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普拉·温弗瑞,是美国梦的又一个杰出代表。

    她于美国南部的密西西比州出生,而那里,虽然南北战争已经过去一个多世纪,但对黑人的歧视依然严重,奉行白人至上的3K党横行无忌,看过电影《密西西比在燃烧》的人,对这一点会有很直观的感受。

    她的幼年,异常坎坷,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凄惨,生父在狱中服刑,生母先后跟不同的男朋友,生下了几个弟弟妹妹,奥普拉在妈妈眼里,始终是可有可无的一个。

    这还不是最惨的,她在9岁的时候,在一个叔叔家里,被一位表哥侵犯,之后,这种经历变成了常事——其中包括她母亲的男朋友。

    14岁时,她就怀孕,在已经出狱的父亲的支持下,她生下了那个孩子,但出生两周之后,那个孩子就不幸夭折。

    但幸运的是,从此之后,她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终于进了大学,毕业后,顺利的加入了ABC(美国广播公司)芝加哥分部WLS电视台。

    开始她是作为一个记者,但是,因为经常不能保持中立,具体的说,就是有点像黛玉一样,经常会在采访过程中,或是播报过程中,因为一些事情而痛哭流涕。

    最后有一次,她去采访一位遭到性侵的女士,然后再镜头前,哭着说出了自己童年时同样侵犯的经历……。

    这样喧宾夺主的事,让她的上级认为她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

    自然,这会就出现了一位伯乐,WLS电视台的老板丹尼斯?斯旺森,认为奥普拉的这种性格,说不定适合主持脱口秀节目,之后就把台里的收视率最低的脱口秀节目《芝加哥早晨》,交给奥普拉主持。

    这里,多半是有些废物利用的意思。

    但没想到的是,丹尼斯的这个尝试,成就了一位杰出的脱口秀主持人。

    做新闻记者和主持人非常失败的奥普拉,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平台

    虽然她这个黑人女性,第一次闯进有白人男子统治的脱口秀世界时,主持的《芝加哥早晨》的收视率,创下了最低的收视纪录,但是很快,她就找到了感觉。

    她大胆在节目里表现真我,喜欢流泪就流泪,公开自己童年被性侵犯的经历,以“诚恳、告解”式率真风格拉近与观众的距离,并迅速得到观众欢心。

    一个月后,这个节目就成为年内首破高收视纪录的节目。

    3个月后,该节目就一举超越菲尔?当纳的节目,变成收视率第一的金牌栏目——后者在此行业曾统治了整整10年。

    1985年9月,《芝加哥早晨》延长到一个小时,并且以她的名字命名为《奥普拉?温弗瑞脱口秀》,并在全国120个城市同步播出。

    之后,一个当红的脱口秀栏目和一个美国的超级巨星随之诞生。

    平均每两天一期节目,平均每周都吸引了超过3300万美国居民观看,后来连总统都排队上她的节目……。

    她在美国是那么受欢迎,以至于不少人说,如果她去竞选美国总统,都一定会成功。

    …………

    “我已经跟脱口秀的主创团队反复联系过几次,他们对采访冯你这样的对象,很感兴趣,只不过为了让节目更精彩,他们需要了解一些你的喜好,”

    去哈普(Harpo是奥普拉名字Oprah的倒置)娱乐集团的路上,这件事的促成者布坎南有些激动,上这样热门的脱口秀栏目,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且,要是效果出色,对NEXTDOOR,对硬币之星,都能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

    “我能理解,”冯一平点点头,脱口秀节目精彩与否,除了主持人自身的功力,主持人和嘉宾精彩的互动也很重要。

    如果因为互相不了解,主持人和嘉宾之间,一直是勉强沟通、虚假沟通、无效沟通,主持人和嘉宾就互动不起来,那和现场的嘉宾就更互动不起来,那么节目的效果自然不可能会好……。

    本来这些问题,应该由奥普拉的团队自己收集相关资料,但是,他们平均每两天就一期节目,如果只靠他们自己,在遇到冯一平这样美国之外的嘉宾时,可想而知,质量不会太高。

    只是,到哈普娱乐集团的办公楼时,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迎接他们的,只是公关部的一个小职员。

