,柯林斯你知道的,对NAVTEQ,我只是01年时给你提过几条意见,后来完全没有参与日常经营,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你和公司全体同仁的功劳,”

    布坎南却说,“我倒希望这两点,冯都具备,既有好眼光,又有好运气,”

    默巴克笑,“我看本来就是如此!”

    …………

    橡树溪麦当劳总部,坎塔卢波和查理正在商讨冯一平的提出的合作意向,“酒店那边怎么说?”

    “他们今天已经有了工作安排,我们原来没有留意,冯也是NAVTEQ的大股东,01年就有投资,”

    “先投资的就是电子地图,”坎塔卢波翻着手上冯一平的资料,“后来他建立的这些公司,不管是社交网站,还是刚刚成立的汽车公司,都能用上,难道他在那时,就有了这样的规划?”

    “制定几年的投资规划,这个好像也不是特别困难,”查理说。

    “那得看是制定怎么样的投资规划,像他这样的前瞻、系统,而且又非常成功的规划,有几个人能做到?”坎塔卢波说。

    “正如他收购硬币之星时一样,谁知道他的下一个大举措,是提出跟我们合作?而且说的这些优点,还真的让我们无法拒绝,”

    “你说得对,就是他的这份魄力,也值得尊敬!”查理说。

    “财务部最终的核算结果出来了吗?”坎塔卢波问。

    “我刚去看过,最后的结果还没出来,但人力方面的投入成本,已经核算完毕,与跟他们合作,我们自己独力组建一支团队,加上前期的培训费用,短期内,成本至少会增加30%,”

    “关于业绩,他们说的也对,租赁机放在超市,会大幅提高业务量,如果我们一家家的去谈合作,更增加了业务成本,”查理说得有些无奈。

    坎塔卢波同样有些无奈,“早就应该想到,如果他并购硬币之星,就是为了跟我们合作,那以他的行事风格,提出的条件,自然会让我们难以拒绝,”

    “但是我看,开始对他的示好,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上百万只的计步器采购,那可也是一个大单子,”

    “这一点你明白,我也明白,他的电子计步器,在市场上的同类产品里,虽然不算最好的,但功能最全,而且外观也最有设计感,最关键的是,因为他的产品,是在中国生产,你认为,日本和欧洲的的产品,能竞争得过他?”

    坎塔卢波摇摇头,“我先告诉他那个消息,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你说的对,只是他提出的占股比例,这个我完全不能接受,”查理说。

    “我也不同意这一点,这毕竟是我们麦当劳发起的项目,而且,如果我同意这一点,在董事会里一定会受到攻讦,董事会里的人,并不是像你我一样,清楚这位冯先生的实力,”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查理问。

    “继续晾着,他在芝加哥,没有再投资其它的公司吧,今天去了NAVTEQ,明天难道还去?”坎塔卢波笑。

    “其实吉姆,”查理说,“他来芝加哥,第一个拜访并不是我们,”

    “哦?他还和其他公司有合作项目,或者是合作意向?”

    “那倒不是,他拜访的,是那位海德区的州参议员巴拉克,他已经正式宣布竞选联邦参议员,目前正在争取得到民主党的提名,”

    “他居然这么快就投资政治人物?”坎塔卢波又一次对冯一平有些刮目相看,这个中国的小伙子,怎么对美国的一些运作这么熟稔?

    “你也知道,布坎南,本来就是在国会山浸淫多年的人物,”查理说。

    “那支持这位海德区的巴拉克,是布坎南的意见?”

    “这个问题我也了解过,还真不是,当时他还没创办NEXTDOOR,他和巴拉克,是在投资NAVTEQ的发布会上认识的,之后就来往密切,通过他,巴拉克和硅谷一些大企业家关系不错,你也知道冯的朋友圈子,”

    作为一个下属,查理真的非常合格,凡是坎塔卢波可能需要了解的问题,他都提前有了解。

    但坎塔卢波想的却不是这个问题,“可惜啊,可惜!”

    “怎么了?”他这么说,查理自然要捧哏。

    “如果是冯自己的意见,那根据他一向的好眼光,这位巴拉克先生,应该会有不错的前途,可惜的是,他是民主党,”

    在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区别还是挺大。

    比如,从对外来说,一般而言,共和党较强硬,更关注实际利益;而民主党相对较温和,它更强调福利、环保等。

    不过这都是相对的,两党都有强硬派、中间派和温和派,民主党虽较温和,但有时比共和党更厉害,比如,民主党就常常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指手划脚。

    相反,共和党虽崇尚武力,但支持它的群体,在与中国的贸易中得到很多好处,因此有时对中国反而还比较温和。

    对内来看,民主党支持增税和增加政府开支,而共和党长期支持减税和减少政府开支,除非出现全国性的紧急状况,比如战争,否则尽量避免不必要的开支。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共和党的小布什一上台,就三番四次的减税,而接任的民主党小奥黑一上台,就是各种增税。

    因为这个特性,自然而然的,在美国,一般而言,大型财团和企业,都是共和党的拥趸——因为它减税,麦当劳支持的,自然是共和党。

    他们有些州的分店,后来甚至在相关竞选的时候,在工资单之上,附上一本小册子,让员工最好把选票投给共和党候选人,“否则就得面对严重的经济后果,”

    “我看不一定,这位冯先生,小小年纪,又是在中国出生和长大,要知道在中国,一直没有选举,他不可能还精通我国的选举政治,”查理表示不相信。

    坎塔卢波一笑,“那我们可以等着看结果,好了,明天依然派车去酒店接他们,看他们上不上车?”

    …………

    第二天,冯一平他们依然没有上车,但他们去的地方,完全出乎麦当劳的预计。

    他们说去见著名的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