    不管奥普拉多厉害,不管麦当劳现在处于怎么样的一个情势,哈普娱乐集团总是比不过麦当劳的,连麦当劳都派出了一个副总裁衔的运营总监下楼迎接冯一平,哈普娱乐集团今天的安排,真的是相当不妥当。

    还是冯一平最早恢复过来,他本来就不是爱讲排场的人,再说,娱乐圈的这些人的傲慢,他是早有耳闻,而且奥普拉脱口秀目前这么火,他们牛气一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再说,以他现在的身份,跟一个这样的小职员计较,太有失身份,还跟对方道了声谢,“谢谢你!”

    “几位这边请,”

    冯一平他们三位,在一间会议室里都喝完了一杯咖啡,才有几个拿着文件夹的职员走进来,看上去年龄普遍都不大,比冯一平自然是要大几岁,但应该都不到30.

    领头的一个金发职员上下打量了冯一平好几眼,“冯先生?”

    “我是,”冯一平坐在会议桌前,双手紧握,放在翘着的大腿上,动作很寻常,但居移气,养移体,看起来还是会莫名的有些气势。

    但是,美国人一向是不敬重权威的,又是在他们的主场,那位金发职员说,“如果没什么问题,你将是上我们栏目的第一个中国人,”

    这里面,有自傲,还有对中国明显的看不起。

    接连这样不重视的待遇,冯一平都不恼火,但是这句话,真就让他相当不爽,”

    “彼此彼此,我也是第一次同意上脱口秀栏目,”

    自己不但是中国内地的首富,还是世界知名的年轻学者,世界青年的创业偶像,同时还是美国硅谷知名的企业家,他相信自己第一次在美国电视台上的亮相,还是会很有吸引力。

    自己只有一个,但美国的脱口秀栏目却很多,他们傲,自己同样可以傲。

    果然,他一硬,对方就软,毕竟论财富,冯一平甩出他们几条街,哈普娱乐有每周受众3000多万的脱口秀栏目,冯一平同样有活跃注册用户超过2000万家的NEXTDOOR网站。

    “冯先生,我们的脱口秀栏目,一向紧紧围绕生活,贴近生活,希望通过节目让大众关心社会焦点问题,从而起到一定的防范作用,因此,有些问题可能会比较敏感,这些,你能接受吗?”

    “我相信奥普拉小姐的内涵和专业素质,我相信她会把握好尊重嘉宾的隐私和满足观众需求的平衡,”冯一平等于是把话题推了回去。

    他最近看了几期奥普拉的节目,总体而言,长得就是一副大婶样子的奥普拉,在节目中也像邻家大婶一样,总体风格还是比较有人情味。

    只是,今天她的表现,却真的不太像邻家大婶,冯一平这样的嘉宾来到她的公司,居然连面都不露?她们公司的傲慢,是不是也是秉承了她的风格?

    好像这间会议室有监控一样,就在冯一平开始东张西望没多久的时候,穿着一套紫色连衣裙,脸上带着自矜的奥普拉,带着两个人浅笑着走了进来,“你好冯,很高兴见到你,”

    “你好奥普拉女士,”

    这真是一个,怎么说呢,穿着高定依然也凸显不出一分高贵气质的大婶,难怪那么多人会对她袒露心扉,那些名流,真的不会感觉到她会带来任何威胁——这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先天优势。

    不过大婶表现得却不太亲和,“冯,我们需要更多关于你的资料,”

    话倒没有太大问题,只是那说话的语气,听起来让人感觉真不太舒服。

    冯一平想,这是因为她太自傲呢,还是因为自己太年轻?还是因为肤色的关系?一个白人国度的首富,会有这样的遭遇吗?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冯一平一看,“对不起,我得接个电话,”

    今天的一系列遭遇,让他现在对上这个热门的脱口秀栏目,已经不太热衷,他们不太客气,冯一平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太客气,就在桌旁接起来,“你好,坎塔卢波先生,明天是吗?好的,那就明天见,”(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